路南激動的看著鄧輝:"如果您能幫我們找到上面的五種藥材,已經算是我們的大恩人了,剩下的兩種,我們親自去曼谷和仰光找!"

鄧輝笑著點點頭。

他走過去打開門,對門口的幾個屬下說了幾句。

那個屬下便離開了。

鄧輝笑著走進來:"如果在東南亞這邊,想要找什麼稀罕藥材,找我那是准沒錯的,五天後,我們在仰光聯繫,現在,我讓人去給你們拿明耳了!"

路南忍不住再三感謝。

他們沒有想到,竟然會在新加坡城,遇到這樣的貴人。

不然的話,這五種藥材,他們需要一樣一樣的找多久。

鄧輝看著面前的幾個人:"現在,我都給你們幫了這麼大的忙了,眾位總該告訴我,你們的真實姓名了吧,不然的話,到時候,我們聯繫的時候,讓我繼續找東南西北嗎?"

鄧輝半開玩笑的說著。

路南笑了笑:"您或許覺得,我們是在騙您,或者在開玩笑,可其實,我們說的句句屬實,這位是凌風集團的靳總,真名靳東,我是盛世集團CEO,名為路南,若是鄧先生不相信,可以去查一查,我們沒有必要騙你,這是我妹妹路西西,我妻子蘇北,名字只是巧合而已,我們也沒有必要騙您!"

路南將他們每一個人介紹了一遍,鄧輝的臉色,頓時一變。

"這我倒是沒想到啊,原來路南和靳東,竟然出現在我面前了,我又不是三歲的小孩子,兩大跨國集團的名號,我還是聽說過的,只不過,我沒有想到,會這麼巧啊,同時遇到二位,真是失敬失敬,沒想到,你們這麼年輕!"鄧輝笑著說道。

他本來以為,這幾個人不願意告訴他真是身份。

倒是沒有想到,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鄧輝剛說完,包廂門就被敲響了。

屬下將明耳拿過來。

鄧輝打開看了一眼,便遞給路南。

路南打開盒子的那一瞬間,眼睛都亮了。

他們辛辛苦苦找了幾天,才找到三種,沒有想到,第四種藥材,這麼輕易就拿到了。

他們再次感謝過鄧輝,約定好見面的時間,這才離開地下拍賣會場。

路南回到酒店,直接聯繫雲帆。

他打通電話,直接對雲帆說:"雲帆,從現在開始,你不用管其他的事情,一門心思的給我查顧念城的消息,如果查不出來他在哪裡,就去給我查一個個叫做曾一辰的人,此人是越南河內,老街一幫的老大,身份看起來頗為神秘,他跟顧念城,也有千絲萬縷的關係,我們只要順著一條去查,總能查到顧念城現在的窩點!"

國內。

雲帆盯著電腦,有點懵逼:"總裁,那剩下的藥材,都不用我查了嗎?"

路南搖搖頭:"不用了,我們今天遇到一個貴人,藥材方面的事情,萬事通,我們有了他的幫助,剩下的藥材,很快就能找齊了,所以,你只需要去查顧念城就行了!"

雲帆頓時鬆了口氣:"那就好,我一定會儘快查出來的,總裁,你自己在外面也小心點!"

"嗯!我知道了!"

路南說完,就掛了電話。

他轉身看著蘇北,看見她臉上,也露出了難見的笑容。

他走過去,將蘇北抱在懷裡:"北北,我們家紫蘇,會好起來的!"

"嗯嗯!"蘇北重重的點著小腦袋。

今天鄧輝說那些話的時候,她就感覺,好像陰沉了數月的天,突然有一道光芒,劈開雲霧,照射向大地。

"這次,我們先去曼谷找百花干,最後去仰光找金滿珠,順便跟鄧先生匯合,從他手裡,拿剩餘的四種藥材!"路南說。

蘇北點點頭:"好!"

第二天早上,他們就出發去泰國曼谷了。

路上,靳東看起來,一直吞吞吐吐的,好像想說什麼,又有點猶豫不決。

路西西最後終於忍不住了。

她狠狠的掐了靳東一把:"靳東,你能不能有話就說啊,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會急死人的!"

靳東疼的齜牙咧嘴。

只不過,路西西既然這樣說了,他也就不賣關子了:"路南,蘇北,其實你們不用這麼緊繃的,半年的時間,其實,我爺爺也能研究出這種病毒的抗體疫苗,只不過,你們不知道的是,袁冰冰在紫蘇體內注射的另一種病毒,雖然有以毒攻毒保命的奇效,但是,卻也在透支著生命,小孩子的身體,是最經不起折騰的,半年的時間,怕是都把她的身體掏空了,所以,我爺爺才讓我們來找藥材,以及抗體血清的!"

路南的神色始終沒有什麼變化。

倒是蘇北,她沉思了片刻,便開口:"靳老先生的做法,是正確的,因為他告訴我們兩種方法,我們也會選擇現在這種,畢竟,最後一種,實在消耗我們家紫蘇的生命,我捨不得!"

靳東點了點頭:"我們這次也算運氣好,所以,才能找么快的找到四種藥材,我爺爺現在,其實也在研究病毒的疫苗,如果我們這邊實在湊不齊的話,他肯定會不遺餘力救孩子的,你們不要太擔心了,我看你們倆,這幾天都廋了好多!"

蘇北點了點頭:"嗯,我們知道了,我們會注意的!"

話題到了這裡,大家的心情都沒有那麼沉重了。

路西西嘟了嘟嘴:"原來是這樣,那老妖怪還一個勁的危言聳聽,都快嚇死我了!"

路西西說完,還拍了拍胸口。

靳東輕聲在他耳邊:"本來就沒有,別再拍了!"

路西西一愣,隨即,立馬反應過來。

她頓時氣的吐血:"靳東,你滾……"

靳東伸手捂住耳朵。

蘇北和路南,詫異的看過去。

就在他們四人,趕往曼谷的時候。

越南河內,老街一幫的地盤上,迎來一微年輕男子。

他的臉部,似乎還帶著一道划痕。

本來英俊的臉,看起來,頗為猙獰。

他徑直走向曾一辰的小洋樓,一路上,暢通無阻。

因為老街一幫的人都知道,這個男人,每年都會來這邊幾次。

他們的老大,跟對方,似乎關係很好。

男子剛踏進小洋樓,曾一辰就走了出來。

"念城啊,你終於來了,說了那麼久,我最近一直讓阿姨打掃你的房間,這麼晚才來,該罰!"

顧念城笑了笑:"是是是!該罰!"

沒錯,此人就是在路南和蘇北婚禮上,跳海的顧念城。

他跳海后,被林楓所救,撿回一條命。

而雲城集團,也被路南和靳東收購。

他憤怒不已,這才轉身回東南亞,想起自己的乾爹和義弟曾一辰。

他臉上的傷痕,是跳海的時候,不小心划傷的。

可是,他並沒有打算去掉。

他要這條疤痕,時刻提醒他,銘記國內恥辱的事情。

他要報仇,他不僅要拿回雲城集團,他還要盛世集團徹底破產。

他要讓路南死的很慘,還要讓蘇北徹徹底底的後悔。

就算她跪在面前求他,他也不會放過路南。

只要想到,自己一定會做到這些,顧念城就會覺得很是開心。

畢竟,路紫蘇的小命攥在自己手裡。

他就不相信,路南和蘇北,敢不聽自己的。

現在,就等著他出手了。

只不過,他這兩天,身體才徹底恢復過來。

不然的話,他早就來曾一辰這裡了。

他跟曾一辰不僅是兄弟,他們還認了同一個乾爹,是一位很有權勢的人物,幾乎能幫他們,擺平所有的事情。

這也是他當初,面對路南,敢那麼有恃無恐的原因。

曾一辰和顧念城,兩個人一邊說話,一邊往小洋樓裡面走。

"你這幾年,一直守著這個破地方不願意離開,能守出一朵花來嗎?"顧念城沒好氣的說道。

曾一辰聽顧念城這樣說,頓時蹙眉:"你還別說,我的確守出來一朵花,只不過是朵帶刺的野玫瑰,扎的老子生疼,我現在還在讓手下找她呢,就算是翻遍整個越南,乃至東南亞,或者更遠,我都要找到那個女人,敢設計爺的人,現在還沒生出來呢!"

看見曾一辰憤怒的樣子,顧念城忍不住笑了一聲:"呦呦呦,原來是敗在女人身上了,我當是什麼事兒呢!" 看見顧念城半開玩笑的話語,曾一辰更惱火了。

他說:"你別提了,要是一個女人的話,那還好,關鍵還有兩個男人,要是讓我找到他們,他們就死定了!"

"那個女人呢,你也要讓她死的很慘?"顧念城似笑非笑的說道。

曾一辰瞪了他一眼:"怎麼會,我會讓她做小爺的女人,日日夜夜的折磨她,看她還敢不敢挑釁小爺!"

顧念城聽著他的豪言壯語,忍不住笑起來:"你先把人找到再說!"

曾一辰沒好氣的看著他:"你還說我呢,我可是聽說,你被人整的夠慘,現在公司也沒了,還帶了一身傷回來,弄得跟喪家之犬一樣,只能跑來東南亞了,怎麼?又是為了那個女人?"

顧念城一聽到曾一辰說蘇北,神色頓時沉下來。

他沉聲:"不要跟我提她!"

"哎呦,你這算不算是惱羞成怒啊!"曾一辰笑得沒心沒肺。

他那張蒼白病態的臉上,出現難得的紅暈。

顧念城冷哼了一聲:"這次過來,是讓你幫我找個人,你別這麼沒心沒肺的!"

"好好好,大哥說的話,小弟莫敢不從,您就說吧,讓我幫你找什麼人,我一定會竭盡全力幫你,只要他們在東南亞,我肯定能查出他們的蛛絲馬跡!"曾一辰說的那叫一個豪邁。

顧念城瞪了他一眼:"你就別貧了,我這可是正事,辦砸了,我可饒不了你!"

曾一辰癟癟嘴:"感情你的事情,那都是大事,我的事情,就都不足掛齒了,是吧!"

顧念城沒好氣的看著他:"你手底下小混混多,讓他們多幫我留意著,有沒有見過兩個人,我用手機,直接把他們照片,發到你手機上!"

曾一辰點點頭:"好啊,你發過來!"

顧念城看著他:"其中一個是蘇北!照片我給你看過的!"

曾一辰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哦……原來是這樣啊,那另一個呢?難不成是她的老情人!"

顧念城差點就出手揍曾一辰了:"你會不會好好說話,什麼叫他的老情人,我現在就把照片發給你,我說了,蘇北是我的,否則,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曾一辰看著顧念城陰沉的臉,趕緊開口:"行行行,你趕緊把照片給我吧,我是見過蘇北的照片,可是,我這裡也沒有她照片啊,再說,還有另一個人呢,我連見都沒見過,總的要照片吧,我幫你找人,至於剩下的事情,你自己處理吧!"

顧念城涼涼的看了他一眼,沒有再說什麼。

他將蘇北和路南的照片,給曾一辰發過去。

誰知道,曾一辰一看路南的照片,立馬跳腳。

他一下子衝到顧念城面前:"這……這就是那兩個設計我的男人,其中一個啊!"

顧念城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你確定?"

他讓人去國內探查消息,說路南已經不再國內了,具體去了哪裡,也沒有人知道。

他這才懷疑,路南有可能來了東南亞。

因為如果找專家查的話,肯定能查出來,這種病毒的來源。

路南不傻,他想要救路紫蘇的話,肯定會來東南亞。

曾一辰看著顧念城:"我怎麼能不確定呢,他們幾個人把我整的那麼慘,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能認出來,雖然那兩個男人,他們來老街一幫的時候,臉上都塗的髒兮兮的,可是,他們出入境的時候,臉上可是乾淨的,我把他們的照片,看都找出來了!只不過,那個女人,並不是你說的那個蘇北!"

顧念城頓時皺起了眉頭:"他們是來幹什麼的,你知道嗎?"

曾一辰搖搖頭:"這我倒是不知道,但是,他們來我這裡,主要還是為了救那個女人,我的屬下將他們一起的女人抓來獻給我,他們是來救人的,那個女人,真他媽長得美,我還從來沒有見過那麼美的……"

"你別再哪裡意淫了,快告訴我,他們還有什麼異常的地方,我必須要知道他們的一舉一動!"顧念城快速的打斷曾一辰的話。

曾一辰沒好氣的看著他:"好吧,他們來的時候,化名靳南,靳北,這是那兩個男人,至於那個女人,我只知道長得美,其他的,一概不知,還有,他們從我這裡走的時候,順走了我的一株萬須草!"

顧念城神色一凜:"這就對了,來的人,應該是靳東和路南,至於那個女的,如果我所料不差,應該是路西西,而且,既然他們三個都來了,那蘇北肯定也在這邊!至於他們拿走萬須草,這就更能說明,他們是為了那個小丫頭的病毒而來,那株藥材,本來就是針對病毒的!"

顧念城像是在自言自語,又像是在跟曾一辰說話。

曾一辰有點納悶:"大哥,你到底在說什麼啊?什麼小丫頭,什麼病毒啊?"

顧念城回過神,他快速的搖搖頭:"沒什麼,我只是在說我的猜測!對了,你不是在找他們幾個嘛,那你這裡肯定有靳東和路西西的照片吧,那出來我看看,我就知道,究竟是不是他們了!"

曾一辰點了點頭,去給顧念城拿來兩張照片。

顧念城一看,頓時笑了起來:"我就知道,肯定是他們,既然他們要找藥材,那我就陪他們玩會!"

曾一辰也不知道顧念城到底在想什麼。

他皺了皺眉:"那還找嗎?"

"找,當然得找,但是找到之後,先不要打草驚蛇,我要讓他們常常,眼看著希望就要實現了,結果,到最後一刻,卻全然破滅,究竟是什麼心情!"顧念城語陰森詭異,狠毒到了極點,連他那一張原本溫潤如玉的臉,此刻也變得扭曲起來。

曾一辰覺得,後背有點發冷。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