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飛拍了拍娜美的肩膀,沒有絲毫語言,該說的都說了,說再多也無濟於事,他會用行動證明一切。

「海、海軍,路飛,那邊有海軍的軍艦!!!」

隨著銀月游龍號靠近海上餐廳,眾人也是發現另一邊也有著一艘海軍軍艦同樣在海上餐廳附近。

烏索普此時正指著海軍軍艦慌忙大叫,在他的認知中,海賊遇到海軍就得跑,而如今他們的身份便是海賊。

「索隆大哥、路飛船長,你們要不要先避一避,等海軍們離開后再去海上餐廳······」

強尼、約瑟夫兩人猶豫片刻也是如此說道,ASL和東海的海軍們基本都有著良好的合作關係,他們兩個身為ASL的成員自然是不會害怕海軍的,卻是有點擔憂路飛等人。

畢竟在這相對平和的東海,膽敢和海軍直面對上的少之又少,基本上都是比較強大的海賊團,而路飛他們現在就連懸賞金都沒有。

反正負責收集這片海域海賊資料的他們,至今沒聽說過草帽海賊團的名號······

不如趁現在尚未被海軍發現離開此地,過後再來更為穩妥!

索隆沒有說話,被黑布蒙著的眼睛隨意地轉向路飛所在的方向。

「不必了,來都來了,現在是享受美食的時間!」

咽了口唾沫,僅僅是靠近海上餐廳路飛便聞到了使他唾涎的食物美味,原著中那被山治暴虐的海軍校尉怎麼會讓他顧忌。

也算他運氣好,沒有如同原著中一般在行駛中便遇到了草帽海賊團,並且朝著草帽海賊團發動攻擊,不然路飛不介意送他們去見上帝。

畢竟對路飛而已,海軍無論如何只要隸屬於世界政府,那就是敵人!

不過此刻的路飛卻是不願為了這些臭魚爛蝦破壞了自己享受美食的興緻。

隨著路飛話音落下,一行人紛紛朝著海上餐廳為了招呼客人而準備的通道上走去,直入其中。

路東、路南、強尼、約瑟夫四人則留在銀月游龍號上。

······

······

「這位客人,您一共消費了三萬貝利,謝謝惠顧!」

一位身材健碩的男子手中拿著算好的賬單,笑容滿面地來到一桌食用完美食正在剔牙的海賊面前,恭恭敬敬道。

「蛤蛤蛤······」

「你到底在開什麼玩笑,你什麼時候見過海賊吃飯?」

「蛤蛤蛤······太好笑了······」

看著一副廚師打扮過來收錢的健碩男子,吃飽喝足的海賊愣了片刻,隨後哈哈大笑打翻廚師手中的賬單。

「這位客人,請問您帶錢了嗎?」

健碩的廚師臉上橫肉不由跳動,卻仍舊帶著笑容問道。

咔擦!!

「嗯??你這個該死的廚子怕是沒搞清楚狀況吧?」

「我是海賊!海賊懂嗎?」

手槍上膛,海賊用手中的燧發槍指著健碩廚師的腦袋,囂張道:

「貝利沒有,我打算用子彈付款,可以嗎?」

嘭!

嘭!

「沒錢?」

「霸王餐?」

「那你的餘生就在船上打雜度過吧!」

海賊話音剛落,健碩廚師臉上的笑容瞬間褪去,變成滿臉的猙獰,一拳便把手持槍支洋洋得意的海賊擊倒在地,連同他身下的椅子都變得破碎。

「沒搞清楚狀況的是你······」

「總有你這種不長眼的小海賊來薅我們海上餐廳的羊毛······」

「子彈付款?老子弄死你信不信?」

廚師似乎尚未解氣,嘴裡罵罵咧咧地朝著倒地不起的海賊又是一頓拳打腳踢。

「行了帕迪,你這樣被廚師長知道又該挨訓了······」

「再打下去這海賊恐怕也打雜的活都幹不了了······」

在兩名同樣身穿廚師衣服的男子阻攔下,名為帕迪的傢伙終於停下手腳動作,示意那兩名廚師打扮的男子把這名海賊拉到后廚,稍微整理下衣服,轉過身來時臉上已經重新掛上了笑容,對著餐廳中的其他人說道:

「這是我們餐廳的助興節目,請客人們不必在意,我們海上餐廳服務至上,一直信奉顧客就是上帝!」

其餘用餐的人們也確實不在意,似乎這一幕經常發生一般,見鬧劇結束便鼓鼓掌重新享受起了美食。

「粗鄙不堪的廚子,愚不可及的海賊,希望他們這些人沒有打擾到你與我約會的興緻。」

餐廳的角落旁,身穿海軍校尉服裝的男子皺眉不喜的看著剛剛發生的鬧劇,隨後用自認為優雅的話語對著坐在對面掩嘴輕笑的女伴說道。

······

······

「路飛,你確定這是海上餐廳巴拉蒂······」

一行人走過通道進入餐廳便見到了這一幕,此時的娜美和烏索普不約而同的用手指輕微扯著路飛的衣服,小聲比比道。

這海上餐廳巴拉蒂管這叫服務至上?管這叫顧客就是上帝?送去見上帝還差不多······

不等路飛回答,娜美、烏索普便看到了剛剛那名健碩廚師朝著他們走了過來,頓時汗毛豎立,緊張不已。

在領著路飛等人到一處大圓桌坐下之後,帕迪拿著剛剛點好的菜單往後廚走去,片刻之後再次回到眾人身邊,對著眾人笑容可掬地說道:

「客人······」

「請問你們帶錢了嗎?」

娜美:「······」

烏索普:「······」 「可是這樣,你就進不了培訓基地了。」范曉螢抱著百草哭道。

戚百草安慰道:「沒事的曉瑩,不就是個培訓基地嘛,其實想想這樣也挺好的,我還是更喜歡留在道館里,和你們在一起。」

「真的?」范曉螢擦著眼淚。

「當然了,要是落在沈教練手裡,說不定日也練晚也練,完全沒有自己的時間,現在這樣,若白師兄去培訓了,那我們不就解放了,我還有時間陪你去逛街看電影了呢。」

「你是在安慰我嗎。」范曉螢破涕為笑,摟著戚百草,隨後又看向秀達、楊睿指著他倆說道:「都怪你們,非要來說什麼名單的事。」

「怪我?」秀達、楊睿對視一眼。

「難道怪我呀?」

「可又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有沒有關係,有沒有關係……」說著,范曉螢揮著拳頭就要打他倆。

「哎哎,君子動口不動手。」

「不要打我臉。」

「你們兩個,別跑……」

看著玩鬧的幾人,一直說著不在意的戚百草還是忍不住失落,低下頭玩著手指。

「百草,你真的想進培訓基地嗎?說實話。」看著戚百草,賽諾問道。

「我……」戚百草看了看賽諾,隨即又低下頭,低聲說道:「我想去,做夢都想去,可是,可是……」說話間,似乎想起了什麼,眼眶泛紅,淚眼欲滴。

「為什麼這麼想去?」

「因為大家都把沈教練說的這麼厲害,如果能得到她的訓練,那麼我就一定能提升實力,下一次就一定可以獲得冠軍的。」

「是因為曲師父嗎?」賽諾暗道,看著戚百草像小鹿一樣清澈卻又透著倔強的眼睛,賽諾的心神再一次被觸動。

「嘖~」賽諾轉身向道館外走去,喊道:「拿上我的木刀。」

「啊?」戚百草一愣,不明所以,但還是拿上木刀跟了上賽諾。

「怎麼了怎麼了?」打鬧的范曉螢聽到動靜,問道。

楊睿說道:「會不會是賽諾師兄要教百草什麼絕招啊。」

「有可能,哈哈哈,那還等什麼,我也去看看,你們兩個不許跟來啊。」范曉螢激動的叫道,隨後也跟了上去。

秀達、楊睿見狀,無奈的聳了聳肩。

「賽諾師兄。」二人來到一座一人高的假山前,戚百草上前,將木刀遞給賽諾。

賽諾接過木刀,盯著戚百草看了片刻,直將戚百草看的臉色透紅。

「難道賽諾師兄喜歡百草?嘿嘿。」趕過來的范曉螢看到這一幕,咬著手指八卦道。

「啊。」范曉螢這麼一說,戚百草的臉更紅了。

賽諾白了范曉螢一眼,隨後說道:「百草,今天我會教你一個新的東西,如果你能學會,那麼即便是國際冠軍對你來說,也只是翻掌之間。」

「這麼厲害。」戚百草一愣,范曉螢則是顯的很興奮。

「嗯,至於有多強,它的極限在哪裡,取決於你的意志和你心中所堅持的信念。」說著,賽諾語氣一轉,說道:「你知道嗎,看到你我就想到了我小的時候。」

「賽諾師兄…小的時候?」

賽諾沉吟片刻,說道:「小的時候,我也曾被人不信任過,包過我的家人,哈,那是我最親的人啊,因為他們都認為我做不到,可是我做到了,並且做到了最好,然而他們不信,堅信我是作弊的,後來我證明了自己,可從那以後我就明白了一個道理,正確與否,只要自己明白就好,又何必去在意別人的眼光,看的開點,活的瀟洒一點,這才是自己應該做的。」

百草、范曉螢兩人認真聽著。

賽諾展顏一笑,說道:「後來,我有了自己的夢想,即便所有人都說:你不會成功的,放棄吧,這只是在浪費時間;可那又如何,夢想是自己的,堅持心中的夢想,一步一步向著夢想前進,終有會實現的時候,相信自己,也相信奇迹。」

說著,賽諾盯著戚百草,認真的說道:「百草,我希望你也能堅持自己的夢想,不管是成為曲師父的驕傲,還是你自己的驕傲,都要努力,去看看那其中的風景。」

戚百草重重一點頭,說道:「會的,賽諾師兄,我一定會堅持自己的夢想的,這不僅是為了師父,也是為了我自己。」

「哈哈,呀咧呀咧,好像扯遠了。」

戚百草搖了搖頭,說道:「沒有,賽諾師兄說的每一句話,我都記著,永遠記在心裡。」

「好了,接下來我說的你要認真聽,明白嗎?」

「嗯。」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