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人羣裏的吳那不由得偷笑着,自言自語道:“果然是個笑柄,看你一會怎麼應對,於尚,好久不見,不要怪我不幫你啊。”

而在另一端,雲舞也藏在人羣中,一言不發,靜靜的望着電梯慢慢向上升,終於,電梯停了下來。

於尚走進電梯時,還特意留意了一下自己所在的樓層,十三層。

嘆了口氣,想:“吳那和雲舞都在下面,如果我公然喊出他們的名字,或許會爲他們帶來不必要的麻煩,我還不希望雲舞有什麼閃失,雖然我能接受她是個殺手,但是,不代表我準備好與她爲敵,相信你也是這樣想的,對吧,吳那。”

猶豫了一下,於尚便按下底層電梯按鈕,電梯也慢慢開始移動,距離地面越近,囚犯們的歡呼聲就越大,於尚此時並沒有一絲喜悅的心情,因爲,於尚根本打不過這個士兵,這樣的對決根本沒有意義,一邊倒的趨勢也是顯而易見的。

於尚雖然懷疑了一下大家的意願,爲什麼大家還是會那麼溶血澎湃的歡呼,是爲了發泄內心的情緒,還是說就是一羣暴力狂想要看血腥場面?這些問題都不得而知,不等於尚好好想明白,電梯就已經快到了,透過電梯的窗戶,看到下面的囚犯近似發狂的歡呼着,讓於尚不由得膽寒一下。

並不是畏懼這羣人,於尚只是畏懼這個看似瘋狂的拳賽,畏懼這個充滿暴力的地方,霸權、陰謀、暗殺、利用,無處不在。

電梯的門應聲打開,於尚也沒有停留,直接走出了電梯,囚犯們被士兵用警棍隔離,兩名士兵前來接應於尚,迅速將於尚推向準備好的空地上,於尚也是如此接近的看到這個監獄的監獄長。


監獄長就站在一名士兵旁邊,小聲嘀咕了幾句後,便轉過身來,瞅了瞅於尚,忍不住的偷笑起來,似乎監獄長多慮的什麼一樣,搖了搖頭,對着於尚說道:“不要緊張,你比我想象中還要矮小很多,而且,還有瘦小很多。”

這句話剛剛從監獄長嘴裏蹦出來,下面的士兵和囚犯都開始鬨堂大笑。

於尚回頭望了望這羣人,由於是在地面,不是專門的舞臺,只能看到附近的一些人,看不到太遠的地方。

在於尚的眼裏,凡是看到的人,都是面帶笑容,似乎是來看娛樂節目,似乎囚犯都在爲士兵喝彩,並沒有人爲於尚說話,而於尚也自不量力的說道:“不要小瞧我!”

於尚的這句話剛剛傳入人羣中,就傳出了噓聲,大家都表示看不起於尚。

這不是個好兆頭。這是於尚的第一反應,但是,既然已經如此,於尚就好好應對他的對手,正在監獄長旁邊的一名士兵,身高不低,比於尚高出半個頭,全身白白淨淨的,但是肌肉卻非常發達,緊實的肌肉讓於尚有些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不過,看看四周的環境,空間並不算大,並不適合拳賽,於尚猜測着接下來可能會去一個比較大的地方,可惜,於尚錯了,這裏是監獄,不是拳擊場,監獄長似乎對於尚不抱有什麼希望,徑直走掉了。

原本沒有什麼路可走的囚犯堆裏,囚犯們開始紛紛給監獄長讓道,根本不需要士兵開路,直到監獄長走上電梯離開這裏,士兵們便更加警惕,囚犯們也不時的有一些小動作,想要用人數欺負囚犯。

而背對着於尚,站在他眼前的這名士兵扭動了一下身子,晃一晃腦袋,緩緩轉過身來,於尚此時纔看到他的真面目,一下子就愣住了,因爲,這個人居然是獵手。

獵手出現在這裏讓於尚有些不知錯所,兩隻眼睛瞪得大大的,剛想說什麼,被獵**先了。

“於尚,很高興在這裏見到你,放心,只有你知道我是誰,哈哈!”

獵手如此大聲的說出來這些話,使得附近的囚犯們都有些意外,不過,囚犯們也從來沒有見面過這個人在監獄裏出現過,可是,於尚馬上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獵手應該是渾身是傷,躺在某個地方修養纔對,根本沒有可能出現在這裏,更何況還是全身光滑細緻的皮膚,看起來像是個女人,若不是那些粗壯的肌肉,於尚還真以爲是個女的,身上一點傷痕的沒有,這不可能是獵手。

而不等於尚說話,這個看起來很像獵手的人立刻就吼道:“我是聖城搏鬥大賽冠軍!利牙!” 第二百零九節: 實戰經驗

於尚仔細看了看這個自稱是利牙的傢伙,雖然和獵手長的有幾分相像,但是,仔細看還是能區分出來。

獵手可不會這麼無趣的招搖弄勢,相反,獵手更喜歡一招致命,能省則省的態度雖然是獵手的作風,可是,獵手也時常發一些神經,故意謙讓對手。

可是,眼前這個傢伙明顯不如獵手,雖然樣子有些相像,看他們的皮膚也是可以區分出來的,利牙皮膚過於白皙,小白臉的形象,更像是某家的小公子,主不過是喜歡鍛鍊身材罷了。

即便是這樣,對付於尚這個年輕人,還是處處有餘的,也難怪監獄長會先行離開。

於尚正打算向身後的囚犯求助,畢竟士兵人數比較少,如果大家協力,還是可以掙脫士兵的控制。

可惜,拳賽此時也正式開始了,只有於尚不知道而已。

利牙也沒有任何紳士風度,直接就衝着於尚撲了過去,一拳就砸在了於尚側臉。

這一拳的力道非常足,於尚整個人都飄在了空中,摔在了旁邊的地上,頓時眼前一片金星,一口鮮血就被於尚下意識的吐了出來。

此時,囚犯們看到於尚被一拳擊倒,開始喝彩,歡呼着要求將於尚活活打死,這個架勢,越看越不是滋味,於尚勉強的晃晃腦袋,眼前迷濛一片,隱約看到一個大腳印,正向他飛來。

於尚也架起雙手,試圖抵擋,可是,軟弱無力的於尚經不起這樣的窮追猛打,這名士兵一腳踢在於尚的胸口,沒有什麼胸肌的於尚應聲被提出好遠,胸腔發出的沉悶的響聲也是非常明顯。

利牙沒有停歇,兩個快步跟上,緊接着又是一腳猛襲向於尚的腹部,又一聲沉悶的響聲,伴隨着囚犯們下意識的眯眼,併發出疼痛般的叫聲:“嗷!”

囚犯隨後便開始歡呼,越看越興奮,利牙此時也非常興奮,高舉雙手,大聲吼叫着什麼,並想一直猩猩一樣,捶打着自己的胸口,用他結實的肌肉告訴大家,用胸肌的人,發出的聲響是怎樣子的。

於尚此時捂着腹部,蜷縮在地上,雖說非常疼痛,但是,還沒有達到難以忍受的地步,畢竟磨練了那麼久的時間,於尚也開始成長起來。

趁着利牙轉過身去,慢慢爬起來,捂着胸口稍稍活動一下,發現還有力氣還擊,於尚此時深吸一口氣,看樣子,這個小白臉的拳頭還不是那麼的硬,還是有機會戰勝他的。

於尚不知道是太過自信,還是感覺到自身有這個底氣,回想着獵手的一些動作,也回想一下雲舞在還擊時,那些非常要命的小動作,於尚似乎都有所領悟,於尚並不知道這些記憶算不算是優勢,但是,只有實踐才能證明這些東西,有沒有幫助。

於尚擡起頭來,挺直腰板,站在利牙身後,於尚此時雖然很想偷襲這個士兵,但是,於尚內心裏卻有一個聲音:“不能這樣做。”

沒辦法,於尚不想做一些太卑鄙的事情,用手指點了點了利牙的背,示意他已經站起來了。

而讓於尚沒有想到的是,利牙的第一個反應不是回頭,而是立刻用手臂全力揮向身後,一記擺拳就迎着於尚的腦袋飛去。

於尚也算是反應極快,迅速低腰躲過這一記蠻力十足的擺拳,並嘗試着到用獵手的招牌菜,膝頂。

利牙也算是急於出手,用力過猛,非常大力的擺拳落空,感覺到危險的利牙想要收拳,不料,用力過猛的拳頭使得自身向一旁扭曲,於尚也抓準機會,用手抵住利牙的手肘,踩在利牙的外側大腿根部,藉助利牙大腿的高度,提膝屈身,從外側全力砸向利牙的腦門。

於尚也是打着全力一擊的念頭,全力甩出這一擊膝頂,可是,於尚卻沒有感覺到膝蓋有任何反應,於尚立刻就明白,這一擊落空了,當於尚回過神來的時候,看到利牙的腦袋非常快的縮到了手臂下面,用手臂和手肘護住腦袋。

於尚自己都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後果,可是,用力過猛的於尚已經在半空中旋轉了一週,處境非常危險,利牙此時快速反擊的話,於尚根本沒有什麼機會躲避。

利牙也算是個訓練有素的士兵,果真不是於尚輕易可以得手的人。

於尚自己也沒有想到,他自己居然可以落空,同時也有些意外,居然可以在空中旋轉一週,心中又是恐慌,又是興奮。

可是,利牙並沒有給於尚喘息的機會,手臂順勢甩開,不巧的是,正好被利牙抓到於尚的後腳,也就是踩在利牙腿上的借力支點。


利牙此時還在猶豫着改如何痛扁於尚,意識裏還沒有想好,猶豫了一下,也正是這個猶豫,給了於尚反擊的機會。

於尚雖然第一次用膝頂,卻用力過猛旋了出去,在剛剛知道這一擊落空的那一刻,於尚就知道該如何應對,立刻借勢甩出一腳,三百六回旋踢,想借此一腳擺脫險情。

只是沒有想到會被利牙抓住後腳而已,但是,結果和於尚想得一樣,這一腳雖然力氣並不是很足,但是,卻用對了地方,一腳砸中利牙的鼻樑,利牙鼻子一酸,立刻就放開於尚的腳。

於尚此時不知道哪裏來的靈感,知道此時應當反擊,剛剛落地,腳還沒站穩,就反撲過去,一個踉蹌使得於尚沒有站穩,下意識的伸出雙手想找東西扶,卻抓住了利牙的頭髮。

運氣好是擋不住的,既然剛剛用膝頂落空,索性再用一次,於尚剛想發力,發現,兩腿軟弱無力,根本用不上什麼力氣,但是,就這樣浪費這次機會,後果雖然不是很嚴重,但是,要是被利牙反撲,這就麻煩大了。

於尚也不多想,咬咬牙, 首席虐戀:復仇計劃太傷人 ,不小心砸歪了,砸到了利牙頭頂。

一聲清脆的響聲傳出,利牙和於尚兩個人同時抱着各自的腦袋跳到一旁,捂着頭頂叫痛。

看得旁邊的囚犯們非常意外,紛紛看好於尚,雖然喊叫聲中參雜着嘲笑聲,但是,多多少少給了於尚一點鼓勵的成分。

而利牙此時卻怒修成怒,暴躁起來,對着於尚就是一陣怒吼。

“你死定了!於尚!” 第二百一十節: 停止懦弱

利牙的暴躁並沒有使得於尚害怕,反而卻激起了於尚的鬥志,於尚捂着腦袋向後退,在不能應對對手時,後退是最好的選擇。

但是,即便是於尚奮力後退,利牙卻只用幾步就追了上來,並迎面就是一拳,對着於尚的腦袋就揮了過去。

利牙此時只想將於尚打成肉醬,別無他求,同時也看得出,這個白白淨淨的士兵自尊心極強,容不得被人有絲毫的侮辱,當然,利牙已經將於尚的反抗視爲瞧不起他,並且不能忍受。

於尚此時還沒有做好準備,腳步也非常凌亂,更別提招架利牙的襲擊,能站在地上已經算是不錯了。

這一拳帶着利牙吃奶的勁,飛向了於尚,似乎已經成爲定局,於尚的腦海裏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躲避,而四周有沒有任何物體,於尚想要藉助環境進行彈跳都無法實現。

既然躲閃不及,於尚也就雙手護頭,儘量減少被拳擊造成的傷害,可惜,於尚低估了利牙的力氣。

這一拳結結實實的落在了於尚手臂上,算是抵擋及時,但是,於尚的臉色一下子就變的鐵青。

於尚清晰的感覺到了這個拳頭裏蘊藏着的力量,十足的蠻力!

用來抵擋拳擊的手臂直接貼在了於尚的臉上,這一拳的力道硬生生將於尚轟了出去,跌倒着旁邊的地上,而在觀衆們看來,也就是囚犯們看來,於尚是飛出的,重重的摔在地上,倒地不起。

這一拳使得於尚的腦袋還是出現暈眩,眼前也冒出無數金星,而被擊中的手臂也麻木不堪,根本使不上力氣,於尚雖然還沒有清醒過來,但是,卻很清楚他自己的處境,已經沒有任何勝算。

於尚想要爬起來,想趕快調整狀態,隨後腹部一陣劇痛,利牙已經緊追了上來,一腳猛踢於尚的肚子,於尚毫無還手之力,再次飛出兩米遠。

可能是疼痛感使得於尚瞬間清醒過來,捂着肚子蜷縮在地上,望着利牙站在前面大聲吼叫着,於尚根本沒有留意他在說什麼,而是立刻查看自己的手臂,還能動幾下,只是強烈的痠痛感使得於尚不能正常使用他的手臂。

更不幸的是,於尚的另一隻手臂也有些痠痛,雙手不能使用,也就意味着沒有拳頭,毫無攻擊力。


這種困境讓於尚有些頭腦發白,想不出解決的辦法,但利牙似乎並不是個什麼好漢,再次撲向於尚,準備將於尚徹底擊垮,這種絲毫不給對方留有什麼喘息機會的做法,確實有些野蠻,但卻是非常有效,在打擊對手體能和信心上,有着非常顯著的效果。

可惜,今天這個對手是於尚,是被打的對象,一點也不值得高興,於尚兩隻手臂一時半會排不上用場,此時也有些累贅,看起來也非常狼狽。

於尚眼看着利牙就要衝過來,既然雙手不能抵擋利牙,那麼,於尚腦海裏冒出的第一個念頭就是:“躲!”

既然抵擋不住利牙的拳頭,那就不要讓利牙的拳頭打中於尚的身體便是,可是,這個想法看似合理,其實做起來相當的有難度。

利牙已經撲到了於尚面前,可是,原以爲於尚會束手就擒的站在原地捱打,可誰知於尚迎面撲向了利牙,而利牙也是下意識的立刻出拳,並且眼睛一眯,沒有留意於尚做了什麼。

隨後,利牙的拳頭就落空了,在回過神來的時候,於尚已經滾到了旁邊的空地上。原來,於尚是假裝衝向前,只是象徵性的嚇唬了一下利牙,讓利牙誤以爲於尚要衝過來,而於尚並沒有任何向前的趨勢,雙腳用力向一邊跳,同時於尚的運氣不錯,利牙的眼睛也處於警覺的眯了起來,使得第一時間沒有看清於尚的動作,才使得於尚逃脫。

可是,這樣的方法只能使用一次,利牙立刻就更加暴躁起來,甩甩腦袋,大聲的對着於尚吼道:“啊!你會後悔的!”

於尚此時心裏也有些緊張,因爲,於尚現在已經想不到有什麼方法來應對利牙,這可能導致於尚走投無路,可是,一旦被利牙抓住,一頓暴揍也免不了的,估計是沒有幸存的可能。

ωωω✿ тt kǎn✿ C〇

此時的囚犯們已經是處於瘋狂狀態了,呼喊着要將於尚撕成碎片,並惡言惡語的侮辱利牙,並越喊越大聲:“你個小白臉,連一個小崽子都打不過!哈哈!回去吃屎去吧!”

利牙起初沒有理會,可是這些話聽在利牙耳朵裏,卻記在了他心裏,這些話語像是一把刀子一般,深深得刺傷了他的自尊心,可是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加入侮辱利牙的行列,使得利牙的心思已經完全不在於尚身上,轉過身去大聲吼道:“滾!有本事來單挑啊!”

“好!我來!”

利牙的吼聲剛剛結束,囚犯的人羣裏就冒出了這樣一句話,示意接受挑戰,囚犯們緩緩讓開一條小道,讓這個接受挑戰的人出來。

於尚還在猶豫着要不要拒絕這個人的幫助,可是想想利牙這樣架勢,似乎不是於尚能夠應付的。

而當於尚擡起頭來,看到了一個讓他震驚的人,吳那!

“哼!這麼些日子沒見,居然進步了不小嘛,於尚。”

“吳那!終於見到你了。”

吳那的樣貌沒有太大的變化,一身囚服也看不出什麼端倪,但是,眼神卻極其堅定,讓利牙都爲之一驚,變得認真起來,如臨大敵。

烏黑的短髮依舊是吳那的造型,只是,於尚此時並不知道吳那的打算,爲什麼要出來應戰利牙。


而於尚此時並不想得到吳那的幫助,因爲,於尚不想一直依靠別人,內心裏的熱血再次沸騰。

利牙此時已經將於尚視爲無關緊要的人,全身心的專注於吳那,觀察着他的舉止和動作,推測這是個什麼人物。

而利牙在大量吳那的同時,還不忘看看站在高處的士兵長,看看隊長的意思如何,而士兵長也立刻有了迴應,示意自行處理。

得到士兵長的放行,利牙頓時非常興奮,可以放開手腳好好活動,興奮的在原地直跳腳,還在悄悄的偷樂。

吳那將目光從利牙身上移開,不再看利牙,這讓利牙有些不能接受,這分明就是瞧不起利牙,正想撲過去,卻只見吳那伸出手指,指向利牙身後說道:“喂!利牙,你應該先解決你真正的敵人。”

利牙處於警覺,立刻回頭觀察,卻只看到勉強站在原地的於尚,伸出一隻手指鄙視利牙。

這無疑是自尋死路,可是,於尚卻說道:“不要瞧不起我!因爲,我不再軟弱!” 第二百一十一節: 雙人合力

於尚大言不愧的說着一些讓吳那非常意外的話,吳那並沒有當一回事,而利牙此時一心只想將吳那擊倒,給他一個痛苦的教訓,所以就想將於尚儘快解決掉,省的礙事。

利牙甚至連說話的心思都沒有,直接就衝向於尚,還是保持着一貫的作風,橫衝直撞,看這個架勢是想要將於尚快速解決。

可是,事情就是這樣,越是想要快點解決的事情,卻比想象中更慢。

於尚全身心的專注腳下,雙手相互交叉護着胸前,盡力不要成爲阻礙行動的因素。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