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人被霍錚這麼一嚇,話也說得快上幾分。

「人沒有,現場的牆上卻深深地印著無能和該死這幾個字。」

無能和該死?

霍錚瞬間看向霍驍,很顯然,對方是特意揶揄霍驍的。

字詞里都是對霍驍的不屑。

以他家二叔的傲氣,怎麼可能咽得下這口氣呢。

只是,霍驍這次也非常的冷靜。

沒能救出慕初笛,他卻依然冷靜如初。

這讓霍錚有點想不通了。

霍驍又問了軍人一些東西后,才掛掉電話。

從視頻和軍人說的那些細節,霍驍已經知道慕初笛安全了,只是,她竟然因為他的緣故遇到這樣的折磨,差點死去。

那心臟脈搏儀停止的那一刻,霍驍感覺到自己的心臟也跟著停了下來。

他不敢想象,如果慕初笛真的死了,那他會怎樣。

心臟微微的抽搐,疼痛的程度比以往的每一次都要劇烈。

喉嚨有著一抹腥鹹的味道傳來,遽然,噗,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這就是陸延的目的。

譴責霍驍的無能,讓慕初笛受到這樣沉重的傷害,如果霍驍對慕初笛有情,就會加重暗香的發作。

同時,給霍驍下了戰書,該死這幾個字,就是告訴霍驍,他不會放過霍驍的。

「二叔。」

霍錚聲音拔高,很是心急。

花樣兒離歌 賀易生也是,連忙給霍驍檢查。

幸好霍驍這一次只是吐了一口血。

霍錚稍微放鬆下來。

可賀易生臉色卻越發的深沉。

「心頭血。」

霍驍吐出的這一口,並不是普通的血,而是他的心頭血。

這可是比之前傷害都要大。

陸延真的是好本事。

把一切都猜的那麼的精準。

吐出這口心頭血,對霍驍身體損傷很大,剛被他壓下去的暗香功效一下子就席捲回來。

賀易生連忙給霍驍進行後續的治療。

這一折騰,就折騰到第二天的早上。

軍部有重要的會議,而且霍錚還要著手調查地下醫院的事情,所以開車想要回到軍部。

路上,身體傳來一陣不適,暗香的效力又開始了。

雖然被賀易生壓制了下來,可暗香的余效還偶爾會讓他身體難受。 猛然,呯的一聲巨響。

由於身體的不適,霍錚沒有及時剎車,轎車撞向前方停下來的白色小轎車。

很快,白色小轎車裡便走出兩個男人,男人下車看了眼他們的車,便直接邁步向霍錚走來。

車窗被敲響。

霍錚體內的暗香正是最猛烈的時候,他強行壓了下來,手搭在門把上。

而窗外的人見車裡一直沒有反應,便越發的生氣。

他們知道車裡肯定有人的,可這人明顯是不鳥他們。

所以他們的怒氣更甚了,敲打車窗的力度也越來越大。

那敲打的聲音十分刺耳,霍錚劍眉挑起,眉目里閃過一絲不悅。

他打開了車窗。

車窗突然降下,外面捶打的男人一個手滑,直接擊入車窗,擊向霍錚。

手腕突然被擒住,男人怔住片刻后,見到裡面的霍錚穿著軍裝,頓時也就慫了。

「你,你想怎麼樣?」

「我告訴你,現在是法制社會,這四周都有監控,你可不要想著對我幹什麼。」

「而且這事明明就是你的不對,我也沒打到你。」

男人被嚇得聲音有點抖,不過身旁有同伴,他沒不至於害怕到身子抖。

只是心裡喊著倒霉,原本以為只是普通的意外,哪裡想到裡面會坐著個軍人,而且自己還差點打到對方的臉。

這讓男人非常的心慌。

就在男人以為軍人要發飆的時候,霍錚鬆開了手,冷冷道,「留下電話號碼。」

男人連連後退,「留電話號碼幹什麼?你想怎樣,這事明明就是你的不對。」

男人一下子腦補了許多被欺負的畫面。

「走保險,留電話。」

也許是霍錚的氣場過於強大,男人被嚇到了,連連後退,不小心踩到後面的小石頭,整個人往後面倒。

「啊!」

一道尖叫聲,驚動了白色小轎車裡的人。

「什麼事?」

夏冉冉從劇本里抬起眸,問了一旁的助理。

助理很擅長打聽小消息,然後進行腦補。

於是,她震驚道,「後面撞上來的車主好牛啊,撞了我們還恐嚇華哥,好像還出手了。」

啪,合上劇本。

夏冉冉眸色閃過一絲冷然,「這麼囂張?」

粉唇上揚,然後拿出手機對著後面車牌號碼拍了幾下,直接撥打了警察局的電話號碼。

「冉冉姐,你這是?」

「這麼囂張,當然要給他一個舞台。」

警察局就是最好的舞台。

逆襲大清 夏冉冉打完電話后,馬上下車。

她倒是要看看,怎樣的人目無王法到了這個地步。

人還沒到,就聽到華哥戰戰兢兢道,「你要報復我?」

「你,你不能這樣的。」

報復?

這兩個字刺痛了夏冉冉。

腦海里傳來一些曾經過往的記憶。

那些非人而又不堪的記憶。

霍錚體內的疼痛漸漸放大,他原本就是想走,可這人是個戲精,總是給自己加戲。

他不過是想要走保險,可對方卻一直腦補他要報復他。

早知道會鬧這種麻煩,霍錚就不穿軍裝了。

他怎麼都想不到,這個世界上戲精那麼多。 「先生,這是法治社會,我已經報了警,如果你堅持要對我同事做些什麼的話,請等下在警察先生面前不要猶豫,盡情去做,只要你敢。」

清脆的聲音在背後傳來。

夏冉冉走了出來,她伸手扶了一下燈光師華哥。

今天夏冉冉要去片場拍攝,公司為她備上燈光師。

華哥神色慌亂,夏冉冉能夠感受到他手臂的顫抖,看來對方真的把華哥給嚇個不輕。

夏冉冉眸子里閃過一絲慍怒,她猛然瞪去,想要看看這車子里到底是什麼人物,竟然如此的囂張跋扈。

然而目光相碰,夏冉冉眼底的慍怒被震驚給掩蓋,她怎麼也沒想到那所謂的囂張跋扈,目無法紀的人會是霍錚。

穿著軍裝的霍錚在陽光底下異常的打眼,肩膀上的杠星在折射出閃亮的光澤。

這樣渾身正氣的人,怎麼會是小助理口中霸道不講道理的人呢?

時光不及你情深 「霍,霍少將?」

夏冉冉本想說出霍錚的名字,可一想到之前被霍錚救下,她這樣直喚他的名字好像不太有禮貌,於是喊出霍錚的軍銜。

霍錚體內的暗香發作使他非常的難受,此時他不想再呆下去。

聽到熟悉的聲音,霍錚緊握著方向盤,壓低聲音道,「過來!」

這聲過來很明顯指的就是夏冉冉。

「冉冉姐。」

小助理擔心地拉著夏冉冉的手。

她這個小助理除了八卦一點,對她可是很忠心的,所以夏冉冉不忍心讓她擔心。

輕輕拍了拍她的手道,「放心,沒事的。」

話畢,快步走了過去。

走到霍錚所靠的車窗旁。

窗戶半降,此時夏冉冉才看清楚霍錚的模樣。

後悔藥 輪廓深邃的俊臉帶著一絲詭異的蒼白,向來毒舌的唇瓣此時緊抿,握著方向盤的手背青筋暴起,似乎在壓抑著什麼。

「霍少將,有什麼事……」嗎?

嗎字還沒說出口,打開的窗戶倏然伸出強壯的手,一把摟住夏冉冉的脖子,把她整個人往車門上帶。

一瞬間,清冽的氣息迎面而來。

男人獨特的氣息充滿掠奪的味道,充斥著她的鼻翼。

夏冉冉身子頓時僵住,霍錚靠得太近了,近到臉上的毛絨都能感覺到他熾熱的呼吸。

這種親密,使夏冉冉腦海里浮現出一些不好的畫面。

她不喜歡跟男人這麼親密的。

夏冉冉正欲開口,耳畔卻傳來男人低沉喑啞的聲音,「給我開車。」

「快。」

帶著命令的口吻。

夏冉冉本來想要拒絕,可是看到霍錚那咬破的嘴角,以及那蒼白的臉色,拒絕的話來到喉嚨卻被咽了下去。

霍錚似乎看上去身體不太好的樣子,而自己被他救過,也不好拒絕。

於是,夏冉冉點點頭。

看向車內,狐疑地問道,「那你好歹換下位置。」

話音剛落下,脖子才剛被鬆開,車門被打開,她還沒反應過來,男人寬厚的大手便拉著她的手,進入車內。

快得如同閃電一般,霍錚很快便換了個位置。

夏冉冉坐在駕駛座上,臉頰上還殘留著男人熾熱的呼吸,她的大腦並沒有反應過來。 「咦?車怎麼跑了?」

「冉冉姐還在車子里呢?」

寬闊的馬路上只剩下轎車揚長的尾氣,小助理一過來就看到夏冉冉上了那個兇狠男人的車,見車開走了,她連忙小跑追上去。

只是怎麼都追不上,直喘著氣。

很快,身後傳來警車的聲音,小助理連忙跑過去,抓著警察先生的衣袖道,「警察先生,我家冉冉被綁架了,就在前面那輛車裡。」

「對方是個男人,非常兇狠!」

警察聞言,安慰道,「放心,我們一定會把人救出來的。」

這邊亂成一鍋粥,馬路對面的拍攝影城裡卻露出一雙媚眼。

「橙星?不是說要出去透氣,在這裡幹什麼?」

經紀人手裡拿著幾份通告,剛去跟導演聯繫,回來卻見夏橙星站在落地玻璃窗前,似乎看到什麼,眉眼洋溢著喜悅,一改最近的暴燥。

夏橙星看著外面夏冉冉開著離開的車輛,眸子里的怒氣消退了一些。

夏冉冉!

穆臣竟然還留著這個賤女人送的東西!

不可饒恕!

都這麼多年了,她絕對不會允許夏冉冉再回來跟她搶。

「劉姐,幫我看看剛才有沒有人拍到夏冉冉的照片,五分鐘前,就在對面。」

劉姐挑眉,「夏冉冉?」

「怎麼又是夏冉冉?橙星,你對夏冉冉的關注似乎有點多,你們認識?」

劉姐是夏橙星到容城才配的一個經紀人,所以她對夏橙星和夏冉冉之間的事情並不怎麼了解。

不過之前夏橙星搶過不少夏冉冉的代言,劉姐也就記了下來。

現在看來,夏橙星和夏冉冉直接一點兒都不簡單,怕是結仇的。

「怎麼,劉姐對我的事情感興趣?」

夏橙星淺笑,明眸彎彎如月,看上去甜美可愛。只有劉姐察覺到那如月般的眼睛更像鐮刀,隨時會對自己出手,十分可怕。

「我馬上去處理,一個小時出結果!」

劉姐不敢多說什麼,正想離開去找人,身後卻傳來夏橙星的聲音。

強強聯姻:惡少請接招 「我的耐性只有半個小時哦。相信劉姐一定能夠處理好的。」

「明星的緋聞炒作,相信劉姐很擅長的吧。」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