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百丈高的浪頭撲來,沒有任何懸念,柯雲泣瞬間被海浪吞沒,夏雨青見狀,動用黃泉之力化爲黃泉,躲過一劫,掃視着海浪上的白浪,尋找着柯雲泣。

“在這裏!”

在海中,龍王是真正的王者,瞬間搜索到了柯雲泣的下落。

之前的金色龍爪從海底竄出,露出海面,而他的掌心中則握着剛剛躲過巨浪的柯雲泣。

只不過此時的柯雲泣已經成爲了落湯雞,用變化手爪包裹着身體,奮力抵抗着四周金色龍爪施加給他的壓力,根本顧不得四周。

而他手爪上的鱗片已經出現了裂痕,一道道慘綠的血跡從中滲出,臉上更是一片慘白,很顯然剛纔躲避巨浪也消耗了他不少元氣。

“龍王,放開他!別忘了我剛纔說的話,他是我的!”夏雨青見柯雲泣還活着,鬆了口氣,然後轉頭對着龍王喊道。

龍王微微皺眉注視夏雨青片刻,想到要尋找黃泉之力,可能需要她的力量,冷哼一聲,慢慢地鬆開了自己的手爪。 伴隨著美女主持,宣布比試結果后。

周老立刻被人從賽場上扶了下來,為了表示對周老的感激,秦穆然親自起身迎去。

「周老,你沒事吧?」

秦穆然關切問道。

在這種情況下,周老能夠取勝,完全是靠著命換回來的,這場勝利,來之不易。

「秦會長,我沒事,就是挨了幾刀,那小子太卑鄙了,不過受了我兩拳,我想他比我要嚴重不少,哈哈……」

周老忍痛笑道。

說話間,又是一口鮮血溢出,像周老這麼要求的強者,即便有事也會咬牙不說。

秦穆然立刻替周老檢查一下傷口,除了肋處之外,並沒有致命傷勢,隨即將目光看向萊恩。

「萊恩,周老的傷口還在出血,你幫忙處理一下。」

秦穆然言道。

「然哥,放心,周老交給我就可以了,我就料定這次西方大賽會見血,藥箱都讓人帶來了……」

萊恩得意說道。

言罷。

萊恩簡單為周老包紮后,攙扶周老,離開療傷。

華僑會比試結果已出,對於接下來的七場比試,秦穆然並不感興趣。

「老頭兒,我有些累了,也先回去了。」

秦穆然說道。

「秦會長,您陪雷闕副會長一起先回,這裡已經沒有我們什麼事情了,我留下看看結果,有事情立刻通知你……」

李伯說道。

言罷,秦穆然帶領華僑會眾人,離開了賽場,臨走之時,回頭看了眼薩爾罕,此刻,他的結果並不樂觀,胸口受了周老兩記赤焰拳,整個人就算不死,恐怕也要徹底廢掉了。

黃昏時刻。

秦穆然站在東方娛樂城頂層,俯視腳下的街道,人群開始疏散。

西方大賽的初賽,終於落幕。

秦穆然轉身,走到沙發上坐下,悠然點上一根香煙,並且掏出手機,撥通了霍爾頓的電話。

幾秒鐘后,電話接通,手機里傳出霍爾頓的聲音。

慕少的心尖萌妻 「老大,西方大賽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雙曲星他們已經帶領咱們冥王殿百餘名高手,趕往格蘭塞堡城,預計今晚八點鐘就能到。」

霍爾頓在電話中說道。

這次西方大賽,連太陽神阿波羅都親自出面了,僅靠華僑會的實力,實在難以抗衡太陽宮,所以秦穆然早已通知了霍爾頓作出相應的安排。

也正因為如此,秦穆然才會說,只要讓華僑會打初賽就可以了。

因為,今晚冥王殿的援兵就會趕到。

「我知道了,通知雙曲星,讓他們分批次進入格蘭塞堡城,並且不要暴露身份,晚上八點半,我在東方酒店等他們。」

秦穆然說道。

秦穆然很清楚,現在的東方娛樂城,恐怕已經被太陽宮的人監視,他不想過早暴露冥王殿行蹤,那樣容易陷入被動當中。

「明白,還有,霜姐也跟了過去。」

霍爾頓說道。

「什麼?」

「我小姑也跟來了,她來湊什麼熱鬧?」

秦穆然詫異說道。

「霜姐非要去,我也攔不住,不過你放心,霜姐身體恢復的很好,而且史蒂文醫生也跟著去,應該沒什麼問題。」

霍爾頓說道。

「好,我知道了。」

「這幾天,你在冥王殿早做準備,按照我對阿波羅的了解,無論這次西方大賽輸贏如何,他都不會輕易讓出格蘭塞堡城這塊蛋糕,所以,咱們要做好雙手準備……」

秦穆然說道。

他心裡很清楚,阿波羅是一個野心極重的人,即便他輸掉了這次西方大賽,也未必會輕易履行諾言。

更何況,格蘭塞堡城對於兩大神殿而言,都尤為重要,一定要保證萬無一失。

「明白,我已經下達暗令,冥王殿勢力正在快速集結,如果太陽宮想要反悔,我們隨時做好迎接他們挑釁的準備……」

霍爾頓自信說道。

「好,到時候我會親自召開一次高層會議,作出具體對付太陽宮的部署,倘若太陽宮真敢出爾反爾,那就陪他們好好玩玩兒。」

秦穆然聲音冰冷。

掛斷電話后,秦穆然靠在沙發上,愜意抽了幾口煙后,將煙頭泯滅。

秦霜要來。

冷酷總裁,放馬過來 這樣也好,自己小姑的問題,終究是要解決掉的。

就在這個時候,響起一陣敲門聲,房門打開,李伯走了進來。

「秦會長,剛才,西方大賽的初賽已經落幕,比試結果,已經出來了。」

李伯說道。

說話間,李伯雙手將一份名單,恭敬遞交在秦穆然面前,繼續補存說道:「這份名單,是通過初賽的十個隊,我看了一下,除了我們華僑會外,四大家族全部通過初賽,還有幾個本地一流家族和外部組織……」

秦穆然看了一眼名單,對於這個結果,並不感到意外。

四大家族畢竟實力擺在那兒,通過一個初賽,不在話下。

「周老現在怎麼樣了?」

秦穆然問道。

「我剛才去看望周老,除了肋骨處傷勢嚴重,失血過多,其他並無大礙。」

李伯回道。

「那就好,這次,秦某真是欠他一個人情,若不是他以命相搏,結果還說不定會怎麼樣……」

秦穆然說道。

「秦會長言重了,都是咱們華僑會自己兄弟,沒必要這麼客氣,我只是擔心,明天的中賽,肯定比今天還要殘酷,對手可都不弱,咱們該派誰出賽?」

李伯擔心問道。

秦穆然嘴角一揚,露出几絲從容的笑意。

「這一點你不用擔心,明天的中賽,咱們有的是人,我已經安排好了。」

秦穆然自信說道。

李伯眉頭一皺,有些詫異。

在李伯看來,從今天初賽結果來看,能過初賽的人,個個實力不凡。

明天遇到的強者,恐怕實力只會更強,而華僑會現在除了自己和吳老,他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高手可以參賽。

「秦會長,明天咱們遇到的對手,可都不弱,尤其是那個狠毒的女人,萬一被咱們遇到,我和吳老斗未必有勝算……」

李伯擔心說道。

秦穆然目光看去,露出几絲從容的笑意。

「放心,明天不需要你和吳老出手,咱們的援兵,今晚就能到。」

異世傾城 秦穆然淡然說道。

「援兵?」

「咱們真的會有援兵嗎?」

李伯詫異問道。

「我說有,就一定會有。」

秦穆然的聲音,鏗鏘有力,底氣十足,彷彿一切都已經盡在他的掌握之中。 “柯雲泣!”

夏雨青複雜地看着眼前多少個****夜夜想要殺死的熟悉面孔,深吸一口氣,咬牙吐出一句話。

語氣中所蘊含的寒氣不由讓龍王有些詫異,以他的眼力自然可以看出眼前的男子是一名奪舍者,而且他猜測奪舍的肉身和夏雨青有很複雜地關係。

不過這一切都不管他的事情,與他而言,最關鍵的事情是將天空中的陣法補全,將空間通道中的那個世界接引出來。

“這裏就交給你了!我去看看輪迴者!”龍王說道。

夏雨青眼神陰冷地看着柯雲泣,微微點頭。

龍王見狀,不再眷戀這裏,身影一晃,消失在原地。

柯雲泣深吸一口氣,他過去也曾經是貴族學校的一員,對於蘭天和夏雨青之間的事情也有所瞭解,更知道自己奪取蘭天的行爲已經犯了夏雨青的忌諱。

“夏雨青,我們也算是老相識了,可否放我一馬?”衡量再三,柯雲泣決定妥協:“只要擬發放過我,我可以將蘭天的肉身還給你!”

“還給我?可以,把你的命留下!”夏雨青赤紅着眼睛,身體周圍開始漸漸出現一層薄薄的冰花,語氣低沉道:“只有你死了,纔可以彌補你的過錯。”

柯雲泣臉色一變,他心高氣傲,低頭說這麼一句對他來說已經是十分的艱難,沒想到對方竟然這麼不知好歹。

“哼!夏雨青,你以爲你可以殺了我?”柯雲泣怒了,道:“若是那人在,我自然不會是你的對手,不過就憑你一人,還沒有資格留住我!”

說着,柯雲泣手中綠光一閃,鬼璽從他的手中閃現。

一道道閃電從鬼璽中流出,傳遍他的身體,電芒閃爍,洗刷着他的身體,他右手上的傷口漸漸恢復,蒼白的臉色漸漸紅潤起來,顯然動用了某種祕法。

夏雨青眼中的紅芒漸漸淡去,眼珠泛白,仔細望去,六瓣雪花在她的眼中緩緩轉動,那是她催動自身鬼氣到達極致的表現。

“呼~”

她長長的出了口氣,一股寒氣在他身前顯現,化爲一柄長劍。

右手上揚,夏雨青握住了長劍,一揮,身後出現一條兩丈長的渾濁的黃泉水,黃泉水如綵帶一般在她身後飄舞,漸漸化爲一條巨龍懸浮在她的頭頂。

“恩?九龍印的氣息?失算了,沒想到他的身上也有一枚!”

原本要趕向趙小川的龍王停在空中,轉頭看向柯雲泣的方向,驚疑不定地看着身後,發現濃厚的雲層中電芒閃爍,霹靂聲和龍吟聲空中迴盪。

“要不先收了九龍印再去找輪迴者?”龍王面對着九龍印的誘惑有些意動,畢竟那可是傳說中的寶物,對他也有很大的吸引力。

不過當他的目光掃過日食時,很快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算了,當下最重要的還是將那個世界引渡過來,至於九龍印……哼!總有一天我會集齊的!”龍王心中剛冒過這個念頭,一身慘叫聲從遠處傳來。

龍王連忙望去,臉色不由一變。

只見在遠處,斷掉一條胳膊的烏魯木捂着自己的斷臂處,滿臉驚恐地看着前方,而他的前方赫然是趙小川和一具皮膚絳紫色的乾屍。

“是你,居然是你!”蒼老沉悶,充滿驚訝地叫喊聲從烏魯木身體中傳出,響徹天際。

龍王心頭一跳,在剛纔短暫的接觸中他已經判斷出眼前的烏魯木應該是鬼城中那一位的替身,而能讓那位如此失態,可見這乾屍來頭不小。

“吼~”

乾屍並沒有理會對方的質問,也彷彿沒有看到身後滿臉震驚的趙小川,挑釁般地大吼一聲,拿起剛剛從對方身上撕下來的一條胳膊朝着自己的口中塞去。

“嘎嘣嘎嘣!”

骨頭混着血水被幹屍啃噬,絳紫色的皮膚和血水混合,呈現出令人作嘔的色澤,烏魯木,或者說是他體內的靈魂被激怒了。

“不知死活!”

對方大吼一聲,身上氣勢暴漲,眉心出的天眼再次被打開,空間再次被妖異的藍色所浸染,被籠罩在光芒中的趙小川瞬間感受到時間流速慢了幾百倍。

“該死的,這第五世到底是怎麼回事?他不是要保護我麼?可爲什麼又要激怒這人?這不是自找麻煩麼?”

趙小川感受到空間傳來的禁錮之力,心中充滿焦急,他可是記得當初在鬼城中對方是多麼的強悍。

“那可是連第一世都不是對手,傳說中的仙啊!憑藉着第五世殘破的體魄怎麼可能贏得了對方啊!”

正當在趙小川焦急時,倏然間感到身上的禁錮之力增大,自身體內的血液立刻一滯,腦中“嗡”的一聲,彷彿被人用大鐵錘雜中,讓他眼冒金星。

“精神攻擊!”

趙小川知道這是對方眼見突破不了乾屍所使出手段,而剛纔自己也在走神,讓對方鑽了空子。

“糟糕!對方衝過來了!”

趙小川遭受精神攻擊時,眼前立刻幻象叢生,但靈覺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氣息向着自己衝來,頓時一驚。

“吼吼吼~”

如同野獸般的嚎叫聲在耳邊響起,他頓時感到身上的禁錮之力少了不少,猜測是乾屍阻止了對方。

然而還沒等他長出一口氣,一股勁風從面門向着自己襲來。

趙小川被勁風一激,頓時清醒了許多,定睛望去,竟然發現有兩個烏魯木在和乾屍都在一起,而自己眼前竟然又出現了一個烏魯木。

“三個烏魯木?這是怎麼回事?”趙小川剛開始以爲這三個烏魯木其中兩個很有可能是殘影,但他的靈覺卻真實的告訴他這三個人都是真的。

“小心!”

宿管阿姨 眼前的烏魯木伸手向着自己抓來,同時一聲爆喝聲從周邊響起。

隨即趙小川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力道在自己肩頭傳來,而後身邊的景物飛開倒退,最後定了下來。

“是你!龍王,你爲什麼要救我?”

趙小川皺眉望着抓住自己肩頭的龍王,看到龍王一副凝重的表情,出聲問道。

龍王似乎沒有聽到他的問題,望着不遠處的烏魯木自語道:“這是怎麼回事?爲什麼陣法壓制不了對方?還有他怎麼又可以使用天眼了?” 晚上,八點鐘。

一輛黑色賓士,緩緩停靠在東方酒店外。

車門打開,李伯陪同秦穆然從車上走了下來,在確定沒有人尾隨監視后,兩人才進入酒店大廳。

「秦會長,咱們今晚為什麼來東方酒店,吃飯嗎?」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