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這……”林小姐呼吸急促的看着這一切,身體又忍不住顫抖起來。她向前看去,見這堆屍體中只有兩個人還活着。

首先是假小子,只見她抱着腿蜷縮着坐在椅子上,眼神呆滯身體抽搐。

假小子的身上全是血,整身衣服幾乎都被浸透,臉上和手上也通紅一片,就像剛從血水裏出來一樣。

很顯然,假小子此刻已經處於崩潰邊緣,是什麼事居然能將她變成這樣?

而另一個活着的正是江佳賢,只見他彎着腰,用手臂支撐着下巴坐在那裏,冷冷的盯着藍海辰等人。

江佳賢同樣被血水浸透,渾身上下幾乎沒有乾淨的地方,藍海辰甚至只能憑藉座位的位置才能將其認出來。

無論是假小子還是江佳賢,此刻都已經不像一個正常人。

“不會吧,江佳賢,你這個傢伙居然殺了這麼多人,還是用這種殘忍的方式!”藍海辰艱難的開口說,雖然之前已經料到江佳賢會到處殺人,但藍海辰還是沒想到情況會慘烈到這種程度。

除去進入井中的藍海辰三人以及江佳賢,剩下的平民可是還有八個之多,但最後居然就只剩下假小子一個!

這得是什麼樣的人,才能幹出這種瘋狂的事?

“沒辦法啊,誰叫我找不到你,怎麼也找不到你們……”這時江佳賢突然開口說,他語氣平靜,但聽上去卻無比嚇人。

江佳賢看向藍海辰,他的眼神猶如鬼怪,在血色的襯托下讓人不寒而慄。

“所以我只能選擇殺光平民,只是我還是找不到,最後一個女人不知道去了哪裏……”江佳賢又說,並且用同樣的眼神看向林小姐。

林小姐嚇得“碰”地一聲坐在地上,雙腿不住的發抖。

就在昨晚,江佳賢找不到藍海辰和江雨煙,便打算殺光所有平民。結果當他解決掉絕大多數人時,竟然發現無論如何也找不到林小姐,林小姐居然像藍海辰一樣徹底不見了!

江佳賢立刻想到這是藍海辰的詭計,藍海辰一定找到了一個絕對安全的地方,並且將林小姐也帶過去了。

所以說藍海辰斷絕了江佳賢的所有活路,再次將他逼入必死的絕境。

意識到這一點的江佳賢當徹底瘋了,他命令厲鬼將所有人的屍體都盡數撕碎,似乎只有這樣才能平息他心中的憤怒。

包括最後被抓到的假小子,她當時兩條腿都已經被厲鬼撕下,整個人已經奄奄一息。

只是最後江佳賢開始發狂,將注意力放在了那些屍體上,這纔沒有注意時間,讓假小子逃過一劫。

雖然在遊戲結束後,假小子斷掉的雙腿已經復原,但心中的恐懼還是擊潰了她。

幽冷深宮:醫女爲謀 林小姐顫抖的看向藍海辰,這時她才明白爲什麼藍海辰一直在說保護自己。原來江佳賢真的會大開殺戒,不顧一切的殺掉所有人。

“這一切都是你害得,我找不到你才殺了他們!”江佳賢狠狠地對藍海辰說。

“你少給我來這一套,我要是不躲起來被你殺了,除了你這裏所有人都會死!

你殺他們只是因爲你想獲勝而已,而你將屍體弄成這樣,是因爲你要那他們泄憤!因爲你就要死了,所以你只能用這種方法來表達你的絕望!”藍海辰立刻回擊道。

“閉嘴!我死都不會放過你!!!”江佳賢聽後大叫道,他的眼中充斥着怒火,表情上滿是憤怒與不甘。

“哈,我現在是死是活由遊戲說了算,還真輪不到你來決定。”藍海辰諷刺的笑了兩聲。

他倒是沒說假話,現在他的死只有可能是死在遊戲裏,就算是死了還得被遊戲拉回來轉世。也就是說,就算是下輩子也輪不到江佳賢來決定藍海辰的生死。

“哼哼哼哼,話可不能這麼說,是死是活還是由你們自己來決定的,我們只是制定好規則供大家遊戲而已。”

這時法官突然出現在大屋裏。

“瞎說,沒有你們這個噁心的遊戲,我們哪會死這麼多人!”藍海辰在心裏惡狠狠的說。

法官走到座位上坐下,饒有興趣的看着滿地的屍體。

“哎呀,今天晚上死的人很多嘛,沒想到不限制殺人數量竟然是這種結果呢!”

法官一副很吃驚的樣子,但從他的語氣來看,這傢伙依然在笑。

“現在看來,一切情況似乎都已經很明瞭了不是嗎?所以今天我們不再囉嗦,直接進入投票環節!

各位,舉起你們的手,指向你們要殺的人!”法官的語氣與說法明顯與之前不同,這次他直接將投票解釋爲殺人。

不過這種說法卻正好符合現在的情況,所以藍海辰與江雨煙毫不猶豫,立刻指向江佳賢!

一旁的林小姐看看藍海辰二人,也顫抖着擡起手,指向了江佳賢。雖然江佳賢看起來很可怕,但投票卻可以殺死他。

最後的假小子也木然的擡起了手臂指向江佳賢,假小子一句話也不說,顯然此刻的投票是她的一種本能反應。

江佳賢看着一雙雙指向自己的手一言不發,他明白,這次自己是真的逃不掉了。

“那麼情況很明瞭了,江佳賢,這一局你死!”法官見後對江佳賢說。

接下來,熟悉的詭異力量開始纏繞到江佳賢身上,下一秒,江佳賢突然慘叫一聲,手臂從身體上崩裂下來!

“啊……啊……!”江佳賢努力忍住痛苦,不想讓自己叫出聲來,但劇烈的疼痛依然讓他控制不住自己,痛呼聲慢慢從牙縫中擠出。

接下來,江佳賢的另一隻手臂也開始崩裂,這次是先從手指開始,然後是整隻手,後面是小臂……

江佳賢最後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放聲大叫起來。但他依然不想屈服,竟然努力的站起身來。

但下一秒,江佳賢的小腿也突然崩裂開來,江佳賢站立不住直接跪了下去! 江佳賢一下子跪在地上,身上的血液濺的到處都是。他突然大聲哭出來,哀嚎着看着法官。

“爲什麼,爲什麼連最後的尊嚴都不留給我?!你們這幫混蛋!!!”

“尊嚴?在這個遊戲裏,只有勝利者纔有尊嚴!”法官冷笑着回答說。

下一刻,江佳賢的脖子突然炸開,整個頭朝着天上飛出,飛了一個弧線“碰”地落在林小姐面前。

林小姐也崩潰的哭了出來,與江佳賢那張哀嚎而扭曲的臉說不出的相似。

“好,現在殺手已經全部死亡,恭喜剩下的各位玩家,你們在這一輪裏存活到了最後。

所以我宣佈,本輪荒山孤村的遊戲是警察與平民一方勝利!”法官笑着對剩下的玩家說。

沒有人歡呼,藍海辰和江雨煙保持着沉默,林小姐已經嚇得說不出話,至於假小子,乾脆已經崩潰。

20個人,原本有20個人來到這荒山孤村,沒想到最後存活下來的只有4個。

在昨晚結束時,藍海辰本以爲這一輪遊戲能活的多一些,沒想到最後硬是被改變的規則逼到這種程度。

“這種遊戲到底什麼時候才能結束?”這是所有人共同的想法。

“等會大家離開這裏後,就可以立刻離開荒山孤村,離開的路還是在原來的地方。

下一輪遊戲的開始時間依然會以信息的形式發給大家,希望大家在這段時間裏養精蓄銳,爲下一輪遊戲做好準備。”法官對剩下的人說。

“哦,對了,接下來我還要爲各位進行評分,這可是十分重要的事呢!”法官突然一拍手說。

於是接下來,法官爲剩下的每個玩家都評了分數。藍海辰因爲是警察的核心,所以依舊是A+,江雨煙也還是A。

至於林小姐和假小子,則都只有C的評價。假小子原本在這一輪裏表現不錯,可惜最後一晚沒有守住,所以也只得到了C。

江雨煙和其他人對這個評分沒有什麼概念,所以並不太在意。但藍海辰卻不同,他因爲夢境的關係,對評分了解的更清楚一些。

所以看到自己和江雨煙得到高分,藍海辰心裏暗暗鬆了一口氣。

“那麼再見了各位玩家,你們帶給了我一次精彩絕倫的遊戲,真希望能再有機會當你們的法官!”

法官說完後,拉扯之力再次出現,將衆人帶離了大屋,下一秒藍海辰等人一同出現在村長家外。

“看來遊戲一結束,我們也回到了一開始的空間,不再分着。”藍海辰看了看身邊的林小姐和假小子心想。

“終、終於結束了嗎……”林小姐看着頭頂微微發亮的天空感嘆道。

“是啊,結束了,這一輪遊戲終於結束了。”江雨煙點點頭說,然後扶起身邊的假小子,假小子此刻連站立都很困難。

雖然遊戲已經勝利,但衆人並沒有立刻放鬆。只要還在這荒山孤村裏,壓力與恐懼就始終伴隨在身邊。

於是衆人沒有多作停留,立刻回到住處收拾東西,趕到村子的出口。

遊戲結束之前,村子的出口都是封死的,此刻那條小路再次出現,衆人歡喜的進入其中,往最初來時的方向走去。

小路周圍的迷霧依然很濃,幾步之外便已經什麼都看不到。藍海辰和江雨煙扶着假小子緩緩在小路上走着,不時回頭看看跟在後面的林小姐。

但當藍海辰再一次回頭時,居然發現林小姐不見了!

“咦,林小姐呢呢?她沒跟上來嗎?”藍海辰停下腳步望着迷霧深處說。

“會不會是累了,所以走的慢了。”江雨煙猜測。

“再慢能有咱們攙着人慢嗎?就算是真的慢,這一會兒也應該跟上來了吧?”藍海辰搖搖頭說。

“海辰,你說會不會是……”江雨煙表情突然一怔,小心的問藍海辰。

藍海辰知道江雨煙的意思,她指的是昨晚那條信息。

就在昨晚,在得知林小姐見過了法官之後,神祕號碼突然給藍海辰發了一條信息。那條信息裏面的內容,至今都讓藍海辰很在意。

豪門蜜寵:霍爺的專屬小甜心 “會有人來處理好這個女人的事。”

這就是那條信息的內容,看上去似乎有些不明不白,但放在當時的環境裏意思卻十分清楚。

這個女人自然是指林小姐,也就是說,神祕號碼會想辦法保證林小姐不將祕密說出去!

神祕號碼會用什麼方法?藍海辰能猜出個大概,只是沒想到會來的這麼快。

“到最後,林小姐還是沒有走出荒山孤村……”藍海辰感嘆了一聲,回頭拉着假小子繼續往前走。

而在他們身後一段距離,林小姐的屍體無力的倒在小路上,鮮血順着脖子上的傷口緩緩流下。她眼神中帶着不可思議,也帶着滿滿的絕望與不甘。

在林小姐的屍體旁邊站着一個黑影,黑影拿林小姐的衣服擦了擦手裏的刀,看着藍海辰他們離去的方向小聲說了一句。

“這樣便不會有人泄露我們的計劃了!”

這是一個男人的聲音,聽着似乎有些耳熟……

而在另一邊,藍海辰等人不知走了多久,終於看到了小路的盡頭。

只見迷霧開始慢慢消散,漸漸地已經可以看清周圍的景色。藍海辰和江雨煙加快腳步,拉着假小子衝出迷霧,假小子突然發瘋似得甩開藍海辰的手,跑到前面大聲叫嚷起來。

“出來了!我出來了哈哈哈!”

假小子顯然還不太正常,只是離開迷霧後下意識的大叫,藍海辰眼中閃過一絲悲哀,卻又聽到另一個聲音。

“哎呦,你誰啊,怎麼亂撞人!啊,你不是進去的人之一嗎?遊戲終於結束了?”

藍海辰聽後一喜,這聲音居然是徐淵的,他居然在外面等着!

“小淵,我們在這裏!”藍海辰立刻對着那裏叫到,馬上一個人影便從前方跑過來,正是徐淵。

“海辰、江大校花,你們都安全出來了?!太好了,我還以爲你們在裏面出事了呢!”

徐淵高興的跑到藍海辰和江雨煙身邊,抓住兩人的肩膀不住搖晃,語氣中充滿了興奮。

“是啊,我們終於安全出來了!”藍海辰也點頭說,臉上終於露出了發自內心的笑容。 “你怎麼成這副樣子了?”興奮過後,藍海辰看着徐淵說。

“對啊,看上去好憔悴。”江雨煙也問。

此刻的徐淵看起來確實十分憔悴,頭髮亂糟糟的,就像好幾天沒有打理一樣。下巴上也長出了參差不齊的鬍鬚,面色輕微發黃,同時眼圈發黑,看上去很不健康。

“別說的,你們都不知道我這幾天是怎麼過來的。”徐淵嘆了口氣回答說。

“你們進入這迷霧之後,頭兩天我還能正常生活作息。但從第三天開始,我就擔心起來。

我越來越擔心你們會不會在裏面出事,便始終心神不寧的。到了第五天,我已經什麼也幹不下去,沒辦法只能跑過來守在這裏。”

徐淵說罷撓了撓自己的頭髮,藍海辰發現他身上很髒,而且還有股味道。

“你就一直等在這,沒有回旅館?”江雨煙聽後問。

“沒有,既然來了我哪還有心思回去。好在你們還是出來了,現在我也放心了。”徐淵搖搖頭說,要是藍海辰和江雨煙在裏面出點什麼事,徐淵真的會崩潰。

“這次怎麼樣,你們有沒有遇到危險?”徐淵又問。

“怎麼沒遇到,也是差點就被幹掉了,該死的遊戲管理方,居然在最後一晚改變規則。”藍海辰咒罵道,然後指向前面的假小子,“沒看見那丫頭已經被刺激成那樣了嗎?”

此時的假小子依然還在大喊大叫,樣子瘋瘋癲癲的,讓人唏噓不已。

“她是被刺激成那樣的?”徐淵聽後一陣駭然,這個荒山孤村裏到底有什麼,居然能把人弄成這樣。

“那其他人呢,你們活下來多少人?”徐淵說着又看向迷霧深處,愛似乎覺得裏面還能走出人來。

“沒有了,就只有我們三個活了下來。”藍海辰搖搖頭說,臉上的表情又難看起來。

“什麼,只有你們三個?當時可是有整整二十人進去啊!”徐淵聽後驚叫道。

“真的沒有了,就只有我們活着出來,這次的情況跟第一輪一樣慘。”江雨煙搖頭苦笑道。

“原本我們是有機會讓更多人活下來的,只是最後一晚發生了許多意外,所以最後成了這種結果。”藍海辰也說。

“居然又死了這麼多人……究竟什麼時候是個頭啊……”徐淵喃喃的低語。

隨後藍海辰三人帶着假小子離開了這裏,回到城裏後,他們先將假小子送進了醫院。在面對醫生的詢問時,三人用心了心思才矇混過去,好歹是讓假小子住進了病房。

藍海辰原本還擔心聯繫不到假小子的熟人,沒想到不久之後便有人撥通了假小子的電話,接過了照顧假小子的事。

三人最後與假小子道別,回到了定下的旅館,準備收拾東西離開這個城市。

期間藍海辰與江雨煙仔細向徐淵說明了這幾天的遭遇,徐淵聽後只感覺膽戰心驚,無法想象真正參與其中的藍海辰二人,究竟是怎麼挺過來的。

而且對於李陌陌的事,徐淵也頗爲惋惜。

“真是好可惜啊,不錯的一個妹子,應該會是你喜歡的那種。”藍海辰苦笑着說。

徐淵聽了突然一怔,然後神情又再次暗淡了下去。藍海辰見後很奇怪,徐淵怎麼會有這種反應?

“怎麼了,爲什麼這個表情?”於是藍海辰開口問道。

“這個……海辰,其實我……也一直有在聯繫墨雅,但卻始終沒有她的消息。”徐淵苦笑一聲回答說。

藍海辰和江雨煙聽了全都沉默,沒想到竟然是這個原因。

墨雅,那個與他們共同度過第一輪遊戲的女子直到現在還沒有消息?

雖然已經有一段時間不聯繫,但有關墨雅的一切藍海辰卻始終沒有忘記。而且徐淵很明顯對那姑娘有好感,如果墨雅真出了什麼事,對他們來說將是一個很大的打擊。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