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切看似說來話長,卻是在瞬間形成,然後一拳對轟了過去。

南皇通竟然詭異的從旁邊的虛空猛的鑽出,與之對抗起來,而前面骷髏化身的他慢慢消散,一切,都只是障眼法。

兩人的倉惶對碰,強悍的霸道攻擊,散發出讓人心驚肉跳的狂暴勁風,隱隱間,更是有着鬼怪尖嘯之聲傳出。

蘇言咽喉一甜,胸口內部更是彷彿火燒一般,在衝擊之下倒飛出去。

南皇通同樣也是如此,踉蹌止步星空,一擦嘴角上的血,然後看着拳頭上那不斷滲入的勁氣,一甩直接逼了出去。

“好,真是好啊,我現在只是好奇一點,也是最想不通的一點,爲什麼你一直跟我天諾國作對?”南皇通此刻胸膛也是劇烈起伏,雙手有些顫抖。

蘇言穩住身形,看着南皇通的樣恥笑一聲:“古臻國,你知道嗎?”

南皇通想了想,點點頭:“一個沒落的八級神國,哦,我明白了,原來是這樣,你給我上了一課,原來斬草不除根,真的是極大的麻煩啊。”

南皇通很快就明白了,因爲八級神國的行事都是他親自批准的,更何況,當年舉報的還是蘇言的哥哥,很好奇,也覺得有趣。

壓根沒當成一件事,下面人也是找不到人後隨意糊弄,畢竟逃走的蘇言十來年前只是一個剛剛踏入的初級戰師而已,還是一個毛頭小子,不足爲懼,甚至都忘了。

怪不得,自他出現後,就一直在針對天諾神國,針對自己的屬下。

這樣,一切都說的通了。

蘇言在說着這一切後,腳下一彈,便是退後數百丈,而此刻南皇通腳下的陣法也是瞬間而成,猶如一張巨大的蛛網一般,之前蘇言的位置剛好處於陣法之中。

靠談話分散注意力,這讓蘇言更加鄙視起南皇通來。

見到計謀被識破,南皇通也不裝了,陣法已成,戰鬥力直接提兩倍,他眼中帶着不加掩飾的殺意,五指成爪。

一個巨大的盒子緩緩自陣法中上升起來,然後被南皇通抓在掌心,背在身上。

“帝級神兵之七星昆吾劍!”南皇通突然伸出指頭一指蘇言,彷彿種下了某種契約,背後的匣子瞬間展開了一側。

一柄上面鑲嵌着七顆星辰般的銀月之劍,猛的從中爆射而出,化爲一道肉眼都看不見的匹練,帶着強悍的殺戮之意,瞬間洞穿了虛無,狠狠的轟向蘇言。

蘇言臉色大變,雙手猛的合十,然後再度張開來,一面巨大的盾牌便是出現。

而這時,那道劍芒才從虛空而出,叮叮鐺鐺的刺在盾牌上,蘇言更是被這股大力給推的連連後退,腳掌所落之處,空間都被踩成粉末而塌陷。

他的整個魔化的手臂都在顫抖,胸口更是一悶。

好強的攻擊!

蘇言來不及震驚,那邊的南皇通再次一指蘇言。

“帝級神兵之天狼劍!”一頭巨大的黑狼虛影從劍匣嘶吼着而出。

“帝級神兵之蒼龍寶刀!”

“帝級神兵之青牛裂槍!”

…………

南皇通直接獻祭出來整整十八柄自己多年來,耗盡無數心血多鑄造的帝級神兵利器,全都轟向了蘇言。

最後,他一把扯下劍匣,一拳轟在了上面。

整個劍匣層層碎裂,卻彷彿在重新組裝一般,慢慢的,形成了一個傀儡人,不,確切的說,是與南皇通一模一樣的人形兵器。

不是分身,不是其他,只是一把武器,他全身所形成的威壓,赫然和南皇通本體一模一樣,沒有絲毫分差。

無論是修爲還是九成九的神格。

這是他的終極武器,是當年悄然得到,顏池的眉心星點所鑄造的武器。

當年,顏池摘下了眉心的八顆能量去轟碎了道空,但卻有部分並未散去,而是被他機緣巧合下得到,然後,一鑄造就是兩千年。

可以說,這一刻的蘇言所要對抗的不再是南皇通一人,而是……修爲絲毫不差的兩人。

他是人形兵器,同時,人形兵器也是他! 此刻的南皇通和人形兵器基本就是心意相通,兩者可以隨時切換,是一個人,也是兩個人。

一時之間,蘇言就陷入了一對二的趨勢。

蘇言現在則是苦苦支撐着十八柄帝級武器,周身的光罩不斷在減弱,而那邊兩人近乎同時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而來。

蘇言雙手撐着光罩,十八柄武器猶如一條條刁鑽狠毒的毒蛇,不斷打着旋轉,冒着火星想要鑽進來。

蘇言在這股無以言表的壓力下,披頭散髮,眼睛猩紅,青筋暴露,狀若瘋魔。

猛然,他全身的元力瞬間暴漲,旋即長嘯一聲,整個人的身軀不斷膨脹,短短片刻,就增長的達到了足足有百丈大小,整個人徹底化爲了一頭巨型泰坦。

這,是八神星宿經的終極形象,他的雙目睜的老大,怒捶着胸口,然後雙拳直轟擊向兩人。

兩名南皇通趕緊避開,不可思議的看着此刻獸化的蘇言,簡直如同一個金剛,別看體積變大了,但是異常的靈活。

但是,他不畏懼,而是和人形兵器對視一眼,心意相通,齊齊手裏出現了一把之前的帝級兵器,身後更是浮現出其他剛纔被撐飛的兵器,向着蘇言龐大的身軀劈了過來。

蘇言的雙臂依舊保持着魔化的樣子,佈滿了鱗甲和骨刺,帶着無盡的凶煞之氣,怒吼一聲,直接正面對抗了起來。

金屬的撞擊聲在蘇言的手臂上火星四濺,但也劇痛無比,蘇言下次的攻擊猛的化成了兩朵巨大的龍捲風,襲上了南皇通。

南皇通兩人背後的各自九柄帝級兵器飛速旋轉,自行去抵擋龍捲風而來,一時之間,洶涌異常。

“冰封萬里!”南皇通兩人齊齊開口,元力滾動間,瞬間這片天地的溫度驟然下降,地表上原本的冰雪更是飛快的流動,兩人與蘇言的龐大身體再一次碰撞後續驟然奮力,然後雙雙將手按在地上。

頓時,一個神祕的符文便是侵入地下,整個第一層都在震動,然後轟轟的彷彿有了靈性的冰雪,直接向着蘇言的雙腿爬了上去。

也不知道這冰雪被覆蓋了什麼魔力,蘇言的腳像紮根在了大地上,他想拔出來,但是,南皇通兩人不會給他機會。

咻咻咻!

十八柄帝級神兵呼嘯而來,蘇言連忙用雙臂去阻擋,可是,只有兩柄武器在手臂上刺的火星四濺,另外十六柄武器卻瞬間詭異的消失,再次出現,已經在蘇言身軀的各個節點。

“啊~~”

十六柄武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強大沖擊力,直接鑽入了蘇言的身軀內,大腿,後背,胸膛……

進入皮肉後,就像十六頭無比兇悍的毒蛇一般,不停攪動着肉體,疼的蘇言仰天慘叫。

下一刻,兩個南皇通從空間鑽出,其中傀儡橫衝過去撞在蘇言的右腿關節處,直接讓的蘇言一個踉蹌,單腿跪下來。

而其本體則直接到了蘇言後腦勺出,在他的身後,漸漸出現了無數璀璨的光點,絢麗之極。

那是一個個星辰,宛若一張畫!

而他,則是單手一招,漫天星辰直接劃過星空墜落,但在他的手心裏,卻凝成了一柄巨大無比的星辰巨槍。

狼性總裁,別太猛! 又是一件帝兵——星河古神槍!

南皇通滿臉青筋暴起,低吼一聲,整個身體瞬間融入到那巨大的古神槍體內,攜帶着磅礴如海般的波動,直接是對着蘇言的頭顱呼嘯而下。

復仇首席毀情奪愛 蘇言哪敢有絲毫的大意,此刻右腿關節還被他的傀儡緊緊纏繞攻擊,雙腿也被冰凍,浩瀚的攻擊又來。

蘇言顧不得什麼,慌忙轉頭,頭顱一傾斜,整個身體往前倒去,巨大的長槍直接刺入了蘇言的胸膛處。

一口血直接噴了出來,雙腿更是藉助倒地的衝擊力從地面拔了出來,而那星空長槍也是自後背爆射出來,來了個透心涼。

蘇言踉踉蹌蹌的爬將起來,不可思議的看着自己的胸口。

“這都是你逼我的,你逼我的,你還以爲你真的可以扳倒我?笑話,我告訴你,這就是一個笑話!”南皇通哈哈仰天大笑。

蘇言則捂着胸膛,哆嗦着腿後退着,此刻也顧不上胸口的大洞,而是神識看向了神格之處。

那裏,有一個漆黑的魔方,那是屬於顏池的八星主神的神格,在其對面,則有一個泛着火焰的小型魔方,還不算完整,表面坑坑窪窪的。

這就是他所凝聚的九成九屬於自己的神格。

此刻兩個神格都在緩緩旋轉着,但是雙方之間,有一條紐帶正在連接着彼此,許許多多的黑色星點則不斷自黑色神格向着紅色神格涌現而去。

九成,還差些,他必須得拖住時間,不過,快了!

蘇言頭腦一陣眩暈,已經記不清和南皇通交手多少次了,不愧是老牌高級戰師,他自知單靠一人之力是無法殺死他的,那麼,只有一種辦法。

蘇言看向自己的兩個神格,然後神識退出,呲着牙看向已經勝券在握的南皇通。

“老匹夫,這可說不準,知不知道一句話,那是此次我最後一次輪迴世界中的名言,叫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很不巧,你就是那前浪。”蘇言嚥着嘴裏的血沫道。

遠處,看着處於劣勢的蘇言,安墨看向青陽。

“你所看好的人要死了!”

青陽看着蘇言眼中的瘋狂,反倒是搖搖頭:“不,這個時候他纔是最可怕的,我們,先離開此地吧,我大概猜出來他要幹什麼了,沒想到,他在之前也做了選擇,這個選擇,是真的大啊。”

抗戰之猛將召喚 青陽說完,直接捲起青銅石門,雅心的棺槨以及安墨,徹底離開了這座黑山。

隨着不斷遠離,直至出了這座山,安墨纔想起了什麼,大叫起來:“我的罐子!”

“只可惜,你沒機會把我拍在沙灘上了,因爲你後勁不足,就讓我,徹底的了結你吧。”南皇通說道最後,聲音寒冷,雙手直接化爲了一片雷海,瞬間向着蘇言的腹部而去。

蘇言連忙去阻攔,直接與之對轟起來,但是下一刻,之前原本在腿彎之處的傀儡南皇通,卻是直接向着蘇言胸口的大洞裏猛然鑽了進去。

“這個時候,不知道你還是否能承受得住一名高級戰師大圓滿以及一個九成九神格在體內的自爆呢,該結束了,蘇言!”

“爆!” 隨着南皇通本體做了一個爆炸的手勢,一臉的興奮,蘇言則臉色一變,一隻手連忙伸向自己胸口巨大的豁口。

轟!

還沒等到達,一聲極具響亮的爆炸聲自蘇言龐大的身軀內部響起,然後急速收攏,最後近乎瞬間形成了一層數以萬丈的氣浪猛的擴散開來,原本黑色瓦罐形成的山峯在短短的抵抗後,也是直接炸裂,露與外人面前。

外界,原本許多退了又退的百萬人在發愣後,看着那氣浪周圍萬丈的空間頃刻間蹦碎,然後攜帶着恐怖的波浪而來,臉色大變,連忙再次嘶吼着疾馳而逃。

但那蘊含着冰爆和烈火以及其他無以言表的氣浪瞬間而來。

一些跑的慢的,連慘叫發出的機會都沒有,直接被蒸發成虛無。

蘇湛更是飛快一把拉住蘇寧和蘇和趕緊遠遁,無數強者被滅殺,也不知道疾馳了多長的距離,那股氣浪的威勢才慢慢減弱下來。

數以百萬的圍觀強者,就此一下,至少死亡達到數十萬人。

而許多初級戰師甚至中級,更是忍不住的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當他們終於有機會停下來歇息時,才滿臉震驚的看着前前面的中央地帶。

那裏狂暴無比的能量漣漪還沒有徹底散去,那裏的空間已經扭曲的不成樣子,原本龐大巍峨的黑色巨山早已不見,只有層層雲浪和狂暴的風暴,撕裂的空間……

讓人看不清其中的情況。

蘇湛更是心裏一揪。

“言兒——”

“國主——”五位上將軍噎着唾沫看向那裏的扭曲空間。

扭曲的空間,其中的無盡雲霧一直持續了將近二十多分鐘,方纔慢慢散去,無數人緊張的目光投射過去。

隨着空間逐漸的恢復,首先引入眼簾的是一座龐大的身軀,那身軀的容貌因爲大家距離遠的緣故剛好可以窺覦全貌,赫然和蘇言的相貌一模一樣。

而此刻巨人的身軀,卻是有一半的身子徹底不見了,一同不見的還有他整個右臂。

胸膛處直接炸裂,心臟也不翼而飛,剩餘的一半身體也是佈滿了裂紋,猶如瓷器一般,只要輕輕一碰,就會化爲碎片。

喜劇天王 而在巨人的頭頂上,南皇通披頭散髮,有些狼狽的站着,看着外面那些人,頓時仰天大笑。

“國主,是國主勝利了,國主威武——”頓時,五位上將軍以及數十萬的天諾神國的戰士頓時狂呼起來。

他們就知道,國主南皇通一定會勝利的。

只是片刻的見面,這股呼喊浪潮就是越來越多,越來越高,因爲無數一旁的‘吃瓜羣衆’加入到了天諾神國的一方,還有無數人立馬圍住了血甲人的一方。

而血甲人這邊原本來支援的四十多萬人,開始數千的往外走,離開,只是一會兒的功夫,他們就被孤立起來,被將近百萬人而孤立。

而他們,已然不到十萬。

沒辦法,南皇通勝了,蘇言敗了,他們沒機會了。

就知道是徒勞,改變不了什麼,連蘇言這樣的高級戰師都敗了,他們那還有機會能戰勝他呢。

一切,都完了。

絕望之意不光籠罩在那些已經離開的盟友,還有這些還在堅持的。

蘇湛滿臉的不相信,顫抖着嘴脣,眼淚頓時流了下來。

“言兒,不會的,你不會的——”

“老三,大哥對不起你,”蘇寧哭喊着。

蘇和眼睛通紅。

蜻蜓看着蘇言殘缺的屍體,眼淚汪汪的捂住嘴巴。

芍文山重重低下頭,無數之前已經踏上這條路的人握着手裏的武器顫抖着手。

??悲慼而絕望的氣氛,籠罩在這天地間。

其實絕大多數人都希望蘇言能勝利的,只可惜,事實就這麼擺在了衆人的面前。

終究,還是要向現實低頭的,他們,無力!

“殺,殺,殺啊——”

站在前方的蘇湛突然眼睛猩紅,怒吼一聲第一個向着遠處南皇通衝了過去,他像一名獨行客,義無反顧的衝了上去。

兒子死了,沒能改變什麼,可還有你老子呢,憑什麼你一個人要逞能,讓我們待在你後面。

兒子沒完成的事業,老爹來幫你完。

這是我們父子最後一次聯合作戰了吧。

好兒子,你是最棒的,無論以前還是現在,你都是爹最驕傲的兒子。

爹以你爲豪!

都說上陣父子兵,逆轉乾坤這樣偉大的事業你可不能一個人吞了,老爹我也想名垂青史啊。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