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拳要是砸實了,以劉忠義這老人的身子骨,恐怕得直接趴下,嚴重點要骨折啥的。

不過這個時候,一隻手突然攔住了中年人揮出的拳頭。

最疼自己的爺爺要被人打了,小女生本來嚇得要尖叫起來,卻猛然發現,之前冒充大款,要一大堆藥材的小夥子突然出手了,攔下了要打爺爺的手。

頓時,小女生感激的目光看了過去。

哇,好帥啊,好男人!

林羽很無奈的!

自己雖然不是什麼大好人,但是生平最恨欺負弱小。

尤其是衆目睽睽之下,當着自己的面欺負,簡直叔叔可以忍,嬸嬸也絕對不能忍啊!

“這位老哥,你只不過拉一下肚子,就要人家賠個十萬八萬的,你是不是瘋了?” 林羽語氣雖然平淡,但是字字誅心,頓時讓周圍人肅然起敬!

這位小哥這是要搞事情啊!

這個時候,林羽眉頭皺了皺,他心中有些奇怪,若是論身形,自己無疑要比眼前這位瘦小許多,所以剛纔他出手,完全是憑着一股衝動勁。

可在接觸了對方揮出的手臂之後,他驚訝發現,自己竟然輕易接住了對方全力揮出的拳頭。

自己什麼時候力氣變得這麼大了?

回想之前和狗子他們打架的時候,似乎也讓好幾個大漢躺在地上,只不過他們人數太多,自己不會什麼招式,一下子招架不了。

難道是那顆聖體丹對我的身體也進行了改造?

肯定是了!

心裏瞭然,林羽信心大增,這是讓自己搞事的節奏啊!

心中想了那麼多,但是時間只是過了一小會,話音落,中年人虎目圓瞪,回頭一看,發現是個長得弱不禁風的小年輕。

看似是個IT男,長得文縐縐的,嗤,就這樣想當英雄?

隨即手一抽,嚇唬林羽說:“小子,別惹事,否則讓你爬着出去。”

林羽看着中年人說:“你說你這兩天天天拉稀,可是你面色紅潤,聲音洪亮,這可不是該有的病怏怏樣子啊,你是不是想敲詐。”

被林羽道出實情,中年人一愣,但是這種人麪皮多厚可想而知,冷着眼說:“老子身體素質好,不行!”

“對啊,你說你天天拉稀,精神怎麼可能這麼好,你故意敲詐的。”

劉忠義老爺子經林羽這麼一提醒,馬上求周圍人趕緊報警。

周圍人也有不少和劉忠義是老相識,剛纔沒出手,是心裏害怕,此時有林羽開了先頭,他們也不懼什麼了,七嘴八舌嚷嚷着說要報警。

眼看自己惹了衆怒,這一下中年人站不住了,惡狠狠地瞪向林羽,罵道:“讓你多管閒事。”

說完,馬桶蓋般大小的拳頭朝林羽揮來。

對方的拳頭眼看接近,林羽手掌迅速握了上去,心中感慨,對方的力氣真小。

緊接着將他手一扭,中年人捂着肩膀大喊:“哎呀,疼疼疼……”

“還老不老實了。”林羽說。

“老實,老實了。”

林羽鬆手,沒想到中年人眼中寒光一閃,鬆手的瞬間另一隻手朝林羽砸來。

這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

林羽再次輕易握住對方,緊接着用力一扭,咔嚓一聲,直接脫臼!

“哎呀,斷啦斷啦……”

中年人跪在地上疼的汗都流出來了,但是這時候可沒有人同情他了。

這種人欺負爺孫倆,看到他受到教訓,給人的感受只有痛快,活該,爽!

此時小女生的那張銀行卡也掉落在地,林羽撿了起來交給小女生,說:“收着,下次這種人再來找麻煩,打我電話!”

說完瀟灑的遞出一張名片。

小女生小心翼翼的收好,感激說:“謝謝,我叫劉小雨。”

“哎呀呀,劉大爺,我疼死了,快救我,剛纔是我對不住你啊,我以後不敢啦……”

中年人不斷求饒,周圍人一片斥責之聲。

本來以爲劉忠義不出手了,不過他嘆了一聲,上前輕輕一拔,對方的手臂再次接上。

“走吧,以後我這裏不歡迎你。”劉忠義冷冷的說。

中年人饒是再臉皮厚,此時也掛不住了,連說了幾句謝謝,扭頭跑了。

店裏響起一片掌聲,對林羽豎起一個個大拇指。

誇讚讚美之詞接踵而來,林羽都不好意思了。

這種做好事被表揚的滋味也不錯嘛。

劉忠義這時來到林羽面前,也是千恩萬謝,這時候劉小雨把林羽的那張藥材單子交給了他,說:“這是這位哥哥要買的東西。”

“嗯嗯,我看下。”

劉忠義拿來自己的老花眼鏡,凝神看了沒三秒,就說:“這些東西很貴……”

“錢,不是問題!”林羽故作深沉的說,實則心裏有些無奈,你以爲我願意花這錢買啊,不買不行啊,老子現在只剩半年的命,不花這錢得死得死得死啊啊啊……重要的事說三遍!

“哦。”

劉忠義點點頭,敢情是個富二代啊。

隨即說:“不過你要買這些幹嘛?”

“補身子的。”林羽笑了一下,“我家人口多,這個吃下那個吃下,消耗很快的。”

雖然有點扯,但是對方怎麼說也是恩人,劉忠義也不想深究下去。

隨即說:“大部分能備齊,小部分需要時間,有一兩種可能不太好找。”

“那行,就麻煩老爺子給我找下了,定金需要多少?”

“這個……本來是不好收你定金的,但是我小店財力確實沒多少了,就先一百萬吧。”劉忠義不好意思說。

林羽心道這個老爺子倒是個實在人,這些東西怎麼說也有五百萬,按行情來說怎麼也要收兩百萬定金的。

想了想,他直接說,“我給你兩百萬定金吧,你幫我湊齊,你等我一下,我去銀行一下。”

隨即去銀行將支票換了一下,拿着一張兩百萬的銀行卡,回到藥材鋪直接把卡交給了劉忠義。

“老爺子,弄好之後打我電話。”

“嗯嗯,這是給你的定金憑條。”劉小雨張着大眼睛把條子遞了過去。

林羽笑着收好了條子,告別了這裏,直接出了藥材鋪。

走在路上,林羽心想:這藥材也不知道搞的定搞不定,要是搞不定,自己真的只有半年好活了,父母該怎麼辦啊。

哎……

想到這裏,路過一家金鋪,想起自己工作兩年多年,卻連一件衣服都沒給父母買過,還經常問家裏拿。

雖然父母不說什麼,但是其實自己心裏清楚,他們對自己還是很失望的,尤其是和鄰居王阿姨家兒子趙天相比,自己真的太差勁了。

自己如今有了錢了,也不知道還能不能活過半年,就先儘儘孝道吧。

這樣想着,林羽走進了金鋪。

這個時候金鋪里人還是挺多的,大家都在挑選中意的款式,林羽走到一處項鍊的地方,他決定給爸爸媽媽各買一條項鍊,所以在挑選着。

門口處,卻是突然竄出一個人影,郭影笑了一下,自己這樣算不算跟蹤呢? 早在林羽從公司出來,郭影就小小的打扮了一下,跟着林羽出門,爲的,是想和林羽來一場浪漫的邂逅,以此更加接近林羽。

本來在藥店的時候,郭影就想進去,不過看到林羽見義勇爲之後,這妞激動地都要暈過去了,暗歎不愧是自己看中的男神,這氣勢,這架勢,這份品德,簡直是打着燈籠也難找的絕品好男人啊!

以至於她竟然看呆忘記了進去,等回過神來了,林羽已經出門了。

不過沒關係,郭大小姐向來耐心很好,她相信只要自己堅持下去,一定能和林羽來一場浪漫的邂逅。

“咦,他進金店了,幹嘛呀?”

郭影看着林羽的背影,有些奇怪,心中想着,今天是自己第一天上班,林羽就進金店,咦,他在選項鍊,天吶,還是女式的……

他不會是……要買給我吧!

郭影心中猶如一頭小鹿在亂撞,激動的她都要暈過去了,用力穩住之後,她拍着自己飽滿的胸脯,說:“不能慌不能慌,女孩子要矜持,待會他送我禮物,我一定要穩住,不能讓他看不起自己啊。”

雖然郭影不缺這種首飾,但是自己的男神親自送自己那麼珍貴的禮物,試問哪個女孩會不激動?

說到底,郭影也是個女孩紙啊!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也知道,林羽很窮,一個月工資也就三千塊,那麼窮還要給自己買禮物,試問天下還有這麼好的男人嗎?

正當郭影胡思亂想準備進去的時候,遠處小轎車內,一輛黑色商務車遠遠停下。

坐在裏面的,都是郭大小姐父親爲她安排的保鏢,保護郭影的同時,也要弄清楚郭影爲什麼非要去公司的子公司上班,這讓郭影父母甚是奇怪,偏偏問郭影她什麼也不肯說。。

坐在副駕駛一個西裝革履的男子拿起手機,說道:“老闆,郭影小姐正站在金店門口,咦,她笑眯眯進去,哦不,一臉微笑進去了。”

“和她在一起有什麼人?”

“只有小姐一人。”

“你確定身邊沒有男人?”

保鏢心中暗罵,就小姐那樣,不知道她身份的人躲都來不及,身邊怎麼可能有男人。

嘴上卻是說:“目前沒有。”

“嗯,嚴密監視小姐一舉一動,一旦有男人接近他三米之內,馬上報告。”

“是老闆!”

掛下電話,保鏢看着車內的另外三個保鏢吩咐說:“一號,二號,扮作顧客進去,要弄清楚小姐買什麼,和誰說話,具體說了什麼話,吐幾口痰也要搞清楚,明白?三號,扮成路人路過,我在車上嚴密監視,馬上行動。”

“是!”

……

因爲林羽只要是在認真做事,他的千里耳基本上也不會注意聽周圍的聲音,因此,外面所發生的事情他一概不知。

金店內,營業員一臉微笑的看着林羽,和藹說:“帥鍋,買金項鍊啊,送給女朋友麼?”

林羽難得來到這種場所購買這麼貴重的東西,很不習慣,所以故作深沉的說:“送我爸媽的,先給我看女式的。”

“哦,心理價位是多少呢?”

林羽逼格很高的說:“錢,不是問題。”

喲呵,富二代啊!

營業員瞅了瞅林羽穿着,一絲鄙夷閃過,貌似裝比嘛。

隨即態度一冷,拿了一條一千多的細項鍊,心想這條很好了吧。

林羽很生氣,說道:“低於一萬塊的,不要拿出來。”

營業員差點驚掉下巴,草,自己看走眼了?

忙不迭的端茶送水,十條金項鍊擺上,二十多歲的她擠了擠不大的**,嬌滴滴說:“帥鍋,你看中哪條呢?”

哎,有錢就是爺啊。

林羽一嘆,正挑着,身後一個熟悉女聲響起:“咦,林羽,你在買項鍊呢,真巧,咱倆真有緣分。”

林羽扭頭一看,心中一涼,擦啊,真是冤魂不散啊。

林羽有種把郭影踹出去的衝動,長得醜不是你的錯,老是出現在我面前就是你的不對了啊。

深吸一口氣,暗歎不能生氣,自己是文明人,文明人。

隨即露出笑容,“咦,小郭,你也在呢。”

叫小郭,就顯得生分了,讓人感覺出兩人只是認識而已,而且有種上司叫下屬的味道在裏面。

就好像你老闆叫你,小李,給我拿份文件;小孫,給我買份咖啡;小紅;給我暖被窩……

林羽簡直是用心險惡啊,不過郭影向來單純,笑嘻嘻過去,說:“買給誰啊?”

說完,黑框眼鏡後面的大眼睛撲閃撲閃看着林羽。

“咳咳……買給……”

正要說話,這時候,“砰”的一聲,門口玻璃應聲碎裂,衝進來三個蒙面壯漢,中間一人舉着一把AK,叫嚷道:“搶劫,都不許動,誰敢動一動,我讓他不停的動。”

說完。“噠噠噠……”還開了幾槍。

媽呀,這是真槍!

林羽自認自己力氣雖然大了,但還不到刀槍不入的地步,隨即一拉郭影胳膊,說:“快蹲下。”

左側一個壯漢似乎是個結巴,其它地方不走,偏偏來到林羽這邊,看着桌上擺着的十條金項鍊,結巴說:“呵……呵呵,都……都給我……我們備好……了,滾滾……滾開。”

好不容易說完,把林羽踹了過去,桌上項鍊一股腦撈進了袋子,回頭猛然看到郭影,當即這個匪徒吞了一口口水。

這背影絕對是女神中的女神啊,身段婀娜多姿,迷人的曲線,傲人的翹臀……

“咕嚕……”

林羽聽覺很靈,一下子聽到壯漢吞口水的聲音。

“嘿……嘿嘿,居……居然是個美女。”

說着,一拍郭影的肩膀,明顯圖謀不軌嘛。

林羽在旁邊看的清楚,暗道這位仁兄一定是近視眼,而且度數很深,就郭影這樣的,是美女?

這是病,得治啊!再這樣下去得瞎啦!

這時候郭影擡頭,把匪徒嚇了一大跳。

“你……你馬必……馬必的,長……長成這樣……也出門,我……我……”

被嚇了一下,匪徒結巴的更厲害了,把槍一指郭影,叫嚷說:“馬……碼必的,我要……我要爲民除害,替天行道……”

納尼,殺郭影就是爲民除害!

我曹,雖然我很認同你的審美觀,但是也不能濫殺無辜!

郭影捂着耳朵瑟瑟發抖,眼睛都紅了,哭着喊:“不要殺我……”

“老三,動作快點!”爲首匪徒此時一大堆金銀都已經裝好。

“好……好的,老大。” 老三邪異一笑,正當他要扣動扳機的時候,林羽知道,這個時候,他不能再坐視不管了。

說到底,他有些同情這個郭影,已經長成這樣了,還要被人說爲民除害。

眼見槍頭已經指向郭影,郭影嚇得都要暈了,“啊”的一聲朝林羽懷中撲去。

不得不說,郭影雖然難看了一點,但是身上有料啊。

軟綿綿,脹鼓鼓,林羽竟然起了反應。

林羽很羞愧啊,自己這是有多飢渴,竟然對郭影起了反應,簡直是禽獸不如!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