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孤辰子的不死聖相,終於是爆開,承受不住張若塵一掌打出的力量。

而瑜皇置入符陣中的那道玉符,原本就有裂紋,現在則是又添加了數道裂紋,大量神性力量散溢出來。

「噗。」

孤辰子和瑜皇同時噴出一大口聖血來,身體不由自主向後倒退。

若非他們足夠強大,承受剛才這一擊,不朽聖軀或許已經被打破,沒錯,張若塵釋放出的力量,已然是具備破壞不朽聖軀的威力。

孤辰子和瑜皇均以冰冷的眼神,注視張若塵,即便不願承認,可是,卻改變不了他們敗在張若塵手中的事實。

儘管他們都沒有施展命運之道,同樣的,張若塵也不曾施展真理之道。

看到這一幕,瀚海別苑內,變得極為安靜,很多修士都瞪大眼睛,目光鎖定在張若塵的身上。

他們不僅驚訝於這樣的結果,更驚訝張若塵身後的十隻金色肉翼,幾乎都感到很不可思議。

在不死血族中,金色肉翼,千年難得一見。

誰也不曾想到,張若塵居然會擁有。而且,他才不朽境而已,就生長出十隻,血氣該是何等強盛?

不由得,很多修士眼中,都流露出敬畏之色。

血絕家族的修士,則是振奮不已,一切塵埃落定,血天部族的領袖,終究還是由他們血絕家族的強者來擔任。

張若塵傲然立於空中,將目光投向瀚海別苑,淡淡的道:「此次帶隊參加狩天大宴的領袖,便由我來做了!還有人,有異意嗎?」

連「血天三絕」都相繼落敗,誰還敢前去自討苦吃?

真要惹惱張若塵,還怎麼得到參加狩天大宴的名額?

安靜了許久,也沒有修士開口。

張若塵身形一動,徑直出現在懸空島上,

此刻,島上的修士,看向張若塵的目光,明顯變得和以前不一樣,有的敬畏,有的熱切,有的興奮……

「張若塵才剛來到地獄界,和別的修士,都很生疏,甚至受到排擠和孤立。如果趁此機會,去與他結交,主動示好,甚至送出一些寶物,或許能夠得到一個參加狩天大宴的名額。靠我自己的實力,得到名額的機會不大。」

一些修為實力相對較弱的修士,不由在心中暗暗想着。

狩天大宴的好處太大,任誰都難以抗拒,即便要為此付出代價,也完全值得。

血凝筱看着張若塵那卓然的身形,心中久久無法平靜下來,那可是血天三絕,血天部族最為驚才絕艷的妖孽,居然全都敗在了他的手中。

儘管她早就知道張若塵極其不凡,卻也沒想到,他會強到如此地步。

「參加狩天大宴,可是能夠吃到玄極聖果,喝到神玉瓊漿,說不得我能因此將數種聖道,修鍊至大圓滿境界。這麼大的好處,哪怕將身上的寶物,全都拿去賣掉,換取一個名額,也是值得的。」

「既然若塵表哥成了領袖,我或許可以走捷徑。」

「對了,若塵表哥需要神石,那我就把所有寶物都拿去賣掉,兌換成神石。」

血凝筱越想越覺得可行,盯向張若塵,雙眼放光,恨不得立刻就去做這件事情。

看着眾人眼神,張若塵豈能猜不到他們的心中在想什麼?

每一個狩天大宴的名額,都珍貴無比,代表巨大的利益。而且,一輩子,只有一次。

誰能不心動?

張若塵初來咋到,對血天部族的這些修士,並不是那麼不了解,由讓他來確定人選,倒是一件頭疼的事。

雖說,強者優先。

可是,能夠聚集到這裏的大聖,修為差距,都不是很大。聖王之間的差距,也就更小。

單看修為,很難確定誰強誰弱。

可是,如果要一個個去進行戰鬥篩選,不知道需要耗費多長時間,才能將人選確定下來。

張若塵走到血凝筱的身邊,坐了下來。

血凝筱顯得很拘謹,也很緊張,猶如當初第一次見張若塵時一般,嘴唇動了動,欲言又止。

「如果由你來確定人選,你會怎麼做?」張若塵突然問道。

血凝筱愣住,半晌沒有反應過來,道:「你……你在問我?」

「嗯。」張若塵點了點頭。

在心中斟酌了很久,她才低聲說道:「如果是我……其實很簡單,這些修士的信息,我們血絕家族都有收集。」

「比如說,大聖境的強者,一共有七十八位,達到百枷境的,有十五位,不朽境巔峰的,有二十三位,他們的實力,都毋庸置疑,可以直接入選。剩下十二個名額,再由其他不朽境大聖去爭。」

「那聖王的五十個名額呢?」張若塵問道。

血凝筱道:「當然,也是相同的篩選方法。」

「行,那這件事交給你了!」張若塵道。

「啊?」

血凝筱頓時發懵,以為自己出現幻聽。

挑選狩天大宴的人選,這是何等重大的事,居然交給她來做?

事實上,將這件事情,丟給血凝筱,張若塵是非常放心的。因為,血凝筱的父親乃是青盛大聖,如今血絕家族的代理家主。

如此重要的事,青盛大聖必然會插手進去,不會任由血凝筱胡來。

所以,張若塵看似是將之交給血凝筱,實則是交給了青盛大聖,想來其他修士也都能明白他的意思。

片刻之後,血凝筱回過神來,悄悄問道:「若塵表哥,你真的把這件事情交給我做?」

「你看我像是在和你開玩笑嗎?」張若塵道。

血凝筱連忙點頭,欣喜萬分的笑道:「若塵表哥放心,我肯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當即,血凝筱忙碌起來,仔細整理所有修士的信息,還親自去拜見了青盛大聖,顯得格外認真。

時間不長,血凝筱站起身來,略顯緊張道:「接下來,確定參加狩天大宴的人選,首先是大聖境,我念到名字的大聖,都可以入選。咳咳,易軒大聖、瑜皇、孤辰子…………莫洵大聖。」

血凝筱一口氣念出三十八個名字,修為盡皆在不朽境巔峰及其以上。

「還剩十二個名額,誰覺得自己可以參加,可以主動站出來。誰先站出來,名額就是誰的。」

「不過,如果有人不服,可以提出挑戰,奪取名額。」

話音剛落。

「我要參加。」

「我也要參加。」

……

規則已經制定好,大聖之間的挑戰,很快便是拉開了序幕。

由血凝筱去做這件事情,張若塵可謂是無事一身輕,坐在座位上,自斟自酌。

看着已經開始的挑戰,張若塵不由心中暗嘆,無論是地獄界的生靈,還是天庭界的生靈,原來都一樣。為了利益,沒有誰會謙讓,即便是同宗同族,都還是要大打出手。

為了能夠參加狩天大宴,沒有誰會手下留情,肯定會拼盡一切手段。

「七天後,我們就得前往無歸森林,你這樣讓一個小女孩折騰,她能把事情辦好嗎?」就在這時,易軒大聖突然走了過來。

張若塵看了易軒大聖一眼,道:「修為強,不代表一定能夠辦好事。人不可貌相,有些事,她未必不能比我們做得更好。」

「有道理,說不得哪天,她還能變得比我們更強。」

頓了頓,易軒大聖繼續道:「對了,差點忘了正事,有幾個運氣逆天的傢伙,想要見見你。」

「運氣逆天?」張若塵露出異色。

易軒大聖道:「對啊,就是幾個靠運氣的傢伙,偏偏還被稱為血天部族最近一千年,所誕生的最為驚才絕艷的妖孽。」

聽到這話,張若塵心中不由一動,血天三絕不就是血天部族最為驚才絕艷的妖孽嗎?還有人比他們更強?

那幾個又是什麼境界?難道已經千問境了?

無疑,易軒大聖提及的這幾個妖孽,讓張若塵頗為好奇,不禁被勾起了很大的興趣。

「他們在哪裏?」張若塵問道。

易軒大聖道:「就在瀚海別苑內,我帶你過去。」

當即,二人離開懸空島,進入到瀚海別苑內一處院落中。

與其他地方相比,這處院落顯得格外的清靜,環境亦是十分的雅緻,栽種了大量的血秫冥花,花香四溢。

穿過美輪美奐的花園,遠遠的,張若塵便看到一座古樸的亭子,亭內有五道身影,四男一女,圍坐在一起,四名男子正在飲酒,而那名女子則是在撫琴,琴音舒緩而悠揚,讓人很容易放鬆下來。

張若塵的目光,在四男一女身上掃過,眼中不由閃過一道異光,以他如今的修為,竟然都無法將他們看透,只感覺他們身上都籠罩着一層迷霧,深不可測。

「既然來了,便過來喝幾杯吧。」一名氣質儒雅的男子,微笑着說道。

此人身上沒有絲毫力量波動散發出來,猶如一個普通的書生。

儒雅男子最為特別之處,是他擁有一雙重瞳,每一隻眼睛都有兩個瞳孔,深邃無比,似蘊含着一種奇異的魔力。

張若塵並未遲疑,與易軒大聖一同邁步向亭子走去。

易軒大聖伸出一隻手,很不客氣的道:「我可是把人給你們請來了,我的好酒呢?」

「少不了你的。」

生有重瞳的儒雅男子一翻手,取出一個精緻的酒葫蘆,拋給了易軒大聖。

儒雅男子笑道:「易軒,張若塵初來地獄界,肯定不認識我們這些活了快一千年的老傢伙。你怎麼只顧著喝,就不給他介紹一下我們?」

「老傢伙?你們老,可別連上我。」正在撫琴的絕色女子,道。

女子生得極美,身上散發出一股無形的魅惑之力,就算是大聖,都會受到影響。

易軒大聖一瞪眼,道:「介紹你們什麼?介紹你們有多麼了不起,不到千歲,就修鍊到千問境?還有你慕陽天君,萬死一生境了?切,都是運氣好而已。」

「我若是有那麼好運氣,早就修鍊到無上境,哪裏用得着在這裏看你們幾個神氣。」

看到易軒大聖的反應,儒雅男子不由搖了搖頭,有些無奈道:「算了,還是由我來做介紹吧,他們四位分別是至淵血帝、塗昀大聖、槍皇和汐芫女帝,至於我,名為墓陽。」

至淵血帝很魁梧,身着血色鎧甲,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極為冰冷。

塗昀大聖則是極為俊美,擁有一頭銀色的長發,眉心有着一個紅點,似以硃砂點上去的一般,為他平添了一種別樣的美感。

至於槍皇,整個人給人一種極為凌厲霸道之感,坐在一旁,靜靜的擦拭著一桿不滿血色秘紋的銀色聖槍。

而汐芫女帝,自然便是那個撫琴的絕色女子。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