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三人都是用一副惶恐,害怕,忌憚,怨恨的表情盯着譚青青。

同時,界面欄蹦出了三個空白框,「請給三娃取名。」

譚青青想了想,隨意輸入,「老大,金寶。」

「老二,銀寶。」

「老三,元寶。」

畢竟這個遊戲最終是要做地主的,沒有金寶銀寶元寶,做哪門子地主?

人物關係那一欄上,譚青青又看到,陳安,陳石,陳花三人跟着譚青青,只是因為譚青青有戶籍和路引。

他們三個父母雙亡,在羅河村無親無靠。就連能證明他們身份的戶籍,也在一次北上的途中,被人搶劫了。

這年頭,沒有戶籍,沒有路引,哪兒都去不了。

而原主收留他們,不過是想把他們當儲備糧。

為的就是現在,在別人手裏有窩窩頭可以吃的時候,立馬把人賣了換點粗面饅頭。

人販子看譚青青呆愣了這麼半天,當即暴躁地怒罵起來。

「你到底賣不賣?三個娃,換兩個窩窩頭已經很划算了!這飢荒年代,有吃的就不錯了,你還挑三揀四個什麼勁!」

譚青青被罵回了神。

她看了看暴躁的人販子,又看了眼淚眼婆娑的陳花,和二臉怨恨的陳安陳石,當即對着人販子冷哼了聲。

「三個娃,兩個窩窩頭,您還真是獅子張大口,胃口不小。走開!不賣!不划算!」

可人販子卻不幹了。

他扯著譚青青不讓人走,一雙望眼欲穿的綠軲轆眼,死死盯着陳氏三兄妹。

他已經好些天沒吃上葷的了,嘴巴都淡出了鳥!

如今好不容易下定決心,要把手裏的窩窩頭換出去,又怎麼可能輕易放過譚青青和這三個娃呢?

「你不換,那就連你也一起賣了!」

嘿,譚青青這暴脾氣。

譚青青不知從哪兒順來了一根木棍,往人販子身上,下狠勁兒死揍。

「你還真以為姑奶奶我是被嚇大的不成?」

「老娘我打死你這個死腮猴子!敢覬覦老娘?老娘把你這張貪吃的嘴,和賤手一起廢了!」

人販子早就餓了好些天了,他雖然人長得高高瘦瘦,可早就已經餓得前胸貼後背,人也不得不佝僂嶙峋起來。

被譚青青這麼一暴打,人販子竟然連還手的餘地都沒有。

甚至還被打得連蹦帶跳。

「媽的,呸!死臭丫頭,你吃牛糞長大的?下手這麼勁,簡直一瘋婆子!」

「呵。」

譚青青見人販子束了手,不打算再與自己強買強賣,譚青青便把木棍塞進自己的背囊,狠狠呸了這人幾口唾沫。

「這年頭,老娘我還跟你講理不成?」

見人販子退後不攻擊了,譚青青這才肩膀框著布囊,一手拎着個娃,粗聲吼著。

「走了,再晚些,就趕不上北上的隊伍了!」

至於那尖嘴猴腮人販子,竟然只能怒瞪着譚青青的背影,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樣。

畢竟他沒理。

強買強賣這事兒,終究是不能擺到枱面上說。

而北上的路,這才剛剛開始。

難民們都是附近幾個村落集結起來的。

今年梅雨季,先是發了大水,爛了禾苗的根。又是大旱,三個月沒下雨。

等到了收成時,還發了蝗災。附近好幾個村,都是顆粒無收。

陳年的米和蝗蟲都被啃食乾淨了。

無奈之下,農戶們只好放棄了耕種的土地,集結到一起,北上遷徙求口吃的。

為了活命,別說挖地薯,食草根,啃樹皮了。就連黃土,他們也是吃得的。

只是這玩意兒吃上再多,也飽不了肚子。甚至還有不少人因為吃黃土這玩意兒,直接沒命。

而小不點陳花則抹了把髒兮兮的臉。一雙可憐巴巴的瑩瑩大眼,緊緊盯着譚青青,並奶聲奶氣地拽了拽譚青青的衣領。

一副再乖巧不過的小人精模樣。

「所以說,青青姐姐這是不打算賣窩們了嗎?」

而旁邊的陳石,雖然被譚青青拽住了衣領,卻仍然淘氣地朝着陳花做鬼臉,「你想屁吃?」

「我們又不是她的親弟弟妹妹,現在不賣,是因為賣不上個好價錢。等到了城裏,咱們三個人,少說也能換個小院子。」

為了證明自己說的是對的,陳石還推了推陳安,「對吧,大哥?」

大哥陳安就沒有二弟三妹這般活潑了。他眉宇間,陰鬱的很,完全不像是個十二三歲的少年,反而更像是個小大人。

被弟弟陳石這麼推搡了一下,陳安也不生氣,而是冷淡地「嗯」了聲,就不再言語。

被譚青青當預備糧賣掉,他們兄妹三沒有什麼能怨懟的。

飢荒年代,無父無母,能活着就算是福大命大。

就算被賣到了城裏,那至少也有個安身立命之所。

總比在半路上,被賣去當奴隸的好。

所以這一路,二弟和三妹,就不停地往譚青青耳邊灌輸,他們現在不值錢,只有到了城裏,才值大銀子的念頭。

可這麼說多了,譚青青聽得也疲了。

今兒譚青青就實在是餓得不行,才想着去問價。

好在,他們才值兩個窩窩頭。如果是十個,譚青青肯定會二話不說就換的。

譚青青看着這幾個小人精,心裏暗笑了兩聲,面上卻不顯,甚至還粗聲粗氣地吼着他們。

「知道自己拖後腿,還不走快些?要是天黑之前,趕不上二里路,仔細點你們的皮!」劍化浮屠,屠戮蒼生!

古天飛此刻施展的劍道武學,竟然直接衍化出了真實的異象,攜帶着恐怖的殺伐之氣,隆隆在高空劃過,朝着林寒鎮殺下來。

一種沉重的禁錮之力,瞬間將林寒周圍的空間全部鎖困住,無法逃脫,只能面對。

但此刻林寒站在那裏,直面那鎮壓下來的浮屠塔,神色平靜,沒有

《龍血神帝尊》第三百三十四章選擇(四更) 出了選手通道,蘇緣靜靜地站在指揮席上,等待著裁判員向觀眾介紹兩人的情況。

在裁判員介紹的時間內,蘇緣也仔細觀察了一下他的對手。

嗯,單從外表上來看,蘇緣這次的對手渾身上下都散發出一股「我很不好惹」的氣息。

黑衣黑褲,外加上那個明亮的可以反光的強者的髮型,如果再配上「黑色眼鏡」,這不就是妥妥的黑幫小弟的造型么?

蘇緣在觀察他,他同樣也在觀察著蘇緣。

兩人目光忽然匯聚在了一點上。

「嘿嘿!」

對方沖著蘇緣嘿嘿一笑,為了表示禮貌,蘇緣同樣回以微笑。

一切…盡在不言之中。

「看來我今天是要走大運了!」

古元臉色不變,心中喜悅如同海面上洶湧的浪潮,一波接著一波。

方才,裁判員在介紹到蘇緣的時候,他可是很清楚的聽見了蘇緣的年齡。

十八歲!!!

這意味著什麼,古元自然是十分清楚的。

「一個剛剛從高中畢業的小娃娃,他拿什麼和我爭!?」

雖然古元今年也才不過是二十三歲而已,但對於寶可夢來說,五年時間的培育差距,已經足夠將他們之間的距離,拉扯成一道溝壑。

「兩位參賽選手的詳細信息已經介紹完畢。」

裁判員聲音頓了頓,右手逐漸高舉,他稍微提高了下嗓音。

「比賽正式開始!」

「唰——」

兩道紅光閃過。

蘇緣的炎兔兒以及古元的寶可夢同時出現在了場地的兩邊。

「這隻寶可夢是……」

蘇緣揚了揚眉頭,表情有些訝異。

「鑽角犀獸。」

蘇緣在心底里輕鬆呼出了它的名字,臉上的那一抹異色很快消失不見。

「看來超幸運這個特性,真的會給我帶來幸運呢。」

鑽角犀獸,鑽錐寶可夢。

外表有些像站立起來的犀牛,通體呈灰色,皮膚猶如一套結實的鐵甲,能夠給它提供驚人的防禦力。

在鑽角犀獸的額頭上,長著一根粗壯且十分尖銳、並且能夠旋動的角。

這根角便是鑽角犀獸最強力的武器之一,它的名字也由此而來。

除了額頭上的尖角之外,鑽角犀獸的強大怪力,也不容忽視。

但是!

「如果是鑽角犀獸的最終進化型——超甲狂犀,那還稍微有些難辦。」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