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也是蘇慕為什麼喜歡爬山的其中一個原因,當她經歷了很多,然後看到所有的東西都在她的腳下都變得渺小的時候,她的心情會放輕鬆很多。只不過她周末還有工作要做,晚上下班也沒時間,不可能抽出時間來去爬山,所以,她的這種想法就只能在每年出去旅行的時候才能實現了。

好在在爬泰山和華山的時候吃了不少苦,所以也讓她一路上想清楚了很多問題。

想著還要趕場去看他們考試之前宣誓,所以兩個人在山頂上也沒呆多久就急匆匆地下來了。而好在他們沒有呆太久,不然的話,可能就趕不上去學校了。

因為這一天來爬山的人特別多,所以為了方便,山腳下那條路直接封了,下山之後他們兩個又走了很遠,穿過了一整個早市,才打到車。

等趕到學校門口的時候,正好是考生們開始入場的時候。因為當年蘇慕也是在這裡進行的高考,所以看著眼前的這個場景,她其實心中也喚起了很多懷念,只不過她沒有和凌楓說這些東西。

因為她現在想的和凌楓想的東西肯定是不一樣的,即使現在他說了,凌楓也不會理解。再加上凌楓的同學她一個也不認識,她也不想被別人看見,所以蘇慕選擇悄悄躲到了一邊,並沒有和凌楓在一起。

凌楓總是以為古墓蘇慕不願意見到他的那些朋友,還有朋友的家長,是她本身不喜歡見人的緣故。對此其實他還是挺高興的,因為其實他本身也不是很希望暴露他和蘇慕之間的關係,就怕反對的人會越來越反對,在他身邊說一些有的沒的,順便還跑去告訴他的家長。他實在是聽夠了這些嘮叨了,好在蘇慕會主動在這種情況下和他保持距離,不然的話,他也不知道要怎麼開口和蘇慕說這件事情。

畢竟這種說話說出來,就好像他很沒有擔當一樣,不敢和眾人承認,蘇慕是他自己的女朋友,他也知道蘇慕最討厭這種沒有擔當的男人。所以他也不想讓自己的形象,因為這件事情受到什麼折損。

當然他是這樣想的,可是蘇慕究竟是怎樣想的,他並不清楚。事實上,蘇慕對這些事情其實是並不太在意的,只不過是她很清楚凌楓心裡的想法,她也知道凌楓的家長沒有同意凌楓和她在一起,不願意把她公開給其他人,所以她也不想去湊這個熱鬧。

她不喜歡要來的感情,那對她來說和施捨沒有什麼區別,她又不是乞丐,沒有必要接受施捨。

然而凌楓從來都不知道她這樣的想法,哪怕蘇慕和他說過無數遍,她不喜歡開口要東西,她希望的是凌楓能夠主動把這些給她,主動一點,多表達一下他對她的喜歡,凌楓依舊從來都沒有這樣做過。

凌楓始終覺得,不是他不想給,而是他真的懶得去思考蘇慕究竟想要的是什麼。女人心海底針,有的時候他是真的琢磨不透蘇慕的想法,他希望蘇牧能夠直截了當的把他的想法說出來,不用讓他猜來猜去的,這樣,對他們兩個來說都會比較好一點。

畢竟他又不是很了解女孩子的想法,萬一做錯了,惹來蘇木的一陣埋怨,倒不如蘇牧直接把他想要的是什麼告訴他,這樣可以避免很多麻煩。

蘇牧不否認,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林楓的這種想法並沒有什麼問題,但是問題在於他們兩個人的感情還沒有這樣的基礎。凌楓這樣做就相當於不肯做出任何對蘇慕有那麼一星半點表達自己心意的事情,這就讓蘇慕覺得他很敷衍,好像在他的眼裡,蘇慕的事情都不重要一樣。

更重要的是,凌楓並沒有意識到他們兩個人之間是存在問題的,他們兩個人之間的感情也沒有那麼穩定,也是需要維持的,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所有的東西都是需要蘇牧,讓林峰去表達自己的話。只會讓蘇牧覺得林峰根本就沒有把他放在心上。而且久而久之,林峰會覺得肅穆,太過於貪心想要的東西太多,這就更加會影響他們兩個人之間的感情了。

事實上,事情也是按照蘇牧的這個想法發展下去的,等到後來的時候,林峰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他覺得蘇牧要的太多了,他給不了。但是蘇牧非常清楚的是,他從來都沒有要過任何過分的東西,他想要的那些都是其他情侶在一起的時候,男方都可以主動去給女方的。是別的女孩子根本不用去要就可以得到的,但是在林峰這裡。他說了他表達了自己的想法,表達了自己的需求,卻被林楓認為是在無理取鬧,是想要的太多。

於是凌楓就理所應當地拒絕了蘇慕的要求,繼續我行我素的生活,繼續把蘇慕所有的需求全都當作耳旁風,於是直到最後蘇慕對他徹底失去了信心,他卻又開始希望蘇慕能夠重新給他一個機會。

他會說蘇牧從來沒有給過機會讓他做改變,這句話在蘇牧的耳朵里,真的覺得特別的諷刺又可笑,這相處的一年半以來,他不停的在給他機會,不停的希望他再改,可是他非但沒有改,到最後的最後,還是要把責任都推到他的身上,如此這般,他真的覺得自己完全沒有必要給他機會。

他們兩個人是真的不合適,就算勉強在一起了,也不會有什麼好的結果,與其這樣的話,倒不如快刀斬亂麻,長痛不如短痛,在這個時候,斷絕關係,從比之後反目成仇的要好。

個人相愛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如果能把這種幸福延續下去的話,當然是一件好事,但如果不能的話,最好的結果就是在痛苦開始的時候就斬斷這段關係,這樣對他們來說,都是最好的一種結局,這世界上遺憾有的是,意難平的事情也實在是太多了,不可能有人一輩子,都是圓滿的不是嗎 凌楓回家之後,就算是如願過上了每天都和蘇慕膩在一起的生活。除非有事,他機會每天都要去找蘇慕,兩個人不是在蘇慕的家裡睡覺,就是去肯德基或者星巴克坐著打遊戲,再不就是逛街看電影,幾乎有小半個月,兩個人都是這樣過來的。

這曾經是兩個人都期待的日子,但是這種期待並沒有支撐住多久這種新鮮感,不過半個月左右,他們兩個就爆發了一次劇烈地爭吵,而起因,是凌楓的欺騙。

蘇慕並不是不能接受凌楓出去找其他人玩,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朋友,不可能因為有了愛人之後,就徹底斷絕和他們之間的聯繫。只不過凌楓又太多的前科,又沒有那麼老實,所以蘇慕對他的看管就相對嚴了一些。但所謂的「嚴」也不過是希望凌楓去哪裡、和誰在一起都和她先說一聲,如果不方便發消息也要提前說明,至少一個小時能聯繫到一次,不要一出去玩就好像失蹤了一樣。

對於這些要求,蘇慕覺得她提的並沒有很過分,因為凌楓之前已經騙過她很多次了,每次都是保證過下次不會再這樣了,但一直都在有下一次。而且有的時候,凌楓的謊話幾乎都到了張口就來的地步,而且就算是這謊話漏洞百出,蘇慕連驗證都不用驗證就知道這肯定是謊言的時候,凌楓都不會承認他自己是在撒謊。正是因為這樣,蘇慕才會給他立下這些「規矩」要他去做。

當然,其實蘇慕自己心裡也知道,凌楓的欺騙已經形成一種習慣了,她完全沒有辦法杜絕他的謊言,他也不會想著再也不去騙她,所以給他立下的那些「規矩」只不過是一種他用來和她吵架、指責她的借口。等到出了問題的時候,他一定會藉由這些「規矩」,說蘇慕管得太多,想要的太多,根本不會去提,蘇慕做這些的理由,是他曾經欺騙她的太多,讓她完全喪失掉了安全感和對他的信任。

不止是這一件事情,幾乎所有的事情,凌楓都不會看到他自己的問題,哪怕他自己心裡十分清楚,這件事情就是他做的不對,他也會理直氣壯地去指責蘇慕,想方設法地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蘇慕的身上,對於自己的錯誤閉口不提。這種情況已經發生過無數次了,幾乎每次吵架,他都會做這些事情,蘇慕一開始還試圖想要讓他明白,這些問題是出在他的身上的,她之所以這麼做,完全是他造成的,但是後來蘇慕發現她做的這些根本就起不到任何用處,他根本就看不到自己的問題的時候,她就放棄了和凌楓去溝通。

蘇慕曾經和凌楓說過,吵架的目的不是為了分手,而是為了解決問題,這也算是一個溝通的過程,因為出現問題的時候,人不可能一直保持理智,所以會吵架很正常。這麼多年以來,蘇慕都是以這個標準去看待吵架的,可是直到和凌楓相處了這麼久以後,她才發現,原來有的時候,吵架根本就解決不了問題,因為對方根本就不想溝通。

是,蘇慕也承認,沒有人願意聽別人直截了當地指出他的錯誤,蘇慕也不想總是去挑凌楓的毛病。但是她考慮著凌楓的想法,凌楓做事情的時候,卻從來沒有考慮過她的想法。那些會傷害她的事情她已經反覆和凌楓說過很多次了,凌楓每一次都說知道了,每一次都在道歉,每一次都說下次不會了,然後等到下次的時候,就又會重複這樣的場景。蘇慕年紀是比他大,經歷的是比他多,承受能力也比他強,可是這並不代表她就要因此多承擔這些痛苦和傷害。她這些優勢是可以用來陪伴凌楓成長,讓他在成長的道路上少走一些彎路的,而不是用來為凌楓的幼稚和不負責任買單的。

可凌楓卻一直用她的忍讓和她的心軟還有她的感情,為他的錯誤不停地買單,還不覺得有任何問題。

這才是蘇慕在最後選擇離開的原因。

她可以陪著凌楓長大,陪著他吃苦,陪著他經歷風雨,這些她都可以,可是她不能一直讓凌楓如此不負責任的消耗著她對未來的希望、對他的感情,還有她的努力。如果凌楓值得,她肯定會為他放棄一切,但是現在看來,凌楓並不值得。

她也想自私地為自己一次。

事實上,那天凌楓最開始做的並沒有什麼問題,也沒有讓蘇慕懷疑他的行蹤。可是當凌楓和她說,他要和家裡人一起出去買傢具的時候,她就覺得心裡很難受。這種難受真的是沒有由來,就很突然地讓蘇慕覺得有些喘不過氣。只不過那時候蘇慕並沒有往壞的方面想,還一直覺得可能是自己剛剛睡醒,昨晚沒睡好的緣故。

如果不是因為這種感覺一直持續到下午,蘇慕實在是堅持不過去了,她是不會給凌楓打視頻電話的,而不打這個電話的話,她也不會發現,凌楓騙了她,去了他同學家。

當蘇慕發現自己被騙了的時候,她整個人都僵在了那裡。她不知道自己要說些什麼,甚至不知道是應該哭還是應該生氣,她只知道自己手腳發麻,整個人都動彈不得,滿腦子就只有「分手」兩個字。

她不想聽解釋,也不想吵架,她只想離開凌楓,離開這個只會用謊言來敷衍她的男人。

凌楓不停地打電話過來,但蘇慕都沒有接。她很想大哭一場,可家裡還有很多人在。她不想被他們聽到她的哭聲,更不想他們知道和她是因為凌楓在哭,所以她想都沒想就衝出了家門。

屋外下著很大的雨,出來不過走了幾步而已,蘇慕整個人就都被澆透了。豆大的雨滴滴在蘇慕的身上,澆滅了她心中所有的熱情和希望。她無助地走在路上,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最終在一個小角落裡蹲了下來,開始抱頭痛哭。

期間凌楓有打過電話來,蘇慕終於接起了電話,不停地指責凌楓為什麼總是在做傷害她的事情,為什麼總是在明知道會傷害她的情況下,還是會選擇做這些事情。凌楓不知道要怎麼解釋,更不知道要怎麼勸說蘇慕別生氣,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應該怎樣做,才能讓蘇慕先回去,不要再淋雨了。

兩個人在電話里僵持了很久,蘇慕實在是支撐不下去了。她不想再和凌楓爭辯究竟誰對誰錯,她甚至已經不需要凌楓去道歉承認錯誤了,她只想要凌楓離開她,永遠都不要再出現在她的面前。

她真的支撐不住了,她覺得自己已經沒有辦法再像以前一樣,用溫柔和善良去對待凌楓了,甚至於她再也不可能對凌楓重新樹立起信任了,即便再勉強下去,他們兩個人也早晚會因為這種事情分手。

兩個人在一起如果沒有信任了,那就相當於什麼都沒有了。

蘇慕在大雨里淋了很長時間,等到自己勉強能穩定住自己的情緒了,可以控制住自己的眼淚了,看起來也沒有那麼像哭過的樣子了,她就站起身,開始往家走去。而就當她快要走到家裡的那個路口的時候,凌楓突然之間出現在了她面前。

蘇慕不知道自己要怎麼去形容她見到凌楓時的那種感覺,在看見凌楓的那一刻,她的胃裡突然翻湧起了一種想要嘔吐的感覺,伴隨著強烈的疼痛和抽搐,好不容易緩好的四肢又開始變得發麻,連簡單的握拳的動作她都做不出。

她很想逃,想要離這個男人越遠越好,但是凌楓發現了她的意圖之後,就先她一步,把她擁在了懷裡。

這是蘇慕最忌諱的一件事情了。

從之前開始,蘇慕就已經很忌諱凌楓碰她了,每一次凌楓碰她的時候,她雖然沒有表現出什麼,但是在她的心裡其實已經開始抗拒的。出了這件事情之後,她這種毛病就更加嚴重了,凌楓一碰到她的時候,她就開始劇烈地掙扎,說什麼也不想凌楓碰她。

凌楓不知道這其中的原因究竟是什麼,他一直以為,蘇慕這樣做,只是因為她在生氣而已,和其他的都沒有關係。所以蘇慕越掙扎他越用力,以為只要他困住了蘇慕,就可以解決問題。

可事實上,這個時候的蘇慕整個人已經因為凌楓的動作難受得快要死掉了。她現在連心臟跳動都會覺得很疼,再這樣下去,她都怕自己就這麼直接在凌楓的懷裡休克。如此,她做了一個十分極端的動作。

對著凌楓的肩膀狠狠地咬了下去。

雖然下著雨,但是這畢竟是夏天,穿的衣服很薄,再加上蘇慕又很用力,一開始凌楓還能堅持住,但是後來實在是太疼了,他就只好把蘇慕放開。

一獲得自由,蘇慕立刻就倒推出好幾步,拉開了她和凌楓的距離,之後她又本能似地雙臂環胸,把自己緊緊地抱緊,以防止凌楓再靠近她。

凌楓不知道為什麼蘇慕會如此防備自己,他完全不知道,他今天所做的一切,對蘇慕來說,究竟是一種怎樣的傷害,他依舊覺得蘇慕實在是太小題大做了,畢竟他又不是去找其他女孩子,只是去找了他的發小而已。再說他之前確實是和家長一起去看了家居,並沒有在一開始就選擇了欺騙她。

這也不是出軌,更不是什麼大事,可是現在蘇慕這個樣子,就好像他做了什麼不可饒恕的事情一樣,未免也有些過分了。

因為心裡是這樣的想的,所以在事情一開始發生的時候,他都沒有想著來找蘇慕,甚至他還在想著,如果能把蘇慕哄好了,讓她直接回家,他就不用來了。大下雨天的他是真的不愛折騰,能少些麻煩總是好的。可是他怎麼哄蘇慕都不回去,也沒原諒他,甚至還不接他的電話,如此不得已之下,他才和他朋友說了一聲要提前回去。

當他快到的時候,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蘇慕會這樣狼狽地出現在他的面前。有那麼一瞬間他是很心疼的,可是蘇慕接下來所做的一切,讓他的這份心疼,頓時就煙消雲散了。

就這麼點小事,有什麼大不了的,他又不是去找別的女人了,只是去找了他的發小而已,至於把事情搞成這樣么?是,他是騙她了,沒和她說實話,可是那又怎麼樣呢?他那不也是怕她不答應么?不也是怕她知道了會生氣么?他是真的不想和她再吵架了,他真的和她吵夠了,就像之前那樣消消停停地過日子不好嗎?有什麼必要吵架呢?還有,她總是說她能忍能忍,忍了她不少了,那為什麼就不能再多忍一點呢?不少都說他不懂事、年紀小了么,那多包容他一點不也是應該的。他早晚有一天會改的,就不能多等等他嗎?一定要硬逼著他快點長大嗎?那不也是在傷害她自己么?她也不想想,有哪次吵架她落得好下場了嗎?不都是自己受著委屈還要原諒他,那怎麼就不能忽略吵架這個步驟呢?就算是多為了自己著想,也應該這樣做的吧?

當然,這也就是凌楓在心裡想想,並沒有直接和蘇慕說出來。但是因為有這樣的想法的驅使,所以他也沒有辦法心甘情願地去承認自己犯的錯誤,想要去彌補。於是兩個人就這樣在大雨里僵持著,既不能達成意見統一,凌楓又不肯讓蘇慕離開。

蘇慕一直不停地要走,但她每次一動,凌楓就會用力把她扯回到原地,讓她在那裡站著。蘇慕心中的委屈幾乎已經壓到極致了,卻沒辦法發泄出去,這讓她整個人都變得很糟糕。她開始不自覺地做出了一些細小的動作,比如狠狠地用指甲摳著大臂上的皮肉,比如狠狠地咬住自己嘴唇,比如抑制不住地顫抖,以此來緩解自己心中的鬱悶。 凌楓並沒有注意到蘇慕的這些小動作,因為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蘇慕有沒有想要逃走的意圖上。雖說他也很擔心蘇慕這樣淋雨會生病,但是相比於這些,他更加擔心的是,如果現在放蘇慕走了,那她就再也不會回來了。

他也說不出來為什麼不想讓蘇慕走,事實上,他已經很久沒有對蘇慕有過心動的感覺了,他好像只是習慣了蘇慕的存在,甚至於習慣了和她吵架,以及聽她說教,拋開這些不談,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對她還剩下多少感情。

但儘管如此,他依舊不想要蘇慕離開他。一想到如果和蘇慕分手,蘇慕就要成為別人的女人,他幾乎都會控制不住心底升騰起的那種怒氣。

這種感覺對他來說實在是太不常見了,除了這件事情,好像還沒有什麼是能夠讓他想想就氣成這種程度,所以他不可能放過蘇慕,就算是以後可能,現在也絕對不可能。哪怕在一起就只剩下吵架,他也絕對不可能在現在就放蘇慕走。

蘇慕就非常不理解凌楓的這種思想,在他所有的表現里,她看不出來凌楓有任何在意她、喜歡她的感情,那兩個人在一起不就是靠這些感情支撐著的嗎?現在這種感情沒有了,他為什麼就不放她走呢?這世上比她好、比她適合他的人多了去了,再說他之前都已經有過那麼多的曖昧對象了,隨便找一個人不就可以取代她的嗎?為什麼就一定要折磨她呢?

這對他也沒有任何好處不是嗎?他們兩個人在一起只會互相看著不順眼,只會找各種各樣的理由吵架,情侶之間的快樂在他們兩個人之間已經很久沒有體驗過了,有的時候甚至連聊天和打遊戲都變成了一種敷衍,這種關係究竟有什麼必要繼續維持下去的?

就為了之前的那些承諾嗎?

那未免也太可笑了吧,當初他留下的那些承諾,真的一樣都沒有做到啊,而且在蘇慕看來,那些才是最重要的東西,這些一點都沒有做到,卻要堅守著不分手的承諾,有什麼意義呢?

強迫她去接受他,對他來說有什麼好處嗎?她的委屈得不到發泄,只能不停地堆積,到最後不也只會報復到他的身上嗎?這麼簡單的道理,小孩子都懂的,怎麼他還不懂呢?

當蘇慕準備回家的時候,猛烈的雨勢就已經消減下來不少了,等到兩個人僵持的時候,暴雨就已經停了下來。不過在拉扯中,凌楓的傘已經不知道被扔到哪裡去了,所以等到雨停的時候,兩個人都被澆得十分徹底,尤其是蘇慕,衣服就好像是被水洗了沒擰乾一樣,在不停地往下滴水。

但她完全沒有任何感覺。

身體的本能讓她在低溫中不停地顫抖,四肢也在逐漸變得僵硬。凌楓也是如此,但因為他只是淋了一會兒雨,而且他穿得還比蘇慕多,所以倒沒有那麼大的反應。只不過他倒是有感覺,知道自己在這種情況下很冷,所以他也注意到了蘇慕變得蒼白的嘴唇,這讓他不得不放棄和蘇慕的僵持,想要把她先送回家去。

吵架歸吵架,反正總是可以和好的,但是蘇慕要是病了,受累的那個人還是他,那還不如讓她先回家,以防她感冒,也算是給自己減少一些負擔。

想到這裡,凌楓就趁著蘇慕不注意,一下扯住了她的胳膊,想要把她送回家去。蘇慕意識到了他的這個意圖,但她並不想和他一起回家,所以她就想方設法地掙脫,想要和他保持距離。

這個時候的蘇慕可不管凌楓是誰,她整個人都陷入到了自己的世界里,完全不能接受任何人的觸碰,所以她掙扎得很用力,根本就不管凌楓的處境,也半個字都沒有聽凌楓說些什麼。兩個人就這樣拉拉扯扯了一陣,一點都沒有動地方,這讓凌楓也沒有了耐心,於是他不自覺得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儘管凌楓很瘦,但是他畢竟是男生,而且蘇慕本來就又瘦又小的,所以凌楓力度一加大,蘇慕根本就承受不了,被他握住的胳膊幾乎都好像要被他這段一樣。蘇慕實在是沒有辦法接受這樣的拉扯,於是她故技重施,又想要去咬凌楓。

這一次凌楓察覺到了蘇慕的意圖,為了防止蘇慕咬到他,他猛然就鬆開了自己的手,順便還推了一下蘇慕,試圖想讓她離自己遠一點。而就這一推,正正好好就把蘇慕推到了地上。

跌坐在地上的那一刻,蘇慕一瞬間就好像清醒過來了一樣。感受著地面上冰涼的溫度,她整顆心都跟著冷了下來。凌楓也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了一跳,立刻就想要把蘇慕扶起來,但是蘇慕完全不給他機會,拚命地想要躲開他。

反覆幾次之後,凌楓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覺得蘇慕這一系列地舉動簡直可以被形容成為「給臉不要臉」,於是他的態度再一次變得不耐煩起來,而且隱隱有了想要發脾氣的徵兆。

以前在這種情況下,無論問題出現在誰的身上,蘇慕的態度都會立刻變好,試圖緩和兩個人的關係,就算是凌楓錯了,她還惹著一肚子氣的,也會和凌楓撒嬌求和好,也不會要繼續爭論究竟是誰對誰錯。可能這樣反覆了幾次之後,就給凌楓留下了一種奇怪的印象,那就是只要他一生氣,對她發了脾氣,她就能立刻乖乖聽話,所以他時常會用這招去治理他認為的蘇慕的壞脾氣。

這種情況發生了實在是太多次了,而且這種解決辦法也是屢試不爽,所以凌楓已經形成了一種習慣。這一次他也想這麼做,可是沒想到,即便是他已經明顯表現出了他的氣憤還有不耐煩,甚至於也很明顯得表現出了他對她無理取鬧的厭惡,蘇慕卻並沒有改變她的態度,也沒有改變她的做法,依舊還是堅持著拒絕他的靠近。

說實話,當凌楓發現這件事情的時候,他有那麼一瞬間是很慌張的,但是他慌張的是他好像失去了對蘇慕的控制,依舊沒有發覺,蘇慕之前那樣做的原因,是因為她想維護他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而並不是因為她怕他離開又或是怎樣。蘇慕以前一直希望凌楓能夠明白,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希望他們兩個能夠走得更長久,希望她能和他一起變得更好,而不是因為她怕他,也怕離開他。可是凌楓始終都不明白這件事情,甚至於好像越來越篤定那種錯誤的思想,這讓蘇慕的委屈越來越無處發泄,也讓她越來越覺得委屈。

她以前一直覺得,他們兩個人之間會變成這樣,不止是凌楓一個人的問題,她也有處理不當的地方,也有沒有考慮周全的地方。但是越往後她越覺得,她的這些問題都不重要,凌楓本身的問題才是最重要的。這些問題不止是在他們兩個人相處之中受到的蘇慕的影響而產生,還有他本身固有的思想在裡面。

她還記得她在氣極了的時候甚至還有和凌楓吼過,不知道他媽媽究竟是如何灌輸給他這些思想,讓他變成了這樣一種人。這些話雖然說是在吵架的時候在氣頭上說的,但是實話說起來,蘇慕真的有考慮過這個問題。在冷靜的時候她當然不會去說這些事情,因為她也知道,自己處於這樣的環境之中,是沒有資格去評價凌楓的家長對他的教育方式的,但是或許是因為實在是太過生氣的緣故,她完全不知道要怎樣去和這樣一個不講道理的人去爭論,所以她選擇了「口不擇言」。

事實上,其實如果蘇慕依舊從事教師行業的話,這話她說著也沒有什麼問題,畢竟她也是有資格做凌楓的老師的,所以有的時候,或許是因為受到了之前從事的這份職業的影響,再加上她多少也接觸過社會學以及心理學的東西,這讓她會不自覺地從這些方面來分析凌楓的性格形成。

有的時候蘇慕覺得自己這樣的行為十分恐怖,她覺得沒有人會像她一樣,在和男朋友相處的時候,竟然會如此冷靜的,用她學過的那些知識去分析他的行為。在她看來,這是對他的一種不尊重的表現,但是她實在是控制不住自己。

而正是因為蘇慕這樣的控制不住,讓她在很多時候都會遭到凌楓的厭煩。

比如最近蘇慕在看到一些她不能接受的現象的時候,就總想發表幾句言論,然而這在以前是從來不會發生的事情,無論在什麼情況下,蘇慕都不會輕易發表對一件事情的看法,因為她會很在乎她說出來的話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會讓人怎樣看她,所以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幾乎從來沒有人能夠了解到她的真實想法。

於是蘇慕的存在就好像是老好人一樣,無論在哪個團體,她都和所有人保持著良好的關係,既不靠的太近,又不是那種見了面會尷尬的關係。她曾經因為自己能夠保持著這樣的形象而多多少少有些驕傲,但是最近開始,不知道什麼原因,她好像逐漸轉變了這樣的處事態度和方法。她開始對她覺得不對的事情發表起了意見,再也沒有委屈著自己的想法,她也不在乎自己會站到哪個陣營當中去,更加開始不再在乎別人對她的看法。

這對她來說就好像是一種解脫一樣,儘管之前的枷鎖是她自己帶給自己的,但是她還是感覺到了一種快樂。而直到後來她才發現,她會做出這些事情的原因,會想要掙脫出這種禁錮的原因,是她在凌楓那裡受到了太多的強迫。

是了,在凌楓那裡,她從來沒有得到過真正的快樂,所有她以為的幸福,其實都是她給自己編造的謊言而已。那些她用來委曲求全的借口和眼淚雖然促成了她某一方面的解放,但再另一方面,卻是給她造成了更大的傷害。

可這些,當時的蘇慕並不自知。

如果她可以早一點知道的話,或許她還可以保護好自己,但她太過愚蠢,迷失在了原本就不應該存在的那場愛情當中,讓她受到了如此大的傷害。

她很想把責任全部都推到凌楓的身上,因為太多的委屈都是他給她帶來的。但是她不得不承認的是,這些機會都是她給凌楓的,是她親手把匕首遞給了凌楓,並且允許他把匕首反覆刺到了她心裡最柔軟的地方。

說到底,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不止是凌楓,還有她自己。

因為凌楓開始覺得不耐煩了,所以他也就沒有再扶蘇慕的動作。蘇慕見狀,立刻從地上站了起來,連身後的泥土都不顧,就徑自朝著家的方向走去。

此時此刻,她一秒鐘都不想再和凌楓呆在一起,她只想快點到一個沒有凌楓的地方,只要讓她和凌楓分開,讓她去哪裡都行。

這一次凌楓也沒有再阻攔,就跟著蘇慕一直在不停地走,直到蘇慕走到家樓下,並且毫不猶豫、連一次頭都沒有回得準備上樓的時候,他才終於對著蘇慕的背影說道:

「你先回家收拾好自己,洗個熱水澡,然後喝點熱水,別感冒,有什麼事情我們之後再說。」

一路上其實凌楓想了好幾種解決辦法,他一直想著要怎樣做,才能把這次這件事情的影響變得小一點,再小一點。在這個時候他已經意識到蘇慕的不對勁了,也意識到自己以前的那些方法並不會起到什麼作用,所以他不得不再想其他方法,好能把蘇慕留下來。

之前蘇慕也不是沒有說過分手,哪怕發生了那些在她眼裡那麼嚴重的事情,她也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看過他。她看向他的眼神里,一直都有著一種熱情,這是他一直以來都很喜歡的,可是就在剛剛,她從地上站起來的時候,他突然發現,她眼裡的這種熱情,好像突然之間就熄滅了。 像是意料之中的,蘇慕聽到凌楓的這番話也並沒有回頭,甚至連腳下的步伐都沒有停過一下,就徑直上了樓。凌楓聽著她這從未間斷的腳步聲,心裡有一陣失落。他轉過身去,也想就這麼算了,先回家去再說,但是沒走出去兩步,他就又轉過身,三步並作兩步,衝到了蘇慕的身後,將她一下擁在了懷裡。

「老婆你原諒我吧,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會騙你了。你就再原諒我一次吧,我真的不是故意想要騙你的,我只是怕你知道了會生氣,會埋怨我沒有陪你,自己去玩了,我求你了,不要分手好不好,我真的不會再騙你了,你就再相信我這一次行嗎?」

凌楓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蘇慕一跳,儘管她在聽到身後傳來腳步聲之後就已經加快了腳步,但是還是沒有逃脫開凌楓的禁錮。感受到凌楓的觸碰,又聽到他在她耳邊說的每一個字,蘇慕全身開始不可遏制地顫抖了起來,但這一次她沒有掙脫,只是保持著他抱著她時她抗拒他的動作,然後很輕很輕地帶著哭腔地「嗯」了一聲。

這種保證她聽過太多次了,可每一次都有下一次,這樣的欺騙從來沒有斷絕過。她不想聽對不起,她想被對得起,可是為什麼這件事情到凌楓這裡,就會變得這麼難呢?

遵守一次承諾真的困難到這樣的地步了嗎?一心一意地去用心對待她,對他來說真的很困難嗎?只愛她一個人就讓他這麼難以取捨嗎?如果覺得這些都很困難,根本就不可能做到的話,那就直接說做不到就好了呀,為什麼說要努力?為什麼要給她希望?為什麼給了她希望之後,又親手把這些希望打碎呢?

這是在愛她嗎?這分明是在一刀一刀地給她處以凌遲之刑啊?她究竟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要被凌楓這樣對待?

就因為他年紀小嗎?就因為她愛他嗎?把這樣對她來說,難道不過分嗎?

而且都已經這樣了,為什麼在分手的時候,凌楓還可以毫無顧忌地對她說,她欠他的?

請問她欠他什麼了?

欠他錢嗎?

從兩個人開始相處到現在,凌楓從來沒有多為蘇慕花過一分錢吧,所有的禮物都是禮尚往來的,吃飯逛街蘇慕也從來不願意凌楓多花一分錢,就怕凌楓的媽媽說她對他有什麼目的。她能對他有什麼目的?和其他追求蘇慕的人相比,凌楓沒有穩定的收入,沒有能給她幸福生活的能力,除了偶爾能說兩句好聽的話哄蘇慕開心,他什麼都沒有,而且就算是這樣,那些話他也很少說了,所以蘇慕究竟有什麼可圖的?

她就是想要和他談一場甜甜的戀愛啊,從開始到現在都是,可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這種美好就全部都被毀了的?她為什麼會變得歇斯底里,為什麼會變得這麼糟糕?為什麼會讓凌楓厭煩和憎惡?又為什麼需要用藥物才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緒?

誰能告訴她為什麼?又有哪裡是她做錯了的?

當蘇慕哭著和樂多說這些事情的時候,樂多的心裡除了心疼還是心疼。她知道蘇慕什麼也沒有做錯,她也知道蘇慕對待這份感情究竟有多少認真在裡面,哪怕她時常說著要和凌楓分手,她也騙不了任何人。她的眼睛里以前滿滿的都是對凌楓的喜歡,哪怕說著他不好的時候,哪怕哭著說她忍受不了的時候,這種眼神也沒有變過。樂多實在是太了解蘇慕了,所以當她發現她眼睛里的這種光亮沒了的時候,她都難以想象,凌楓到底是做了多少傷害她的事情,才會讓她變成這個樣子。蘇慕可是出了名的好性子,認識她的有哪個不誇她性格好、容易相處的,可凌楓把她逼到這個程度,這得是多心狠的人才能做出來的事情。

當蘇慕把這些事情都和樂多說完的時候,樂多幾乎已經想把凌楓碎屍萬段了。她從來沒有想過,蘇慕那種看起來十分美好的感情下面竟然隱藏著如果不堪的真相,她都害怕如果這個時候蘇慕沒有分手,她都控制不住自己去日本找到凌楓,給蘇慕討回來一個說法。

可她知道,哪怕凌楓沒有去日本,蘇慕也不會允許她去找凌楓的。她就是這樣,哪怕凌楓做了再多的錯事,她也會習慣性的去找借口,幫他去維護他的形象和尊嚴。她這樣的性格,在之前和大學那個男生分手之後,樂多就已經再清楚不過了,所以她才會生氣,生氣蘇慕不肯為自己多做考慮。

雖然感情這種事情控制不住,但蘇慕這麼大的年紀了,還控制不住自己的行為嗎?沒有凌楓之前,自己一個人的日子過得不也挺好的嗎?一個人的時候她可以做那麼多的事情,怎麼就一定要為對方而放棄那麼多自己的喜好呢?又不是沒了他就活了不了,至於把自己所有的生活重心都轉移到對方身上嗎?凌楓是小孩子,這麼做是很正常的事情,她蘇慕都一把年紀,快奔三十的人了,還在感情這件事情行栽這麼大的跟頭,說好聽點這是她對感情的認真負責,說不好聽點這不就是傻么?

愛情這東西,連十七八歲的孩子都開始計較得失、計較利益了,她二十七八了還無私奉獻,這不是傻是什麼?

還口口聲聲說凌楓也是愛過她的,怎麼,愛她就是背著她和別的女生一次一次地保持曖昧然後哭著求她原諒?愛她就是什麼事情都把她排在最後,她不開口就一丁點都不顧慮她的感受和看法?愛她就是什麼都要按他的意願去做,完全不考慮他這樣做會給她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這是愛嗎?

但凡有點良心,也不會對一個女孩子做這樣的事情吧?都已經這樣了蘇慕還要替他講話,腦子不是壞掉了,就是不能要了。

凌楓沒有想到,蘇慕會這麼快就回答了他,也沒有想到,她回答的會是「嗯」。他以為她還會繼續指責他,他也已經做好了挨罵的準備,可是這些到最後竟然都沒有用到,這讓他一時之間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應該再繼續說些什麼了。

所以蘇慕這是真的原諒他了嗎?

就這樣簡簡單單地就原諒他了?那之前她做的那些,又算什麼呢?就是無理取鬧,借著機會作這麼一下,要他來見她嗎?至於嗎?

蘇慕並不知道凌楓此時此刻究竟有怎樣的想法,但是她知道的是,她所有的期望和熱情,就在剛剛的那場大雨里徹底澆熄了。

雖然說一個會讓你心動的人肯定不止會讓你心動一次,蘇慕承認自己確實是在反覆不停地給凌楓機會,每次說想要分手,但每次又都在給凌楓機會。可是這一次,她不想再給他機會了。

再一再二,不可再三再四,凌楓的那套理論她接受不了,他們兩個人的意見也不可能同化,這樣勉強在一起,真的沒有什麼意義。

幾乎就在這一個瞬間,蘇慕就已經想了好之後所有的打算。等到回家之後,蘇慕洗了個熱水澡,然後把手機一靜音,就沉沉地睡了過去。

蘇慕很少做夢的,但這一次,她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裡她的身後好像有千軍萬馬在追著她,而她為了逃生,拼了命的奔跑。她不敢回頭去看到底是誰在那群人的最前面,也沒空去想這一切究竟是為了什麼,她只知道自己要逃,只要逃到光存在的地方,她就可以回到現實當中去。

等第二天一早鬧鐘響起來的時候,蘇慕費了好半天勁兒才睜開眼睛,本來想抻個懶腰,但是手一抬,腿一動,她就感覺自己全身酸痛。於是她不得不懷疑,昨天晚上做夢跑的時候,現實世界中的自己是不是也跟著到處跑來著,不然的話,怎麼可能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呢?

因為知道了蘇慕昨天淋過雨,所以蘇慕的屋裡一有動靜,她姥爺就立刻端了一碗薑糖水過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