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二位到底是爲什麼呢?”沈萬才心想着,不過想起了來此之前飄香樓大掌櫃羅明提及到的一件事,沈萬才的心中登時就敞亮了起來。

“咳咳……”沈萬才幹咳着一陣兒,頓時將在座的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他的身上。

即便是他們身爲聯盟內的五大巨頭,但是他們之中任何一個都不能小覷了聚寶齋商會那可怕的影響力。

“倒要看看這老鬼要說些什麼!”其餘九人如是心想道。


看着所有人的目光匯聚了過來,沈萬才的臉上頓時笑開了滿臉的紅潤:“白家主和莫家主之間的爭論不啻於是在以莫言的實力和觀元境三重天之間能否對比。不如聽老朽一言,既然在座的諸位都認爲莫言本身實力在觀元境之下已經屬於無敵,那麼至不濟莫言也能匹敵一個觀元境初級的武者。一個觀元境初級的武者和三重天的武者對抗,勝負的懸殊確實是有些明顯了。既然這聯盟四年一度的武鬥會上,每一次都會有着雙方的賭鬥。那何不如在莫言的這一場上我們在做的所有人都參與進來,小賭一把莫言和白天翔之間的最終勝負呢?”

沈萬才的辦法讓所有人都忍不住沉吟了起來。

很顯然,這樣的做法對於莫笑天來說是有着明顯好處的。所以莫笑天就率先表態道:“沈兄的方法着實不錯,對每個人都很公平,我莫家同意!”

倒是此時,原本一直表現得咄咄逼人的白巫山有些沉吟了:“以天明之前所言,莫言絕對有着超乎於凝神境的修爲。不過以那小子的年紀來看應該是介於凝神境和還虛境之間。至於白雲亭的死,或許是莫家之中的供奉出手。天翔對敵莫言,本就是必敗之局,既然五大家族都參與了進來,若是他們都押寶在天翔身上,到時候一定會輸的很慘。或許這幾十條礦場對五大家族來說無傷大雅,但是這面子卻是實實在在地丟了。總而言之,到最後其他四家應該會對莫笑天這隻老狐狸很有怨念吧……”

心想着,白巫山環視了衆人一眼,微微點頭同意了。

接下來,在兩方主角都同意的情況下,其餘三家自然無可無不可地應了下來。這小小地一賭,輸贏神馬的對於財大氣粗的五大家族來說又算得了什麼?

“既然諸位老友都同意了,那麼就由老朽來坐莊家如何!”沈萬才貌似詢問地向着莫笑天和白巫山二人之間看去。

“行!”莫笑天很乾脆的回道。

“沈兄財貫天下,有你這個大財主坐莊自然是好的!”衆人也隨之應和着。

“那好,押莫言取勝的,賠率爲3比7,押白天翔取勝的賠率爲4比5.諸位開始吧!”沈萬才如是說道。

“有沈兄坐莊,那就不方便用聯盟內的資源做抵押了。我木家押一百萬兩黃金,就賭一把莫言最後取勝。雖然莫言這小子我從來沒有見過,不過他父親莫毅卻上門提及過。這小夥子說不定以後還能成了我木某人的孫女婿了!”木家主笑意盈盈地說着。

木家主最先開口,讓莫笑天和白巫山兩個都向其投去了詫異地光芒。

“一百萬兩黃金,押白天翔勝!”石磐甕聲說道,繼而向着木家主幽幽道:“穩贏不輸的賭局,雖說是賺的少了點吧。但總比某些人把金子往水裏扔都聽不到半點響好!”

說着,石磐再一次給了木家主一個鄙夷的眼神。

“一百萬兩黃金,莫言勝吧!”秦衡明看着眼前的局勢,想了想還是決定將這一百萬黃金如石磐所說地那樣給扔進水裏面去了。

“木克隆這混蛋!”秦衡明心中暗罵着:“要不是他,老夫也不會如此刻一樣沒有任何的選擇餘地!”

雖然對於一百萬兩黃金的價值不怎麼放在心上,但因爲秦家莫家歷來交好的緣故,對於莫笑天的幾個嫡孫兒,秦衡明亦是熟知底細的。雖然莫言先前的表現力極爲驚人,但是在對莫言廢柴的印象早已經根深蒂固的秦衡明心中,對其挑戰白天翔還是不抱有任何的希望的!

似乎是早有預料到秦衡明會支持莫家的白巫山聞言並沒有表現出任何的詫異,還是那一副不死不活的冰塊狀。

在所有人都在桌面上押好了賭資之後,莫笑天也毫不猶豫地將十條礦場的賭注取了出來!

“可以了!”沈萬才如是說道。

在此時,因爲等了太久,新一輪的武鬥會仍舊沒有開始,從而有些不耐的圍觀者人羣中已經開始蔓延出了許許多多的叫囂聲。

有些雜亂的隕石廣場上,不滿的聲音在加劇着。

就在這時,從平行的梯臺上,在所有的大佬都已經定好了賭注之後,一個執事打扮的中年男子帶着任務走了下來。

他,便是此番武鬥的負責人了。

“諸位請安靜!本場武鬥會即將開始!”站在武鬥場的中央,負責人大聲對着四面人羣吼着。

但是抱怨聲依然還在持續着……

負責人無奈,只好再次宣佈着較爲重磅的消息:“各位注意了,本場比鬥依然是莫家莫言對戰觀元境三重天的白家白天翔!”

“怎麼回事?”莫家族人之中,剛剛走了回去的莫言正面對着所有人那詫異的眼神呢,就在這時武鬥場負責人的聲音又一次引起了所以人的哄亂。

相比於內部的五大世家的族人們,外圍的一干圍觀者們在聽了負責人的宣佈後頓時燃燒起了心中剛剛沉澱下去的激情。

“不是吧,莫言這一次要對戰的是觀元境三重天。還是白家的人!”所有圍觀人員都在驚歎着。

“莫言還會再一次創造出奇蹟嗎?”所有人在期待着。

“觀元境三重天!這不是送死嗎?”有人在懷疑着。


“是啊,白家的人可真險惡!”處於對弱者的同情,此時白天翔在所有圍觀者的心目的形象一下子變得極爲不堪了起來。白家的強勢,讓所有人感到了一種壓抑。

“原來你就是莫言?莫天,這個名字只是你僞裝的一個身份吧!我真的很好奇,那個在烈焰帝國中聲望正隆的一等榮耀侯是不是就是你莫天這個身份的延續?”秦家族團中,一個曼妙的身影如莫言一樣孤傲地落在一處,而和莫言不同的是,秦家的所有人都不敢湊上前去和她搭訕着。

她就是秦家唯一的大小姐秦青。一個在自由聯盟內和莫家莫毅相提並論的女武者!

木家,此刻木靈玉正睜大着一對水靈的眼睛向着莫家人羣中那個正被一臉諂笑的莫浩巴結着的少年,不知心裏在想些什麼小心思……

“老四,要不咱們這一局認輸得了。那個白天翔三哥我知道,爲人陰險不說,修爲也很厲害。雖然比起你三哥我還是差了那麼一點點兒……”莫浩真心對莫言勸阻着。

“老三說得對,白天翔根本就不是你一個連先天之境都沒有達到的廢物所能夠抗衡的。上去了也是送死。雖然上一場你表現的速度確實夠快,但那有個屁用。就那麼小武鬥場上,莫言你連逃都沒有地方跑!還是放棄吧,別讓二叔絕了後!”看着先前在武鬥場上表現得極爲驚豔的莫言,莫成心中止不住地冒着酸水。

“不就是一個廢物嗎?就算是他對身體的掌控能夠做到完美有能夠怎麼樣?在一個真正的武者面前,還不是被一招給秒殺掉的螻蟻!”莫成在心中不屑地冷哼着,彷彿只有這樣才能讓他對莫言之前表現說產生的嫉妒消減掉一些…… 看着莫成這個無比討厭的傢伙,莫言微眯着的眼睛似笑非笑地盯着,讓莫成心中沒來由地感到一陣心悸。

這時候,武鬥場的負責人開始高喊着:“莫言,白天翔請到武鬥場上來。”

無視了莫成這樣的跳騷,莫言再一次淡漠地走下了屬於莫家的高臺。

“真要去?莫言你想清楚!”看着莫言一言不發地走下臺去,這時候莫浩是真的有些擔心了。

似乎是能夠察覺到莫浩心中真摯的憂慮,莫言心中微暖。破天荒地停止住了走下臺去的腳步,轉頭向着莫浩說道:“區區一個觀元境而已,我一招就能秒殺了他!”

只此一言,就讓整座高臺上所有的莫家人頓時全部石化!

這時候,莫浩腰際掛着的一柄上等的寒鐵長劍頓時映入了莫言的眼簾之中。

此刻,莫言的儲物戒指內頁沒有了任何可以使用的兵器,於是莫言微微頓了頓,對有些呆滯着的莫浩說道:“借你佩劍一用,沒關係吧!”

“哦……”莫浩傻愣愣地應了一聲,下意識地就將手中的長劍向着莫言丟了過去。

顛了顛劍身,莫言依舊瀟灑地向着武鬥場上走去了。

“快看,莫言這會兒手上拿着一把劍!”早有等得不耐煩地圍觀者眼尖地發現而來這一細節,驚奇地叫了起來。

“着有什麼大驚小怪的。這一次莫言面對的可是白家白天翔,那個白家大族老的孫子。聽說,他可是白家三代之中僅次於白天明的高手。就莫言那兩下子,不拿着劍壯壯膽行嗎?”聞言,頓時有人做出了一副瞧你大驚小怪地鄙夷狀,洋洋灑灑地發表着自己的獨家看法。

走到了武鬥場上,此時的白天翔已經等候多時了。

因爲莫言慢慢吞吞地動作,讓這位在白家地位僅次於白天明的三代驕子心中頓時升起了不滿。

“白巫山那個老不死的也不知道搞什麼鬼,一個廢物也配讓本少爺出手嗎?”作爲對白家少主之位最有力的競爭人選,白天明和白天翔之間可以說並不和睦。

“殺雞用牛刀啊!”在莫言走上武鬥場的瞬間,謹慎的白天翔在一個不經意的瞬間就探查了一番莫言的底細,看着莫言那渾身上下好似沒有半點精元流動痕跡,白天翔繼而在心底發出了這樣一句哀嘆。

察覺着白天翔試探過來的精神力,莫言心中冷笑着……

就在這時,看着雙方的人員都已經到齊了,負責人不由正色地對莫言和白天翔問道:“二位準備好了嗎?”

白天翔沒有去理會這個負責人的話,而是一臉倨傲地對莫言說道:“要不你認輸吧!欺負你這個廢柴,本少爺挺覺得過意不去的!”

聽着白天翔那貌似良人的話,莫言同樣以更倨傲的姿態相對着:“給你一個機會,現在滾着離開武鬥臺,我不殺你!”

“哈哈哈!”聞言的白天翔氣笑了起來,“好一個莫言,真是狂妄。就讓本少爺來驗證一下聯盟天字第一號廢柴的本事吧!”說着,白天翔絲毫不管負責人還沒有宣佈比鬥開始,徑直就張揚着一隻鐵拳飛快地向着莫言的身上打去。

死盯着莫言的身影,白天翔的心中有着一股狂虐的衝動。

看着白天翔舉拳衝了過來,莫言神色如常地輕輕攆動着腳腕。

那一副輕鬆自如的樣子,彷彿是在告訴在場的所有人,他莫言一點兒也不見白天翔放在心上。

“瞧,莫言挺狂的啊!面對着白天翔,就算是凝神境界的武者也不會是這樣作態吧!”五大家族之中有人嬉笑地說道,似乎在隨時準備着看莫言出醜的畫面。

“我看那個廢柴是在自作鎮定!”

而和五大家族子弟不同的是,外圍的圍觀者們眼見着如此情景,一顆心也隨着莫言的一舉一動而調高了起來。

熱血,激情在交融着,一併燃燒了起來。

不到一息的時間,眼看着白天翔就要欺身壓上了,而莫言的身體卻瞬間微微拱了起來。

就在白天翔的拳風呼嘯着就要砸向莫言胸前的那一瞬間,說時遲,那時快。莫言微微弓着的身體突然就像是擰到了極致的發條一樣瞬間被解放了螺母,一下子就爆發出了一股強大的力量。

只見莫言輕輕地偏移了一點自己上身的位置,在白天翔臂展從衣襬之間擦過的那一剎那,莫言憑藉着對身體各處完美的掌控能力,早已經準備多時的雙腳瞬間彈射而起。

下一刻,如同安裝了飛毛腿發射器一樣,莫言猛地從地面上竄起,直至近三米的半空中。

在白天翔還依舊沒有將那去勢無回的拳頭收回來的那一瞬間,一記騰空落下,強有力的鞭腿狠狠地砸在了白天翔那一隻沒有出動的肩膀上。

“啊!”肩胛骨破碎的咔咔聲,伴隨着一股劇痛讓白天翔忍不住高聲嚎叫了起來,那如同殺豬一般的嘶吼,頓時讓所有人都傻眼了!

“不是吧!那是白天翔的聲音!白天翔竟然受傷了!”看着這恍惚是定格住了的一幕,他們是覺得那麼的不真實。

而時間不會因爲任何人而停止,比鬥仍在繼續着。


一記鞭腿敲碎了白天翔肩胛的莫言緊隨着開始擴大戰果。隱隱滑落下來的另一隻無影腳如同上了趟一樣的機槍似得狠狠地,飛快地,沒有任何間斷地在白天翔的胸前猛蹬着。

一連數十道腿擊。

莫言幾乎是緊緊地貼着白天翔後退的方向不斷地懸空前進猛蹬着。

儼然,此刻在衆人的眼中,毫無還手之力的白天翔極盡被莫言連蹬着貼近了武鬥場的邊緣。

“就這樣結束了嗎?”一抹強烈的不可置信的情緒在所有人的心中蔓延着。

看着莫言那敏捷的身手,莫家族團中,原本興致高昂地準備看着莫言被白天翔蹂躪的莫成此刻的豬頭臉上,一片煞白:“這怎麼可能!”

不顧着四周都是的族人,莫成就像是得了失心瘋一樣地大叫了起來。

聞聲看去,莫起和莫浩度不由向着那顆豬頭【他的弟弟/哥哥】投向一記同情的眼神,但是僅此之後,他們兩個再也沒有任由自己的眼神在莫成的身上做任何的停留,快速地轉向了另一邊,那個正在燃燒着華麗顛覆的武鬥場上。

只不過,任誰都沒有發現,在莫起和莫浩轉頭的瞬間,一絲深重的憂慮從他們的眼底劃過。

將白天翔逼退到了武鬥場邊緣之後,莫言好似氣力不濟地從半空中掉了下來,慢慢地向後退卻着。

“怎麼搞的,就差那麼一丁點兒。就差一點兒莫言就贏了!”看着這一幕,所有熱血的少年都在心中爲莫言吶喊着。

“哈哈,莫言他氣力不濟了。撐不了多久了!”同所有人相反的,對莫言可以說是恨之入骨的莫成見此卻癲狂地大笑了起來,絲毫沒有發現此刻在他的周圍,所有的族人,他的兄弟們正對着他冷眼相看着。

“叛徒!”

“雜碎!”

“敗類!”

“……”這時候,莫成那嫡系嫡孫的身份也難以壓制住所有莫家族人對他的憤怒,已經有人毫無顧忌地罵出了聲來,就一下子變得一發不可收。

慢慢地退回到了原來的位置,莫言對着因爲剎那間動手的變故依然在呆愣着的負責人說道:“其實,你現在就可以宣佈比鬥開始了!”

“比鬥開始!”負責人毫無主見地聽從了莫言的建議,高喊了一聲,隨即腦海中不由冒出惡劣這樣一句疑問:“比鬥?比鬥不早就已經開始了嗎?”

說完,負責人就灰溜溜地走下了武鬥場去了。

就在這說話的功夫,受到了沉重內傷的白天翔此刻就像是一隻受傷的野獸一樣,靜默地舔幹了傷口,一對充血地眼睛死死地定在了莫言的身上。

猛然間,白天翔的身上爆發出了一陣強烈的寒氣,一層冰甲似的冰塊正在迅速地在白天翔的身上生成着。

這一刻,圓桌臺上,坐在首位的白巫山再也不復之前的那一副冷靜,臉色瞬間變了又變。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