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人顯然是老者吩咐的。

這都半小時了,他沒有耐心再等下去。

「白莀呢?」

老者一來就是詢問白莀的下落。

惡少:妻有毒 白莀一頭霧水,她真沒有見過這個老頭。

這老頭看起來非富即貴,她根本就不認識,還是說他是白家認識的人?可是他是怎麼知道她會在這裡的。

林筱柔嫉妒地看著白莀,顯然是對她的這種排場羨慕嫉妒恨。

再對比唐修竹,越覺得對方廢物。 尹文山害怕地縮了縮頭,白莀是誰他自然是不知道,不過可能是被他帶來的這些女孩子的其中之一。

幸好,剛才只顧著喝酒什麼也沒做,要不然他肯定死定了。

「這位大哥,我們只是同白莀她們一起喝點酒,真的什麼也沒有做。」

最多也就在醉酒的妹子身上佔了那麼一點點小便宜。

真的就只有一點點。

「廢物。」

老者已經看到了完好無損的白莀。

他都等了這麼久,這些人竟然還沒有得逞不說,竟然還有心情喝酒,這都什麼廢物。

這種廢物要是在他手下,分分鐘將人給剁了。

「還楞著幹什麼?趕緊辦你該辦的事。」

老頭的話一出,現場的人反應各不同。

白莀自覺得她一向低調做人,從來沒有做過什麼出格的事。

也就前幾天在那什麼店裡動手打了人,不過這些人肯定不是那些廢物找上門。

那她到底得罪的是什麼人?

直到她終於看清一直低著頭跟在老者後面的男子。

是那個出現在醫院裡的刀疤男。

他們果然不是善茬,定是為了那場車禍而來。

而林筱柔則是笑得臉都明媚起來。

她還以為白莀是有什麼後台,原來是得罪了人。

真是笑死她了,簡直就是活該。

就讓她看看她是怎麼被這些人折磨的。

而尹文山則是緊張地咽了咽口水,這老頭說的話,不會是他想的那個意思吧。

所以說這些人到底是來幫她的,還是來對付她的。

他覺得可能應該是後者吧。

可是現在這麼多人看著,他也害怕啊。這哪還能辦得起來。

「我……要不您還是將人給帶走吧。」

「廢物,讓你動手就動手。你要是再不動手,你那玩意也不用留著了。」

老者陰沉著臉道。

「我動,我動。」

尹文山招呼著幾個混混向白莀圍了上去,而林筱柔則是退到了角落。

估計沒有人再有空去管她。

她看著被眾人包圍的白莀,眼中都是嘚瑟的笑意。

白莀知道這一回逃不過了。

為什麼總有人要逼她動手呢?

碰。

一個想要去抓白莀的男子被白莀一拳給轟飛了出去,再接著另一個混混也同樣被她一腳給踹了出去。

兩人同時飛到了牆邊,倒在地上連爬都爬不起來。

史上最強的血脈 頓時另一個手還伸在半空的那個人,將手給伸了回來。

靜。

頓時眾人看著白莀已經可以用懵逼來形容。

這真的是柔弱的女人嗎?

尹文山甚至有些慶幸,這些人來得及時,要不然被打成屎的人肯定是他了。

他頓時就退到了角落。

而林筱柔則是若有所思,似乎在對比自己同白莀的實力。

她突然發現白莀的實力好像同她在伯仲之間。

不過她可是有系統的人,白莀肯定不是她的對手,這麼一想,她終於好過了一些。

「有意思。」

老者看著白莀臉上露出興味。

一個女人竟然會有如此實力。

「你們幾個一起上。」

老者叫的正是這群保鏢中,實力最強大的四人,四人已經可以媲美武者。

讓他們去對付白莀,顯然是強人所難,連林筱柔也有些驚嘆地看著那幾個保鏢。

她感覺自己肯定是打不過那幾個保鏢。

白莀有些無奈。

她真的不喜歡打打殺殺啊。

其實大家坐下來一起聊聊天,喝喝酒多好。

四人來到她的面前,一句話都沒有就直接動手。

白莀一開始還經常閃躲,畢竟她是新世紀的美少女,她真的不想成為暴力女。

其實在剛才她就只用了一分力。

不過這些人可不知道這些,他們只聽老者的話,老者說讓他們動手,他們就只會動手。

這些人實在是太過份了。

簡直就是欺負她這個柔弱美少女。

既然如此,她就不忍了。 轟。

白莀弱小的拳頭同黑衣男的拳頭轟到了一起。

喀嚓的骨裂聲不斷響起,聽得眾人頭皮發麻。

所有人都覺得白莀的手肯定要廢了。

畢竟看拳頭就知道了。

白莀那白白嫩嫩的小拳拳,能頂黑衣男那沙包大的拳頭好幾個。

就在眾人為柔弱的妹子心疼的時候,黑衣男嗷的一聲就飛到了包廂的牆壁上。

他捂著手,滿頭都是汗水。

其實要不是白莀沒有使全力,估計這一下就能把黑衣男的手給粉碎。

畢竟她可是打得過熊的暴力女啊。

一群普通人哪是她熊女的對手。

緊接著眾人甚至還來不及感慨,就見另外三人也遭到了同樣的攻擊,已經倒在地上起不來。

頓時現場又詭異地安靜了下來。

同時他們的眼神都放在白莀的小拳拳上。

白皙柔弱,甚至沒有一點發紅的痕迹。

連林筱柔也驚嘆地看著白莀。

沒想到她認識白莀這麼久,對方竟然比她還能裝。

要不是今天,她根本就不知道白莀這麼能打。

好像比她還厲害一點。

不過能打有個毛用。

一句話說得好,武功再高也怕菜刀,這不還有比菜刀更可怕的子彈。

到時她一定會讓白莀知道她的厲害。

「不錯,你很厲害。要不是因為你犯了錯,我還真想請你當我的保鏢。」

「……」

狗屎的當保鏢。

妖孽總裁:盛寵吃貨嬌妻 怎麼什麼人都想讓她當保鏢?

她真的對當保鏢沒有什麼興趣。

「不過現在還請你跟我走一躺。」

老者看起來非常來禮貌,不過那強勢的語氣容不得白莀拒絕。

「我不去。」

白莀對這個老者沒有一絲好感。

剛才還想讓這些人羞辱她。

要不是她覺醒了異能,還得到了系統,豈不是只能任人宰割?

「那可就由不得你了。」

一眾黑衣男各自掏出一把槍指著白莀。

果然她最怕的就是最種事了。

她還是太弱小了。

在這些槍的面前,她根本毫無反抗之力。

所以她才想著悶聲發大財。

先偷偷地變強。

不過幸好,她還有系統。

『系統,我要兌換能一瞬間放倒所有人的東西。』

這回,系統里跳出來很多東西。

【初級燃燒符】:方圓百米如九天之火降臨,築基期下無活物,宿主要小心自己的小命,零售價1000戰力值。

【初級五毒符】:方圓百米被劇毒籠罩,築基期下無活物,宿主要小心自己的小命,零售價1000戰力值。

除此之外,還有【初級冰凍符】,【初級流沙符】,【初級千絲萬縷符】,等等……

看得白莀都驚住了。

這每一樣,確實能讓別人死,但她也要死的好不好?

『系統啊。那有沒有能保命的玩意?』

【初級護身法器】:能抵擋築基期下的所有功擊,直到能量消耗完,零售價1000戰力值。

這法器真的有這麼厲害?

要是護身法器同這些符一起用,那她就不用死了。

白莀立馬偷偷地兌換了一個初級護身法器。

除此之外,她還兌換了初級燃燒符。

如果這些人真的要動手,她就敢同他們同歸於盡。

兌換完之後,她就放心多了。

「我可以跟你們一起走,不過我要帶上我的書包。我明天還要上課呢!」

她突然想起來,她的小白還在隔壁包廂。

差點就忘了她的小白。

「哪來這麼多事?」

刀疤男不屑道。

「算了,讓她去拿。」

畢竟怎麼說也是一個高手。

就讓她留最後的尊嚴吧。

白莀被幾把黑洞洞的槍指著來到隔壁房間。

隔壁房間里的人看著這架勢頓時噤若寒蟬。

連一個屁都不敢放。

同時他們也對被槍指著,還敢四處亂走的白莀萬分佩服,這都要死了,還惦記著她的書包。

白莀拿到書包,感受著懷中的小白后,終於放心多了。

「走吧。」

妖孽學生 她倒要看看,這些人到底要做什麼。

其實她一點也不想動手的。 白莀和刀疤男剛出包廂,就聽到一道鬼哭狼嚎的聲音。

「住手啊!!!!啊!!!爸!!!」

聲音之大,眾人感覺自己的耳膜都要被震破。

頓時所有人都朝著聲音的來源處看了過去。

來人似乎趕得很急。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