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帝都來的督查一個個神氣無,總覺得自己是大都市來的,不但看不起他們這些保市的警察們,還總是喜歡對他們指指點點,說他們這種做的不對,說他們那種做的也不對。

唐小夢現在覺得終於可以出口氣了。

當然這要感謝秦巖。

秦巖也笑眯眯地看着張國亮,眼滿是意味深長。 拿到鑑定結果之後,張國亮狠狠地瞪了一眼秦巖,那意思好像在說:小子,你給我等着。

秦巖擡起頭,面無懼色的和張國亮對視着,眼滿是不屑。

張國亮翻到最後一頁,向面的結論望去。

當他看到那一行小字後,整個人都呆住了!

什麼?這怎麼可能?這……

張國亮萬萬沒有想到他老婆和他老媽的指紋居然都在鬱明的身。

“張督查,怎麼了?”唐小夢明知故問,還故意伸長脖子向鑑定報告望去。

“什麼?這怎麼可能!這……這太不可思議了!”唐小夢裝出驚訝無的樣子捂住了嘴。

“鬱明真是厲害啊!既是繼偉的親爹,又是張國亮的野爹,死了也值得了!”秦巖故意大聲說。

肯定有人在搗鬼!而且肯定和秦巖有關係!

張國亮立即想到了秦巖,忍不住轉過頭向秦巖望去。

只是他想不明白,秦巖是通過什麼途徑辦到的。

“說!這是不是你做的?”張國亮站起來指着秦巖的鼻子咆哮起來。

“你沒病吧!我一直在看守所裏面,怎麼可能做到這種事情!更何況做鑑定的時候都有錄像,你不相信可以查看錄像啊!”

邪王專寵:毒妃,別亂來! 爲了保證公平公正,公安機關的鑑定環節都是在錄像下進行的,所以不可能有人搞鬼。

“對!我要看錄像!”

秦巖的話提醒了張國亮,他立即轉過頭對唐小夢說。

唐小夢點了點頭,帶着張國亮去查看監控錄像了。

與此同時,秦巖念動離魂咒,讓自己魂魄出竅,緊跟着唐小夢他們去了監控室。

在監控室裏面,張國亮將任何細節都看了,可是他並沒有看到有人搞鬼!

這怎麼可能!爲什麼會這樣?

張國亮的整張臉都綠了,他萬萬沒有想到會這樣。

“哎呀!張督查的老婆和老媽真的和鬱明有關係啊!我還真沒有想到!”唐小夢搖了搖頭,嘆了口氣說。

圍在四周的人頓時哈哈大笑起來,眼滿是笑意。

聽了唐小夢的話張國亮被氣壞了:“唐隊長,你怎麼能相信一個犯人的話?”

“我並沒有相信秦巖的話,我相信的是鑑定報告啊!”

“啊……這……這……這報告明明是假的!”

“怎麼?張督查難道懷疑我們整個系統的人都在造假?”唐小夢沉下臉,口氣不善地說。

“張督查!你什麼意思?”

“對呀!張督查!今天的事情你必須說清楚!”

其他警察也不樂意了,立即紛紛大聲質問張國亮。

張國亮也知道自己剛纔一時情急說錯了話,他立即給大家道歉。

唐小夢擺了擺手,語氣冰冷地:“算了,這件事情這樣吧!張督查,因爲你和死者有關係,你不要參與這個案子了!”

根據國家規定,利害關係人是不容許參與調查案件的。

“這……唐隊長,你應該知道,這很明顯是一個陷阱!”

張國亮繼續給自己洗白。

但是唐小夢根本不聽張國亮的:“張督查,難道你懷疑鑑定結果嗎?”

“我……這……”

“好了!張督查還是好好的休息一下吧!好好想一想你和死者到底是什麼關係,我懷疑鬱明的死和你有關!”

唐小夢大有深意地說。

“啊?什麼?你……”

張國亮被氣壞了,可是偏偏不知道該怎麼說。

聽到唐小夢這樣說,秦巖在心給她豎起了大拇指:

行啊!唐小夢不愧是搞刑偵的,居然一下將了張國亮的軍。

根據刑偵調查規定,凡是和死者有關係的人都需要進行篩查,像淘米一樣,將沙子淘走,將米留下。

而這些沙子是嫌疑人。

“張督查,不好意思,我這是按照辦案程序在走,如果你覺得有問題可以找我的司!”

唐小夢丟下一句話,轉過身走了。

看着唐小夢的背影,張國亮被氣得嘴脣顫抖,他在心憤怒地暗想:

好啊!唐小夢,你肯定和秦巖是一夥的。你們給我等着,我絕對要找到你們相互勾結的證據。

唐小夢迴到問詢室,秦巖也恰好魂魄歸體。

唐小夢拿出紙和筆,一本正經地給秦巖做筆錄。

秦巖知道現在有監控,老老實實地配合唐小夢。

不一會兒,筆錄做完了,唐小夢站起來對秦巖說:“秦巖同志,根據我們判斷,你不具備殺人動機,你今天可以走了!”

“好的!謝謝你!”

“不用謝,這都是你自己做的!”唐小夢話有話地說。

秦巖笑了笑什麼也沒有說,跟着唐小夢離開了問詢室。

回到看守所,秦巖收拾了一下東西離開了。

看着秦巖的背影,好多犯人羨慕無,特別是那些老犯人,紛紛議論起來:

“秦哥真厲害!這看守所像他家的後花園,昨天來今天走!”

“誰說不是呢!唉!沒辦法,人家有靠山!”

之前秦巖離開看守所還真是因爲有靠山,如果沒有馬嬌父女,他不可能那麼快離開看守所。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秦巖能這麼快離開,那是因爲秦巖自己已經混到了一定的高度,根本不需要任何靠山能輕鬆地離開。

可以這麼說,現在秦巖是他自己的靠山。

離開看守所,李天霸已經開車在門口等着了。

了車,秦巖問李天霸:“耿伯伯找到了沒有?”

李天霸搖了搖頭:“主人,耿家國的命理斷了!無論趙子神怎麼算都算不出來!吾們懷疑他死了!”

秦巖皺起了眉頭,搖了搖頭說:“不!他肯定沒有死!如果耿家國死了,他們沒有魚餌將我釣出來了!”

緊接着,秦巖又問道:“對了,昨天晚有沒有人去光顧咱們的地盤?”

秦巖覺得對方把自己弄進看守所,肯定是爲了對付其他人。

所以他覺得對方肯定去香榭花提找麻煩了。

“沒有!”李天霸搖了搖頭。

“沒有!”秦巖有點吃驚,覺得對方有點不按套路出牌。

和人鬥智鬥勇怕不按套路出牌,那樣會非常傷腦筋的!

而不按套路出牌的人一般都是老奸巨猾的傢伙。 “對!正因爲如此,趙子神才推測對方應該殺了耿家國!不過吾們並沒有將這件事情告訴耿瑤瑤!”

李天霸將他們的推測原原本本地告訴了秦巖。

按照常理,趙子神的推測是對的!

但是秦巖覺得這一次沒有那麼簡單。

而且命理被斷也不是做不出來,只是需要天尊級別的高手出手才能做到。

秦巖懷疑是天尊級別的高手利用道術斷掉了耿家國的命理,讓他們以爲事情已經過去了。

其實對方卻悄悄地潛伏在暗處,正在靜靜地等待時機。

一旦秦巖他們鬆懈下來,對方快刀斬亂麻,將他們一打盡。

“耿老師的情緒怎麼樣?”

“她的情緒很差,特別是知道你也被抓進了看守所。好在剛纔聽說你能出來了,臉終於露出了一絲笑容!”

秦巖點了點頭:“我們走!回去!”

剛剛坐車,秦巖的手機響了。

秦巖拿起來一看,是唐小夢打來的。

接起電話,秦巖十分客氣地說:“小夢,謝謝……”

不等秦巖的話說完,唐小夢劈頭蓋臉地破口大罵起來:“秦巖,你他嗎的太混蛋了!你怎麼能這樣做?”

秦巖被罵的一頭霧水,詫異無地問:“唐小夢,我怎麼了?”

“怎麼了?哼!你自己做的事情你難道不知道嗎?”

“我真不知道!”秦巖覺得自己好無辜。

“哼!張國亮是不是你殺的?他爲什麼突然在我們刑偵支隊暴斃了?你說!不是你做的是誰做的?”

唐小夢在電話裏面破口大罵,她因爲太憤怒,聲音都帶着一絲顫抖。

“什麼?你說什麼?”

秦巖也呆住了,他沒有想到張國亮居然暴斃了。

不過他很快知道是誰做的了,肯定是那隻藏在黑暗的手。

他這樣做主要有一個目的,那是不讓唐小夢她們有好日子過。

一個健健康康的人,突然在他們警隊暴斃了,這和以前絡爆料的“喝水死”、“躲貓貓死”簡直是如出一轍。

可以說這是故意給警隊蒙羞。

可是秦巖又發現事情好像不對。

根據李天霸剛纔的闡述,秦巖覺得對方應該潛伏起來了,不應該鬧出這麼大的動靜。

莫非不是同一夥人?

想到這裏,秦巖一陣頭大。

“除了你還有誰?而且現在保市只有你和張國亮有仇!”唐小夢氣急敗壞地說。

她覺得秦巖太不夠意思,居然讓人死在了支隊裏面。

“唐小夢!你是不是傻啊!如果是我我怎麼可能讓他死在大庭廣衆之下?我肯定要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更何況我如果讓他死在你們支隊,那不是故意挑釁你們嗎?你們那個靈異部門肯定會出來找我麻煩的!”

“這很顯然是殺人滅口啊!”

其實殺人滅口這四個字是秦巖隨便說出來的,但是這四個字像閃電一樣轟擊在秦巖的腦海。

對啊!這是殺人滅口!

秦巖出來之前還在想,等張國亮離開了警隊他將張國亮截下,然後找出他背後的指使者。

現在看來,對方正是因爲怕自己找到幕後主使者,所以纔在大庭廣衆之下殺了張國亮。

這樣做有兩個目的。

第一個是讓秦巖找不到線索,第二個是給唐小夢扣一個屎盆子,好好的噁心一下唐小夢。

唐小夢聽完秦巖的話沉默了下來。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嘆了口氣說:“好的!我明白了!”

不等秦巖說話,唐小夢掛斷了手機。

秦巖拿着手機苦笑起來。

“主人,線索斷了?”李天霸一下猜到其的關節了。

秦巖點了點頭:“是啊!對方真實狡猾!連一點線索都不給我留!我……咦! 怪物被殺就會死 你殺了張國亮,我還有繼偉。”

說到一半的時候,秦巖突然靈光一閃,又想到了繼偉。

這也是一個線索。

繼偉雖然被帶去了帝都,但是秦巖可以去帝都調查。

“主人,對啊!你可以從繼偉的身找線索!”聽到秦巖的話,李天霸立即豎起了大拇指,讚歎秦巖足智多謀。

“所謂智者千慮必有一失,無論是多麼厲害的人,做事必然會有紕漏!”

秦巖微笑起來,心已經有了定數。

“不過調查繼偉這件事情我不能去!”

“主人,那吾幫你去!”李天霸立即自告奮勇地推薦自己。

“不!你也不能去!”

“啊?那你準備讓誰去?”

“誰也不能去!無論你們是誰,只要離開了保市,會引起他們的懷疑!我敢保證,現在絕對有一雙眼睛正在盯着咱們!”

秦巖一邊說,一邊眯起眼睛向車窗外望去。

不過秦巖沒有看到一個可疑的人。

“那咱們調查?”李天霸疑惑無。

“讓馬嬌他們去做!不要忘了我們還有馬家!”秦巖翹起嘴角笑起來,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李天霸拍了一下腦門,哈哈大笑起來:“主人,你果然是深謀遠慮!”

“好了!我們回去吧!”

秦巖對李天霸說。

李天霸點了點頭,開車直奔香榭花提。

在去香榭花提的路,秦巖拿出十幾張符紙,將符紙全部撕成紙人模樣。

“天地問道,陰陽借法,水火相容,撕紙成兵!化!”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