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鬼都是厲鬼及以上,凶神惡煞的,一看就知道都是狠角色,看的我寫心慌。

墨寒貼心的牽住我的手,走到了我身邊輕聲道:“別怕。”

也是,有墨寒在,我慌什麼。

握緊了他的手,墨寒瞥過在場的鬼,面無表情的開口:“本座,冷墨寒。”

陰靈們頓時發出驚訝聲,顯然他們都知道墨寒的名聲,但都不敢相信墨寒出現在了他們面前。

墨寒不管他們信不信:“今夜,本座還你們自由。回冥界,亦或滯留人間,都可。只一條,帶着這批活人的魂魄去一趟審判司。”

墨寒這是兵不血刃的要幹掉這裏所有的養鬼師!

陰靈們面面相覷,養鬼師們都緊張了起來。

“別胡來,我們可是簽過契約的……你們不能殺我們!”一養鬼師喊道。

墨寒擡手召喚出黑色的曼珠沙華,將花朵往空中一拋。黑色的花朵旋轉着,淺色的黑光落在陰靈和養鬼師們的身上,我聽到什麼東西斷裂的聲音。

“契約消失了!”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陰靈們霎時興奮起來!

墨寒收回曼珠沙華,陰靈們敬畏又感激的望着他,齊齊跪了下去:“多謝冥王大人!”

養鬼師們的臉色瞬間慘白。

墨寒懶得管他們,只看向了那老頭子,和老頭子身邊那隻更老的鬼。

這隻陰靈似乎很討厭墨寒多管閒事的樣子。

墨寒多看了他一眼,露出瞭然的神色來:“活人爲了長生不死,還真是不擇手段。”

我不解:“那隻鬼不是已經死了嗎?”

“他死的時候,抓了不少怨鬼獻祭,用禁術直接將自己從低等死魂提升成了厲鬼,保留了生前的記憶。”墨寒道。

“可還是死了啊……”我不解。

“但他仍可以留在這世間。”墨寒道。

似乎有點明白了。鬼的壽命比人長很多,所以這個老頭子死前,將自己變成了有記憶的厲鬼,以這種方式活了下去。

可是,既然是這樣留戀人世的鬼,又怎麼會去給養鬼師當鬼呢?

像是看出了我的疑惑,墨寒示意我再次看向那隻鬼:“他是童家先祖。”

我勒個去!

怪不得覺得老頭子和那隻老頭子鬼的臉有種謎之相似呢!

怪不得他會不喜歡放了陰靈們的墨寒呢!

那老頭子鬼“咯咯”笑了兩聲,看着墨寒,眼神不善:“沒想到,我居然有幸能見到冥王。”

墨寒沒理他,我覺得老頭子要說的話重點在後面。

果然,老頭子又道:“可是我聽說,冥王冷墨寒三千年前就失蹤了!你憑什麼冒充他!”

居然敢說我們家墨寒是假的!

墨寒也懶得理他,一道鬼氣直接衝他打去,那老鬼沒能閃過,硬生生的捱了下來。

“現在知道了?”墨寒賞了他一個眼角,看了眼一邊的陰靈:“他是你們的了。”

陰靈們再次歡呼。

老頭子鬼驚恐的叫出了聲:“不!我的功力決不能被他們吸食!不!我花了這麼多年才把童家擺到現在的位置,不能!”

一道藍光閃過,墨寒給他下了個封口咒,整個世界都安靜了。

陰靈們當着墨寒的面不敢動手,卻不斷看向那隻老鬼,眼中滿是覬覦與貪婪。

墨寒丟下一塊能讓陰靈們安然去審判司的木牌,牽着我走了。童家老頭子卻還跟在我們身後,被一路保持着掐脖子的姿勢,從地上拖到了倉庫外。

“恭送冥王大人!”陰靈們齊聲喊着。

墨寒離開倉庫,裏面頓時沸騰起來。墨寒給那裏下了個消音的結界,帶着我走了。

望着那還一直被拖在我們身後的老頭子,我不解:“幹嘛要帶着他?”

“童家那麼多冥河蛇不會全是從鬼界溜來人間的,他們應該是找到了讓冥河蛇繁衍生長的方法。”

我不自覺腦補了一堆蛇盤在一起的情景,泛起了一生的雞皮疙瘩。

手機這個時候突然響了起來,是昀之,我忙接通了:“爸媽怎麼樣?”

昀之的語氣很沉重:“爸倒是沒事,媽被嚇到了。”

“怎麼了?是小白三個頭嚇到了嗎?”我忙問。

“不是,小白過去的時候是一個頭。是童家那羣混蛋! 腹黑萌寶:孃親帶球跑 他們弄了個蠆盆一樣的東西!要推爸媽下去喂蛇!把媽都嚇哭了!”昀之的語氣恨不得現在就過來把童家人揍一頓。

“那咬到沒?”我慌了。

“那倒沒有,簡慧說的是真的,她攔下了,估計是那天在工廠她得到教訓了。”昀之道。

我鬆了口氣,問昀之要了地址,立刻過去了。

昀之把爸媽安置在了一家還營業的咖啡店裏,我和墨寒趕到的時候,我媽的精神不大好。

看到我,一下子抱住我就哽咽了起來:“蛇……好多蛇……瞳瞳快跑!跑!瞳瞳跑!”

“媽……沒事了……沒蛇了……”我的眼圈一下子紅了,我爸和昀之也很難受。

墨寒傳音給我道:“我可以刪除他們這段的記憶,這樣就不會害怕了。”

“刪!”反正也不是什麼美好的回憶,我媽不記得了正好!

給昀之遞了個眼色,墨寒很快施了法。

趁着我爸媽昏迷過去的時候,我跟昀之將記憶刪除的事說了,順帶告訴他,童家那老頭子就在咖啡館後面的小巷子裏。

昀之拿起桌上的瓷杯就衝出去了,我讓小白跟了上去,墨寒順帶還治好了我媽紅腫的雙眼。

看着我爸媽緊皺的眉頭終於松下,我如釋重負:“謝謝……”

“傻瓜,我們是夫妻。”墨寒寬慰的摸了摸我的頭。

過了好一會兒,我爸媽迷迷糊糊醒來了,我扯謊今天帶他們出來喝咖啡了,墨寒順勢捏造了一個假的記憶給他們,我爸媽果然不記得那些事了。

昀之回來的時候,拳頭上有點傷,都只是擦破了點皮,還好。

我讓他和小小帶爸媽先回去了,我和墨寒則直接讓小白去找了那個蠆盆。

墨寒說,那應該就是用來蓄養冥河蛇的地方。

是童家老頭子下令把我爸媽丟進去喂蛇的,我決定讓他親自下去嚐嚐那味道!

有什麼衝我來,我身邊的人,決不能動!這是我的底線!

小白很快就憑着靈敏的嗅覺找到了那地方,看了眼那被昀之揍的只剩下半條命的老頭子,墨寒對我道:“裏面都是蛇,你進墨玉里吧,我來解決。”

我點點頭,進了墨玉。

墨寒來叫我出去的時候,已經是半小時之後了。

小白載着我們回去,倚在墨寒的身上,我說不出的疲憊與難過:“沒想到會牽連到我爸媽……”

我以身犯險不要緊,大不了打不過躲進墨玉里等墨寒來救我,我就是擔心有些人對付不了我,專挑我爸媽下手。

“我派鬼過來暗中保護他們。”墨寒道。

“謝謝……”我抱緊了墨寒,再亂的心,抱着他,也能踏實下來。

“傻瓜。”墨寒寵溺的抱緊了我,“我護你周全,自然也要護你的親人周全。”

回去之後,墨寒施法讓爸媽去睡覺了,我和昀之分析了一整晚,決定要把童家全部整垮。別說養鬼師當不了,正常產業也不給!

我給齊明宇打了個電話:“齊先生,不好意思這麼晚了打擾你,不過,問一聲,有沒有興趣一起整垮童家?”

電話那頭的齊明宇一驚,忙問:“慕小姐是什麼意思?”

“童家的精英養鬼師,今晚估計會折損的差不多,是你們齊家、屠家和施家興起的時候了!”我道。

齊明宇明顯還在震驚中,而且,還帶着一絲懷疑:“慕小姐是怎麼知道的?”

“我親眼見到的!你愛信不信,反正我也通知不到其他兩家。對了,整垮童家,除了養鬼師的資源,麻煩把他們家的普通產業也一起收拾了! 重生家中寶 一個子都別給他們留!”

一想到他們居然要把我爸媽推下蠆盆喂蛇,我就恨不得把童家一段段掰斷!

我掛斷了電話,齊明宇既然今天能來通知我提防童家,自然也不會對童家手軟。

我和昀之便打算隔岸觀火,看着童家當過街老鼠了。

然而,三天後,齊明宇給我打了電話:“慕小姐,請問你先生在嗎?”

應該是找墨寒吧,我看了眼正在跟我爸下棋的墨寒,道:“在,怎麼了?”

“童家這裏有只棘手的青面鬼,我有個不情之請……希望先生能幫我們解決了此事!你放心,事成之後,必有重謝!”

“沒興趣。”跟着墨寒什麼好東西沒有,哪裏需要他們的重謝。

“慕小姐,我們這裏已經摺損了不少人手了……我們也是沒辦法,纔敢來打擾你和先生……我們三家都不是這隻鬼的對手……這鬼怪異着……不像是尋常的陰靈……”

我的腦海裏,不知怎麼就想起了童馳飛召喚的那隻牛頭鬼。

童馳飛是被童家趕出去的,他的養鬼術也肯定師承童家。那,那召喚陣,會不會是童家流傳出去的?

而且,那召喚陣召喚的是冥界死地被封印着的鬼兵,冥界應該禁止這種事的吧。

我想了想又想,問齊明宇要了地址,跟我爸媽扯了個謊,拉着墨寒出去了。

路上,我將齊明宇說的跟墨寒說了一遍。

墨寒道:“既然如此,便去看看吧。童家倒下之後,那三家掌權,對岳父岳母,也是一層保障。”

他竟然想到了這一層。

見周圍沒有人,墨寒打橫抱起我,快速朝一個方向飛去了。

那是童家名下的一個莊園,齊明宇說,他們被剩餘的童家人騙了過去,然後童家人用一個古怪的陣法召喚出來了那隻青面鬼。

墨寒很快便帶着我到了莊園,月色下,莊園裏一片狼藉。

(本章完) 一羣養鬼師圍着一直受了傷的青面鬼,那青面鬼身上散發出來的,明顯就是封印着的鬼氣。

整座莊園裏都是這樣的鬼氣。

墨寒一眼便看到了齊明宇他們所在的指揮區,見那裏還算安全後,將我送到那裏,轉身投入了戰局。

三兩下,他就解決了那隻青面鬼。

然而,齊明宇的臉色卻並沒有放鬆。

我覺得事情不對,問道:“怎麼了?”

“那青面鬼會復活。”他正說着,只見不遠處的莊園空地上閃現出一道陣法,一直一模一樣的青面鬼從法陣中出現了,再次朝墨寒攻去。

“我們找不到原因,慕小姐你們要是再不來,我們就不得不撤退了……”齊明宇尷尬的說着。

墨寒卻飛快的再次解決了那隻青面鬼,擡手丟下一團藍焰,燒掉了那陣法。

青面鬼沒有再出現,一直瀰漫在莊園裏的那股鬼氣,這個時候也開始慢慢消散。

齊明宇大吃一驚:“居然毀掉了那法陣!我們試了好多種方法都沒成功!這、這……”

“這是實力。”我接口道。

齊明宇敬佩的望着墨寒:“是啊,實力……”

墨寒飛回到我身邊,齊明宇忙表示感謝,墨寒卻依舊冷着臉。

“爲何一直到那天,才提醒我們要小心童家?”墨寒冷冷問。

齊明宇一愣,顯然沒想到墨寒一來就會問這個,解釋道:“本來童家二世祖是星老闆殺的,我以爲我,最多被暗中打擊報復。而慕小姐是普通人,那天只是正好去旅遊,童家應該不會牽連。但是,那天齊家的一個孩子被童家害了,施家和屠家也損了人,我們才意識到童家是一個都不放過。我這纔打電話通知了慕小姐。”

以齊明宇的才智,很容易就猜出來我們和童家肯定是有什麼恩怨了,我也沒瞞他:“童家想對我父母不利,就順手送你們個人情了。”

齊明宇恍然大悟,對墨寒的敬佩更是到了一個新的高度。同時,還不忘跟我們拉近乎:“兩位請放心,等我們齊家接手綠城後,慕家二老一定會照顧的妥妥當當!”

“讓他們過太平日子就行。”我道。

“一定!慕小姐放心!”齊明宇做了個請的手勢,墨寒帶着我進屋了。

屋內,用特製的繩索綁了一排的養鬼師,想來都是童家的人。

墨寒一一打量過他們,我問道:“誰開啓的召喚陣?”

沒有人回答,齊明宇應道:“是他們用血共同開啓的,但我們找不出畫陣的人。”

“畫陣之人不在這裏。”墨寒道。

聽他的語氣,彷彿已經看出來了畫陣的人,我悄悄問道:“知道是誰嗎?”

“童家先祖化鬼前留下的陣法。”墨寒道。

那隻老鬼已經魂飛魄散了,再想找線索也斷了,我不禁有些失望。

“至於你說的重謝,就將童家所有與陣法有關的東西拿來便可。後天,星博曉會過來取。”墨寒說完便帶我離開了。

而星博曉,沒錯,墨寒喊來保護我爸媽的,就是這貨和這貨的手下!

理由一,我是在他店裏遇上了這破事纔會被牽連的;理由二,星博曉殺的二世祖,我是被他牽連的,都是星博曉不給力!

當天吩咐完這件事,作爲墨寒的腦殘粉,星博曉一口答應了。第二天下午,我就看到我家樓下多了間奶茶店。 霸愛:惡魔總裁的天真老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