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人應該就是那個詹軍了。”陽頂天猜測。

果然,衛蘭一見那個年輕人,立刻站起身來,道:“詹公子。”

“衛助理?”

詹軍自然是認識衛蘭的:“怎麼是你來了,爸爸要我回去啊?”

“是。”衛蘭點頭:“這邊太亂了,詹總非常擔心,想請你儘快回去。”

詹軍眼光一凝,下巴微微擡起:“我聽說有人不想我回去是不是?”


“可能是。”衛蘭微微一滯:“我不知道。”

“哼哼。”詹軍冷笑一聲:“我本來確實不想回去,但那些人不想我回去,我還就偏回去不可了。”

他這話就顯出了公子哥兒的氣性,陽頂天暗想:“個性飛揚啊,還行,至少不是軟蛋。”

“詹軍,詹軍。”

正說話間,一個清脆的叫聲傳來,隨即一個女子走進來。

這女子非常年輕,大約二十都不到,也非常漂亮,穿着小花裙子,肌膚象牛乳一樣的白。

“伊利亞娜。”

詹軍本來氣虎虎的,聽到這女孩子的叫聲,他臉色立刻溫柔起來。

回頭牽着了女孩子的手,給陽頂天兩個介紹:“我給我們介紹,這是我爸爸的助理衛蘭,你可以叫她衛助理。”

然後又給衛蘭介紹:“這是伊利亞娜,山鷹城的玫瑰,怎麼樣,漂亮吧。”

“漂亮。”衛蘭由衷的讚歎。 詹軍以爲陽頂天是護衛衛蘭過來的鏢師,根本就沒介紹他,陽頂天也不當回事,看着伊利亞娜,暗贊:“原來她就是那個伊利亞娜啊,難怪把詹軍迷得神魂顛倒的,還確實是漂亮。”

阿富汗是歐羅巴人種系,跟西方人一樣,五官比較立體,如果遺傳比較好的話,就會長得非常漂亮。

山鷹族雖然是山溝溝裏的一個部族,但做爲族長,每一代都選的美女,優中選優,後代自然是極爲優秀的,所以這個伊利亞娜長得漂亮,並不稀奇,只是陽頂天一路看過來,那些女人都不怎麼樣,突然一下子見到一個特別出挑的,有些驚訝了。

伊利亞娜很有禮貌,跟衛蘭打了招呼,甚至對陽頂天也點了點頭。

詹軍對衛蘭道:“我給你們安排房間,你們先住下,我跟達雷商量一下,過幾天回去。”

說完,他摟着伊利亞娜的小腰,轉身出去了。

隨後就有侍女過來,領陽頂天和衛蘭到一個小院子裏,各自安排了房間。

等侍女離開,衛蘭對陽頂天道:“詹軍不知道你的重要,有機會我會跟他說。”

“我有什麼重要的。”陽頂天笑起來,搖頭道:“你不必提我,只要他跟着回去就行了。”

見衛蘭還有些猶豫,他托起衛蘭下巴,道:“我不是詹家的下屬,我只是跟詹總做一場交易,保護你過來,現在你來了,詹軍回去了,那就行了,至於重不重視我,無所謂的,公子哥兒嘛,眼裏沒有我這個保鏢,很正常的。”

他這不是說氣話反話,確實就是這樣,一個保鏢嘛,這樣的待遇是正常的,哪怕是初到阿富汗,衛蘭對陽頂天的態度也差不多,直到陽頂天殺了巴塔,兩次救了衛蘭,衛蘭的態度纔有所轉變,再到後來給陽頂天在牀上征服,才真正把陽頂天看得高大起來。

所以歸根結底說,要別人重視你,首先你要有本事,沒本事又想別人重視你,別做夢了。

陽頂天早就已經習慣了這些,所以完全不放在心上,倒是有一件事讓他覺得非常意外,山鷹城居然有電,至少王宮是有電的,一問衛蘭才知道,原來這是詹軍資助的,在這邊的山上,搞了一個光伏基地,達雷的王宮和山鷹城一些重要人物的家裏,都是通了電的,然後街上還弄了一些太陽能燈,不過陽頂天先前沒注意。

達雷對詹遠光的人還是重視的,晚飯時分,專門派了人來請衛蘭和陽頂天赴晚宴。

達雷二十七八歲年紀,中等個頭,神情溫和親切,尤其是對着衛蘭的時候,帶着一點所謂紳士的謙遜,這是西方教育的結果。

至於對陽頂天,繼續無視,而衛蘭在跟陽頂天聊了後,也認可了陽頂天的說法,他是詹遠光的合作方,跟達雷這些人完全扯不上關係,不需要達雷這些人認識他重視他,這是完全沒有意義的事情。

達雷請衛蘭入座,陽頂天也跟着入座,詹軍和伊利亞娜先到了,隨後先前那個白衣女子也來了。

晚飯前,衛蘭問了一下侍女,知道這女子叫迪莎,是達雷父親死前娶的妻子,算是達雷的後媽,本身是天星族族長的女兒,而天星族人口地盤比山鷹族還要多一倍以上,所以地位尊祟,雖然達雷父親死了,達雷對迪莎也極爲尊重。

迪莎這時換了一身衣服,是一身黑色的晚禮服,純西式的打扮,臉上也沒有面紗什麼的,跟陽頂天一路過來看到的女子裝扮完全不同,事實上迪莎同樣是到西方流過學的,是醫學和生理學雙料搏士。

衛蘭問到的情況,陽頂天當然也知道了,這會兒看到迪莎在侍女簇擁下進來,高貴典雅,風姿如畫,然而想到她的命運,卻不由得感慨:“這樣的女人,居然當了寡婦,困在這樣的山溝溝裏,太可惜了,要是在東城,該比鍾鬱青還要拽吧。”

達雷對陽頂天無視,但迪莎卻似乎對陽頂天頗有興趣,眼光好幾次落到他臉上,見她看過來,陽頂天便也回看過去,很有趣的是,迪莎並不迴避他的眼光,反而與他對視,很大方,很高雅。

“這女人,完全西化了,跟這邊的女子完全不同啊。”陽頂天更感興趣了。

達雷這個晚宴,同樣是西化的,直接就吃西餐,吃到中途,蹬蹬蹬腳步聲響,一個人衝進來,正是下午給陽頂天嚇尿的那個花襯衫。

衛蘭也從侍女口中問到了花襯衫的信息,花襯衫名叫馬德哈,與達雷還有伊利亞娜三個是同一個母親,所以比較驕橫,算是山鷹城裏著名的花花公子。


陽頂天看到馬德哈,心下好笑,對衛蘭說了一句脣語:“這二哈又來了。”

衛蘭卻皺起眉頭。

馬德哈來意明顯不善,她有些擔心。

達雷看到馬德哈闖進來,皺了一下眉頭,道:“我親愛的弟弟,你來晚了,坐吧。”

“我不是來吃飯的。”馬德哈指着陽頂天:“哥哥,我要殺了他。”

“爲什麼啊?”達雷皺眉:“他是詹軍的屬下,遠方來的客人。”

達雷身後站着一名侍衛,這時走到達雷身後,低聲說了幾句,很顯然是在說先前陽頂天和馬德哈衝突的情況。

聽了侍衛的話,達雷眼光向陽頂天看過來,眼中帶着驚訝,很顯然,他對於陽頂天的大膽,也有點兒意外,還有點兒惱怒。

詹軍這時開口了,道:“大哥,這是一個誤會,這個陽頂天,是我的人,這樣好了,我代他向四哥道歉。”

又對馬德哈道:“四哥,過兩天我陪你去喀布爾,好好的玩一趟,算我給你賠禮,今天的事,就這麼揭過,可不可以。”

“你是你,他是他。”馬德哈卻不依不饒:“一個下人,你這麼護着他做什麼?他讓我出了大丑,不殺了他,我沒面子。”


他說着看向達雷:“大哥,請你下令殺了他。”

達雷皺着眉頭,眼光再次轉到陽頂天臉上,陽頂天把一塊羊肉塞進嘴裏, 斜着眼晴看着他。 達雷眉頭一皺,不再看陽頂天,對馬德哈道:“他是中國來的客人,不能殺了他,這樣好了,抽他二十鞭子,這樣你的臉面就可以維護了。”

詹軍叫起來:“大哥,你不給我面子嗎?”

“我給你面子啊。”達雷看着他:“但這個人,居然來我的王宮開槍,而且威嚇的是我的親弟弟,不對他加以懲罰,我的面子又在哪裏?”

這話一下把詹軍僵住了。

他怔了一下,轉頭對陽頂天道:“那個啥,你是叫陽頂天吧,你也過於放肆了,這樣吧,你先挨着,回頭我補償你。”

“呵呵。”陽頂天笑起來,他把一塊雞骨頭吐出來,呸了一聲:“你算什麼東西?”

詹軍無論如何想不到,陽頂天會這麼狂,直接給他氣笑了:“好好好。”

他轉頭對達雷道:“這人我管不了了,你隨便吧。”

達雷反倒是笑了,點點頭:“你的人,很有意思啊,就不知道挨鞭子的時候,還會不會這麼狂。”

他說着,腦袋一偏:“把他拖出去,抽到他求饒爲止。”

馬德哈則叫:“直接抽死他。”

衛蘭大急,叫:“詹公子。”

詹軍向她一指:“你別說話。”

他是公子哥兒的性氣,陽頂天這樣的小人物在他面前發狂,太不給他面子了,他是真的怒了。

惟有迪莎,饒有趣味的看着陽頂天。

隨着達雷的命令,五六個侍衛從門外衝進來。

陽頂天不急不慌,端起杯子,向迪莎舉杯示意,喝了一口。

他放下杯子時,最前面的侍衛已經衝到他面前,伸手向他抓過來。

陽頂天手一揚,杯中酒猛地潑到那侍衛臉上。

那侍衛啊的叫了一聲,再睜眼時,眼前已經沒有了陽頂天的身影。

他一愣之下,突地脅間一痛,這一痛太厲害了,彷彿一根大樹撞上來一般,讓他連呼吸都做不到了,身子不由自主的軟倒。


衝進來的,一共有六名侍衛,差不多是同時軟倒。

達雷幾個只見眼前一花,陽頂天站在了大廳中間,而幾名侍衛已全都軟倒在地。

陽頂天是怎麼突然間從座位上移到廳中的,幾名侍衛是怎麼軟倒的,達雷等人完全沒有看清楚。

沒人想到陽頂天有如此功夫,過於意外,所有人都傻在了那裏。

陽頂天冷然一笑,轉身走向馬德哈:“先前你伸出來的是哪隻爪子來着?”

馬德哈這才醒過神來,身子一抖,急叫道:“別過來,你不要過來。”

話未落音,陽頂天已到面前,一伸手抓着了他右手:“是這隻爪子吧。”

一用力。

喀嚓。

一聲脆響。

“啊。”馬德哈發出一聲驚天慘叫。

陽頂天鬆手,馬德哈右手軟軟垂下,竟是給陽頂天生生把手腕折斷了。

“大膽。”達雷騰地站起來:“來人。”

他身後的侍衛長同時撥槍,手才伸到腰間一際,忽覺胸口一痛,全身剎時間失去了所有力氣,慢慢軟倒。

Wωω тTk an co

達雷突然見陽頂天出現在自己面前,嚇一大跳,他腰間也有一把槍,這是他的習慣,生在這樣的地方,隨身帶槍是必須的。

他才把槍撥出來,突覺手上一鬆,槍竟然就到了陽頂天手裏。

這下達雷徹底嚇到了,慌忙往後一退,他身後是高背椅子,實木做的,很重,這一退,椅子只退了一點點,他整個人就跌坐到了椅子裏,驚慌的看着陽頂天道:“你……你要做什麼?”

陽頂天不理他,把玩了一下手中的槍,這時外面又衝進來幾名侍衛,陽頂天霍地轉身,啪啪啪連開數槍,所有侍衛全是右肩中槍,在門口滾成一團。

他今天的功夫無底,但槍法呢,還是以前民兵營長的底子,不過門口到達雷座位,不到二十米,打肩部,還是不成問題的,其實也還有點偏,有一名侍衛中的不是肩部,差不多打中胸口了,應該會傷肺,這沒辦法,手槍嘛,就是這樣的準頭了。

陽頂天不開槍還好,這一開槍,達雷更是嚇得臉無人色,伊利亞娜則直接尖叫起來。

衛蘭卻是又驚又喜,眼光緊緊的看着陽頂天,心下狂叫:“這個男人,他真的好強。”

陽頂天學着西部牛仔,在槍口吹了一口氣,轉頭看向達雷,達雷身子一抖,伸出手道:“別開槍。”

詹軍這會兒也醒過神來,叫道:“陽頂天,別開槍。”

見陽頂天轉頭看過來,他臉上勉強露出個笑意:“給我個面子。”

“給你個面子。”陽頂天冷笑:“你有什麼面子,沒有你爸,你屁都不是。”

詹軍笑容一僵,眼中顯出惱怒之意。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