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案子確實十分惡劣.作案手法的殘忍,幾乎不是人能做的出來的.還有誰補充嗎?” 楊浩聽到局長這麼一說,忽然腦子閃現了一個想法,但他生生的嚥了回去.沒有表態.靜靜的聽着大家的討論.

“局長,我對死者家屬和周邊關係做了下了解,被害的一男一女均是外地人,XXX大學的學生,正在戀愛.平時的人際關係很簡單,社會背景幾乎是沒有.而在其住處和校園內瞭解到,這2個人品學兼優,行爲規範,幾乎是人見人誇.所以排除仇殺的可能.” 國智站了起來,把調查結果說了一下.

“這能說明什麼????”

“我認爲最少可以說明一點,罪犯殺人並不是基於金錢,感情糾葛上的行爲,不過就案情來看和5.12的罪犯曾強有些類似是處於發泄,有虐殺心理的變態狂.但針對目標不明確,也就是說,無論男人女人,社會人士還是學生都有可能成爲被害對象.”

說話的人,是另一個外號 “終結者”的警官,名字叫申震宇,此人以辦案效率快捷,分析案情細緻聞名,從他手上過的案子幾乎沒有沉澱下來的.所以他和黃凱2個人被成爲DL市最年輕的犯罪剋星.

“這案子太…太恐怖了…也不過如此吧”一個細細的女性聲音冒了出來

轟隆….隆….. 天空突然炸開了一道閃電,雷聲悶悶的傳了過來,楊浩的心裏也跟着劇烈的跳動着…屋內所有的人都被這雷聲給震的驚住了.說這句話的人是剛調來不久的女法醫,據說是畢業於清華大學法醫系,醫學博士.楊浩就是聽了她的這句話,再加上剛纔的悶雷,似乎讓他有了一個隱隱的不好的感覺,使得他心裏劇烈的跳動着, . “阿浩,你想到什麼了??說說吧”黃凱用手抹了抹臉,壓了壓驚的說道.

“我…..我有一個想法,不知道該不該說……”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了過來, “說吧…不用忌諱,想到什麼就說什麼”,局長也喝了口水,等待着楊浩的回答,希望能從中得到些什麼.

“我….我說句不本不該說的話,我認爲這不是人乾的”

“什麼????”

“他剛纔說什麼?不是人乾的??”

“是阿,那是誰幹的??”

“~~~~~~~”下面聽了楊浩的話,大家都非常詫異,討論聲越來越大.

“不是人乾的??你繼續說下去…”

“首先,死的2個人的情況異常慘烈….而人在受到驚嚇或遇到危險以後會做出反抗的舉動,尤其是再受到劇烈疼痛時的反應會更強,不會就這麼任人宰割.可我在看屍體的時候,2個被害者身上,第一沒有被束縛的跡象,這就說明死者直到死都是自由的,行爲並不受阻礙.第二,死者的全身上下並沒有淤青,瘀血的痕跡. 也就說明並沒有人爲的去按住死者的四肢.而內臟也都正常,沒有被有毒物質侵害的跡象.” 楊浩說完,看了看那個女法醫.見楊浩投來的目光,女法醫點了點頭,證明楊浩說的都是真的. 大夥看楊浩說的確實有道理,所以都一臉的期待,包括局長大人.

楊浩嚥了口唾液.用從嗓子裏擠出的小聲說到..

“那麼..到底是什麼原因,讓這一男一女承受着無邊的恐懼和撕心裂肺的疼痛一動不動的毫無反抗的,被活活折磨致死的呢?”楊浩說到此處,眼神飄向了窗外.看着滿天的烏雲,彷彿感受到了暴風雨的降臨.大夥被他這麼一說,連從警數10年的老警察也泛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嗯….繼續說下去吧”局長大人鬆了鬆緊攥着的拳頭,儘量放鬆的說到.

“沒了….我的想法就這麼多….”最關鍵的時候,楊浩又把話保留了下來,畢竟他是一名人民警察.總不能張口就來一句:我懷疑他們是被鬼殺的吧?

在座的人,其實都明白楊浩要說的是什麼,但也都出於這個原因.也不好多問,局長見楊浩有所保留,於是分配了一下任務,讓黃凱領一批人.着手調查患有神經性疾病的所有罪犯信息,並且去醫院覈實這些人的近況,申震宇則被調去面見醫藥界的名人名士,調查人體機能的一些問題.而所有人都離開之後,楊浩被留了下來.

局長掏出了一包 “玉溪”,遞給了楊浩一支,自己也點了起來,猛吸了2口,楊浩此時竟然也接過了香菸,抽了起來.把戒菸的事忘了個一乾二淨.這並不是礙於應酬,而是這件事太蹊蹺,也讓人感到很不安.有些時候菸草在鋪平心神上有着功不可沒的效果.當過警察的人,想必都有體會,沒頭緒的時候,抽上幾根香菸,慢慢的思緒就會涌現出來,這就是菸草的安神效果體現了作用._

“楊浩,依你看這件案子究竟是誰幹的?”

“我現在還不知道…”

“既然你說不是人乾的,肯定有原因,理由呢?”

“說了您也不會相信….”

“你還沒說,怎麼知道我不相信?”

局長的神態告訴楊浩,他並沒有開玩笑,相反的,神情嚴肅的他讓楊浩覺得這件事瞞不住了,於是他把在那臺詭異的車底盤下,見到人的手印一事和盤托出.說完以後,楊浩低着頭,抽着煙.他知道局長不會相信,弄不好還會挨一頓罵,可等了好久,局長並沒有說話,而是神態更加嚴肅的沉思着什麼.窗外,已經滴滴答答的的下起了小雨,沉悶的雷聲時不時的發作着.

“楊浩,這件事情已經驚動了省府,乃至中央.並且被列入了絕密檔案.既然你有能力找到了線索,那麼..我也只好和你詳細的交代一下了.”

局長說完,掐滅了菸蒂,從桌子裏拿出了一份黃皮檔案,只看見角落上寫着2字,就知道這不是一般人甚至公務員能見到的東西.

“你先看看吧,之後我在和你詳細說明”楊浩接過了檔案,打了開來…裏面的內容紛雜多亂….但有一個醒目的標題引起了楊浩的注意,2008年8月14日13號拆遷區,7號遺址—絕密.沒錯,這一天正巧是楊浩抓捕曾強,進入鬼宅假死的那天.於是楊浩詳細的把內容看完,原來,政府早就知道這棟建築有問題,並且已經採取了措施,本已經安然無恙,卻被楊浩他們給破壞掉了,看守這個住宅的人,是中央委派的特殊級人物.可正巧在楊浩出事的時候開了個小差,不在場.也正是這個人當天回到此處發現了異常,向上級做了彙報.之後,上級開了個祕密會議聯繫實際情況,確定是楊浩本人當天去過此地,並且出了事情,所以上面爲了查詢線索纔會讓局長不斷的催促楊浩的屍體,可哪曾想到楊浩竟然沒有死.現任的局長和楊浩的父親關係很好,本想讓楊浩康復後安穩的繼續生活.但陰差陽錯的又讓他撞到了這個案子裏來,並發現了重點.所以無奈之下,才把這個絕密的卷宗呈現在了桌案.

“看守這個建築的人是誰???”楊浩合上了卷宗問道

“他去中央開會了,過幾天就回來.到時候你們可以見面.”

“既然政府發現了那建築有問題,爲什麼不拆毀?”

“那建築畢竟是2戰侵華的歷史證據,政府也是迫於壓力纔不得不把它留下來”

“唉…..真是害人匪淺阿….”楊浩不由得嘆了口氣,畢竟碰到這種事情的人是他,如果換做了別人,恐怕此時早就已經身在地府裏準備喝孟婆湯了.

“楊浩,這個案子除了你和我,對誰也不能透漏.你只能暗地理調查,我會相上面申請,派專門的人士來協助你,畢竟政府不允許引起恐慌,老百姓安居樂業這麼多年了,十分的相信科學,反對迷信,如果突然說有鬼的出現,你想想後果是什麼?至於市局的人,我會安排他們跑一些冤枉路,調查無果以後就在明面上把這個案子列入疑案.永久封存.”

“哦….好吧.我會提組織保守祕密的.真希望那個看守的人早一些回來,我怕我一個人應付不來”

“我不會讓你再涉險的,放心吧”局長見楊浩答應了保守祕密以後,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示意楊浩可以出去了,自己坐在了辦公椅上,閉上了眼睛…….

楊浩走出了警局,站在門口,看這外面下着的小雨,心裏想着,但願這樣的慘案不會在發生了.就在楊浩愣神的時候,一個陌生又帶點熟悉的聲音從身後飄了過來, “楊浩….”,楊浩循聲望去,一個身穿白色短袖,扎着個馬尾的女孩站再身後,沒錯,是一起開會的女法醫,

“你是……”

“哦…對不起,忘了自我介紹,我叫韓雲雪.是剛轉到咱們局裏的新法醫,我們今天見過面了”說完她微微一笑,給這陰暗的天氣裏帶來了一絲陽光.其實韓雲雪也不算是新人了,調來局裏工作也有2個多星期了,只不過楊浩那時在外面跑案子,又假死了一回,對這個不算是新人的漂亮女孩沒什麼印象.開會的時候大家心裏裝的都是案子,臉色都陰沉,楊浩沒在意,不過現在看起來,這個女孩給他的感覺還算不錯,比穿着白大褂時好看多了.

“嗯..你找我有事嗎??”

“其實也沒什麼事,聽說你挺忙的,所以趁着這個機會想和你認識一下,一會有空嗎?我們去咖啡廳坐一坐?算是交個朋友吧?” 韓雲雪說完了一臉的期待,絲毫沒有注意這些話本應該是男人主動說的,可面對着楊浩這冷峻帥氣的臉加上他的事蹟,已經完全把自己弄暈了.

“這樣啊…真是不好意思,我家裏還有一些事….改天吧?”,楊浩試探性的回了一句,不過韓雲雪期待的表情立刻就被冰凍了.

“改天我請客,把我的朋友也帶來,咱們到那時候在好好聊聊,也是正式交個朋友吧.”楊浩有些不好意思的接了一句.

“好的,那你先忙吧”韓雲雪有些失望的點了點頭,楊浩又和她寒暄了幾句之後開着車離開了….韓雲雪站在原地,雖然有點失望,不過也有一絲竊喜.畢竟已經有約定了,只是時間問題.想到這,她笑了笑,轉身回到了警局裏.

楊浩在雨夜的傍晚,開着車行使在路上.心裏琢磨着這些事,政府也有點太鬆散了吧?既然發現了問題,就應該全面封鎖那個地區阿…怎麼會找了一個擅離職守的人看大們呢???幸虧出事的是自己和一個該死的罪犯,如果是個普通的百姓那結果又會如何???想這想着車已經開到了自己家的門口.楊浩剛進家門,母親已經做好了飯等着他了,楊浩暫時拋開了這些煩心的事,和父母開開心心的剛吃完了飯.聲稱自己有點累,先睡了.於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鎖上了房門.按照父親教給他的方法調氣運氣…此時他也顧不得老爸交代的事情,心裏想的全都是如何能找到線索.如此運氣沒多一會楊浩就成功的脫離了自己的**,然後手裏拿起了通幽令牌.頓時,眼前白光大現,接着一頓黑白光的閃爍.楊浩再一次來到了,另一個空間的,酆都鬼城. 楊浩第二次來到了這兒,雖然有點勉強.但還好,中途沒有出現什麼異樣的問題,這大概都要歸公於通幽令牌的效力吧.此時,令牌上泛着青色的光芒,楊浩拿起來看了看它,發現令牌的背面出現了地圖,是整個酆都的地圖.所有的建築物上都寫滿了繁體的名稱,楊浩雖然對這個地方還是充滿了好奇,但因爲心裏還有重要的事情等着他處理,於是按照上回走的路線來到了酆都衙門的大門口,回頭看了看這條比較寬闊又熱鬧的大街—安樂街.

“浩浩??你怎麼來了?不是告訴過你,出體要小心嗎?”

楊浩話音剛落,這個跪在地上的犯人,身軀似乎顫了一下,擡起頭看了楊浩一眼,兩個人的目光碰到了一快..

“曾強?????”楊浩吃驚的嘟囔了一聲,沒錯.這個犯人就是曾強.他剛纔聽到了楊浩的聲音就覺得耳熟,擡頭一看,果然是他.不過隨後他又低下了頭.

“浩浩..你們認識??”

“曾強,海灘上那件案子是不是你做的??”楊浩似乎沒聽見老爸的問話,臉色一變盯着曾強狠狠的問了一嘴. 而曾強也莫名其妙的看了看楊浩.

“海灘??什麼海灘啊??”

“你少根我裝蒜,除了你還會有誰會做這等喪盡天良變態的事情?”

曾強低着頭沒有在說什麼..

“浩浩,怎麼了??有什麼事情好好說,至於他如果有什麼隱瞞,罪加三等”

“老爸,前些天在DL市的麗交灣出了一場命案,我懷疑是他乾的,麻煩你查一查,把那2個人鬼帶出來,當面對質.我看你怎麼抵賴”

楊叔給了白麪鬼判一個眼神,鬼判就在書裏翻了起來..過了好久,白麪似乎毫無進展,那本大書都快讓他翻爛了.

“阿浩,知道被害人的姓名嗎?”

“嗯…一男一女,男的籍貫是湖南,名叫王勇,女的是黑龍江人,叫胡文娜.”

白麪聽後,又是一頓翻閱.但和剛纔一樣,前前後後的亂翻.

“白麪鬼判,出了什麼事情?”楊叔似乎也察覺到有一點不對勁,白麪鬼判平時的工作效率很高,查什麼人,什麼事,用不了幾秒鐘.可這會連續翻了快20分鐘還是沒什麼結果.

“真是奇怪啊….生死簿上確有這2個人,但死亡日期並不是那一天啊?相差太多了,就算是出了意外冤枉而死,生死簿也會在此人死後自動的做相應的修改,畢竟這生死簿是以地書爲準,關聯命運的…真是奇怪..”

“什麼意思?白麪老師,這能說明什麼?”

“要麼就是生死簿出了問題,要麼就是這2個人根本沒死”

於是白麪用判官筆在生死簿上點了一下,曾強的人生經歷就出現在了半空中,從出生到落魄,再到行兇,死亡.每一個細節都出現在眼前.原來,海灘上的案子根本就不是曾強所爲,他並沒有說謊.畫面顯示在和楊浩闖鬼宅的那天,人就已經死了.而後四處飄散,準備躲起來,等待機會復仇.可哪想到跑了不到2天,就被陰差發現.抓了回來,這會兒正在審他.

“生死簿並沒有出現問題啊…這可真是奇了怪了,難道2個人沒死?”白麪自言自語的說到.

“不可能,2個人的屍體是我親眼所見,死的很悽慘.而且這會想必已經火化了”

楊浩把事發現場和調查的線索都說了出來之後,整個大殿裏一片譁然.

“老爸,白麪老師,你們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嗯,…這件事情確實有點不同尋常.我和上面聯繫一下..你等等”

楊叔讓屬下端來了一面 “鏡子”,這個鏡子足有一人多高,四周的紫色框架上寫滿了密密麻麻怪異的符號,鏡子下面是一個帶有插槽的底座,楊叔把自己的令牌插了進去,唸了3便咒語.這面鏡子在咒語的催動下,變的有些透明隨後蕩起了水波紋,之後漸漸的從裏面露出了一個人.這個人比一般人大了數倍,也是身穿紫黑色官服,和楊叔不同的是,官服上面有九條金色的五爪神龍,看上去煞是威風.這個人座在一張帶有巨大無比的屏風的座椅上,雙目射出藍色的光.黑黑的臉上沒有一絲表情.額頭….這個人的額頭上有一道彎彎的月牙…. ‘包青天’?楊浩的第一反應就想到了這個名震宋朝的大官.楊叔站在他面前,就如同一個不滿週歲的孩童站在姚明跟前一樣.

“DL酆都使,參見閻羅陛下”

“卿家無需多禮,平身吧…”

楊浩見此,知道眼前的這個 “巨大”的人物就是傳說中掌管整個地獄的閻王,可是沒曾想到,閻王真的如人們口中傳言的一樣.就是宋朝的名審包青天.閻王似乎也看到了楊浩,神情微微一頓.繼續說到.

“卿急着見朕,有何事?”

“稟陛下,塵世間出了怪事,這是小兒楊浩,現爲DL市的陽差,請陛下恩准小兒帶臣詳細稟奏.”

“准奏.”閻王沉穩的聲音和沒有表情的臉給人帶來了深深的敬畏,鐵面無私在這樣的人身上無疑是得到了最好的說明.楊浩見到閻王的本尊,也不由得被這股子無邊的威嚴壓的有些慌了神,楊叔在旁看的真真的.於是小聲提醒了楊浩一聲,示意他不要太緊張.

“啓奏陛下,DL市麗交灣在前2天發生了離奇命案,因調查無果.臣本想來地府探訪一下死者的鬼魂,從而得到線索.可生死簿上竟然無法查到2人死後的一切信息.臣經驗尚淺,辦事不勞,請陛下問罪.”

“哦???有這等事?”

“回陛下,小犬所說句句是實.臣也沒遇見過此類玄案.所以這才驚動了陛下.請陛下體諒.” 楊叔把話接了過來….

“嗯…..鍾愛卿,你看此事是何原因?”閻王詢問另一個貼身大臣,此人面目猙獰,濃眉怒目,落腮鬍子遮蓋了下半個臉.與其它的鬼差不同,他身穿一套紅色官袍,一手持紙扇另一支手拿着一口金色寶劍.昂首而立威風凜凜.此人正是鬼見愁.鍾馗.

只見鍾馗面對閻王而立抱拳深鞠一躬,緩緩說道.

“啓稟陛下,此類事件在古時不絕於耳.依臣之見,此乃惡鬼所爲.”

“哦???何以見得?”

“回陛下,鬼傷人,多利用人畏懼鬼神之心理,殺人而利己. 但凡人都有三盞陽燈,乃是辟邪壯本之利器,因而普通的鬼要想害人只能施以驚嚇,迷惑等擾亂心神之法,滅了此三盞陽燈而後害其性命.但此類事情,逃不出地書法網.唯一能不被地書察覺的,臣以爲只有自身突破了鬼道而成就鬼仙之後,方可生奪陽人之魂魄.不予地書發覺.”

“既然如此,朕命你親掌此事,定要查出原由….”

“鍾馗領命”閻王說完又用手寫了一份御旨交給了旁邊的鬼侍.

“楊浩聽旨…”

“臣在…”

“朕命你爲地府特使,全力查徹此案.陰陽2界的地府官員,散仙,鬼役.務必全力協助.告破之時論功行賞,欽此”

楊浩接過了聖旨,磕了幾個頭後,鏡子裏恢復了原始面貌.

“浩浩,這回你可長臉了 呵呵..這個特使的身份和欽差差不了多少了,這下子不但是咱們這個DL的酆都,整個地府包括陽間的散仙,鬼役都聽命於你了.任你使喚了,這個身份不低啊,你可不要讓閻王失望纔是啊”

楊浩答應了一聲,知道這事也讓閻王高度重視了.自己雖然得到了一些權利,但相對的也有不小的壓力. 就在楊浩準備告別離開的時候,曾強開口說話了…..

“大人,讓我說兩句話吧..我雖然罪該萬死,但忽然想起一事應該能幫助到楊浩,我不求有功.只求能減輕我的罪過吧”

楊浩看了看曾強,這個殺人的惡魔此時看起來並沒有那麼猙獰,海灘的事也確實和他無關,再想起他死時的那股子豪氣,楊浩心裏也泛起了一絲憐憫.

“你說吧….”楊浩代老爸回了他一句.

“楊浩,你還記得那天在鬼宅裏的事情吧?”

“嗯…記得…”

曾強點了點頭痛苦的說到, “我剛死後,見到一羣日本鬼衝我走了過來,其中有一個有點與衆不同.好像比其它的鬼厲害很多,他聲稱要吃了我,我正無處可逃之時,你開槍了,之後那個鬼轉過頭看了看你,露出一臉邪笑後,竟然不理我衝着你過去了..我一時害怕的緊,再加上我剛死不久,根本鬥不過它們,所以就想跑路.等以後再找它們報仇.”說完曾強似乎有些憎恨自己的懦弱.畢竟一個第一次見到這些東西難免恐懼.哪怕他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

“嗯…你說這些是要告訴我什麼?”曾強聽了楊浩似乎沒有責怪他的意思後,繼續說道. “剛纔鍾馗大人說的鬼仙,提醒了我,這個日本人鬼的能力好像已經達到那個境界了.所以兇手有可能是他,畢竟鬼仙不是那麼容易修煉成功的.”

楊浩聽後,點了點頭.其實他內心深處也覺得自己的遭遇和海灘上的案子似乎有些什麼聯繫,走了這一趟,他終於確定了這一感覺.隨後楊浩和自己的老爸,白麪鬼判道了聲別後,啓動了回陽間的陣法.臨走前,他回過頭對曾強說了一句 “謝謝…我會替你報仇的,你安心吧”話音剛落楊浩消失在了一片白光之中.曾強閉上了眼睛,想必他心裏此時如同打翻了五味瓶般的難受吧.

不一會之後,楊浩在房間裏醒了過來,但感覺很疲勞,臉色發白,心跳的很厲害,可能是出體時間長了的緣故吧,稍微調了一下氣息平了平狂亂的心跳後,倒在牀上沉沉的睡了過去……..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可惡的電話又響了起來,楊浩爬起來一看,5點整.無奈,他打這哈欠接通了電話.

“楊浩,快來XH公園的遊樂場,又出事了”電話裏傳來了國智的聲音,楊浩聽後爲之一驚,也顧不上洗臉吃飯了, 穿好了衣服就發動了汽車,準備趕往現場.他隱隱的感覺到一絲不安,而就因爲這一點點的不安再加上若干的未知,讓心裏的怒火一下子就燒了起來…… 又是一個令人矚目的現場,同樣的出現在了人羣最密集的遊樂場裏。楊浩的車停在了一個巨大的摩天輪下,周圍都是黃色的警用隔離帶。一羣警察正在疏散圍觀的羣衆.楊浩剛走下車,空氣中就傳來一股腥腥的生血味.想必是案發並沒有多久.

“來了??進去看看吧.又死了2個人”黃凱在摩天輪下面大口大口的吸着煙.楊浩點了點走,走進了事發的一處摩天輪的吊棚.血腥味頓時一增.在他眼前的是一對父女,2具屍體面對而坐.一個看起來只有16-17歲的小女孩.一隻手緊緊的攥着這一顆血淋淋的心臟,很顯然是來自於心臟處有一個可以容納一隻手的血洞的另一具男性屍體身上.而女孩的另一手拿着自己的腸子,這根腸子在貌似自己父親的脖子上繞了一圈後,接連着自己的肚皮.男人的頭整個被扭轉了360度,臉面對着身後緊靠的窗口,兩隻手捧着女孩的…那顆黑髮蓬亂的人頭…血腥場面更加恐怖.楊浩的心裏有一種貓抓似的難過.就好像一個人被另一個人劈頭蓋臉的一頓拳腳,卻找不到對方的位置.他緩緩的閉上了眼睛,漸漸的,耳朵裏能聽到到一些小溪的水聲還有雷鳴般轟轟的聲音,他知道那是自己的血液流淌和心跳的傑作.楊浩睜開眼睛,那雲霧般奇妙的氣場,形象化的出現在自己的眼中,擡眼望去,每個人身上都出現了或強或弱的氣體包圍着全身,楊浩似乎比上次進步了許多,並不用再次調息.從第2次出體之後,他只要穩住心神,腦中的意念活動平穩的情況下,就可以啓用這種能力.他的目光最後落到了這2具屍體身上,當然,死人是不會有氣場的,但是楊浩卻意外的在2個人的眉心處,看到了一絲絲黑色的氣在死者的眼, 耳,口,鼻, 七竅裏外進進出出,這是怎麼回事??他見到的氣場都是黃色,白色.黑色代表着什麼?正在思考問題的時候,他被一輛汽車剎車的刺耳聲擾亂了思緒,回頭看去.原來局長和韓法醫2個人到了.

“楊浩,情況怎麼樣?”局長大人首先問了一句.

“和上次一樣,沒有絲毫蛛絲馬跡,你們先進去看看吧”

韓雲雪熟練的帶上了醫用手套和口罩,穿上白大褂,率先走了進去.她的助手跟在後面拿着相機.過了5分鐘左右,韓雲雪從裏面走了出來,她摘掉了口罩,大口的喘着氣,臉色蒼白.顯然是被現場嚇到了,這到不是因爲她膽子小.就連局長大人這種見過大風大浪的人都被現場的血腥驚呆了.

“又是一起怪案..雲雪,你發現了什麼沒有?”韓法醫定了定神,瑟瑟的回到

“據我推…推斷..死亡時間不…超過40分鐘.”嚥了一口口水後她繼續說到

“具體分析..還..要回去以後才知道”

“嗯…叫人打理現場吧…回去再說”

局長下了命令後,開車離開了.韓法醫並沒有坐來時的車,而是坐在楊浩的車上,緩緩的開向了警察局.

2個人在車上悶了好久.楊浩見韓法醫雙手攥着衣襟來回的揉搓,眼神黯淡的看這前方.知道這個美女法醫被嚇的不輕,於是小心翼翼的安慰了起來.

“你沒事吧?” 韓法醫聽到楊浩的話後,表情一僵,低下了頭小聲回道

“嗯…沒..沒事”

“哎.這種案子,有些人當了一輩子警察都遇不上一回.可你剛來沒多久就連續碰到2起.不被嚇到就怪了,局長也是,派誰來不好?偏要你來湊熱鬧….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

“和他沒關係,是我自己要來的…”楊浩見她這樣解釋,也只好不再說什麼了.但他心裏還是納悶,難道這局長也有虐待美女的愛好? 巨星在身邊 這麼慘的案子找個老法醫都不一定能受的了,幹嘛非要吧她推進來?想到着,楊浩扭開了車架上的礦泉水,猛的灌了幾口,心裏還是在埋怨.其實他並不知情,局長並沒什麼虐待美女的傾向,和楊浩一樣,在出發前反覆勸了韓法醫好幾回,可是執拗不過她.誰也不知道,韓雲雪執意要來現場的主要原因並不是別的,而是爲了能見到自己而已.不然打死她她都不會來的.轉眼間到了警察局.2個人下了車,韓雲雪什麼也沒有說,徑直的朝着大門走了過去.這件事給她的衝擊太大了.這時候楊浩反到是追了上去.

唐門盛寵,隔壁夫人很傾城 “要是不舒服,就回家休息休息吧.好些了再來”

“沒關係的,我沒事..謝謝你”韓雲雪微微的笑了笑,故做鎮定的回了一句

2個人不知道說什麼的時候,國智正巧路過,於是走了過來.

“喂..別站着了,局長說要開會…趕緊的吧”說完看了看韓雲雪就上樓去了.

“那你好好照顧自己吧,我…先上去了,拜拜”楊浩趕緊找了個臺階下.

“嗯…你也是…”楊浩點了點頭跑着跟了上去.韓雲雪此時才注意到了楊浩的安慰,心裏不由得生出一絲絲溫暖.恐懼也被沖淡了不少.她收了收心神,轉身朝法醫處走去.

這場會議開到了下午3點多,但結果還是一樣,沒有頭緒.所有人都被安排了一條看似合理的冤枉路.陽光燦爛的下午,悶的讓人發睏.楊浩和上次一樣,被留了下來. 局長遞過來一杯清火茶,楊浩接過來一口氣喝了個見底,乏困精神也好了一些.

“阿浩,晚上去我家吃飯吧.正好給你引薦一個人”局長的口氣似乎變的和藹了很多

“誰啊?”

“一個你期望見到的人”

“啊…難道是那個….”

“對…就是他,他的身份不適合在這裏露面,所以只能去我那了,下班後等我電話吧”

“哦知道了….”

兩個人聊了幾句無關緊要的話後,楊浩回到了刑偵科.一進門就聽見國智在那叫嚷

“我靠..有沒有搞錯…我堂堂一個刑警要穿便衣到市區去 “巡邏”?大材小用了吧”

“你埋怨什麼?我這個隊長都沒發牢騷,你哪那麼多話?”黃凱也間接的發泄着不滿

“哎??楊浩..你被分到哪片了?”國智見楊浩進來,順嘴問了一句.

“我?? 中山區那一片……”楊浩狡猾的回了一句,

“天那,我們刑警暗淡無光的前途啊….”國智大呼小叫的讓黃凱拉着走了,楊浩看着2個人的背影,心裏越發的好笑, “你們去街頭流浪吧,老子確實要去中山區,不過是去赴宴..嘿嘿.”友情的力量還是不容小觀的.在這讓人發狂的事件背後,能讓人互相扶持互相依靠的,也許只有朋友和戰友之間的感情支撐着吧.

楊浩趴在桌子上,回想着案發現場的一切,那黑呼呼的氣到底是什麼?怎麼看也不象是有第三個人在現場啊?難不成是這對父女相互殺死了對方?說不過去啊?難道真的是鬼乾的?真的是….正胡思亂想呢,局長打來了電話.楊浩站起來,換了便服,弄了弄頭髮.畢竟是去局長家吃飯,形象多少也要顧及一下,雖然他已經很帥了.

不多久他的車子就停到了局長家的樓下,第一次來,心裏難免有些緊張.稍微猶豫了一下後,楊浩按響了局長家的門鈴.裏面傳來的竟然是一個女人的聲音,似乎還有點耳熟.不過聲音相似的人多了去了,楊浩也沒多想.對方開了門後,楊浩走了進去.局長家就是局長家,200多平米的樓中樓,中西合併的裝修設計,把歐洲的大氣和中式建築的秀氣完美的結合了.1樓是餐廳和客廳,想必2樓就是臥室吧.目光掃了一圈後,局長大人出來迎接了.

“阿浩…來來來…過來坐…我給你介紹一下”隨着局長的話音,楊浩來到客廳,被安排坐在了大沙發上,對面坐着一個人.年紀在 40歲左右,一頭黑黑的短髮,炯炯有神的雙眼,直直的鼻樑,紅潤的臉色.給人一種精力充沛,老練精幹的感覺.而且最奇怪的是,這個人身上的氣場,竟然是紫色..很濃厚的紫色.猶如身體被一片紫色的雲彩包圍着,這讓楊浩吃驚的盯着他,目光絲毫就沒離的意思.而這個人也被眼前的楊浩驚了一下,但馬上就恢復了平靜.

“阿浩?阿浩….”局長看楊浩有點發傻,在一旁拽了拽他,這時楊浩才發現自己有些失禮,急忙收回目光,一臉的歉意.

黑金豪門:早安,老婆大人 “阿浩,這位就是我和你說起的高人,他的身份是中國國安特別行動組的成員,人家可是直接受中央委派的哦,你可要多和人家請教”局長在一旁介紹着.

“您好,我是市警察局刑偵科的警員楊浩,第一次見面,請您多包含.”楊浩也不知道是怎麼了,竟然忘了握手禮,而是雙拳一抱,使了個武術家的抱拳禮.

“呵呵…這就是你和我說起的那個年輕人吧???不錯..很好…”局長見此人對楊浩的印象不錯,一臉的陪笑.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