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條件一聽完,夏樂心中便感覺一酸,兩人都明白,等夏雨復活之後,自己肯定要跟夏雨待在一起,花飄零雖然是自己上一世的妻子,但畢竟對於自己來說,那已經是上一輩子的事情了,兩人都明白這個結果,但卻都沒有說出來。

只是,到了復活夏雨的前一刻,花飄零終於忍不住說了出來。

夏樂當即一點也沒有猶豫,便出口答應了下來,在她看來,這個可憐的女人無非只是想尋回上一世記憶之中那種熟悉的感覺吧……

之後,兩人又談了一談離開百花谷後的事情,畢竟,等夏雨復活以後,夏樂就會帶着她離開百花谷了。

夏樂只是簡單的說了一下自己今後的打算,而花飄零也只是默默的聽着,並沒有出口插一句話。

在說到姬賢門下的事情上時,花飄零不禁有些心軟,畢竟,那件事情是因自己而起。

而夏樂也是默然,想了一會之後,他才告訴花飄零,如果對方棄暗投明的話,自己也不會窮追不捨,畢竟,未來還有一場大戰等着他們,到時候,也是需要很多人手的,可是,要是對方不知好歹的話,自己就絕不會手軟了!

雖然自己與姬賢門下也並沒有多少仇恨,但因爲未來大戰的關係,他絕不能在這件事情上分心,如果自己忙着跟遠古深淵深處的那些異界妖魔戰鬥,姬賢門下在那個時候背後捅上一刀,那可不是什麼好玩的事情!

聽到夏樂的這個答覆,花飄零也只能默默的點了點頭,之後,又稍微提及了一下潛在威脅的事情,然後,花飄零終於走出了夏樂的房間。

有了夏樂那件事情的保證,花飄零的臉上也終於露出了滿足的笑容……

場中,兩朵生機花越變越大,當它們變得有夏雨的身體那麼大的時候,終於被花飄零一手一枝分別向夏雨的肉身和魂魄投了出去,兩朵生機花一接觸了夏雨的肉身和魂魄,登時就將其包圍在了其中。

此時看上去,夏雨的魂魄和肉體呆在兩朵生機花之中,散發着柔和的光圈,周圍的空氣中,頓時被一片祥和的氣氛所填滿。

花詩雨帶着四名守護長老和罰靈者們安靜的看向場中,都各自屏住呼吸,顯然都是想從花飄零的手法當中學到一點關於“生機花”運用的技巧。

而花飄零的臉上,此時已是一片慘白,她牙關緊咬,甚至額頭上都凸起了一根青筋,顯然操控這生機花對她目前的功力來說,是極爲吃力的! 夏樂看到花飄零吃力的樣子,心中不禁有些心疼,原本他以爲花飄零隻是拿這個當作一個藉口,以此來讓自己同意她的條件,但現在看來,她當時果真沒有說謊,這生機花的法術顯然是極爲耗費功力的!

一瞬間,花飄零昨日的一句話頓時又從夏樂的心間升起:“人家是不會欺騙你的……上一世不會,這一世更不會……”

想到這裏,夏樂嘆了一口氣,此刻他只能向花飄零投去關心的目光。

而花飄零並沒有看到來自夏樂關心的目光,因爲現在生機花的法術已經到達了施展最爲緊要的緊要關頭,所以她一點也不能分心。

按照平日巔峯期的她,施展這個法術雖然也不容易,但最起碼也不會這麼吃力,但是,從夏樂回到陽間到現在的這段時間內,她最多也只恢復了兩成的實力,所以,施展出這個法術就顯得格外的吃力了。

此刻隨着她的雙手繼續上託,夏雨被生機花包裹的肉身與魂魄也漸漸從地上浮了起來,只是做了這麼一個動作,花飄零的身體就有些打顫,顯然已經是到了最爲吃力的時刻。

夏樂看在眼裏,心中不免有些着急,可是他卻知道自己幫不了花飄零,只能向她身子旁走了兩步,做好了接住隨時都有可能昏倒的她的準備。

見到夏樂朝花飄零靠近了兩步,其他人都沒有什麼異議,畢竟,在她們看來,夏樂跟自己的大長老的關係非同一般。

花飄零此時無法分神講話,全神貫注的投入到生機花的法術中去,她見夏雨已經浮到了一定的距離,便停止雙手上託的動作,兩隻手掌慢慢的合了起來。

此時,花飄零的兩隻手掌相距只有不到兩尺的距離,但就是這隻有不到兩尺的距離,卻猶如咫尺天涯一般,平常只要眨眼間便能合十的雙掌,到了此刻,卻是這般艱難。

隨着花飄零慢慢合攏的雙掌,夏雨飄在半空中的肉身和魂魄也漸漸朝中間融合進去。

夏樂一邊看着空中的夏雨,又一邊看着隨時都有可能昏倒在地的花飄零,心中充滿了一股說不出的緊張!

而外圍的其他人也已經看出了事情進展到了最爲關鍵的一步,都不由得瞪大了雙眼,緊緊的注視着場中,大氣也不敢喘。

花詩雨甚至已經看出了花飄零似乎有功力不支的跡象,一雙美麗的眸子之中滿是關懷的神色,她關心之下,立即想上前一步,但忽然看見了夏樂那雙比自己更爲緊張的眼神,登時就打消了自己的想法。

心中不禁暗想:有他在,大長老一定會沒事的,我又何必操這份心思呢……

在衆人緊張的注視之下,花飄零的兩隻手掌顫抖不停,而半空中夏雨的肉身和魂魄也隨着她這兩隻手掌的顫抖而在空中輕輕的抖動了起來。

到了這個時候,任誰也能看出花飄零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了。


但她死咬牙關,緊緊的注視着半空的夏雨,絲毫沒有放鬆的跡象,就這樣,兩隻手掌之間的距離一點一點的接近了起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兩掌之間的距離已經不到半尺了,只要再堅持片刻,雙掌就能合到一起。

但距離最近的夏樂,卻看出了花飄零已經到了將要昏迷的邊緣!!

她臉色慘白不說,就連那雙先前還滿是集中的眼神,此刻都變得有些渙散,她睫毛微顫,高聳的胸口上下起伏的節奏越來越快,甚至就連腦袋,都微微有些晃動。

夏樂不難看出,這位自己上一世的妻子,隨時都有可能昏倒在地!!

他心中不禁滿是焦急,萬一花飄零昏迷之前雙掌沒有合起,那夏雨的肉體與魂魄就不能完全融合,到了那個時候,會發生什麼預料之外的事情,誰也不知道!

“狐狸精,堅持住,再有一步你就成功了!”

夏樂心急之下,不禁輕聲在花飄零耳邊低呼道。

聽到夏樂這句話,花飄零眼中不由得又浮上了一絲清明,夏樂見此,心中一喜,接着再次輕聲道:“狐狸精,你可一定要堅持住啊,有我在,這件事情過後你就放心的睡一覺吧……”

“狐狸精,還記得咱倆初次見面的那一次嗎?你還把我好不容易捉來烤熟的野兔給搶走了……”

“狐狸精,等世界的缺口修補完了,你就跟我一起走吧……”

……

隨着夏樂一句接一句的聲音從花飄零耳邊響起,她的眼神之中終於再度浮上了清明,眼神也慢慢集中了起來,雙掌眼看將要合在一起……

夏樂一看有戲,心中立即浮上一絲興奮,連忙繼續說了起來。

到了此時,哪怕爲了能讓花飄零提起一絲一毫的精神,夏樂越說越是離譜,從原先被金毛猴子襲擊的那件事一直說到了乾默默,到了最後,甚至還把自己在三生石中見到的上一世的記憶給說了出來。

“狐狸精,比起你現在扎兩條馬尾,我還是覺得你把頭髮順下來比較好看……”

“不如等潛在威脅的事情過去之後,你就把馬尾放下,恢復到二十年前的模樣吧……”

說到這裏,花飄零雙掌之間的距離已經不足一根手指粗,只要再咬牙堅持片刻,就一定能合起來。

而半空中夏雨的肉體與魂魄,也已經將要觸碰在一起,裹在她周圍的生機花已經出現了可以用肉眼看到的一股吸引力,兩朵花之中的肉體與魂魄,在生機花的帶動之下,相互上下摩擦,任誰都能看出,只要花飄零的雙掌合上,夏雨的肉體與魂魄就可以完全重合。

花詩雨跟其他的守護長老和罰靈者們此刻也靜靜的注視着花飄零的動作,雖然夏樂輕聲在花飄零的耳邊說的這些話,但因爲距離並不遠,這些人也都隱約的聽了進去,聽到夏樂最後說出討論花飄零哪個樣子好看的話,這些人不禁暗地捏了一把冷汗——現在可不是甜言蜜語的時候啊!

“小…小……帥哥……你……”

花飄零聽到這裏,終於忍不住張了張嘴,擠出了這麼幾個字。

“你怎麼了?!狐狸精?!我在呢!叫我什麼事?”

驀然聽到花飄零開口說話,夏樂立即便緊張了起來:難道,是出了什麼問題不成?

想到這裏,夏樂心底猛然一突,連忙湊到了花飄零的耳邊!! “你…你閉……閉嘴!”

花飄零終於咬牙切齒的說了這麼一句……

夏樂:“……”

隨着花飄零這一句話說出口,她的雙掌也終於合在了一起!

半空中,夏雨的肉身和魂魄陡然爆發出一股奪目的光芒,這光芒來勢兇猛,雖然無聲無息,但半空中躲得遠遠的陰靈們顯然是受到了一定的震驚,紛紛飛似的躲到了一旁的角落中去,而這光芒太過強烈,所有人也不由得在第一時刻下意識的擡起胳膊遮住了自己的雙眼。

但是,這些人中,卻有一人沒有擡起自己的手臂。

夏樂感覺這股光芒刺進了自己的雙眼之中,刺的有些生疼,但他已經管不了這麼多了,因爲就在光芒爆發的那一刻,花飄零的身子已經軟軟的向地上倒了下去。

他連忙一手托住花飄零下墜的身體,另一隻手衝着半空中的夏雨結成一個手印,下一刻,爆發的光芒驟然暗淡了下去,彷彿這強烈的光芒也只是那一瞬間,而夏雨原本在生機花中的肉體和魂魄,此時已經合二爲一,隨着光芒的消失,從半空中直接朝地面落了下去。

這一刻,夏樂的手印正好完成,只見一股淡淡的水幕輕輕託着了夏雨下墜的身體,將她平安的放在了地上。

“她的肉體剛剛纔與靈魂融合……恐怕還得至少需要六個時辰的時間才能完全融合完成漸漸甦醒……”

花飄零躺在夏樂懷中,聲音很是虛弱。

“我知道了,謝謝你,花飄零。”

夏樂終於輕鬆的舒了一口氣,真誠的望向花飄零道:“一切都結束了,你趕緊閉上眼睛美美的睡一覺吧……”

“小帥哥……你……”

花飄零搖了搖頭,頓了一下,才繼續道:“你剛纔對人家說的那些話……是不是都是真的?”

說到這裏,她的眼中充滿了希冀的光芒。

“當然!只要等潛在威脅的事情結束,你就跟着我一起走吧!”

夏樂絲毫沒有猶豫,語氣之中滿是一股火熱!

“結束以後嗎……”


花飄零突然輕輕的笑了一下,微微搖了搖頭,話中似乎潛藏着夏樂聽不懂的一層意思。

“什麼結束以後……”

夏樂剛想繼續追問,卻見花飄零已經閉上了雙眼,沉沉的昏睡了過去……

“花谷主——”

夏樂見此,只能嘆了一聲氣,連忙叫了一聲正向這邊走來的花詩雨,指了指自己懷中的花飄零,道:“花谷主,你把她和小雨安排一下吧……”

“夏前輩放心吧,剛纔您跟大長老的對話我都已經聽見了。”

不知有意或是無意,花詩雨多看了夏樂一眼:“我相信夏前輩一定是一位說話算話的人。”

聽到花詩雨說這句話,夏樂面色古怪起來,他訕訕的笑了兩聲,也不解釋,這件事就這樣模糊的帶了過去。

望着已經疏散的人羣,夏樂默默的嘆了一口氣,抓了抓自己的頭髮,莫名其妙道:“這狐狸精最後說的那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沒有人能回答他。

萬心堂的一所房間之中,花飄零和夏雨分別被擺放在了兩張牀上,這兩張牀擺放在了一起,中間留出了一個小小的空間,足夠放進去一張小椅子。

這種擺設是夏樂親自要求這麼做的,畢竟,夏雨和花飄零都是他所關心的人,如果兩人分開住在兩間房內的話,他自己就只能來回的穿梭於兩所房間之間了,所以,他乾脆直接讓人從別的房間中搬過來了一張牀,這樣,他就能同時陪着兩個人了。

而花詩雨也明白他們三人的關係,所以夏樂的這個要求,她也就沒有拒絕。

等着所有人都出去之後,夏樂便坐在了兩張牀中間的那個椅子上,他先是檢查了一下夏雨的情況,畢竟,她的肉體呆在玄冰牀上這麼長時間,指不定會出現什麼意外的情況。

夏樂只是用手輕輕的觸摸了夏雨的臉蛋一下,發現她原來冷冰冰的臉龐已經浮起了一絲溫度,雙頰也漸漸紅潤了起來,心中的那塊石頭也算是慢慢的放了下來。

之後,他又伸出一根手指輕輕的放在了夏雨的鼻間,感觸到那絲輕柔的呼吸,夏樂的臉上終於浮現出一絲笑容,這一次,算是徹底的放下了心來。

看着終於快要復活的夏雨,夏樂心中不禁感慨萬千,他就怔怔的坐在夏雨的牀邊,細細的看着她的面龐,心底突然衝上來了一股濃濃的甜意……

驀然,閻王的一句話突然浮上他的心田:

“她是擒門之後……”

夏樂登時便感覺心中一悸!不由得苦笑了一聲:“小雨,看來你的身世師兄卻是不能告訴你了……”


青龍城,一家面積不大的小客棧內。

在這間客棧一個昏暗的角落裏,兩名大漢坐在桌子旁邊,其中一名大漢自顧自的仰頭喝着烈酒,而另一名大漢則小心翼翼的看着對面的那位,顯然是對對方存有着一定的忌諱。

喝酒的大漢仰頭喝完手中的這壇,“呯”地一聲使勁砸在桌子上,接着對着對面的大漢輕聲說道:“去,三炮,你再去給我搬一罈來。”

他的聲音有些含糊不清,顯然已經是喝醉了。

“師伯,別再喝下去了,這已經是第三壇了,自從師父跟師叔莫名失蹤以後,您就天天買醉而歸,可這也不是個頭啊……”


這名大漢一臉小心翼翼,生怕得罪了先前說話的漢子,但語氣之中,也隱隱的透漏出了一絲關懷。


“哼!”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