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笑容有些個冷艷,卻帶了更多的不耐煩。

說完一把掐滅了手中的火焰,也不管身邊的兩個人是一個什麼樣的表情,直接轉身離開。

多少還有點時間,她想找個地方去捉摸一下窺仙鏡。

留下這個窺仙鏡不是說她對於那個徒弟之位,有多少的窺探之心,而是全然是因為這玩意是對她最為有用的,花虞的腳步很是輕快,甚至有些個迫不及待的味道。

……

而那邊,容雲衣因為被火焰灼燒,而觸動了她整個人身上的傷,被位面傳送了出來,就這麼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然而在這邊的任何一個人,瞧著她的時候,面色都帶了些許的深意。

到底還是因為容雲衣此前的表現,實在是令人太過於記憶猶新了一些,落得了眼下的這麼一個下場,皆是咎由自取,想要讓旁人同情她,是不大可能的了。

尤其是她還頂著這麼一張難看的豬頭臉!

誰還能夠對她提起了半分的興趣來?

唯獨只有那個古榮,到底還是真心疼愛自己的這個徒弟,兩三步跑了上去之後,隔得老遠,都能夠感受得到從容雲衣身上散發出來的那一股火燎之氣!

他頓了一瞬之後,也顧不得其他,只看著容雲衣整個人都疼得昏迷過去了,身上的皮膚還泛起了陣陣紅色,面色巨變,幾乎是想也不想地,就掐出來了一個水決,往那個容雲衣的身上使了上去!

「滋!」

「啊——」然而,這誰猛地一下灌下去,非但沒有起到了任何的緩解作用,更是讓容雲衣渾身上下散發出來了一種皮肉被烤焦了的味道,伴隨著巨大的一聲聲響,將容雲衣從昏迷之中直接給灌醒了,尖叫了一聲之後,卻又無力地倒下!

那古榮萬沒有想到會是這麼一副場景,當即是變了臉色之後,猛地一下收回了手,然而已經是來不及了,這水澆灌了上去,像是直接激化了那容雲衣身上殘留的火氣一般,讓其直接爆裂開來!

僅僅是一下,就讓其渾身上下燒成了黑炭!

「雲衣!」古榮幾欲崩潰,看著這樣子的場面,到底還是忍耐不住喊叫出聲。

上首的沈清風微微蹙眉,也未等那個古榮開口,便運起了一個法決,往那容雲衣的身上打了去!

「呼~」這如沐春風般的風兒一吹,容雲衣終於是徹底的安靜了下來,不再繼續掙扎和喊叫,只是渾身上下如同被烤焦了一般的皮膚,令人頭皮發麻。

「這……」那童掌門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子的變故,容雲衣剛才在位面中,碰到了花虞釋放出來的火焰,是眾人都看見了的。

都知曉花虞是火系靈髓,只是沒想到這釋放出來的火能居然是如此的強大,而且還不能夠用水去澆滅,用水的話,會起到了適得其反的作用! 「這火不能用直接用水系法術澆灌,否則會令其直接爆裂開來,起到了相反的作用!」那沈清風冷聲解釋了一句,只是他沒有說的是,方才若不是他出了手的話,怕是容雲衣即便是能夠活下來,這身體的損傷也會大過了一切。

日後想要有再多一步的精進的話,是不大可能的了。

「你先帶著她回去療傷吧!」如今保住了容雲衣的性命,對於她這個慘狀,那沈清風就沒有什麼太多的話好說了,只冷聲吐出來了這麼一番話之後,便對著古榮揮了揮手。

古榮滿臉的焦躁,幾乎不等沈清風說完都已經帶著容雲衣離開了。

落在了旁人的眼中只是他這個做師傅的擔心自己的徒弟罷了,但是只有古榮自己的心中才清楚,他擔憂的,其實並不是這個事!

容雲衣的靈髓可不是她自己的!這會兒受了這麼嚴重的傷勢,當著這麼多人甚至是沈清風的面兒,那古榮不好去查探容雲衣的傷勢,更不好去關心那個靈髓的情況。

眼下他是什麼都顧及不到了,只想要將容雲衣帶回去好好地診治一番,否則的話,只怕是要出現什麼大問題才是,因此,古榮甚至來不及去跟花虞秋後算賬,就帶著容雲衣的身體消失在了這邊。

大殿之內的人,瞧著那古榮帶著容雲衣走了,便湊在了一起交頭接耳,顯然是對於這個事情有些個自己不同的看法,但無論是誰,都沒覺得花虞做錯了。

剛才那個情況之下,花虞若是不把東西給燒了,只怕是已經讓容雲衣給得逞了,加上冷瑞軒攔在了這邊,能不能拿回來還不好說呢!

雖說他們都相信花虞的能力,可誰會想要將東西交到了一個反覆的想要對自己不利的人手中?

出於此,花虞的做法在很多人看來是沒有什麼錯誤的,尤其是那容雲衣是自己將手給伸過去了的,而不是說是花虞直接用火去燒了她!

事已至此,不過是咎由自取罷了,還有什麼好說的?

不少的人注意力都在這個事情之上,唯獨沈清風在關注了此事一瞬之後,就將注意力放到了那位面之中的花虞身上,正巧,看見了花虞獨自一個人離開,將身後的兩個人撇在了身後。

也沒有去找別的人,反而是找了一個很是安靜的地方坐了下來,將手中的窺仙鏡拿了出來,放在了手裡慢慢地摩挲著。

沈清風微微眯了眯眼,經過了這麼多的事情,花虞的目的其實已經是不言而喻的了。

她根本就不是沖著什麼比試之類的來的,進入第二輪也沒有什麼更多的原因,只能夠是因為窺仙鏡!

從此前沈清風就發現了花虞想要拿到窺仙鏡,只是有些個不確定,這會兒看見了她的舉動,是真的一清二楚了。

只是不知道,她這麼想要尋到這個窺仙鏡,究竟想要找的,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沈清風心中納悶,不由得分了些神,去裡頭花虞的動靜了。

而幾乎是在同一時間,鳳歌就出聲提醒了她。

「沈清風的神識進來了。」 花虞微怔了一瞬,還未來得及發問,就聽到了鳳歌道:「他的神識就在你周圍。」

很明顯的,是沖著她過來的。

她微頓,隨後反應過來之後,不以為然地道:「估計想要看看我究竟想做些什麼吧!」

她倒是沒有什麼太顧及的,本來想要拿到窺仙鏡,就是抱著尋人的態度,這會兒就算是沈清風知道了,那也沒什麼。

她找的人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人,她要做的事情也不需要遮掩什麼,即便是沈清風知曉了,那對於她而言也沒有什麼太多的傷害。

同樣的,鳳歌心中也清楚這一切,不過對於他來說,還是不大願意花虞拿到了這個窺仙鏡,這代表著,花虞就要去找那個男人了。

鳳歌勾唇笑了一瞬,這個笑容極其的諷刺,帶著些許說不出的嘲弄,嘲弄的不知道是自己呢,還是別的一些什麼。

他甚至想要切斷了跟花虞的聯繫,不想要去看她究竟再做些什麼,可是因為沈清風的神識就在身邊,哪怕是心中料定了沈清風只是好奇,並不會對花虞做些什麼,鳳歌還是沒有辦法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花虞身邊還藏有這麼一個威脅。

迫於無奈,這會兒切斷是來不及了,花虞全幅身心的注意力都是集中到了那一面精巧的窺仙鏡之上,此時是什麼都估計不得,更不知曉鳳歌這複雜的心境。

只是在摸索了窺仙鏡幾瞬之後,就弄清楚了這個窺仙鏡的使用辦法,隨即抬手,運起了自己手中的修為,將其灌入了那窺仙鏡之中!

「嘩——」修為剛剛注入其中,那窺仙鏡身上便散發出來了盈盈的金光,鏡面也一下子變得活絡了起來,就好像是那滾動的水波紋一般,蕩漾在了人的心頭。

金光劃過的第一時間,花虞在腦海之中浮現的,皆是褚凌宸此前的模樣,他的一顰一笑,他說話的語氣和聲音,還有他挺拔的身型。

類似於窺仙鏡這樣子的尋人寶貝,都是這種使用辦法,只需要在注入修為的同時,在腦中勾畫出想要尋找的人,窺仙鏡就會自動反映出來。

而在花虞閉上了眼睛的瞬間,那窺仙鏡便浮動在了半空之中,竟還發出來了陣陣顫音!

這顫音實在是太大了一些,令得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緒當中的花虞,都忍不住皺了眉頭,隨即抬眸,看向了窺仙鏡的方向。

「嗡、嗡!」卻見窺仙鏡整個劇烈的顫動著,身上還發出了一陣又一陣不同尋常的顫音來了。

花虞是第一次使用窺仙鏡,自然也不清楚窺仙鏡出現了眼下的這麼一副樣子,究竟是正常還是不正常,她只是皺緊了眉頭,正想要低聲詢問那鳳歌。

卻見那窺仙鏡驀地一瞬停了下來,隨即整個鏡面之上浮現了一抹巨大的白光,白光幾乎將花虞整個人籠罩住了,且這光芒實在是過於刺目了一些!

在發散出來的第一瞬間,花虞就被刺激得閉上了眼睛。

而瓊花冷玉簪當中的鳳歌也變了臉色,當即站起了身來!不對勁! 窺仙鏡一個尋人的寶貝罷了,哪裡能夠釋放出來了這麼大的能量來?可眼下確實是如此!

鳳歌來不及多想,此前沒有能夠出手是因為天地規則的束縛,這會兒不過是一個鏡子罷了,哪裡還能夠阻攔住了他,只是因為沈清風在旁邊,他既是要出手,就要格外的小心才是。

沈清風只是放了一個小小的神識在其中,當然也沒有想到了這個窺仙鏡會迸射出來了這麼激烈的光芒來了,一時間面上的表情也是變了又變。

這個窺仙鏡在沈清風的手中大概也要個幾百年時間了,卻一直都沒有這麼的激動過,也不知道花虞究竟是想要找的什麼人,才會出現了這樣大的動靜?

剛好,因為窺仙鏡釋放出來的能量過於巨大,以至於周圍的磁場,包括這個位面本身都發生了些許的斷裂情況,鳳歌透過了這個縫隙,利用花虞來出手。

瓊花冷玉簪是隱在了花虞的手上,他動手之時,在外人看起來更像是花虞在做些什麼。

鳳歌只是簡單的一擊,想要讓這個窺仙鏡停下來!卻沒有想到的是,這一下子打出去了之後,那窺仙鏡之上瞬間映出來了萬丈光芒!一瞬間照亮了整個大地!

原本位面之中此時已經是黑夜了,只有半個時辰左右就要結束了這一次的比試,可被這突如其來的光芒,照射的整個位面都恍若白晝一般。

不僅僅是驚著了位面中的所有人,連帶著外頭的正殿中的人也注意到了這一幕,那些個人紛紛站起了身來,一瞬不瞬地瞧著這邊,面色很是驚異!

「怎麼了?」

「忽然一下子怎麼會鬧出來了這麼大的動靜?」

「瞧著似乎是窺仙鏡作用了!」

「那不就是尋人的寶貝嗎?」所有的人面面相覷,皆是有些個不明所以。

因為窺仙鏡突然的萬丈光芒,花虞那邊已經是徹底陷入了那一片茫茫白色之中,根本就看不清楚,更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一些什麼。

而花虞也被這突然而來的刺激,弄得連連後退,整個人幾乎要抗不住地摔出去的時候,感覺到了周圍忽然一下子安靜了下來,連帶著那凌冽的光芒,也消散了不少,整個人處在了一陣溫暖的春風中。

她微怔了一瞬,耳邊卻傳來了沈清風的聲音,道:「沒事吧?」

沒事是沒事,可是……

花虞猛地睜開了眼睛,顧不得自身的安慰,想要去看那個窺仙鏡,巧的是,正好在她抬眼的瞬間,那光芒驟然消失!

諸天之從新做人 「啪!」漂浮在了半空之中的窺仙鏡,忽然跌落在地!

花虞面上變了神色,因為這個變故,導致於她根本就沒有看見那鏡面之上的東西,窺仙鏡也沒有給出來了關於褚凌宸的任何線索!

這是出現了什麼差錯或者是紕漏嗎?

她幾乎是想也不想地,就跑了過去,一把撿起了那跌在了草叢中的窺仙鏡,然而,將窺仙鏡翻轉過來的時候,花虞卻整個人都愣住了……

原因無他,之前好端端的窺仙鏡,眼下那鏡面之上竟是出現了無數的裂痕! 這無數的裂痕就好像是一個碩大的蜘蛛網一般,將整個鏡面分割成為了大大小小菱形。

然而……

「碎了?」外面的人一陣驚呼,誰也沒有想到,身為了仙器的窺仙鏡,居然會在那花虞一番操作之後,碎成了這個模樣。

且看著這個樣子,窺仙鏡之上的光芒是已經徹底的黯淡了下來,很明顯的,是收到了巨大的衝擊,而壞掉了!

「砰!」然而,這還不是最為令人驚訝的!

在瞧見了窺仙鏡的模樣之後,原本還好端端的位面,竟然開始崩裂了!

不是之前沈清風設定好的模樣,三個月之期到了之後,這個位面應當是會將裡面所有的人都給傳送出來,而不是發生這樣子的巨大變化!

裡面的景象開始崩塌,而那邊,沈清風已經飛快地收回了自己的神識,在位面徹底的坍塌之前,將裡面剩下的十幾個人,盡數都傳送過來了!

一瞬間,金光閃爍,隨後之前還在位面里的人,連帶著那個手裡拿著窺仙鏡,表情有些個難看的花虞,都一併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反而是沈清風這個別出心裁的位面,竟是直接崩塌!連帶著位面的載物,也就是沈清風腰間的一塊玉佩,在他收回了位面之後,也斷裂成了幾截!

這變故發生得實在是有些個過於突然了,許多的人尚且還沒有反應過來,眼前的世界已經崩塌,連帶著童掌門,都忍不住反應了許久,這才抬眼看向了沈清風的方向,問道:「清風,你沒事吧?」

沈清風搖搖頭,位面雖是他創造的,他也能夠控制,但是沒有跟他的身體有著任何的相連,即便是眼下崩塌了,對於他本身也不會起到了任何的傷害。

只是……

這個位面他耗費了不少時間才弄出來的,試驗了幾次,也很是穩定,不應該會出現了這樣子的問題才是。

而且,沈清風明顯的感覺到了,這個位面是在花虞用了窺仙鏡之後,那窺仙鏡發出來了萬丈光芒,才促使位面劇烈的震動,最後到了坍塌的地步……

花虞想要找的,究竟是何人?還是說,她想要尋找的是一個天上地下都難尋的寶貝,才會造成了這麼恐怖的效果嗎?

只是到了最後,窺仙鏡也沒有顯示出一個結果來,如今還徹底的壞掉了。

那邊,花虞手中握著已經壞掉了失去了原本光芒的窺仙鏡,這會兒心情是極其的複雜,一念之間從天上落到了地下,大概就是這種感覺了。

這窺仙鏡怎麼會這樣?

她不死心地想要試探,卻發現窺仙鏡已經徹底的壞掉,如今是連帶著一點兒的反應都沒有了,別說是像之前那般的了。

花虞心中不好受,頓了一瞬,卻忽然想到了剛才窺仙鏡異常的時候,鳳歌似乎做了一些什麼。

而眼下,鳳歌人呢?

「鳳歌?」花虞反應過來了之後,輕聲叫了一下對方的名字,然而,分明沒有掐斷了聯繫,可不知道為什麼,她連著叫了好幾聲,都不曾聽到了對方的回應。

花虞的面色瞬間劇烈變化,這究竟是怎麼了? 打從她發現了這個瓊花冷玉簪當中的空間之後,就沒有再出現過這樣子的情況了,鳳歌居然會消失也是花虞所想不到的,她連續呼喚了好幾聲之後。

對方一直都沒有回應,她臉色也不由得變得難看了起來,可惜瓊花冷玉簪不能夠輕易地暴露,她不能夠立馬就進去看看情況。

而落在了旁人的眼裡,花虞這表情就是別有含義的了!

別的姑且不說,此前她從那個位面之中出來的時候,可沒有真正地待滿了三個月之期,也就意味著,這一次的比試認真的說起來,是沒有任何一個勝利者的。

出於這個原因,大家的表情都有些個奇怪。

花虞那麼猖獗的亮相,誰都以為沈清風的徒弟位置,就這麼被花虞佔據了,而且她還將此前手裡保存著的三件寶貝都給燒了,只留下了窺仙鏡……

可誰都想不到,這個窺仙鏡居然會壞啊!

而且還是直接損壞到了這個地步!那可是仙器啊!

萌寶來襲,爹地快跑 許多人都有些個好奇,那花虞究竟是做了什麼,才致使了窺仙鏡變成了這個模樣!

可是這個檔口,最為主要的,還是要分辨眼下的勝負問題!

還有半個時辰,三個月之期才是真正的到了,花虞卻在這個時候出現了問題,那這種情況,是要算她是最後的勝者,還是一視同仁呢?

可若是一視同仁的話,這第二輪,可就是真的沒有一個勝者了。

那此番的尋風大會,豈不是……

此時,所有人的心情都有些個複雜。

花虞站在了這其中,瞧著倒也沒有什麼特殊的了。

美人似毒 只是她的臉色,是尤其的難看。

「花虞,你沒事吧?」君悅注意到了花虞的表情,不由得出聲喚了她一句,花虞聞言,倒是回過了神來。

不過面色還是多少有些個勉強!

她這個臉色落在了旁人的眼中,就是此前被窺仙鏡的動靜傷到了,方才會如此!

但其實因為鳳歌出了手,花虞並沒有受傷,後來鳳歌消失了之後,又有沈清風的神識保護著。

所以她方才會一點兒事情都沒有。

「師尊!」正殿之中的氣氛有些個詭異,那個此前消失在了花虞他們面前的縐綿也出現了,只是她整個人過於狼狽了一些!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的,一把烏黑秀麗的長發,還被燒沒了一半。

徒留了一半頭髮,瞧著卻不如全部給燒了。

那阮煙的臉色實在是難看到了極點,摟著縐綿,靜默了一瞬,到底還是忍耐不住開了口,道:「敢問清風賢者,眼下出現了這麼一個情況,這第二輪的比試勝負,究竟如何劃分?」

這個話一出,整個正殿之內都陷入了詭異的安靜之中。

所有的人都抬眼看向了那個沈清風的方向,皆是想要知道,眼下的這種情況要怎麼處理?

從一開始大概所有的人都沒有想到,這裡面所有的寶貝,都失去了自己本身的作用。

有些直接就是被毀了,更多的則是被帶出了位面之中,根本就沒有跟人一起出現了。

而這其中,最飽受爭議的。 自然就是花虞的資格是否是作廢的問題了!

只是對於一般的人來說,出現了這麼多的事情,他們在沈清風的面前多少是有些個氣短的,尤其是那山火爆發的時候,表現出來的事情。

已經明確的表達了那個沈清風的態度!

這個時候即便是多數人的心中有想法,卻也不敢做第一個開口的人,說到底,這可是沈清風要找徒弟。

擁有話語權的人,僅僅只是沈清風而已。

但是阮煙就不一樣了!阮煙在許多人的心目當中都是不一樣的,這會兒她站了出來,對於大多數人而言,那都是最好的結果了。

畢竟阮煙這個人對於沈清風,本身就是不一般的!

「這……」童掌門皺下了眉頭,看了沈清風一眼,面上也有些個複雜之色。

其實連帶著他,都覺得這個事情難辦,主要還是因為,這個花虞怎麼就這麼彪啊?

十件寶貝,出來了五件,碎了一個花瓶,剩下了四件,她自己毀了三件不說,眼下留下來了最為不可能被毀掉的一件,竟然也被她給弄碎了。

不僅是如此,連帶著沈清風那個大乘期修士建立的位面,都被她給弄崩了!

這種破壞能力,還真的是有史以來的最強!

只是相對於來說,童掌門就更加不想要讓花虞吃虧了,別的不說,光是她結丹之後輕易地,就突破到了金丹中期。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