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哪裏是殭屍,分明就是一羣螞蟻嘛!不達目的誓不罷休!”老陳說道。

“行了,咱們也看的差不多了,還是繼續趕緊趕路吧!”我提醒道。

麗麗這個時候,收回了目光,繼續向我們來的方向橫着攀爬過去。

我側着眼看山谷裏的打鬥場面,只見在這羣黑色殭屍的後面,還有一羣白煞在跟隨,所謂白煞就是長出白毛的殭屍,這種殭屍速度極快,遠非這些黑毛殭屍可以比的。

我側着眼看山谷裏的打鬥場面,只見在這羣黑色殭屍的後面,還有一羣白煞在跟隨,所謂白煞就是長出白毛的殭屍,這種殭屍速度極快,遠非這些黑毛殭屍可以比的。 我喜歡和小玲聊天的感覺,和山裏的妖怪完全不同,在山裏,都是依靠這妖怪的力量來奠定地位,我作爲他們的山大王一直被恭維着,根本沒辦法像現在這樣聊天。

可惜她們到第二天就要離開。

相處的時間就是這麼短暫,分別在即,她們要離開了。

“可可,你不是和你們的人走散了嗎?既然這樣不如跟我們一起回去,這裏實在太偏僻,手機都沒有信號,到外面等手機有信號就可以聯繫你的朋友來接你。”

其中小玲最是不捨,說什麼都要和我在一起。

沒想到這個時候左佑竟然幫我說話,他說:“她在這裏可能還有別的事情,我們就不要強求了,要是你實在不放心,就把帳篷還有食物留給她吧。”

我感激的看了一眼他,結果他立刻彆扭的轉過頭來,這個人實在是太奇怪了。

接下來就是我和小玲道別的時間,這是我第一次有了朋友。

小玲還真的聽了左佑的話,將自己的東西全部都留給我,還給了我一連串數字,說是叫什麼手機號,用很不捨的語氣和我說:“這是我的手機號碼,你要是出去的話給我打電話,我們再找機會出去玩。”

“好。到時候我要是出去一定找你。”

說實話,在我看來小玲的行爲很奇怪,她竟然哭鼻子了,我已經好長時間都沒有哭了,是不能哭,因爲我是山大王,手下有一片的小妖,我要罩着它們,要是山大王時不時的哭鼻子怎麼領導他們?

可是現在竟然被小玲影響,有點想哭的感覺。

在這個傷感的時候,小五和胖子也湊了過來,小五一臉可惜的說:“可可你真不跟我們走? 都市透視醫聖 這是我的手機號,你也留着,以後大家常聯繫,要是關係能有進一步的發展就更好……哎,胖子,你讓我把話說完。”

小五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胖子拽到一邊,接下來是胖子的話,也是大概的意思,也留下了手機號的東西。

要不是小玉在一旁不耐煩的催促,說不定我們還會在說好一會兒話,不過也因爲胖子和小五的關係,離別的感覺不那麼傷感。

最後和我說話的是左佑,他一臉嚴肅的和我說:“人類會對這裏進行開發,以後你會見到很多的人類,希望你不要傷害他們,要是讓我聽說進山的人被妖孽纏身的話,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都臨走了還威脅我,這個人實在是太那啥了,我惡狠狠的丟給他一個嫌棄的眼神。

一行人就這麼走掉,我再次沒有事情做,索性就拿起小玲給我的言情小說。

這上面講的竟然是人和妖的愛情故事,說是一個人類大家族的繼承人喜歡上了一個妖怪,爲了和女妖怪在一起,那個繼承人做了很多的事情,其中包括違逆家族的命令這些,不過結局很好,兩個人歷經萬難,最終幸福的在一起。

喜歡?這本愛情小說對我就是一個啓蒙,我知道了自己對帥哥的那份感情,我應該是喜歡他的。

書上說,喜歡一個人就是希望這個人無時無刻都在身邊,想着他的一切,想要融入到他的生活中去。

我喜歡他,那接下來就是製造一個見面的機會,讓他對我印象深刻,之後在出現在他的身邊成爲那個他愛的人。

小說裏那個繼承人是在遭遇到人生最頹廢的狀態的時候遇到那個女妖怪的,我也想找這麼個機會……

現在我養成了一個習慣,每天在看帥哥的時候都會拿着小說,幻想着我們兩個能夠像小說中那樣展開故事,爲了達到效果,我讓手底下的小妖每天按時辰去騷擾帥哥。

當然不是真的想傷到帥哥,是想製造一個美救英雄的機會,讓我和帥哥認識。

真的好氣啊,手底下的小妖實在是不爭氣,到了門前根本都還沒做什麼就慫了,屁滾尿流的回來和我說帥哥多麼多麼可怕。

真有那麼可怕嗎?那是我看上的男人,看到他們不爭氣的樣子真是讓兔子憋了一肚子的火。

最後我找到了死猴子。

對於我這些天的冷淡,死猴子頗有微詞,它用一雙死猴子眼瞪着我。

我衝它揮了揮拳頭,示威的說:“喂,是不是最近沒有揍你,你渾身上下不舒坦?”

平日裏我要是這麼對死猴子說話的話,它一定會服軟,結果這次竟然沒有,它梗着脖子和我說:“我看你被那個男人迷了心了,你看看你現在的所作所爲,花癡。”

我知道花癡的意思,也是從書裏看到的,對於能花癡帥哥我很樂意,就把這話當成好話來聽。

鑑於今天是來找死猴子幫忙,我忍住沒揍它,好好和它說話。“猴子,你和我在一起怎麼也生活了三百年,這三百年我對你怎麼樣你心裏有數吧。”

從來沒有想到,我這個山大王竟然會這麼拐彎抹角的說話,我的一世英名啊!

死猴子從剛纔開始就一直看着我,在聽到我是這樣說話之後臉上露出一臉奇怪的表情,它盯的兔子暴躁起來。

“喂,是不是不能和你好好說話?我讓你去騷擾我家帥哥,然後我來個英雄救美,這樣我就能和帥哥認識了。”

對於死猴子根本不需要藏着掖着,把實話說出來。

最後死猴子終於在我的威逼下答應,行動就在今天晚上。

我蹲在老地方看着,死猴子去敲了帥哥的門。

不對,是直接將帥哥的房門給踹壞闖了進去,用相當挑釁的語氣對帥哥說:“今天就讓你知道……”

它的話還沒說完,整隻猴子就從屋子裏飛了出去,身上還貼着一張金光閃閃的符紙,整個猴子都石化變成一隻石猴了。

嗯,完全不成比例的對決,最後我看實在沒什麼危險才讓小妖們去把猴子弄回來,它身上的那個符揭下來就好。

猴子沒辦成事,我氣不過將猴直接踹飛,看來還是要想別的辦法纔好。

兔子的腦袋都想破都沒有辦法,只能依舊日復一日的呆在那裏發呆,結果有一天,一個人過來,從背後拍了我肩膀。 殭屍們的殘斷的殭屍一個個橫陳在鬼門關口,堆積成了一座小山,這個場景真的可以說是詭異異常,殭屍和鬼魂作戰,這可是亙古未有的事情,一陣陣喊殺聲,鬼哭狼嚎的聲音傳來,這種和人的聲音不同的動靜,聽的人心裏格外的發毛。

“這些妖魔鬼怪也真是有意思,他們的首領一個個都跟大山一樣的高,直接互相打鬥就是了,幹嘛用這些嘍囉兵纏鬥,搞的亂七八糟的看的人好生噁心!”老陳感嘆道。

“或許我們現在看到的只是一些前面部隊,根據我對他們的瞭解,即使雄霸一方的主宰,身邊也有一些實力不亞於自己的左膀右臂!”麗麗說道。

殭屍這一方面利用數量衆多的優勢,幾次都差點越過牆頭直入鬼門關,但是那城牆之上的陰兵作戰着實勇猛,雙方纏鬥中各有損傷,雖然殭屍的單兵作戰能力不及這些陰兵,但是架不住一上來就是一羣,好多陰兵被殭屍抓撓之後,化作一團團濃濃的陰氣消散在城頭,一時間鬼門關城樓上,愁雲慘淡。

另一方面,這些進攻餓鬼谷的殭屍們已經突破了第一道防線,源源不斷的向山谷裏涌進,那些打前陣的黑毛殭屍和那些餓鬼在臭水池子裏不停的糾鬥,相互掐扯,本身就是令人噁心的穢物,相互再一抓撓開腸破肚之餘,那一股股熏天的惡臭,簡直可以讓天地變色。

“孃的,這什麼時候是個頭,要是紅妹子在就好了,可以帶着我們飛起來!這裏的臭味簡直能把我的靈魂給薰出竅!”胖子滿腹牢騷道。

胖子的話只是無意間說了一句,卻讓麗麗的眉頭皺了一下,雖然麗麗不說話,但是我能看的出麗麗心中有一些不悅。

“紅狐和赤狐各有特長,紅狐不會幻術,如果不是麗麗的手段,我們也不可能見到歐冶子,更不可能獲得手中的神器!”我對胖子的說道。

“誒?提起這手中的神器了,我們爲什麼不使用一番,看看這東西到底有什麼妙處!”胖子好奇的盯着自己手中的那把短劍。

根據歐冶子前輩的說法,胖子手中的短劍是利用鬼王的前世骨頭做成的,可以召喚出無數的惡鬼來助陣,專門用於我們被敵人圍困的時候脫身之用,可是面對這如同大海般的各色殭屍,我很難相信胖子的這把短劍能起到多大的作用,難不成也召喚出成千上萬的厲鬼嗎?

“胖子你別輕舉妄動,我覺得我們現在唯一的敵人就是時間,你不要忘記,麗麗的幻術一旦接觸到實物就會失去作用,那個時候我們的行蹤暴露了,那後果將不堪設想!”我對胖子警告道,生怕這個傢伙一不小心惹出亂子來,到時候難以收場。

胖子鄙視的白了我一眼道:“你當胖爺我是棒槌啊,沒有十足的把握,我纔不會輕易下手呢!”

這個時候,老陳手裏的那個鈴鐺突然劇烈的震動了起來,那聲音極爲刺耳令人聽起來渾身不舒服,歐冶子先前說過,當遇到特別危險的對手時,這個鈴鐺會響起來,難不成有一方的宗主要出動了,我們所有人立刻環視四周搜尋着。

只見那個我們先前看到的長的跟萬子鬼母一樣的巨大餓鬼突然怒吼着從山谷裏衝出來,那動靜跟地震相仿,每邁出一步就會發出地動山搖的動靜。令我們心驚膽顫。

“好戲上演了,哥幾個看好熱鬧啊!”胖子在一旁起鬨道。

那巨大餓鬼一腳就把許多的殭屍給踩成了齏粉,剩下的胳膊腿兒之類的在地上自顧自的抓撓,剩下的那些殭屍一個個跟螞蟻一樣的向那餓鬼的身上爬去,尤其是白煞,速度驚人的快,不多時已經爬到了它的大腿處,並且不停的撕咬,不過好像這個巨大餓鬼的皮肉與它的子民們相比堅硬許多,撕咬了好一會兒,也沒有見撕扯下皮肉來。

“我的天,越來越有意思了,看見沒,這些殭屍真的不好對付,馬上就要把這個萬子鬼母給咬死了!”胖子瞪大眼睛看到。

這餓鬼之物,不同於殭屍,殭屍是死物,可以說感知不到疼痛,它們唯一的一點意識還是臨死時候體內的魄力,完全不能說是一種嚴格意義上的生物,然而餓鬼則是活生生的生物,只不過它們存在於餓鬼界,可以說是一種低於人,但是高於畜生的存在,它們的智力也不容小覷,不然也不會有那麼多的餓鬼修成大道。

這巨大餓鬼看見這些如同螞蟻一般的殭屍對他糾纏不休,着實也惱火了起來,它仰起頭,仰天長叫了一聲,那聲音簡直比打雷還要響,震的整個山谷都抖了抖。

“天哪,不會這次殭屍這邊的勢力取勝,會把對方的魁首給搞死吧,看把它疼的!”老陳也學着胖子的口吻說道。

然而,令人吃驚的一幕出現了,那些成千上萬的殭屍們,不管是白毛的還是黑毛的突然之間一個個全部從巨大餓鬼的身上跌落下去,掉在地上,化作一堆土塊,就好像是在高空之中摔下來一個泥胎一般,一時間碎成了粉末。

然而令人吃驚的一幕還不在此,那些殭屍一個個好像受到某種詛咒一般,從那個巨大餓鬼的腳下,開始渾身變成了污泥,一個個像是融化的蠟人一般,變成一堆溼乎乎的泥巴。而且這種情形還不停的擴撒,不一會兒的工夫連餓鬼谷外面的殭屍一個個全部也化作了一堆堆溼乎乎的泥巴。

“看見沒?人家還是有兩把刷子的!”胖子輕聲的讚歎道。

我擡頭看了看這些殭屍,他們似乎都愣住了,停止了進攻,包括在鬼門關城頭上廝殺的殭屍,也停止了抓撓,任憑那些陰兵在那裏不停的砍殺,胳膊腿,腦袋掉落在城樓下。

這個時候,在那雲邊的遠處,突然響起了一陣急促的鈴聲,那鈴聲雖然不是很響,但是有很強的穿透力,好像無論你躲在什麼地方都能聽的見一般。

那些殭屍一聽見這鈴聲,一個個全部都掉轉回頭看時拼命的往回跑,而那城樓上的陰兵也不追擊,只是不停的增添人員,做好防禦的工作,那些殭屍逃跑的時候,速度很快,特別是那些白煞,直接鑽入了地下,跟穿山甲一樣,迅速的往後方退去,想來一定是修煉成了至陰的靈體,因此可以在地下進行土遁之術。

看着他們鑽進地面的情形,我又想起來當年的母女兇孫家媳婦,那傢伙可是當年差點搞掉我的小命,如果我當年看到這麼多的白毛殭屍,我一定會當場嚇的尿了褲子。

“這世間的引魂鈴我見識過不少,能控制住這麼多殭屍的還是頭一次看到,看來那殭屍勢力的後面一定有類似於屍仙般的存在,要不不可能擁有如此的法力!”胖子皺着眉說道。

極品鑽石婚 “我們現在的主要任務不是去分析對方有多麼的強大,而是要先逃出去!我們還是快點下山,去尋找那小須彌山要緊!”我向大家提醒道。

於是乎,我們緩緩的下了山,這一場爭鬥讓我們見識了這崑崙山下的世界有多麼殘酷,我們沿着餓鬼谷相反的方向繼續前行,一路上更是增加了十二分的小心,因爲我們也不想走着走着,地下突然變成了沼澤或者伸出爪子之類的事件發生。

麗麗不時的觀察着周圍的動靜,不時擡頭看看遠處的天空,終於我們在左前方的方向看到了一片有着七色光暈的雲彩,在那裏忽隱忽現,因爲離的十分的遠所以看的不是十分的真切。

我和胖子還有老陳也很快發現了那裏,老陳興奮的手舞足蹈說道:“孃的,一番好找終於沒白費心思,終於找到目標了!”

麗麗並不答話,她疑惑的看着那遠處的雲彩說道:“歐冶子雖然說小須彌山是妖類盤踞的地方,而我怎麼感覺這朵雲彩像是仙家的手筆呢!”

麗麗的話再次提醒了我們,這地下蒼穹的爭鬥之所,仙家也是要分一杯羹的。

“那感情不是更好,這仙家乃是正派,我們有了他們的相助,那連須彌山都不用去,就可以直接送我們出去!” 戀你上癮 老陳興高采烈的說道。

“你知道個屁,不是每個神仙都是正神,你知道剛纔我們對付的那個太歲嗎?他也算是一個仙家,他是地靈之祖的兒子,手拿方天畫戟,頭戴紫金冠,以作惡爲念,其他仙家也惹不起他!”胖子等着眼說道。

老陳知道自己才漏學疏,也不敢繼續的胡說八道,只是乖乖的跟在後面。

“胖叔叔說的沒錯,這神仙啊也分三六九等,想來不在洞天福地老老實實待着,偏偏在這地下龍脈之處和這些邪物爭奪天下,估計也不是什麼好東西!”麗麗說道。

她的話音剛落,從路邊的泥土中突然跳出來一個蛤蟆,衝着我們呱呱的亂叫一番,這小畜生的舉動讓我們感到好生的疑惑,我們都是處於隱身的狀態啊,它如何能夠看得見。 我被嚇的一跳,結果回過頭竟然發現是左佑,對於他打攪我看帥哥,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說:“你怎麼回來了?”

沒想到左佑竟然坐到我身邊,一臉的憂心忡忡,他和我說:“小玲有點不對勁,我幫不了她,所以想來找你幫忙。”

我是真的把小玲當成朋友的,聽到她出事,當時就緊張起來

顯然對於我這樣的反應左佑很滿意,最讓我在意的是,他竟然說要請我下山,去幫助小玲。

兔子我在山上修煉了三百年,從來都沒有離開過這一片,一是因爲山大王的責任,我要是離開的話手下的那幫小的怎麼辦?再一個是我怕,害怕和人相處,總覺得人太複雜。

可現在左佑請我出山,我竟然想都沒想就答應了下來,不過還有一些事情要做,想了想果然還是隻有死猴子能夠託付。

死猴子聽到我要離開這裏當下咋呼起來:“不行,你不知道人類多奸詐,你那麼善良,和人類混在一起肯定會被欺負的,我不准你離開,再說,不是還有那個帥哥,你難道捨得了他嗎?”

這死猴子最近好像智商上有一個質的飛躍,他竟然提到了這點。

別說最後一句話還真起作用,我猶豫了,要是離開的話就更沒有和帥哥認識的機會,可是小玲是我交的第一個人類朋友,她要是出現點意外的話會好好很內疚的。

“喂,兔子,你可別犯傻,要是一旦進入人類的世界,你就再也不是我認識的那個兔子了。”猴子用一種痛心疾首的語氣繼續和我說:“你會迷戀人類世界的那些東西,最後徹底嫌棄我們的。”

亂世卿臣:將軍,請寬衣! “你以爲我和你一樣啊?嫌棄的看一眼猴子,它以爲我和它一樣,那麼經不住誘惑,在這個時候我已經做了決定。

特地去和狐狸大娘告別,將山裏小的們交給她照顧之後和左佑一起離開,至於猴子我連招呼都懶得打,就這樣我蘇可可有了第一次人類世界之行。

在路上,左佑和我說了小玲的情況,他告訴我說:“小玲回去以後就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說自己會通靈了,要回去繼承奶奶的衣鉢,當一個通靈人。”

左佑應該真把小玲當朋友,他沒有給我提問的機會繼續說:“小玲我是知道的,她一直都在抗拒自己有那麼一個神婆的奶奶,怎麼會突然說出這樣的一番話?可我是個男生,要是貿然去調查的話不太好,這纔想起你這隻小兔子,你應該會幫我忙的是不是?”

小兔子小兔子的叫上癮了是不是?我可是兔大王。

好吧,現在不是計較這個的時候,是小玲。

她之前也和我說過那樣的話,說是並不想要和神婆這些糊弄人的事情扯上任何關係,要不是因爲奶奶將她撫養長大,她甚至連那個家都不想回。

結果就幾天的功夫,小玲不僅說出那樣的話,還說要回去賺大錢,以後再也不來上學了。

“我想你應該也知道,小玲根本不是通靈體質,她就是一個普通的小姑娘,所以我懷疑是和山上我們請出來的那個碟仙有關。”

左佑應該是個很聰明的人類?他對小玲的情況分析的頭頭是道,就算我想反駁也說不出什麼,現在必須要見到小玲我才能做出判斷。

不過很快我的注意力就被人類世界那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吸引。

“左佑,這是什麼?它怎麼跑的那麼快?這就是你們人類用的代步工具嗎?跑的好快啊。現在我在那種被稱爲是汽車的工具上。

人類怎麼能研究出這麼稀奇古怪的東西,除了這種長方形的車子,還有小一點的,長的更奇怪的,也是人類用來代步的。

我也見到了各種各樣的手機,人類走路的時候都喜歡將手機拿在手裏,這樣難道真的不怕撞到樹上嗎?不撞到樹上應該也會撞到車上吧?

結果我不知道自己還有烏鴉嘴的能力,這句話剛說出來,前面就出現了一起交通事故,我第一次見到這種情況就好奇的湊過去看,左佑拉都拉不住。

“我就說你們人類實在是太脆弱了,就這麼輕輕撞一下就死了,我告訴你這要是我們山上的小妖出來能把這個車給撞癟了。”

大概是我說話的聲音很大?周圍的人用很奇怪的表情看着我,還對我指指點點。

兔子我個暴脾氣,他們竟然敢用手指我,看到他們的樣子真氣不過,當下就準備好好教訓他們一番,結果被左佑拽住了。

“你能不能別鬧事,再說你說話能動動腦子嗎?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說人類的不好,不是找刺激嗎?以後說話要注意,你現在不是在你的山頭,而是在我們人類的世界。”

“左佑,我發現一個問題。”被左佑數落之後,我停住腳步站在他的面前,仰頭很認真的看着他說:“以前沒發現你這麼嘮叨啊,再說你這麼強調人類人類的,是想提醒我是妖怪?你是不是看不起妖怪啊?要是看不起妖怪的話,那就不要請我幫忙啊!”

左佑聽到我的話一張臉憋的通紅,他說話都有些哆嗦。

“不是,只是你的舉動實在是太奇怪會引起別人的懷疑的,我知道你第一次進到人類世界,對什麼事情都感覺到好奇,這無可厚非,但是你要是這樣的話,會給我們引來麻煩的。”

好像他說的也有道理,再接下來就稍微收斂一點,真的見到了好多稀奇古怪之前在山裏完全沒有見過的東西。

左佑還請我吃飯,之前猴子和我說,人類的食物很好吃,當時聽這話的時候我是嗤之以鼻的,可現在我信了這話,實在是太好吃了,人類的世界有這麼多好吃的好玩的,我……

想到這個的時候,猴子對我說的話突然冒出腦海,它說人類的世界是個大染缸,我只要沾着就一定會再也不想回到原來的生活,難道真被它說中了?

不是,不對,我怎麼可能和它說的那樣,我一定可以收發自如,在這裏玩夠了以後還會回山裏,到時候我還是威武的山大王。 我們所有人看到這個蛤蟆之後,都是愣了一下,按照我們以往的經驗,這隻蛤蟆是決然發現不了我們的,然而此時這個小畜生竟然直勾勾的盯着我們,腮幫子一鼓一鼓的樣子好生的詭異。

“不過是個小畜生而已,我們繞過就是了,大家繼續趕路!”胖子道。

我想想也是,不要讓自己的神經過於敏感,就往左邊偏了一偏,大搖大擺的走了過去,然而那個小蛤蟆也隨着我的步伐縱身一躍跳到了我的前面擋住了我的去路。

“媽的,到底什麼鬼,果真被發現了嗎?”我驚訝的自言自語道。

老陳看見我們幾個神祕兮兮的被一個小蛤蟆搞的神經如此緊張,上前飛起一腳猛的向那個蛤蟆猛踢過去。

“誒吆!”老陳踢上去後,隨即發出了一聲慘叫。

只見那個蛤蟆紋絲未動,老陳的腳脖子差點被扭折了。疼的他滿地打滾,吱哇亂叫。

“老馬,這個蛤蟆莫不是鐵打的,怎麼這般的堅硬!”老陳蹲坐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腳大聲叫道。

我頓時感到十分的駭然,看來這小東西果然有來頭,說話間,這個小蛤蟆的身形瞬間變大,足足有一間房屋大小,它渾身膿腫的包裏不停的往外流着黃色的汁液,一股股臭蟲被踩死後的味道傳了過來,說不出來的難聞和噁心。

我們幾個人看見這個蛤蟆怪異的變化,都嚇的往後面退了幾步,那個蛤蟆張開大嘴又“呱呱”的叫了幾聲,原本並不怎麼引人注意的叫聲,現在卻如同大風一樣向我們迎面吹來,夾雜着昆蟲特有的臭味,讓人簡直辣眼睛。

“準備戰鬥,這他孃的是什麼怪物,看來果然是到了妖類控制的區域了!”胖子嚷嚷道,手中緊緊的握住了歐冶子給他的那把寶劍,惡狠狠的盯着眼前的這個怪物。

“難不成是蛤蟆精,你們快看它的那些疙瘩,好惡心啊!”老陳渾身顫抖的說道。

這個時候我才留意道,那原本不停的涌出黃色膿液的膿包裏,突然好像是破了一層皮一樣,慢慢的竟然呈現出了骷髏的模樣,那些溼漉漉的爛肉疙瘩,像是一個個高度腐爛的人頭,嘴巴不停的一張一合,從裏面突出膿液,真的讓人噁心到發瘋。

麗麗見此情景,立刻說道:“大家迅速站在我後面,誰也不要輕舉妄動,這傢伙的毒性很大!”

我和胖子聽見麗麗如是說,自然是不敢大意,老陳更是連滾帶爬的鑽到了麗麗的身後躲藏了起來。

說起來自從學習道法,對一些毒物的知識我也多少有了一些瞭解,我們俗話說的五毒,包括蜘蛛,蠍子,蟾蜍,蜈蚣和蛇,所含毒物無外乎是腐蝕性或者神經性的,但是唯獨這個蟾蜍的毒格外特殊,比如人要是被蛇或者蜘蛛蠍子叮咬,只要有抗體血清或者是解毒的藥都可以治癒,但是被蟾蜍的毒給攻擊的話,恐怕只能靠做腎臟透析慢慢的排毒才能活下來,所幸蟾蜍之毒一般都不猛烈,所以致死的現象很少發生,往往被人忽略,但是人們往往會忘記,蟾蜍的毒是沒辦法解的。

麗麗不敢馬虎繼續用九條尾巴不停的施展着幻術,粉紅色的煙霧瞬間瀰漫開來,那個蛤蟆精似乎並不吃麗麗這一套,眼鏡瞪的跟水桶一般大小,依舊死死的盯着我們,而且此時它的眼睛好像是充血了一般,感覺像是十分的憤怒,似乎馬上就要爆炸的感覺。

“麗麗,你的幻術怎麼不起作用了!”我緊張的說道。

“這傢伙不是妖精,它的道行高出我們一大截!”麗麗說話間,腳步微微的往後退了退。

我聽了麗麗的話感覺越來越糊塗,按照我的理解,麗麗現在是九尾狐,而我和胖子又是經過一番歷練和特殊機緣的人,怎麼會在這個臭蛤蟆沒出手之前就被麗麗判定爲有巨大實力的懸殊呢?

胖子似乎明白了麗麗的意思,他小聲說道:“別看這個醜物長得如此邪性,然而它確確實實是仙類,麗麗的幻術只對比仙類低的人、妖、鬼、殭屍之類起作用,對於這高於自己層級的仙類,卻不起任何作用!”

“我的天,那意思是不是說,我們沒有一丁點的勝算了?”我這個時候感受到了一種強大的壓制感。

麗麗接着我的話解釋道:“那到是不至於,仙類的壓制也頂多是對一些幻想可以克服,但是對於妖法實力來說卻不受什麼影響,只能說是有點先天優勢吧,所以如果真正打鬥起來鹿死誰手也未可知!”

麗麗的話讓我的心裏略微有了一點底,但是看着這個噁心的東西,我真是發愁如何下手對付它,渾身都是粘液,迸濺上一點還有可能會讓自己沾染上。

好在現在這個蛤蟆還沒有對我們發起攻擊,我們還可以利用這個機會商量一下對策。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