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傲爽,為了讓自己喜歡的人安心一些,他不得不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那傲大哥,這件事情需不需要告訴外面的靈師們?」伊靈心感激地看著傲爽,有這樣的一個人陪伴在自己的身邊,即便真的出現六階靈獸,自己的心裡也會有些底氣。

「這還真是件讓人頭疼的事啊……」傲爽眉頭凝成川字型。

按理說這種事情應該在第一時間告知他們,畢竟事關眾人的生死,而且他們如果在事先知曉的情況下,一旦遇到什麼突發情況的話也比較好處理。


可傲爽就怕,這些人知道了這個消息後會喪失勇氣,在獸潮中活下來的勇氣。

百思不解,傲爽索性不再想了,找一個合適的機會再跟他們說,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把他們帶到武狂密境穩定一下他們的心神,走一步算一步吧。

「前輩,給我們一晚上的時間,明天清晨之時動身陪前輩前往西部,闖一闖那個狼穴。」傲爽說出這話之時,眉宇間劃過濃濃的疲憊之色。

我在夜店那些事

上次觸發瘋魔禁便是在擊殺血殺門派往風雲城殺手小隊的二號、三號和四號殺手時,事後傲爽也是疲憊不堪,在伊靈心的攙扶下才勉強回到驛站倒頭便睡。

所以現在傲爽的狀態就和那日的情況差不多,雖然丹田之中也在蘊生出一絲絲靈力,但精神狀態極差,甚至上下眼皮都在打架。

「可以,明日清晨我在武狂密境外等你們兩人。」雪虎王沒有多說什麼,身為五階靈獸,它也能感覺出此時傲爽的狀態並不是很好,再說等一晚上的時間也沒什麼。

雪虎王說完,巨口微張,隨即一口吸力便從其口中傳出,而四周剛才所布下的白色空間也是緩緩化作一縷縷靈氣鑽入其口中……

白蒙蒙空間的外面,一千名靈師們緊張地看向四下張望,儘管他們很想知道空間內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可惜的是,有的時候就是如此,天不如人願。

「這裡面不會已經打起來了吧?怎麼過去這麼長時間一點動靜都沒有呢?」這時不知是誰說了一句。

其實越這樣,眾人心裡越沒底。

「放心吧,肯定沒打起來。」蕭義笑了笑,經過剛才吞食了一顆療傷丹藥后,傷勢已無大礙,已經可以出手了:「五階靈獸如果想要出手的話,還需要布置下這片空間么?」


不得不說蕭義推測的也有一些道理,但有些人就不會這麼想了。

李守看了看左右發現所有人都在關注著白色空間,隨即徑自走到蠻濤的身前,用只有他們兩個人能聽清的聲音說道:「濤哥,我看傲爽和伊靈心已經凶多吉少了,趁著現在人心渙散你可以直接挑起大梁帶著眾人殺向武狂密境,到時候這一千人都成為你的追隨者,那風雲之王,還不成為你的囊中之物?」

狗頭軍師,往往就起到這種作用。

「李守。」蠻濤聽到李守的話后一愣,隨即皺著濃眉問道:「你是叫李守吧?」

「對啊,木子李,守護的守。濤哥我這輩子都會守護在你的身邊,默默地當你一名追隨者……」李守裝作一副鄭重的神情看著蠻濤,聲情並茂地說道。

「好,默默地當我一名追隨者……你他媽!」蠻濤氣急敗壞地點了點頭,右手高高抬起對著李守的左臉就抽了過去,頓時,李守的身體就好像一顆炸彈一般急速地向人群中甩去:「給我滾!!!」

「蓬!」蠻濤的話音剛落下,李守的身體也重重地摔落在地面上,激起大片的塵煙!

剛才在蠻濤喊出『你他媽』時,眾人便聽到了這聲大喝,隨即便看到了一道黑影快速向人群中衝來,眾人還以為是什麼靈獸襲擊,連忙向後退去。

直到煙塵散去,眾人才看清裡面的人居然是李守,隨即又看了看那邊怒目圓瞪的蠻濤,心中暗想到:看來這李守肯定又說錯話惹得蠻濤不高興了……

「咳!」李守費力地支起身子,有些不解地看向蠻濤,自己這次到底說錯什麼了?蠻濤不是一直相當風雲之王么?剛才自己根本沒想到蠻濤會突然出手,這也又讓自己在所有人的面前丟了面子。

「哼。」這時王飛看著躺在地上的李守冷哼一聲,嘴角掀起一絲不屑,隨後雙臂抱肩看向古城方向的白色空間。

王飛!李守憤怒地看向王飛,這個人從當日自己在風雲城城西給傲爽跪下后便一直瞧不起自己。昨天還親自出手和自己戰了幾個回合,雖然自己確實是敗了,可他後來也不能借著蠻濤來壓自己吧?

「快看,這白色的空間正在逐漸散去……」 聽到有人說白蒙蒙地空間正在散去,所有人都是連忙看向那宛若出現一道霧靄的古城,就連剛才受傷的蕭義等人也是站了起來,眉宇間透發出一股緊張之色。

到了現在所有人的心中好像都突然懸起一塊大石頭一般,如果傲爽和伊靈心出現什麼意外的話這顆大石頭絕對會落下來,把他們的心都砸碎!

「希望不要出什麼事啊……」雖然剛才蕭義好像信心滿滿地猜測,可他也想不出,傲爽和伊靈心二人向雪虎王走過去除了出手外海能做什麼。

這兩人真出了什麼事,那這一千多人恐怕都得交代在這了。

經過剛才和四階靈獸破沙狂蝟的戰鬥,在場的所有人巔峰靈師除了蠻濤和那個叫花心的女子外都受了重傷,如果傲爽和伊靈心死了,擺在所有人面前的就是無盡的災難。

山風呼嘯,不時有幾道獸吼從密林中傳來,可眾人卻感覺這些獸吼之聲好像就在自己耳邊響起一般,有些膽小之人不禁打了個冷顫。

霧靄漸漸散去,最先露出的是古城那早已坍塌的城牆,隨後眾人才看到,那相貌平平的少年和美若天仙的少女,那隻百丈高的雪虎王卻不見了蹤影。

按理說兩人站在一起絕對沒有人會把他們想做情侶,可看到兩人安然無恙地站在那裡,有些人甚至感動地眼中出現水花,頓時發出陣陣驚呼之聲……

「哈哈!」蠻濤大笑著看著眾人說道:「傲爽和伊靈心都沒出事,這實在太好了,而且最大的好消息就是那隻五階靈獸雪虎王不知去了哪裡,沒有了五階靈獸,咱們可以說是絕對安全的了。」

在蠻濤看來只要有傲爽在,四階靈獸便翻不出什麼浪花。

「你們就不聽我的話,我剛才說什麼著?傲爽和伊靈心絕對是安全的,這點我想到了。」蕭義臉上再度恢復了往日的輕佻之色,看了身邊的陰雲一眼,揶揄地說道。


「哼。」陰雲就站在蕭義的旁邊,聽到蕭義的話后冷哼了一聲,臉側了過去白了蕭義一眼后又撇了撇嘴:「剛才是誰緊張的直接就站起來了?嘴裡還一直念叨著『希望不要出什麼事啊』,這都誰說的?」

「……」聞言,蕭義難得臉色一紅:「人家也是擔心么……」

隨後便有些幽怨地看向陰雲。

滿頭灰發的陰雲被蕭義用這種眼神盯著,感覺身上好像起了一層雞皮疙瘩,連忙大聲說道:「蕭義!我陰雲雖然不是正人君子,但我也不喜歡男人,你離我遠點!」

相思如桃李

見陰雲露出敗象,蕭義豈有不乘勝追擊之理?追了過去,嘴裡還不停地說話。

「小云云,你去哪啊?」

「啊雲,等等我!」

「雲兒!」

……

「哈哈!」

看著面色苦悶的陰雲和喋喋不休地蕭義,眾人皆是開心的笑了。

就在這時,傲爽和伊靈心二人自河流的上空掠了回來。

靜立於虛空之中,傲爽雙眼緩緩眯了起來,環視了眾人一周。

傲爽的眼神掃到哪裡,哪裡就一片安靜。

本是喧囂吵鬧的叢林,瞬間便靜了下來。

看到眾人都不再說話,傲爽這才厲聲說道:「我就離開了這麼一小會兒的時間,連規矩都忘了?所有人站在各自的位置,給你們三息的時間!」

沒有絲毫的猶豫,眾人連忙按著剛才傲爽所說站在了自己應該站的位置,就連蕭義和陰雲也停了下來,各自站好。

「剛才你們也看到了雪虎王所在的位置,它在那裡出手的話攻擊會瞬間轟擊到這裡,到時候我們誰也跑不了。」如果不是沒有那個必要,傲爽真不想跟他們廢話,尤其是當自己極為疲憊的時候。

晃了晃腦袋讓自己清醒一些,隨後盤腿坐在虛空之中:「你們知道為什麼剛才我和伊靈心必須去直面雪虎王么?因為如果我們兩個不過去,所有人都會死。可你們又知道為什麼原本制定好的計劃會出現差錯么?不是因為突然出現的破沙狂蝟,在我制定計劃的時候我已經想好了一切的對策!而就因為你們拖拖拉拉,看到四階靈獸不敢出手這才拖慢了咱們行進的節奏!」

傲爽這質問的語氣沒有引起任何人的不滿,因為他說的都是實話。

「居然還有心情大笑?你們真是天生的樂天派(樂觀主義者)啊?」傲爽仰著頭,只用眼角的餘光看著眾人,眉頭皺起想了想,最終嘆了口氣:「哎……眾人站好隊形,蠻濤在前面帶路,前往武狂密境。」

「啊?啊!好!」蠻濤點了點頭,隨即站到了眾人的前面,帶著眾人向武狂密境的方向走去。

剛才傲爽那一聲嘆息,眾人還以為傲爽認為他們不爭氣,所以就沒多說什麼。

其實傲爽剛才是在想現在到底適不適合將六階靈獸和七階靈獸的消息告訴眾人,雪虎王不可能和傲爽]伊靈心兩人說假話,它也沒那個必要。

眾人在北域的遠古戰場中還要再待上五個多月的時間,因為現在爆發了獸潮眾人才選擇進入武狂密境中躲上一陣,但這獸潮不可能持續五個多月吧?所以眾人總有從武狂密境中走出來的那天。

參加風雲亂戰為什麼?

有的人為了見識一下世面,有的人為了和同齡人中的天才過過招,有的人為了風雲之王!但最多的, 宋遼英雄野史

奇遇和機緣是不可能你在遠古戰場裡面待著就主動砸到你頭上的,也需要你去探索尋找。但傲爽現在就怕他們去探索尋找什麼古迹和密境,因為等待他們的很可能不是那天大的機緣,而是六階靈獸!七階靈獸!

可傲爽也不能直接就跟他們說,你們就在武狂密境中一直待到半年以後吧?

所以傲爽打算,一會到了武狂密境再說。

「唰!」撕寒劍瞬間出鞘將一隻三階中級的巨蟒斬於見下,極快地將蟒身中的靈核收入空間戒中,對著身後不遠處的眾人喊道:「加快動作,你們都沒吃飯么?」

眾人腳下的速度連忙又加快了幾分。

過了一個時辰左右的時間,遠遠地傲爽已經能夠看到那化作一堆堆巨石的峽谷。而以傲爽現在的靈魂境界來說,確實清晰地在天地間感受到了一股股濃厚的狂暴之意,這應該就是雪虎王所說武狂和炙虎彌留的氣息吧?

在這一個時辰的時間中,傲爽斬殺了不下千隻三階靈獸,幸運的是並沒有發現四階靈獸,這也致使有著傲爽和伊靈心在前面開路的眾人根本沒遇到什麼阻礙。

「傲大哥……」這時伊靈心來到傲爽的身邊關懷地看著他,她一直就在傲爽的附近擊殺靈獸,因此早就發現了傲爽此時的異常,他出劍的動作比剛才慢了許多。

「沒事,堅持到武狂密境不成什麼問題……」傲爽旋即晃了晃腦袋,但可能是感覺不夠又用手中撕寒劍的劍身『啪啪啪!』用力地拍了拍自己左臂數十下。

傲爽手勁何其大?只見左臂上剛才被劍身拍打的地方瞬間便紅了起來,一絲絲痛楚開始順著手臂知道腦部,刺激著傲爽的神經,但這也正是傲爽想要的。

「哎……」伊靈心看到傲爽使用這種方法提神,嘆了口氣。

她剛才就想幫傲爽多分擔一些,可無奈的發現無論自己怎麼努力都沒有傲爽擊殺靈獸的速度快,要知道現在現在傲爽還是處於神情萎靡的情況下,戰力大打折扣。

「你們動作都快一點,不想早點到達安全的地方?」伊靈心知道現在自己勸傲爽也沒用,而且靈獸太多了,自己也根本殺不完,於是只能沖著一眾靈師們吼道。

此時的峽谷外,地面上還是有些地方開裂了,但已經沒有了岩漿奔涌的情況。一塊塊參差不齊的巨石隨意地散落在地上,有些巨石的下面還有人,不過已經死去多時了。


「到了。」傲爽扶了扶額頭,使勁地揉了揉,這才轉身看著那邊在自己看來還在慢吞吞『走』著的眾人喊道。

其實眾人的速度也不算慢了,昨天傲爽帶著四百多人殺向古城之時可花費了小半天的時間,而今天,同樣的距離眾人趕路的時間被縮短了一半還要多。

「呼!」除了蕭義等巔峰靈師外,其餘人皆是大口喘著粗氣,聽到傲爽的話后臉上不由升起一絲喜悅之色,終於是到了啊……

「快跑!雪虎王!」傲爽實在等不下去了,現在他只想沉沉睡去,無奈之下只能裝作震驚地看向眾人身後。

「什麼?!」聽到傲爽的話后,眾人心裡一驚,頭都來不及回就向峽谷的方向掠去。那重重的腳步在地上留下一個個腳印,都恨自己的爹媽少生兩條腿。

其速度之快,令人髮指!

可就在這時,眾人突然看到傲爽嘴角那近乎於玩味地笑,面面相覷,好像都明白了什麼。

「噗嗤……」就在這時,伊靈心笑了…… 回頭看去,哪有什麼雪虎王?只有幾隻三階靈獸咆哮著想接近眾人。

蕭義看了看站在峽谷前沒有動的傲爽和伊靈心,看來兩人也沒有出手的意思。旋即仗劍而上,寒紫葉等人也緊隨其後,幾隻三階靈獸沒到幾息的時間便被蕭義幾人輕鬆解決了。

「武狂密境內沒什麼危險之處吧?」見蕭義等人頃刻間便是將幾隻三階靈獸擊殺,臉色沒有絲毫的變化,有的只是濃濃地疲憊之意。這些在傲爽看來並沒有任何的驚奇之處,反而看著伊靈心問道。

看到傲爽滿臉疲憊,伊靈心也很心疼,想了想:「武狂密境之內其實就是一個大型的山洞,裡面情況錯綜複雜但倒不至於走丟。最危險的地方我接受傳承考驗的那個空間,可在我獲得傳承后已經消失了,此時武狂密境內並沒有什麼危險的地方。」

「嗯……」傲爽點了點頭,眉宇之間的疲憊之色愈發的濃郁了,眼皮都有些搭聳。

看了看周圍的情況,正如雪虎王所說,這片天地間直到現在還彌留著武狂和炙虎的氣息,靈獸也不敢輕易靠近,就現在的情況來看武狂密境確實適合當人們暫時的庇護所。

天山傍晚,夕陽快落山。

山風呼嘯,道道黑影停滯在林間,對著眾人發出陣陣咆哮之聲,但沒打算攻擊眾人。

來到傲爽和伊靈心的身前後,眾人自覺的站好隊形,等待傲爽的指示。

「看著你們慢吞吞地好似蝸牛一般的速度,我真的不知道說什麼好。」傲爽現在就想沉沉睡去,但有些事情比較交代於他們:「進入武狂密境不要隨意地走動,受傷的趁著今天晚上恢復一下傷勢,沒受傷的恢復靈力,明天清晨我有事跟你們說,現在跟著我進入武狂密境。」

說完傲爽便轉過身去,打頭向峽谷的深處走去,眾人自然是緊隨其後。

道道勁風在峽谷的兩側山坡積聚著,發出陣陣呼嘯之聲。而看到峽谷前地上裂開的痕迹和塊塊巨石還有巨石下面依稀露出死去多時的武者屍體,有些人不禁心底有些發毛,這武狂密境真的安全嗎?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