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設置禁法的那位修士的高明之處啊!”張禾道:“你想知道破開禁法的方法麼?”

“快說,快說!”猴子急道。

“要我說可以,”張禾道:“先去給我換水去,現在我長大了一些,可以用1比28的比例兌上妖丹水。”

“這就去!”關鍵時刻,猴子毫不含糊,知道張禾越是快速地恢復修爲,對自己就越有利,因此連忙去換了水,回來問張禾道:“快速破開禁法,又不被熱死的方法!”猴子道。

張禾道:“要想破開禁法,自然先要了解他的原理。那地方本來是極熱,現在變成極冷,是被人施放了冷熱顛倒的禁法。”

“對對!”猴子道。

“要想破開禁法,其實很簡單,只要冷熱中和即可。”張禾道。

“知道知道!快速怎麼才能冷熱中和?”猴子抓耳撓腮,眨眼間都沒工夫眨。

“哎呀,我好像忘了,你去給我倒杯水,不不,去給我放點音樂我好好想想,要放貓王的歌!”張禾吩咐道。

猴子急於知道那破開禁法的方法,連忙去給張禾找音響設備去了。 猴子急於知道破開禁法的方法,聽張禾說要找貓王的歌,連忙去找戚笑道:“找個唱歌的,張禾要聽。”

“聽說好像有些植物聽了歌是長得快哎!他要聽什麼?”戚笑若有所思地問道。

“他說要有貓叫的歌。”猴子道:“實在不行咱去找只貓給他放跟前叫行不行?”

“他原話是什麼?”戚笑帶着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問道。


“哦,他說要貓王叫才行,也不知道是咱們這個地方找只厲害的貓就行,還是要一個省級甚至國家級的貓王。”猴子道。

“行了你去吧,我等等就到了。”戚笑說着便開電腦。

“都什麼時候了還玩遊戲!”猴子吱吱喳喳又叫又跳:“還不趕緊找貓去!”

Wωω✿ ттκan✿ Сo

戚笑道:“還是我比較瞭解張禾,他這個人有個怪毛病,就是聽歌的時候,必須看着圖片才行,我給他找個圖片先。”

“哦,真是奇怪啊,給他真貓不行,還非得找一個畫的圖片。”猴子自言自語着去找張禾去了,等見到張禾,便道:“戚笑在給你弄呢,你先說說,那禁法究竟是怎麼才能破開的?”

張禾道:“哦,其實也沒什麼了,就是那冰雪宮殿啊,其實有個區域,你在那區域的外邊挖開一條通道,通道在靠近地心的部分,本來是能烤焦人的,但是由於在冰雪宮殿的邊緣,所以一冷一熱正好抵消,大概是個二十幾度的樣子吧!”

猴子道:“這個卻是難!恐怕不行。”

“怎麼不行了?”張禾道。

“挖地我還行,但是要貼着宮殿的外圍,這是個精細活,萬一把宮殿挖塌了,那裏頭的冷氣不就跑了,冷氣跑了,不久能熱死人?”猴子瞪着眼睛,盯着張禾變成的小草道。

“誰說要你挖了?”張禾道:“你以爲那冰雪宮殿是怎麼來的?也是有人挖成的?當時挖宮殿的時候,是先弄好的通道,讓工匠可以進入,才造成的宮殿。”


“妙啊!妙啊!”猴子又蹦又跳,卻是戚笑來了,問張禾道:“我剛纔找了兩百多首歌,你要聽哪首?”

張禾道:“你先給我念念,我聽聽名字過把癮!”

戚笑白了張禾一眼,鄙夷地拿起了手機,還是給張禾一首一首地念起了歌名,張禾變成的小草在瓶子裏左搖右擺,嘀嘀咕咕地說道:“這個好聽,這個有勁!這個喜歡!”等戚笑唸完了,猴子問道:“這貓唱的還真是特別啊,一個字都聽不懂。”

戚笑道:“要聽哪首快點說!我的手機可沒電了啊!”

張禾道:“先聽個有勁的!”

“藍鹿皮鞋?”

“這個還不夠勁,換一個。”張禾道。

“監獄搖滾。”戚笑道。

“這個夠了,這首歌好聽!”張禾道。戚笑聽了,便放了起來,猴子聽了一句,就怔住了,聚精會神地聽了起來,卻被張禾打斷了:“不是這個,這個好聽,還有個更好聽的!”

“你說是啥?”戚笑道。

“那個,那個叫什麼來着?”張禾道:“汪汪汪!”

戚笑道:“沒有。”

“有有有,肯定有,再給我念一遍歌名我聽聽!”張禾道。

“你大爺的!”戚笑朝張禾撅嘴道:“聽着啊,第一首,獵狗,第二首。。。”

“對對對!”張禾道:“那個啥來着,第二首前面的那個!”

琉璃滿京華 獵狗!”

“對對,放這個!”張禾叫道,草葉子在瓶子裏幾乎要撲棱起來,戚笑放了獵狗,張禾和猴子都聽得出神。

一曲放完了,張禾還沒說話,猴子就道:“這個太好聽了!再放一遍,那啥?我工資夠不夠買個你這玩意了?”指了指戚笑的手機。

“大哥!”戚笑道:“你一天的工資就能買好多手機了好不好?”

猴子道:“好好好,下月的工資給我發個手機吧!我也要聽這個!”

“得得得!”戚笑道:“真不務正業,都變成草了還不想着好好吸收養分,早日成人!這樣吧,我明天去給你弄點大糞,就這麼定了!”

“別別別!”張禾道:“我聽歌比施肥還好使!”

“真的?”

“啊。。。”

“那你聽了這麼久歌有什麼進步啊?”戚笑叉着胳膊問道。

“很有進步啊!”張禾道:“剛纔不是說我只會說話,眼睛不好使麼?現在我眼睛好使了!我看見你胳膊。。。現在這個姿勢的胳膊下面。。。不是平的。”

“真的?”

“啊!”張禾道。

戚笑揪着那草的葉子,也不拎出水面來,朝着那株小草道:“就你還忽悠我!我剛纔用胳膊擋住了你還能看見?”


“啊,還能看見一點小兜兜。。。”張禾道。

“流氓!”戚笑揪着張禾,卻也不敢真的把張禾怎麼樣,只是氣呼呼地問道:“那你說這裏是平的麼?”指了指牆皮。

“這不就是牆皮麼?”張禾道:“當然沒有你平了。。。哦不不不!你當然比他平了。。。不對不對!我說說。。。”

“不用說了!”戚笑道。

“我是說。。。”張禾搶着說道,卻被戚笑打斷了:“閉嘴!不許說話!再說一句我給你拎起來丟茅坑裏。”

“不說了。。。”張禾道:“額!這句就不算了吧?”戚笑看着張禾沒說話,張禾又道:“哦,剛纔那句不算,那個你聽我解釋,我是說呀,這個牆皮和你差不多平!額?對麼?好像是哈!”

戚笑剁了一下腳,瞪了張禾一眼,氣呼呼其走了。張禾和猴子一齊喊道:“手機放下,手機!”戚笑沒理會,將手機往後一拋,卻被猴子接住了。

猴子跟張禾都喜歡聽歌,便將那冰雪宮殿的事情拋在了腦後,兩人一遍一遍地聽,獵狗聽了五十遍,監獄搖滾聽了四十遍,其他歌也十遍八遍地聽,等戚笑手機沒電的時候,張禾才道:“哦,對了,跟你說說,那條通道在什麼地方吧,你去。。。”

猴子卻驚奇地打斷了張禾的話:“我擦!你會游泳了?”

張禾道:“不會啊。我啥時候會?哎?哈哈!”等張禾在瓶子裏轉了三圈,猴子和張禾才發覺了那株草的異樣,原來在靠近草根的地方,卻是長出了兩條腿來!

看來聽歌對張禾的意義卻是重大啊,等什麼時候張禾能長出胳膊來,就可以跟猴子個戚笑他們一起吃飯了! 在這個地皮緊張,高樓林立的年代,像戚笑家這樣的豪宅已經不多了。這座宅子看上去簡直不像是人住的地方,而像是王家大院之類的旅遊景點。不過要是認真看幾眼的話,就會發現不同了,旅遊景點不會只有這麼少的人,更不會沒有賣東西的地方。

猴子就光着屁股從戚笑家走了出來,手裏拎着一株小草,這株小草不僅長着眼睛和嘴巴,更神奇的是嘴巴里面還有舌頭和牙齒,當然,這株小草並不是和地上的小草一樣,這就是張禾的轉世。

猴子敢光着屁股出來當然是因爲他現在沒有變化成人的樣子,因此可以不用受到人的禮儀的約束。張禾在長出兩條腿來以後,終於可以不在瓶子裏呆着了,可以出來四處走動。但是需要格外的小心,要不可能被路過的小孩踩扁。此外猴子也嫌他走得太慢,就拎着他出來四處晃悠。

由於戚笑家裏現在經常有個男人光顧,猴子有了相對較多的自由空間,有的時候連假都不跟戚笑請就出去溜達,有的時候簡直就是出去溜張禾。

猴子溜溜達達,一個上午就過去了,然後猴子搖身一變,變成一個三十多歲的帥哥,進了一家飯館。

猴子雖然是猴子,但是也在一定程度上發現了人的奇異。根據他總結,自己變成三十多歲的帥哥,加上一身質地上乘的衣服,到什麼地方都很受歡迎。有的時候猴子自己都忍不住想,要是人們知道自己是猴子變得會怎麼樣?


美漫從港片開始 ,猴子都覺得好笑,要不是在吃飯的時候,猴子什麼時候會這樣?

有個年輕動人的服務員走了過來,問猴子道:“幾位?”

猴子道:“兩個人。”

“哦,在等人哈,您是現在點還是等會再點?”

“沒等人啊,”猴子拎着張禾給那服務員看,張禾和那服務員對了一眼,發現這女孩長得還真好看啊,要是自己是以前的模樣,也少不了上去搭訕幾句。女服務員從猴子手裏將張禾拎起來,看了半天道:“這是外國的名貴花草吧?眼睛還會眨呢!”

猴子笑道:“眼睛會眨算啥?還會吃飯呢!這是地球上少見的,需要吃飯的植物。”

“原來是這樣,不知道您這植物有什麼忌口沒有?”

張禾忍不住了:“你大爺的!我什麼時候成了植物了?”

那服務員聽見張禾說話,先是嚇了一跳,然後饒有興致地看着張禾笑了起來:“哈哈,好玩。”

猴子笑道:“好玩吧!你看他像個什麼?”

“像個神經病!”服務員笑道。猴子聽了,再拎着張禾左看右看,發現還真是有點像是=神經病啊。

當下,猴子做了一個他一生當中很少做的決定,這頓飯要付錢!

以前的時候,猴子因爲會變化之術,總是用一個面孔吃飯,然後上個廁所就變了臉,從沒給過飯錢。今天他和服務員聊得很開心,就不省這點錢了。當然,在猴子的意識裏面,這不是給自己省錢,而是給戚笑省錢。

服務員拿菜單的時候,故意和猴子碰了碰手指,然後嫣然一笑:“吃點什麼?”

猴子將菜單拿着,一頁一頁地翻着給張禾看:“想吃什麼,自己說,今天我請客。”

服務員將手放在猴子的肩膀上笑道:“哎呀不錯呀,還認識菜呢!”

張禾白了服務員一眼:“你當我是小孩啊!給我介紹介紹哪個好吃。”

“哈哈,我笑得不行了,還要介紹介紹,這植物真是成精了!”服務員將手按在猴子的肩膀上搖晃着曖昧地說道。


猴子得意洋洋地笑道:“那你就給他介紹介紹!”

服務員給介紹了幾個菜,都是貴的,猴子毫不在意,自己卡里的錢夠吃幾百頓了,將那幾個鬼的菜都點上——都是給張禾點的,然後向服務員要了一盤桃子,坐在那吃桃子。

“少吃一點。”服務員曖昧地搶過桃子道:“這個把肚子佔了,等會正菜上來還怎麼吃?”

“這就是我的正菜,我就喜歡吃這個。”猴子道。

“剛纔點的那些呢?”服務員問道。

“啊,那是給他點的!”指了指張禾。

“真好笑,他能吃得了那麼些菜麼?咱們這裏可不能打包,要不我幫你吃幾口?”服務員含情脈脈地看着猴子。

猴子聽了便轉頭問張禾:“你吃得了麼?”

張禾不屑道:“我還嫌不夠呢!”接着就在猴子和服務員的大目睽睽下吃了起來,兩條小腿在菜盤裏跑來跑去,把服務員逗得咯咯地笑不停。

猴子早就知道,張禾雖然暫時是草木的身體,早晚還是個叱吒風雲的大妖,以張禾的能量,不能吃纔是怪事呢!而且因爲能吃,估計要不了多久就又能復原成人的身體,可以把戚笑家裏的那個男的搞走。

等張禾吃飽喝足了,猴子也早就吃好了,便跟服務員說要結賬。這時張禾才反應過來,這服務員是從頭陪到尾的,便跟猴子道:“給她點小費吧。”

“嗯哈,這就不用了哈!”那女孩低頭笑道:“這個小人真是太好玩了,又會說話,又會吃東西,又會跑,還知道很多東西。我簡直懷疑《格列佛遊記》裏頭寫的都是真事。”

張禾道:“沒準吧,這年頭什麼玩意沒有?”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