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條老街道,兩邊都是平房小商戶,像是趕廟會現場,在洋城這種大型都市,這種老街已經很少了。

「雅玲姐,你平常還會來這種地方吃飯逛街?」

在秦穆然看來,陳雅玲作為李家集團知名拍賣師,也算是成功人士,這種市井小街,恐怕也只有工農低薪人才會光臨。

陳雅玲盯著街道口,尷尬一笑。

「實不相瞞,當初我剛來洋城打拚的時候,每天都是來這裡吃早餐。」

秦穆然恍然,原來這裡還藏著陳雅麗的情懷。

秦穆然將車停好后,陪陳雅玲走進老街,整條街道,近乎十室九空,行人寥寥。

而在街道辦兩邊牆壁上,都畫滿了紅圓圈,裡面大大寫了一個拆字。

「雅玲姐,這裡是要拆除了嗎?」秦穆然好奇問道。

「不錯,聽說是姜家想徵收了這塊地,用來開放房地產項目,但是這裡的住戶,並不願意搬遷。」

秦穆然有些詫異。

現在拆二代,一夜暴富,居然還有人不願意?

看秦穆然有些奇怪,陳雅玲笑道:「秦弟弟,像你這種隨手花三十億的大人物,又怎麼知道底層人的辛苦呢?」

「哦?辛苦?」

秦穆然滿臉不解,這時候,旁邊一家早餐店,吸引了秦穆然的注意力。

老兵餐廳!

作為一名軍人,看到這個名字,內心難免會引起共鳴。

陳雅玲看秦穆然被眼前的店鋪吸引,笑道:「秦弟弟,這家老兵餐廳的包子做的不錯,姐姐請你。」

「應該的,畢竟,昨晚我做的可是力氣活兒……」

秦穆然壞壞一笑,陪陳雅玲徑直進了小餐廳。

走進餐廳,環視四周,這裡簡單擺著十幾張桌子,空間不大,但是看著卻很乾凈,此刻只有七八個吃早餐的民工。

陳雅玲言道:「這裡消費便宜,一般都是附近的民工來吃飯。」

秦穆然找了一處靠窗的位置坐下,細細一聞,感到一股熟悉的菜香味兒,彷彿自己又回到了當初軍營食堂。

這時候,一名四十多歲的中年婦女,滿臉滄桑,穿了一身廚裙,朝秦穆然走來。

「兩位,想吃點兒什麼?」

秦穆然翻開餐單,都是一些簡單的家常早餐。

「老闆娘,你們這兒什麼做的比較好吃?」

老闆娘笑道:「我們家包子做的最好吃,我男人以前在部隊當過炊事員,要不你們兩位嘗嘗?」

秦穆然回道:「好,那就拿兩籠包子,再加兩碗餛飩。」

老闆娘離開后,秦穆然環視餐廳四周,牆壁上掛滿了軍事海報,不難看出,這家餐廳的老闆,的確是個退役老兵。

幾分鐘后,老闆娘端出兩籠熱氣騰騰的包子,香氣撲鼻。

秦穆然輕嗅一下,透著滿滿對軍旅的生活的懷念,很快便將兩籠包子一掃而光。

陳雅玲笑道:「秦弟弟,慢點兒吃,姐姐管飽。」

言罷,陳雅玲又沖著后廚喊了一聲。

「老闆,再來兩籠包子!」

餐廳后廚,老闆娘正在和面,目光看向一旁正在做包子的中年男人。

「老張,我騰不出手來,你去給客人送一下包子!」

這人是餐廳老闆,四十齣頭的年紀,臉上卻有著五十歲人的滄桑,旁邊還放了一副雙拐。

「好,我去吧!」

言罷,中年男人拄起雙拐,費力地端起兩籠包子,朝餐廳走了出去。

就在老闆將包子放在桌上,轉身準備離開的時候,他的雙眼和秦穆然剛好相對。

秦穆然的神情,立刻驚愕起來。

「首長?」

老闆神情一愣,仔細打量秦穆然,神情間也激動起來。

「你,你是班…..長……」

秦穆然內心一驚,這人居然真的就是自己當初剛入伍時的老班長——張衡。

秦穆然仔細打量張衡,滄桑的面孔,斑白的頭髮,還斷掉了一條腿,簡直慘不忍睹。 “他正在盯着我看?”

實驗室中,原本還在微笑的王教授看到屏幕上的人形骷髏,腦中頓時冒出這個念頭,眼中浮現出一絲恐懼。

然而就在此時,屏幕中卻又出現了與之前柯雲泣控制的上百隻百丈之大的紅色長毛巨爪。

黑霧翻滾,萬鬼悲鳴!

紅毛巨爪從天而降,向着人形白骨骷髏。

巨爪還未至,帶起的風壓已經讓人形白骨骷髏嗡嗡作響,身高瞬間就降低了兩寸。

同時人形骷髏下方的一些陰魂和體型較小的骷髏更是瞬間化爲粉末消失在原地。

王教授看到屏幕上的畫面,微微鬆了口氣,臉上浮現出一絲輕鬆的微笑。

“雖然柯雲泣已經完蛋了,但好歹他的上百具分身還在這裏!局勢還在我的掌控中!”

就在王教授得意洋洋時,屏幕中的黑霧漸漸停了下來。

巨大的人形白骨骷髏望着眼前的上百隻紅毛巨爪向着他抓來,暗金色的瞳孔閃過一道亮光。

“吼!”

人形白骨骷髏大吼一聲,周圍翻滾的黑霧化作一道氣浪向着四周呼嘯而去。

無數的陰魂和小骷髏飛上天空,發出一陣尖嘯聲。

遠處的萬副院長捂着自己的耳朵,一邊運用體內的鬼氣抵禦着周圍的魔音,一邊向着飛船的方向飛去。

“該死的,這怪物到底是什麼鬼?身上的威壓也實在是太強悍了!”

萬副院長頭疼欲裂,在天空中飛了一段時間後,終於看到了飛船。

黑霧滾滾,氣浪襲來!

飛船上面閃現出一層光膜,一個個發光的符文在光膜上不斷流轉着,黑霧中的那些陰魂和鬼物剛一接觸便被化爲灰燼。

“眼前的鬼物已經有了鬼潮的雛形,沒想到眼前的飛船竟然可以結合道家符文之力抵禦住!不愧是柯雲泣最隱祕的實驗室!”

萬副院長看到飛船在黑霧的衝擊下紋絲未動,眼中閃過一絲敬佩,隨即向前奔去,口中高喊道:“王教授,快點打開艙門!我要進去!”

白骨人形骷髏似乎聽到王教授的聲音,猛然轉頭,看到了飛船。

“吼!”

人形白骨骷髏再次仰天咆哮,雙臂一揮,竟然掙脫了捆綁着他身體的金色符文鎖鏈。

數十道金色符文鎖鏈隨着骷髏手臂的揮動,在空中發出“嗚嗚”的風聲。

有些陰魂和鬼物躲閃不及被鎖鏈抽中,甚至來不及發出慘叫,便消失在了空中。

轟!

數十道巨大的金色鎖鏈甩在地面上,大地震顫,煙塵混着碎石飛濺。

一道道裂縫瞬間出現,從地面向着飛船那裏蔓延過去。

地面瞬間塌陷,飛船也慢慢向着地下陷去。

萬副院長呆呆的望着眼前的一切,腦中只有一個詞——“完了!”

“一號動力室報廢,警告警告,系統能源不足!”

“飛船右翼摧毀,警告警告,系統處於危險狀態!”

“計劃培養基損毀,不部分實驗體逃跑,警告警告,請立刻實施抓捕!”

實驗室中,王教授看着屏幕上不斷彈出的紅色框體,眼中赤紅一片。

“那個怪物究竟是什麼?趙小川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該死的,該死的,信息不全,無法進行解析!”

“這傢伙的出現一點都不符合科學,我的計劃都一定被亂了!該死的,難道這鞋鬼物真的要勝過科學麼?”

“不相信!我不相信!科學纔是世間唯一的真理,什麼鬼物?什麼鬼體那都是迷信,都是迷信!”

一道金色鎖鏈砸中飛船,飛船光膜破裂,被撕開一條巨大的口子。

王教授透過裂縫看到不斷咆哮的人形白骨骷髏,狀若瘋狂的喊道。

好一個人形白骨骷髏,當真威武霸氣!

那一隻只紅毛巨爪握住了骷髏的骨臂,骷髏手臂一擺,手爪瞬間折斷,露出森森的白骨。

白骨骷髏反手一抓,擒住一隻紅色手爪,然後猛然一口咬上去。

鮮血崩裂,巨爪掌心的口中發出悽慘的吼叫,不斷地掙扎,將一片天空染成血紅。

一些陰魂和鬼物嗅到血腥味,眼中閃過一絲貪婪!

然而還沒等他們行動,一隻巨大的白骨手爪從天而降,將幾百只鬼物和陰魂踩成了粉末。

原本就憤怒的王教授見狀,變得更加的憤怒。

“啊!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的!”

王教授雙目赤紅,單手握拳,反手砸在身後的操作檯上。

“轟隆!”

一簇簇藍色的火花冒出,操作檯變成廢鐵,王教授一臉獰笑,無視了自己血淋淋的拳頭!

“警告,警告,主機已毀壞,系統崩潰!”

“系統崩潰,飛船操作系統損毀,輪迴計劃啓動!”

“輪迴計劃啓動,培養基開啓,捕捉輪迴者!”

一陣冰冷的電子聲響起,飛船一陣顫動,竟然從裂開的地縫中再次升起!

“哈哈哈,輪迴計劃,輪迴者,我還沒有輸!我還沒有輸!”

王教授看到飛船中的培養基中的營養液排出,一道道光路從飛船中亮起,仰天狂笑!

“這是那裏?我怎麼會在這裏?”

培養基中崔美美漸漸睜開眼睛,看到眼前的一切,尖聲叫到,不斷的拍打着培養基的內壁。

隨着崔美美的喊叫,像是點燃了導火索,越來越多的人從培養基中醒了過來!

“這是怎麼回事?我不是進入門中了麼?”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是誰把老子關裏面了?”

“天啊!我怎麼感覺身體好虛弱!我的力量正在流逝,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衆人在培養基中醒來後立刻發現了自己的異常,不拍打着培養基,有些人甚至感受到自己的力量不斷的消逝着!

王教授的笑伴隨着周圍人的嘈雜聲不斷響起,遠處的紅毛巨爪和金色的符文鎖鏈也發生了變化!

上百道紅毛巨爪在空中凝聚成了一個巨大的肉球,而那金色符鎖鏈也脫離了白色骷向着肉團飛去,在肉團的表面浮現出一層符文光膜!

“該死的,我能感覺到我的力量被正在被肉團吸收掉!”

“你們看!那肉團似乎發生了變化,還有那些鎖鏈好像古代的鎖子甲!”

肉團經過不斷變化後,漸漸形成了一個和白骨骷髏體型一樣大小的人形。

金色符文鎖鏈構成一件鎖子甲披在人形肉團上,將人形肉團稱託的好像一位威風凜凜的大將軍,氣勢磅礴,霸氣外漏! 老兵餐廳內,兩個昔日的戰友再次相逢,異常親近。

「穆然,真的是你嗎?」

張橫情緒激動,眼眶都有些濕潤起來,張橫是秦穆然入伍的第一任班長,兩人的戰友情誼很深。

現在,秦穆然雖然是夏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將軍,但是對於張橫,秦穆然依舊很敬重。

「班長,快坐下來,這才分開多久啊,你怎麼變得這樣了!」

秦穆然扶張橫坐下,看著張橫滿臉憔悴的模樣,內心有些發酸。

堂堂夏國的士官長,如今退役之後,居然過著這樣的生活,秦穆然的內心,百感交集。

張橫坐下后,朝後廚喊道:「秀琴妹子,快,拿兩瓶好酒,再炒幾個好菜。」

李秀琴從后廚探出腦袋,看到張橫陪客人坐在一起,一臉疑惑,但還是立刻炒了幾個家常小菜,拿了兩瓶幾十塊錢的老村長。

擺好酒菜后,李秀琴詫異道:「老張,這兩位是……」

「他叫秦穆然,是我曾經帶過的兵!」

張橫知道秦穆然的身份特殊,便是沒有過多的介紹。

同時,他的眼中也充滿著榮耀。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