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他在戰鬥中煉出來的一種本能的殺戮。

沒有人比他的槍快,他有這個自信,也因爲這個自信,他殺了柳家島上所有的無異能的保鏢,即使他們擁有特種兵的素質。

但再強大,他也是普通人,更不會比可以運用靈氣,天生就有馭火跟馭水的兄弟強,就如同之前,雲邈兒將槍抵在邈雲貳的額頭開槍,都沒有辦法殺死邈雲貳一樣。

轉瞬間,子彈至,天龍地龍兩兄弟警覺一起,火與水的防禦罩便瞬間擋在了他們的面前,阻絕了子彈,隨後他們跳起,抓着手中巨劍,帶着冰火之氣,朝着軒轅影奔去。

“火龍現!”

“冰鳳至!”

火龍帶着熾熱的高溫從軒轅影左側進攻,冰鳳帶着刺骨的寒冷從軒轅影右側進攻,兩面夾擊,讓軒轅影迅速後退,天龍地龍卻在這個時候站在了軒轅影的身後,手持巨劍,猛地向前刺去!

危險,一觸即發!

“靈魂異能——隧道穿梭!”

就在這個關鍵時刻,一個清冽的聲音響在了衆人耳邊,如懸崖之上的巨石滾落,砸在人們心中不由一跳,火龍與冰鳳也在這一瞬間消失在了軒轅影的身前,卻又出現在了天龍地龍的身後。

雲邈兒站在不遠處操控空間,臉色煞白,神色專注,大聲吼叫。

“趴下!”

婚來婚去,冷戰首席上司 軒轅影反應也快,直接趴倒在地上,火龍跟冰鳳相交,準確的撲向了天龍地龍,水火不容,空氣因它們的相遇而扭曲,空間動盪,轟的一聲爆炸開來。

一切,都來的太快太及時,讓天龍地龍來不及反應,就瞬間在爆炸聲中**破碎,毀滅於自己的力量中。

無數炸碎的肉塊飛出,濺了滿地的鮮血,也有一部分落在了軒轅影的身上,雖然剛剛的爆炸被天龍地龍擋下,卻還有一些餘力衝到他後背,讓她後背手上,血肉模糊,一時間難分敵我的鮮血。

雲邈兒連忙跑了過去,看了一眼軒轅影受傷的後背,見他無大礙,鬆了一口氣,然後道“你受傷了,先去東南方停靠的快艇那等我,我馬上回來跟你回合。”

柳家島到處都是監控,剛剛島嶼上的一幕幕戰鬥都被記錄了下來,所以她必須毀掉監控錄像,好讓柳家暫時找不到他們,讓他們有在面對柳家的時候,有一些準備時間。

特別是,柳玉宇,還活着! 那個天賦可怕的少年,比天龍地龍更加的強大和狠毒。

軒轅影一把抓住雲邈兒,道“激活我的力量,我陪你一起去。”

“可……”雲邈兒還想說什麼,卻在看到軒轅影的目光時停了下來,無奈的笑道“好吧,但我聽說軒轅之力被激發,天地會出現異象,這樣的話,我即使銷燬了監控錄像,也會讓柳家懷疑你,你……”

雲邈兒還沒說完,軒轅影就道“你在激活我的軒轅之力的時候也同時激活我的異能,這樣我能讓異象不出現。”

雲邈兒愣了一下,有些駭然也有些猶豫,激**內深處的能力並不是百分百成功的,需要靠一定的機緣,同時還要考驗被激活者的運氣與內心的強大,忍不住提醒道“我給你激活軒轅之力有百分之九十的機率,如果跟異能一起的話,就可能連一半都不到,甚至會影響你日後的修爲……”

“我可以。”軒轅影平靜道。

雲邈兒看着軒轅影,良久,無奈道“好,我答應你。”

女扮男裝:公子傾城 她一直知道,倔強的軒轅影是不會聽她勸得,於其浪費在勸說上,還不如快點激活軒轅影體內的力量。

軒轅影握住了雲邈兒的手,雲邈兒用靈氣,不,應該說用星辰之力驅動玉鐲上的力量,青煙溢出,環繞在相握的兩隻手上。

“雙眼閉上,沉入丹田,感受這股力量,用靈氣做輔助,慢慢引導這股力量進入丹田之中,助你破開被冰封的力量,等你的力量出了丹田,你再鬆手鞏固那股力量。”

雲邈兒說道,小心的將玉鐲上的力量輸入到軒轅影的體內,卻也仔細觀察着自己體內的力量,卻發現這所謂的星辰之力跟靈氣差不多,雲邈兒皺眉,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但很快,她就將其拋到腦後,閉眼內視,藉着激活軒轅影的力量,看到了軒轅影丹田內的一些情況,好輔助他激活成功。

就在這個時候,玉鐲的力量已經到達了軒轅影的丹田,青色的絲線纏繞丹田,丹田處忽的飛出一把劍的光影,四處扭動,似乎要破開青煙的屏障。

那是軒轅之力!

激活軒轅之力,雲邈兒沒有任何停歇,青煙直接晾過劍影,竄入丹田內,丹田隱隱發出七彩的光芒,又有東西在青煙繚繞的丹田內慢慢甦醒,軒轅之力在丹田之上快速旋轉,似乎有些焦急,直接朝着丹田飛去,似要擠壓丹田之內即將甦醒的另一種力量,雲邈兒心中一動,正準備加大輸入,軒轅影卻鬆開雲邈兒的手,雙手結印,幾秒內瞬間變換出多種手勢。

沒有手心與手心之間的牽連,雲邈兒沒辦法繼續查看軒轅影丹田內的情況,她看了一眼軒轅影,沒有多說話,而是站起身來,朝着四周望了一圈,拿起了天龍地龍死後掉落在地板上的巨劍,挑選了一下,選了天龍的那把,站在了軒轅影的身邊。

沐依雪教她的混沌劍法在重生前她便練了很久,熟練的程度要比沐依雪所知道的更高,雖然天龍的巨劍不是很稱手,但有總比沒有來得好。

軒轅影盤坐在地上,雙手結印的動作越來越快,身上隱隱出現七彩的光芒,籠罩在他四周讓軒轅影的身體都看的不太真切了。

軒轅影的異能是隱身,如果是往更深的上面說,便是光影異能。

藉着利用背景,光影或者是自身表面的顏色或者是花紋的變化,將外形融入他們所存在的環境當中,成爲自然一部分,便爲隱身。

掌握隱身,便掌握了光影異能的入門,如果有機遇,深刻的體會到光影異能的奧妙,便可向着更深處的異能衍生。

比如說,幻境。

借光影交錯,製造幻象,奴光影於四周,變成幻境。 這個世界其實並沒有這樣的說法,即使柳、雲、喬等各大底蘊十分雄厚的家族也不知,她之所以知道,完全是邈雲壹教給她的。

當年她最開始的天賦異能只有控制與隧道穿梭,後來得知了這個理論,在邈雲壹的指導下摸索出了瞬移,碎靈魂兩種附屬技能。

異能雖各有特特點,但大多卻有聯繫,瞬移、隧道穿梭、隔空取物屬於空間異能,透視、幻境、隱身屬於光影異能,讀心術、精神控制屬於靈魂異能。

但即使會隱身,摸索出了光影異能,想要掌握透視也是非常困難,就好像數學一般,分爲好多類,每一類都有相互連接性,但也都有不同於其他類的奧妙。

雲邈兒看着軒轅影四周的光,隱隱有些期待和猜出軒轅影的打算,但卻又擔心。

四周的景色因他身上的光芒而開始慢慢變得模糊,逐漸產生了微妙的變化,四周是一座島,卻又不是島,遠方似有一片湖,卻又不是湖,仿若在光影的交錯間,變成了炎炎沙漠,虛幻而炎熱的沙漠。

雲邈兒看着盤坐在沙漠上的軒轅影,看着腳下鬆軟的沙子,在那一瞬間,她突然生出了一種不可置信的感覺。

怎麼會?

還沒等雲邈兒反應過來,天空潔白如棉花糖一般的雲朵似被墨打過,逐漸轉爲黑灰色,天空烏雲翻卷,黑壓壓的有電閃過,如龍穿梭於雲間,隱隱散發出猙獰威壓,似下一秒就會劈落下來,令土地破裂,四周空氣動盪,颳起猛烈的狂風,呼呼的在耳邊吹過。

這是……幻境?

雲邈兒壓住內心的驚悚,握着劍的手莫名的緊了幾分,沙漠,烏雲,閃電,狂風,一切都那麼的真實,卻又那麼的不切實際。

她看着軒轅影,他四周的七彩光芒已經消失,只餘下無盡的劍意從他體內散發出來,他雙手結印的速度越來越快,印在雲邈兒眼底成爲了殘影。

她相信,軒轅之力出世而產生的天地變色已經在軒轅影的異能下被遮掩,這個世界除了她,沒有人知道,有個人,已然激活了體內蘊含的力量,如一把未開封的劍,等待出鞘的那一刻,震驚風雲。

雲邈兒深吸了一口氣,收回了心神,朝着另外一個方向望去,因爲柳玉宇動了!

柳玉宇在派出天龍地龍之後,便坐在叫管家從地窖里弄出幾個少女給他玩弄,正在享受的時候,便突然感覺有些不對勁,放開靈識一看,頓時氣炸了。

他猛地推開身邊的幾名少女,猛地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眼神暴戾,掃了一眼四周,然後直接超前走了一步,剛好踩在一名少女的手掌之上,疼的那名少女白了臉,卻不敢叫嚷。

四周被推開的少女也是嚇得不敢出聲,煞白了臉低着頭努力縮小存在感。

她們不明白,爲什麼剛剛還很高興的柳玉宇突然變了臉色,但卻不奇怪他突然地變臉,因爲他是惡魔,變幻無常的情緒便是他的本性。

柳玉宇也望向了雲邈兒所在的方向,瞳孔深處一片漆黑,似乎連光都打不進去,黑暗之中隱隱有什麼猙獰的黑煙升騰,他咬牙憤怒道“邈兒,你第一次來我家,竟是爲了別的男人!” 柳玉宇只在意雲邈兒的出現,根本沒有去在意那已經死了的百來個人,更沒有關心看他長大的天龍地龍,彷彿那躺着的百來具屍體在他眼裏不過微小如螞蟻,根本不值一提。因爲他殺的人,比這多的多的多,多的讓他麻木,即使那些人,是他的人,他也覺得無所謂。

心痛、憐憫、關心、愛護這些充滿了正能量的情感似乎根本就沒有出現在柳玉宇的靈魂裏。

他一出生就註定了他是個天才,也是個惡魔,他天賦驚人也很聰明,聰明的讓他輕視生命,手段狠辣,子不教父之過,可柳玉宇的扭曲卻並非是他父親的過錯,而是天生的。

天生的殘忍,就好像是上天不小心將地獄的惡魔放到了人間。

前任柳家家主,柳玉宇的父親是個和藹威嚴的人,他的母親是名門大家閨秀,他們兩人是華夏國非常有名望的一對夫妻,他們救助了許多人,行善積德的人必定會被天所庇護,可天卻給他們開了一個大大的玩笑,他們打死都不會想到他們的性命會終結在自己兒子的手裏。

柳玉宇的父親管教柳玉宇,他不爽便將父親殺了,母親束縛他,他不爽便將母親也殺了,大伯害怕他,他便擁護他的大伯成爲家主,但他纔是柳家的真正掌權人,他是柳家族人最害怕的人。

他殺了很多人,闖了很多禍,卻能依舊安然站在這裏,不僅僅是因爲背後的靠山,更是他那聰明的腦袋。

他的行爲本來不會被容忍,卻依舊坦蕩蕩的活在了衆人的仰望中。反對他的人都死了,活着的都生活在他的鼻息下。

不爲什麼,只因爲他是柳玉宇,天才柳玉宇。

這天才不需要讚歎和述說,因爲事實已經證明,他是個天才。

柳家因他而昌盛,也因他而凋零。

如今,他唯一在意的人,竟然爲了別人站在了他的對立面,他很憤怒,憤怒下的他比以往更加恐怖。

然後,他用靈識‘看了’一眼軒轅影,很快就分析出軒轅影的狀態,他仰頭,黑色的瞳孔如黑洞,讓人覺得恐懼,原本俊雅的臉龐變得有些陰森。

“殺了我的人,還搶我的女人?找死!”

忽然,他動了,身影如風一般劃過空氣,衝出了大廳,捲起四周空氣轉變成氣流發出嘶嘶聲響,以肉眼看不見的速度,朝着雲邈兒與軒轅影的方向衝了過去!

與此同時,雲邈兒也動了,她一直用神識觀察鎖定着柳玉宇,感覺到他從大廳出來,往邊上挪了一小步,直接將劍橫在了身前,並將神識分出一點放在鐲子上。

這原本很笨拙的動作,雲邈兒卻做得認真。

因爲她知道,柳玉宇是強敵。

之前柳玉宇身邊雖然一直有天龍地龍保護,但實際上他的能力卻在天龍地龍之上,小小年紀靈氣等級已經突破六層,可以讓靈氣實質化,化作分身或武器,而且一旦突破六層之後,靈氣便可參入**,令**的堅韌程度更大於普通人,到達傳說中的級別,刀槍不入。他一般不動手,動手起來就極爲殘忍。

天龍地龍在他身側,最主要的任務並不是保護他,而是怕柳玉宇親自出手太嚇人,次數多了引來麻煩,便由他們兩兄弟代勞,也儘量避免柳玉宇手上沾染太多鮮血,來污染了他尊貴的身份。

有身份的人,殺人從來都不需要自己動手。

但即使他很少出手,死在他手下的人卻也超過百數,這樣一個少年,正在朝着雲邈兒的方向極速奔去。

他的異能,便是速度。 接近光速的柳玉宇,停在了雲邈兒面前一百米外。

當柳玉宇出了別墅,就直接發現了四周的幻境,他詫異了一秒就收回了心神,迅速分析出了現在的情形,他站在雲邈兒的面前,看了一眼她手中的劍,有些猙獰道“你很好!”

幻變諸天歸一劍 接近光束的柳玉宇,唯一的缺點就是在高速運動當中沒辦法轉彎,她踏出的那一步正好踏在了軒轅影與柳玉宇的中間,橫着的劍,便剛好可以讓柳玉宇被迫停止,好讓她有時間殺他!

殺他,必須一擊必殺,否則便不會再有機會。

雲邈兒將劍一劃,將橫着的劍調了一個方向,劍尖對準柳玉宇,做出了準備戰鬥的狀態。

柳玉宇見此,笑了,像是看到了一個非常好笑的笑話一般,充滿了譏諷。

“你以爲你能碰到……”

最後一個我字還未說出口,他臉上的神情已經定格,似乎固定在了那裏,不僅僅是他,連天空翻卷的雲和穿梭的閃電都停了下來,四周狂風凝固,整個世界都陷入了一種奇異的寧靜離。

時間停止!三秒時間!

第一秒!

雲邈兒將星辰之力賦予腳下,以極快的速度朝着柳玉宇衝了過去!

第二秒!

她來到他的身前,將劍刺向了他的胸口。

第三秒!

劍尖入胸口,鮮血溢出。

時間運行!

“我……”

柳玉宇說完最後一個字,劍已入肉三分,雲邈兒神色凜然,面露殺氣,眼眸閃閃耀眼如繁星,手中的劍還在向前推進。

“嗯哼”

柳玉宇悶哼一聲,震驚的擡頭,看向了一言不發卻已經發出最強殺招讓他受傷的雲邈兒,眼底的黑煙越發的濃厚,他雙手成爪,化作一道光猛地衝向了雲邈兒。

“你該死!”

沒有人能讓他受傷,沒有人能將他殺死!

她是第一個!

雲邈兒沒有任何停留,直接將劍又刺進了幾分,穿入身體,帶着鮮紅的血液衝出了柳玉宇的後背,最終貫穿了他整個身體!

同時,柳玉宇的手已經抓住雲邈兒的脖子,而後,狠狠掐住!

“我死了,也會從地獄爬出來找你!”

他陰毒的看着雲邈兒,黑的沒有光澤的瞳孔隱隱倒映出雲邈兒的樣子,似乎要將她記住。

劍穿過柳玉宇的身體,雲邈兒剛鬆一口氣,脖子就被掐住,讓她臉色泛紅,難受的幾乎喘不上氣來,,她從空間拿出手槍,對準柳玉宇的左手臂砰的開了一槍,卻被他的右手徒手抓住了子彈。

“這種錯,一次就夠!”

他握緊了手中的子彈,生命力漸漸削弱,然後他看了一眼還在那激活力量的軒轅影,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殘忍而瘋狂。

“我死,也要拉個墊背的!”

聽了這話,雲邈兒瞬間張大了雙眼,見柳玉宇看向軒轅影,心中警鈴大響,星辰之力附在手上,用盡了力氣抓住柳玉宇的手臂,然後用力一掰。

“咔嚓!”

“啊!”

柳玉宇的手臂骨頭斷裂,讓柳玉宇疼的臉色鐵青,尖叫出聲,鬆開了手,眼底的瘋狂也在那一瞬間飆升,雲邈兒得以重新喘氣,卻來不及調息,她伸手想要遮住柳玉宇的嘴,卻被盛怒下的柳玉宇躲開。

柳玉宇猛地朝後退去,捂着斷裂的右臂,弓着腰咳着血,血流的滿地都是,他搖搖欲墜中,說出了五個字。

“激活……鎖靈陣!” 鎖靈陣,便是壓制靈氣的陣法。

軒轅影正在激活力量,正要用靈氣控制,如果靈氣被陣法壓制,力量便會控制不住,輕則走火入魔,重則死於非命!

天空烏雲似有裂縫,裂縫深處,隱隱能看到潔白的雲,閃電不再真實,狂風就此停止,地面的黃沙逐漸長出了綠草,依稀能看到遠方出現了一片湖。

幻境……在消亡。

雲邈兒想要衝到柳玉宇將他痛扁一頓,又擔心軒轅影,朝後看去。

遠方,軒轅影噴出了一口鮮血,鮮紅的血液灑在地面,染紅了一方土地。

“影!”雲邈兒心驚,撕心裂肺的喊出了聲,她擡腳,猛地朝着軒轅影跑了過去。

灰燼之燃 與此同時,柳玉宇擡眼,看着雲邈兒逐漸離他遠去的背影露出了笑,笑容寒冷如冰山,眼底隱隱有絲眷戀和瘋狂。

他張了張嘴想要說話,卻被從口中流出的血組絕了聲音。

他擡手,用盡了力氣用靈氣凝出一把小飛鏢,然後擡手,手輕輕一動,飛鏢飛出,目標雲邈兒的後心。

如果懂脣語的人在這,必定會明白柳玉宇想要說的最後一句話是什麼。

陪我……去死!

飛鏢至,雲邈兒也同樣來到了軒轅影的身前,想要看看軒轅影的狀況,軒轅影也在這個時候猛地擡頭,雙眸睜開,漆黑深邃如宇宙的眸子落入雲邈兒眼底,四周的光淡了,襯的他雙眸極亮,彷彿在那睜眼間,就吸納了世界所有的光,彙集在了他的眼眸深處,形成浩瀚無邊際的宇宙,讓雲邈兒猛地一愣。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