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何等的強悍?

……

與此同時,在陸氏集團的辦公區內,一個爆炸性的消息傳出,讓姜陸兩家所有人都感到晴天一聲霹靂。

「陸家主,不好了,李家,李家又投出了六百億!」

一名陸家操盤手,大聲喊道,語氣中甚至有些驚恐。

此刻,盤上的資金,已經從最初的三十億,暴漲成了現在的一千七百億。

「什麼?不可能,李家怎麼可能拿出六百億資金救盤?」

混亂世界當根蔥 陸天魁一下子蹦跳起來,絲毫不顧及自己的身份和形象。

「不僅如此,李家還在各大消息宣布渠道放出話來,說咱們姜陸兩家,就是兩個垃圾家族,沒資格跟他秦穆然玩兒。」

「……」

陸天魁不禁心口一陣疼痛。

姜志國起身,趴在電腦屏前,瞪著布滿血絲的雙眼,死死看著盤上莫名其妙出現的六百億,只覺得眼前一黑,有些神志不清。

「六,六百億?」

姜志國有些難以置信,在他看來,秦穆然之前聯合李家投出的三百億,已經算是底牌了,現在從哪兒又蹦出了六百億?

「陸家主,情況不對勁啊!」

姜志國恍然道。

「廢話,我們都低估姓秦那小子了,想不到這小子,居然還有這麼厲害的底牌。」

陸天魁臉色沉重,有些措手不及。

「家主,咱們現在該怎麼辦?」

一名操盤手焦急問道。

陸天魁掏出一根雪茄,點上猛抽了幾口,夾煙的手都有些微微顫抖。

天呢!

自己這次到底是惹了一個怎樣的神秘人物?

仔細算算,秦穆然已經先後投了八百億,而陸家和姜家聯手,雖然號稱千億集團,卻也未必真有千億。

猛然抽了幾口煙后,陸天魁立刻冷靜下來。

現在如果繼續救盤,已經是不可能了,姜家的所有流動資金,已經全部投了進去,而陸家雖然實力雄厚,但面對現在的局勢,也是抓襟見肘,有心無力。

「撤,立刻套現撤資!」

陸天魁果斷下達命令。

「陸家主,現在撤資,咱們兩家恐怕最少也要損失三百億資金呀!」

「難道,就這麼便宜了那個姓秦的嗎?」

姜志國心有不甘說道。

「姜家主,你還沒看明白現在的局勢嗎?」

「現在已經不是賭氣的時候了,現在撤資套現,咱們損失或許還能少點兒,一旦盤上的七百億,全被姓秦的吞下,你們姜家第一個完蛋!」

陸天魁語氣怒道。

「姜家主,現在這種關鍵時刻,難道你也聳了,你不是還有一張底牌嗎?」

姜志國問道。

陸天魁眉頭一皺,有些恍然。

他手中,確實還有一張底牌,如果動用那張底牌,他有信心讓陸家反敗為勝。

但是,對他而言,那張地盤,他不敢輕易亂動。

因為,陸家和這張底牌比起來,太渺小,渺小到微不足道。

甚至那個人一句話,就能決定整個陸家的生死存亡,而陸天魁之所以從不輕易動用那張底牌,其實更多的,是出於內心的恐懼。

但現在,盯著盤上一千七百億的資金,陸天魁開始考慮,冒險試一把了。

「看來,老頭子我只能拼一把了!」

陸天魁自言自語說道。

終於,陸天魁起身,走到會議室旁邊一間小辦公室內,拿出手機,在通訊錄中,翻出一個備註「Boss」的電話號碼。

從區號不難看出,這是一個西方的電話號碼。

電話接通,陸天魁臉頰,布滿汗珠,拿手機的手,都有些微微顫抖。

每次他撥下這個電話,都是這樣,因為看到這個電話號碼,他的內心,就會籠罩在恐懼當中。

「Mr陸,夏國那邊,有什麼重要情況嗎?」

對面傳出一個西方人的口音。

「報告Boss,夏國這邊一切正常。」

陸天魁語氣極度恭敬,作為洋城頭號世家的他,還從來沒有對誰如此畢恭畢敬。

「很好,Mr陸,夏國軍方退役金的事情,你要繼續努力,爭取為組織賺更多的會費,懂嗎?」

「明白,卑職一定竭盡全力,為Boss積極賺取更多的會費,但是,我現在遇到一點兒麻煩,希望組織可以出手,幫我一下!」

陸天魁言歸正傳,低聲說道。

「什麼麻煩?」

「洋城來了一個身份神秘的人物,我低估他了,現在有幾百億資金被他套在了股市盤上,我想請組織幫我出手救盤。」

陸天魁說道。

電話對面,陷入幾秒鐘的沉默當中。

「盤上現在有多少資金?」

「光我們陸家,有三四百億,加上姜家,有七百多億,對方投了近乎千億,我失算了……」

陸天魁抹了一把額頭冷汗。

「Mr陸,你真把自己當陸家家主了嗎?」

「這麼大一筆資金,你居然都沒有跟我請示?」

電話中的聲音,開始冰冷起來,隔著電話,都能嗅到一股嗜血的殺氣。

「Boss,我,我知道錯了……」

陸天魁驚恐道。

「Mr陸,你是我一手栽培起來的,你應該清楚,想要救活一千七百的盤,最起碼得需要再投入一千億救盤資金,但這麼大一筆資金,我還沒有權利決定。」

電話中回道。

「Boss,那我現在該怎麼辦?」

「撤盤套現,將損失壓到最低,看在這幾十年,你為組織在夏國探聽情報,賺取夏國資金的份兒上,這一次我可以不追究,但如果再有下次,後果你懂的。」

電話掛斷,陸天魁的心臟都快要跳了出來,渾身西裝,已經被汗水濕透。

陸天魁有著雙重身份的秘密,無人知曉。

在別人眼裡,陸天魁是洋城頭號世家的家主,集無數榮譽於一身。

可他自己心裡清楚,自己不過就是那個人手下的一條狗,一個賺錢工具,一個插在夏國的敵特罷了。

關於自己雙重身份的秘密,幾十年來,陸天魁始終深藏不露,即便是陸家人,也不知曉。 “好凶猛的火焰!星兒,你小心!”

小寶看到火焰臉色驟變,一手將星兒攬在懷中,一手直接伸出。

一道光圈從小寶手上浮現,緊接着一條金色巨龍從他手心飛出,瞬間沒入天空中的星壁中。

星壁上的星點發出耀眼的金光,將星壁染上一片金色的金屬色。

巨大的火焰襲來,星壁和火焰猛然的擠壓在一起,整片星壁淹沒。

衆人看着那鬼胎瞬間消失在火海中,身體瑟瑟發抖,臉上佈滿了驚恐。

小寶面色凝重,目不轉睛地看着空中翻滾的火焰,而星兒則眼神迷濛地在懷中看着小寶的側臉,好像一名懷春的少女。

“龍哥,你累不累?”

“還行。”

“龍哥,敵人強大不強大?”

“還行。”

“龍哥,你愛我麼?”

“還.。額,愛!”

小寶冷汗直流,話說了一半,立刻看到星兒嗔怒的表情,連忙改口說道。

“哼!木頭!”星兒嬌嗔道:“既然還行,那還不快點解決了對手?”

“恩!”

小寶答應道,眼中寒光一閃,星壁上地星辰開始慢慢的震顫起來。

隨着星辰的震顫,星辰的位置也隨之改變,而星壁則像是一張巨大的席子開始慢慢改變着形狀,好像是包包子一樣,將整片火焰捲了起來。

火焰肆虐的範圍越來越小,慢慢的開始閉合。

“唳!”

就在星壁快要閉合時,一聲清脆的鳥鳴聲從火焰中響起。

只見一隻巨大的火焰鳥斜着翅膀,從快要閉合的縫隙中竄了竄了出來,然後在空中拍打着翅膀。

“不死火鳳?沒想到竟然在現在還看到如此古老的靈體?”

星壁閉合,火焰漸漸熄滅,小寶驚異地望着天空中的火焰鳥,發出驚歎。

“什麼不死火鳳?”小寶懷中的星兒好奇問道。

小寶搖搖頭,沒有說話,星兒微微皺眉,看向星壁。

星壁包裹成一個巨大的“包子”後,慢慢開始收縮,火焰也漸漸熄滅,一團好像完全奇異的灰白泥土構成的不規則形狀的小山包出現在其中。

同時天空中的不死火鳳也漸漸開始變形,慢慢變成了葉楓的模樣。

“楓哥,你沒事吧?”崔美美看到葉楓,緊張的問道。

葉楓低頭衝着地面的崔美美笑了笑,然後看向被星壁包裹着的小山包,臉色一片凝重。

“現在這鬼胎已經死了吧?只不過趙小川他應該沒事吧?”

正當葉楓這麼思考時,猛然間那個小山包猛然一顫,然後一隻手爪“咚”的一聲從山包中伸了出來。

衆人一愣,立刻緊了緊手中的鬼器,目不轉睛地看着眼前的小山包。

而就連小寶和葉楓也臉色沉了下來,做好了應對突發事件的準備。

然而令他們驚訝的是當那一隻手伸出之後,像是連鎖反應一般,一隻隻手爪接連生伸了出來。

“咚咚咚!”

手掌穿破泥土的聲音像是敲在衆人心頭的鼓點,開始不斷加速。

衆人心中越來越焦急,但卻不敢輕舉妄動,知道整座小山包被不知道多少隻手插得密密麻麻好像一個刺蝟一般顯現在衆人眼前,停止出現新的手爪後,衆人心中才長長的鬆了口氣。

籃壇K神 “聽下來麼?”

“看樣子停下來了!”

“這些手爪是什麼東西?和之前的鬼胎有聯繫麼?”

“應該是那些被鬼胎吞噬的御鬼士吧?只不過他們還活着麼?”

人們看着眼前詭異的一幕,竊竊私語。

葉楓思考片刻,慢慢靠近那些手爪。

“楓哥!”崔美美見狀,擔憂的叫道。

重生之戰神呂布 “沒事!”葉楓說道,然後深吸一口氣,快速的衝向那些手爪,而他的手中則顯現出一團青色的火焰。

“青色的火焰?果然是不死火鳳!”小寶眼中光芒一閃。

吼!

就當葉楓衝向那些手爪時,那些手爪開始躁動起來,同時一聲巨吼聲從那堆泥土中響起。

砰!

那堆泥土驟然爆開,手爪驟然伸長向着葉楓抓去。

“咔嚓嚓!”

原本包裹着折那堆泥土的星壁驟然像是玻璃一般在天空粉碎,星兒、小寶和周圍人看到後臉色驟然一變,猛然向着後方退去。

葉楓臉上也充滿了驚訝的神色,因爲他原本以爲經過了剛纔他的全力一擊之後,這鬼胎就算沒有死,葉至少應該沒有了還手的餘地纔對。

正當他震驚時,那些手爪已經衝到了他的身前。

葉楓看着密密麻麻的手爪,冷哼一聲,手中的青色火焰從他的胳膊瞬間遍佈他的全身。

葉楓再次變成一個人形火炬,而就在他剛完成變化後,一隻手爪也向着她抓來。

“啊!”

手爪剛觸碰到葉楓身上的青色火焰,空中立刻想起一聲慘叫。

那青色火焰沿着手爪燃燒起來,那隻手爪立刻在空中舞動起來。

周圍攻向葉楓的手爪微微一頓,似乎對葉楓身上的青色火焰有些顧忌,同時分出兩隻手爪抓向那隻手爪還未燃燒的部分。

“咔嚓”一聲,清脆的骨裂聲驟然響起,那隻燃燒的骨爪被折斷,露出森森白骨,同時那燃燒的一部分也被拋向空中,慢慢的化爲灰燼。

“好果斷!”葉楓心底暗讚一聲,但眼中卻越發的凝重。

星兒驚訝地看着葉楓,然後回頭道:“龍哥,這葉楓.。。”

“這葉楓不簡單,我們還是不要輕舉妄動的好,還有這鬼胎,也不容易對付啊!”

像是驗證小寶的話語,一縷縷黑氣從那些手爪上蔓延開來,不一會兒,所有的手爪上被染上了一層烏黑的金屬光澤。

葉楓看到手爪,眼中閃過一絲驚異,但還沒等他做好準備,這第二波手爪攻擊再次襲來。

嗖嗖嗖!

這次手爪更快,在空中劃出破風聲,不斷攻向葉楓。

葉楓再次嘗試用青色火焰攻擊,然而令他驚訝的一幕發生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