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她能跟他一起面對一切危險的唯一辦法,她如果不能讓自己變得強大起來,那就是他的拖累。

自己他選擇了留在暗夜組織,那她就陪著他。

她只希望,路彥琛態度不要太強硬,稍微站在她的角度,思考一下。

葉一朵這一想事情,思想就跑毛了。

雲熙的手指,在桌子上敲了好幾下,葉一朵才回過神。

她吃驚的抬頭看著雲熙:"啊,你在幹嘛?"

雲熙無語的瞪著這個女人:"我在幹嘛?我讓你認真點看題啊,你在幹什麼?你現在在智力測試,是要用腦子的,大姐,你讓我省點心吧,你如果想讓老大通過最後一關,那你也要毅力堅持到最後一關啊,你這個樣子,現在我就把你刷了!"

葉一朵趕緊擺正態度,認真的看著雲熙:"不不不!我立馬認真,你可千萬別!"

葉一朵說完,繼續看題。

路彥琛在外面,看到葉一朵的動作,他的嘴角微微抿了抿,臉上的怒氣,都消散了很多。

葉一朵測試到八點半,中途的時候,雲熙問她要不要吃點東西。

她拒絕了。

她測試完,這才起身。

她這一動,感覺全身都有散架的感覺。

結果,她腦袋剛歪了歪,就看見,路彥琛居然跟一個石像一樣,還站在那裡。

葉一朵瞪大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雲熙:"不是吧,我測試的時候,他一直都站在那裡,我以為他走了呢!難不成,他是後面有來的?"

雲熙看著葉一朵,搖了搖頭:"你想多了,他是一直待在那裡,連動都沒有動!"

葉一朵吐了吐舌頭:"不是吧,我怎麼有一種錯覺,我今天晚上要遭殃了呢?"

雲熙聽到她這話,突然曖昧不清的開口:"那是,你肯定要造謠了,老大今天下午,都快變成望妻石了,今天晚上,怎麼也要找回場子啊!"

聽到雲熙的話,葉一朵愣了兩秒,一下子就反應過來了。

她紅著臉,生氣的去踢雲熙:"你胡說八道什麼呢,我們倆清清白白,哪裡有你說的那樣!" 聽到身後傳來聲音,紀心雨忙昂起頭擦眼淚。

她從來都不是一個低得下頭的人,特別是當初跟木兮鬧得那麼僵,做了那種事情,她更拉不下臉跟木兮說謝謝。

看到人出來了,紀心雨立刻往旁邊的角落走去。

跟在木兮身後出來的夏明義,看到紀心雨那一副還生木兮氣的樣子,想叫紀心雨給木兮道歉,就見木兮擺了擺手叫他不要說紀心雨,然後就走了。

等木兮走了,夏明義走向紀心雨。

聽到過來的腳步聲,紀心雨立刻提步避開來人想離開,回頭就撞上擋住自己去路的人。

「誰讓你擋住本小姐的路,姓夏的,別以為我們要結婚了,你一個小管家就有資格……」話沒說完,紀心雨就讓夏明義抱住了,挨著夏明義懷抱的紀心雨罵到一半聲音就被這個溫暖的懷抱壓了下去。

「在婚禮舉行之前,我有句話想跟你說。」

想起剛剛自己聽到夏明義跟木兮說不介意她的過去,還為她說了不少好話,又為她跟木兮道歉,從未被人如此真心對待過的紀心雨,心裡被一股幸福包裹著,強硬的語氣里透露出幾分不肯服輸卻壓制不住的服軟,「什麼話?」

「婚後,你要做到幾點,改變你以前橫行霸道的脾氣,不準刻薄家裡的人,不能做那種卑鄙無恥出賣背叛家裡人的事情。」

原來在夏明義眼裡,她過去是這種人?哼,夏明義根本不懂得在紀家什麼叫做人善被人欺的道理,「嗯。」

紀心雨糟糕的地方太多了,一時間也難以羅列出來,總之就一句話最好總結,「婚後,你要聽我的,我做什麼你做什麼,不準……」

沒等夏明義說完,感覺自己吃虧的紀心雨瞪了眼夏明義,正要反駁就對上夏明義看她的眼神,只好別過臉,不情不願應了一聲,「還有嗎?」之前,不管她做什麼,都不聲不吭默默承受她脾氣的夏明義,現在就要騎到她頭上來了?

「以後,我會疼愛你的,讓你擁有和其她女人一樣的婚姻。」

正為夏明義那些把她壓得死死的約定生氣的紀心雨聽到這句話,嘴角就有壓制不住的笑。

就在這個時候,原本抱住她的人,鬆開她。

以為夏明義說完這些就要跟著木兮去應付梁帥了,等她回頭的時候,夏明義已經當著她的面單膝跪下。

從口袋拿出一個對她這種消費水平來說,算是特別廉價的首飾品牌的盒子。

這是今天一早,他確定要來跟木兮說這些事,就早早出門去買的東西,「我只能買得起這個,如果你嫌棄……」

原來夏明義是在跟她求婚,這場婚姻來的很突然,就連求婚,都是讓她沒來得及準備,她根本想不到會有求婚這一出,因為夏明義不喜歡她,她是知道的,會娶她,不是為了梁帥,而是因為他們睡過了。

早上夏明義出去的時候,她已經醒來了,她以為夏明義跟那些,睡過就跑路,一晚就變臉的人渣一樣,沒想到他是出去買戒指了。

從來沒收穫過這種感動的紀心雨,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淚,一臉淚水,說不出話用力點著腦袋。

夏明義說的沒錯,是木兮和紀澌鈞給了他們全新的人生……

回首過去,她多慶幸,那個時候,自己沒有害死木兮,也慶幸,木兮是個心軟的蠢貨對她手下留情。

在客廳等人的梁帥,等了許久見木兮還沒過來,正想再問木兮,就看到出現的人。

木兮過來了,駱知秋立刻起身,「那我先去忙了,不打擾你們聊天了。」說完后,對著梁帥點了點頭,「梁先生,招呼不周,還請見諒。」

「你忙。」

想起一些事的木兮,在原地等駱知秋,等駱知秋過來的時候湊到駱知秋耳邊說了幾句。

聽完的駱知秋先是震驚然後是笑了,那種感覺就是,終於解決了一件心頭之患,真是一件值得慶祝的事情。

拍著木兮手的時候,別提有多高興了,「好,就交給我吧,保證辦得漂漂亮亮的。」

木兮進來后,姜軼洋並未離開還站在客廳,坐在沙發的項立升立刻起身。

「坐吧。」 冷王的至尊毒后 項立升客氣起來,她反倒是不好意思了。

「沒關係,我站著。」說著走到楊鵬站的地方。

木兮坐下后,姜軼洋上前給木兮倒水。

「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剛剛在忙家裡的一些事情。」

「沒關係,是我來的太貿然了,都沒跟你提前預約。」見木兮臉色有些不好,「你怎麼了,不舒服嗎?」梁帥說話時往木兮那邊坐了坐。

倒茶的姜軼洋瞥了眼梁帥的動作。

「沒有,挺好的,其實,你不來找我,我也打算給你打電話的。」木兮說話時,胳膊搭在扶手上看著梁帥。

聽到木兮要來找自己,梁帥大概也猜到是什麼事,就在梁帥想再往木兮那邊坐時,離開的駱知秋叫人送過來的披肩,正好拿了進來,接過披肩的姜軼洋,來到木兮身後,「太太,紀總說,您身體現在最不能受冷。」

聽出姜軼洋這句話中話的梁帥目光平靜,沒有再往木兮那邊挪位置。

「謝謝。」

等姜軼洋退到一邊后,梁帥先接了句,「明義的事情,真的很不好意思。」

站在一旁的楊鵬和項立升聽到這話,可能是因為心虛,兩人有些抬不起頭,都低著頭看著地面。

「你不用說不好意思,該道歉的人是我才對,我沒想到明義他跟心雨在一起了,是我考慮不周全。」

昨天晚上,派去接夏明義的人回來告訴他這些話,他是完全不相信的,畢竟那個紀心雨他了解,明義怎麼可能喜歡紀心雨那種不自愛又一身毛病的女人,「他跟紀心雨的事情是真的?」

不知道昨天晚上樑帥派人去找過夏明義的楊鵬和項立升聽到這話兩個震驚對望,夏明義跟紀心雨在一起了?

逼婚,總裁乖乖就範 「是啊,自從明義在紀家做管事以後,就對她很關心,可能就是這樣,一來二去就產生了一些感情吧,心雨她過去是有很多缺點,不過,我相信經過趙純宇那件事以後,她會開始反思不會再像以前那樣。」

紀心雨能改變是好事,至少這樣,也少給木兮添麻煩,「婚後,他們有什麼打算?」一來是想了解下夏明義以後的生活規劃,二來,主要是想跟木兮多聊會,增進感情。

「萊恩年事已高,本來之前一直都是把明義當做接替人培養的,一時間沒了幫手,很多事情進度都沒跟上,我想就先讓明義幫著秋姨一塊分擔家裡的事情,等他有什麼想做的,可以再去嘗試。」

「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開口。」說著話的梁帥看了眼頭低低一臉愧疚之色難以掩藏的兩人,「你們兩個人,先下去休息吧。」

「好。」

楊鵬和項立升出去后,本想叫個傭人給他們兩人帶路去休息,剛提步,兜里的手機就響了,拿出手機的姜軼洋因為這條信息的內容,悄然止住了腳步。

護花小道士 沒想到,昨天晚上派出去的人,還真給他帶回來了有用的價值線索……

此時,在另外一邊。

看了日出,吃完早餐,大家就到山頂度假村一起參加攝影活動,本來就喜歡拍照的木小寶,看到這個符合自己興趣的安排,正興緻勃勃打算多拍點照片回去,結果發現,除了湯嘿嘿還有梁棟跟他,大部份人都聚集在一塊喋喋不休的吹噓自己的東西。

哼!

這群人,根本就不是來拍照的,就像四叔說的,一群衣著華麗的人湊到一塊賣弄自己的時候,就跟在集市賣貨沒什麼區別,一樣沒品位!

許衛看到木小寶從三腳架前走開沒有繼續拍照,過去的許衛拿起相機跟上木小寶,「寶少爺,你怎麼不拍照了?」

「沒意思,不拍了。」

正跟湯嘿嘿一塊在拍花的梁棟,看到人走了,回頭喊了句,「小寶弟,你去哪兒?」

「噓噓。」

「我也去。」

看到木小寶跟梁棟都走了,湯嘿嘿趕緊跟過去,「我也要去。」

梁棟一臉不爽沖著湯嘿嘿揮手,「我跟小寶弟去噓噓,你跟過來幹什麼,娘們,一邊去!」

因為今天是戶外活動,大家都帶了自己的保鏢過來,唯獨湯嘿嘿和梁棟因為家庭原因,沒法安排保鏢跟著,都由老師負責照看,梁棟跟著木小寶走了,許衛跟老師那邊打了招呼,湯嘿嘿被老師攔下,不能一塊過去的湯嘿嘿,一臉生氣抱著自己的相機回去繼續拍照。

先上完洗手間出來的木小寶,讓許衛等梁棟,自己去找地方喝水,剛進餐廳就聽到吵鬧的聲音。

「不好意思紀女士,你掛賬的金額已經達到限制了。」

「你什麼意思,我紀佳夢可是紀氏集團……」

和紀氏集團有關的新聞,大家都知道,紀佳夢充其量就是一隻紙老虎,都被人趕出紀家了,還跑出來大吃大喝裝闊。

根本不怕紀佳夢的經理一臉笑容,語氣溫和說道,「我們當然知道了,人人都說,紀氏跟沈氏是一家,紀氏集團的董事長是沈氏集團董事長的繼子,要不是您是紀家的人,我們怎麼敢給您那麼高的掛賬限額,只是紀女士,我們也只是打工的,這兩萬塊對您來說,可是小數目,您就別為難……」

聽出來,對方在笑話自己,掛不住臉面的紀佳夢揚起手沖著對方就一耳光過去,「啪——」

挨了一耳光的經理,馬上捂著臉,後面的服務員趕緊過來扶住經理,「經理,你沒事吧?」

「你怎麼能打人呢。」

「是啊,紀女士,您怎麼能打人呢。」

「我打的就是你們這群落井下石的牆頭草!」這間酒店,她不是第一次來住,以前每次她來的時候,一大群人在服務她,現在知道她沒權沒勢了,各個都來嘲笑她,這群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如果您不買單,還要大鬧,那我們只能報警了……」經理說完后吩咐一句旁邊的人,「去打電話吧。」

墨染梨香 聽到對方要報警,惱羞成怒的紀佳夢拿起包包要砸過去的時候,就被過來的酒店保安抓住了。

「放開我,你們這群勢力小人!」

指著一群人破口大罵,盛氣凌人的紀佳夢很快就引起在餐廳用餐的人注意,不少人都看了過來,還有人舉起手機想拍照。

「誰讓你們拍照了!」

拿起自己的包包就丟過去,其中一個沒來得及躲開的服務員被砸到臉。

「你們這是侵犯我的隱私權,我可以告你們!」

說話的經理,餘光一直在注意著周圍的人,極力維持出一副客氣恭敬的態度,「紀女士,不好意思,為了不影響其他客人用餐,我們只能請您去休息室等候了。」

「我可是你們酒店的頭號貴賓,你敢這樣對我,放開我,放開我!」

紀佳夢被人架起抬了出去,後面的服務員幫紀佳夢收拾掉在地上的包包。

臉被包包打到的服務員已經被人扶去醫務室。

盯著那一幕心懷鬼胎各自都在盤算的小戲碼,木小寶嘆了口氣,跟了過去。

看到紀佳夢兩個胳膊被左右兩邊的保安架起,兩個腿在空中來回踢踹,高跟鞋都掉了一隻,那滑稽的模樣,還真是可憐。

抱著胳膊過去的木小寶昂起頭,微微提高聲音,「等等!」 距離虛空神殿十餘里位,一群高手靜靜懸在此地,身著統一制式道袍,臉色凝重。

這些人,來自崑崙。

雖然不如古皇朝九黎族這般顯露,但若是追溯下來,比這兩者可能更為恐怖,上古時期赫然是什麼萬道之源所在,崑崙更是被稱為神山,聖山,可見其底蘊之深。

而且,在諸多秘境小世界之中,崑崙秘境小世界也是最早開啟的,只不過並沒有干涉這個祖星的復甦,甚至主動約束崑崙妖獸,不得侵擾凡人世界。

但是此刻,真龍巢穴出現,幼龍降世,讓這些人也坐不住了,第一時間派遣高手趕來。

不過畢竟相距較遠,崑崙高手晚來一步,但卻也恰恰讓他們逃過一劫。

一道身影悄然出現在他們身邊,是一名老者,崑崙化靈境強者。

其他人見狀,連忙躬身行禮。

「拜見長老!」

老者微微點頭,並沒有多說,身上氣息也不顯,恍若一個普通老頭,目光直接看向林楠所在,打量著這座虛空神殿,也看向下方的真龍巢穴所在位置。

另一個方向,相距不遠,一位位化靈境高手出現。

九黎族為首的是一名身披獸皮,手持巨大的狼牙棒的壯漢,氣息悍然,猶如一頭人形凶獸,格外顯眼。

玄天宗那邊,是一名道骨仙風的老者。

皇甫氏族位置,一名中年男子站在前方,臉色頗為凝重。

其他位置,也有高手突然間出現,但卻氣息不顯。

而北方,一道氣息毫不掩飾,帶著強大戰意,直接出現在虛空神殿周圍。

古皇朝的高手趕來!

和其他各方高手低調不同,這位戰王很強勢,戰鬥之王,本身就極其強大,這次古皇朝損失太大了,他這次出來,沒有任何好說的。

「長老,我們要不要動手?」崑崙這邊,一名尊者境巔峰高手開口詢問。

時太太軟萌又旺夫 其他各個方向,都有人開口。

但得到的答覆出奇的一致。

「不著急,看看再說!」

沒人想當出頭鳥,古皇朝也不想,但損失太大,臉面也被林楠打啪啪響,他們必然要找回來,唯有強勢鎮壓林楠,才能洗刷這個恥辱。

虛空神殿上,林楠感受到周圍的氣息,很是淡然,自顧坐在神殿廣場上,周圍五十八位尊者境高手奴僕,再加上華夏趕來的四位高手,都在這裡了。

其他人不出手,他不在意,目光還是看向了北方。

殺雞儆猴,之前選擇的是最出頭冒泡的古皇朝一脈,此刻依舊選擇他們好了。

這邊氣息也最盛,一旦斬殺之後,林楠就不相信其他各方還敢。

再不然,那就派通神境高手來吧,但可惜,應該沒有。

收服了五十八名尊者境奴僕,林楠也輕易的從他們口中了解了不少。

以這古皇朝為例,確實很強大,有著五尊王者,一位皇者。

算得上最強的一個秘境小世界,王者是化靈境強者,而皇者其實也是化靈境。

秘境小世界,哪怕是可以躲避祖星的災難,防止被滅武,但終究不是健全的世界,化靈境便是極限,不足以誕生通神境強者。

所以,林楠並不怎麼畏懼。

「主人,這是戰王,化靈境後期,很強!」戰王剛一到,一位古皇朝尊者境後期高手便主動開口介紹了起來,臣服林楠,化身為奴,那一刻他們的命運便已然確定。

他們,沒有回頭路,故而很是自覺。

林楠滿意點頭,目光在其他人臉上都掃了一遍。

「我是不想再殺人,所以留著你們,老老實實做好你們本分的事情,我也不會虧待你們,他日有機會,我會放你們自由,若是有怨有恨,你們儘可能的自己化解,否則別怪我沒有提醒。」林楠警告了一聲。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