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很關鍵的一點,莫承佑姓莫,不姓南宮。

南宮家是一個傳承家族,外姓人不能參與家族事務,又怎麼會心甘情願的同意讓一個莫承佑繼承家主的位置呢?

這一次的營救行動,莫承佑不僅僅要把救人回來,更重要的是要立威。

如果他不去,南宮家的人不會服他,他成為家主的路將會非常艱難。

為了南宮家,為了南宮少凡,他都必須要去這一趟。

莫晉北安慰道:「念念,你別擔心了。有我在,我不會讓我們的兒子出事的。我會派出莫家的龍虎將去幫承佑的,還有秦家也不會袖手旁觀的。」

南宮念念難過地說:「承佑昨天才剛剛結婚,剛剛和暖暖去度蜜月,我**得對不起暖暖。」

「相信暖暖會理解的。」



秦爺爺見到南宮家人人臉色凝重,行色匆匆。

半天都沒有見到莫晉北和南宮念念的蹤跡,心裡有了不好的預感,隱約察覺到南宮家一定是出事了。

終於看到了莫晉北和南宮念念,秦爺爺杵著拐杖走上去問道:「出什麼事了?」

「有一夥海盜劫走了南宮家的船艦,劫走了所有的貨物,還綁架了包括船長在內的三十名船員。南宮少凡昨晚接到消息,帶了八十名南宮家的精英前去營救,結果也失去了蹤跡。」

秦爺爺的臉色一沉,他猜到南宮家出事了,沒想到居然事情鬧得這麼大,就連南宮少凡也失蹤了。

「你們打算怎麼辦?需要秦家出手幫忙嗎?」

莫晉北說:「我們打算讓承佑去救人。」

「什麼?」秦爺爺手裡的拐杖重重的杵在地上,「就沒有別的人了?非要派承佑去?」

南宮念念深吸了一口氣,聲音低低地說:「這是承佑必須要去做的事情。」

秦爺爺非常生氣,莫承佑是他的孫女婿,昨天才和暖暖結婚,今天就要讓他去做那麼危險的事?

可很快,秦爺爺就冷靜了下來。

畢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物,很快就想明白了這其中的關鍵。

南宮家看似風光,其實早就暗流涌動。

莫承佑不姓南宮,不經歷一番考驗,又怎麼能順利成為南宮家下一任的家主?

雖然私心裡為了暖暖,不願意莫承佑去涉險,可秦爺爺明白,這是不得已的事情。

「你們需要什麼幫忙儘管說,秦家會全力而為。」

莫晉北沉吟了下,說:「先不需要秦家出手,南宮家的人和莫家的龍虎將有不少都是跟隨承佑長大的人,可以完全聽從他的命令,人多了反而不好。」

「也好,有什麼需要隨時開口。」 通天神途 秦爺爺嘆了口氣,「承佑他們的船走到哪裡了?你們通知他了嗎?」

農家童養媳 「現在就通知他。」

「也好,正好秦朗和他們在一起,就讓秦朗跟著一起去吧!他出身蒼龍大隊,身手是跟著顧朝夕在戰場上真刀真槍練出來的,還會醫術,是個好幫手,有他在,我放心些。」



海上。

莫承佑和沐暖暖,秦朗和沐姍姍,四個人正排排坐,在甲板上釣魚。

「當時在西伯利亞的冰原上,那是千里冰封,萬里雪飄啊!我被雇傭軍一路給綁架到了西伯利亞,那邊晚上多冷啊!零下四五十度!他們每天都要折磨我,在我的身上劃上幾刀,我寧死不屈,打死都不投降!」

秦朗給一邊釣魚,一邊給沐姍姍講故事,沐姍姍露出了不信的神情,「你吹牛的吧?每天被劃上一刀,你還不死啊?」

「你這個小丫頭還真是見識少!來給你看看!」秦朗把衣服拉下來,想展示傷痕。

莫承佑臉一黑,隨手抓起旁邊的一瓶防晒油砸過去,「在兩個女孩子面前,把你的衣服穿好!」

「嘿嘿,我這不是開玩笑嘛!」秦朗靈活的躲過了防晒油,把衣服拉上去了。

雖然剛剛只是一瞬間,但沐姍姍還是看到了他身上有不少淡淡的疤痕。

這讓她肅然起敬,開始相信了秦朗的話。

「後來呢?」

秦朗見她捧場,更加眉飛色舞的講:「全靠我三哥來救我,單槍匹馬,千里救援。一把狙擊木倉,一槍一個,把整個雇傭兵團的人全都幹掉了!後來就剩下一個孟星寒了,你猜怎麼著?出現了一個雪怪!

那個雪怪足足有三米高,身上全都是厚厚的皮毛,吼一聲地面都要震三震。還好那是在冰原上,否則隨時都有雪崩的危險!」

秦朗講得開心,沐姍姍聽得認真。

沐暖暖在旁邊看著,輕輕撞了撞莫承佑,「我怎麼總覺得秦朗好像對姍姍特別熱情?」

莫承佑瞟了講故事的那邊一眼,隨口道:「他天生就這樣,對誰都熱情。」

沐暖暖悄悄說:「可我總覺得他對姍姍好像不一樣。」

女人的直覺可怕的敏銳。

莫承佑心想,這都不用直覺了,有眼睛的都看得出來秦朗對人家小姑娘有意思。

這也太明目張胆了,也不怕被人家父母給打死。

「你看錯了,他對我也很熱情的。」莫承佑睜眼說瞎話。

沐姍姍年紀太小了,剛剛滿十八歲,才考上大學呢,可不能被秦朗這個傢伙給提前下手了。

雖然秦朗各方面的條件都很優秀,但還是不行。

怎麼也要等到姍姍大學畢業再說。

「當時雪怪……咦?」秦朗忽然頓住了,微微蹙眉看向海面某個方向。

沐姍姍正聽到關鍵時刻,忍不住催促道:「你怎麼不說了?繼續說呀!」

「有船來了。」莫承佑也發現了不對勁,站了起來。

這時候,海面上出現了幾艘船艦,正朝著他們的方向飛速駛來。

秦朗抱著手臂說:「看來人還不少呢!」

莫承佑眯著眼睛看了一會兒,說:「是南宮家的船。」

沐暖暖的心突突跳起來,她預感到要出什麼事了。 沐暖暖心裡發慌,走到了莫承佑的身邊,下意識地拉住了他的手。

莫承佑握緊了她的手心,低聲安慰道:「別擔心。」

沐姍姍也意識到情況不對勁,小聲地問秦朗:「怎麼忽然來了這麼多的船?」

看著怪嚇人的。

秦朗半點都不放在心上,挑眉說道:「要有什麼事情,你就躲在我後面,反正我救你也不是一兩次了。」

嘿嘿,英雄救美的劇本他最喜歡了。

救的次數多了,小姑娘還不乖乖以身相許?

沐姍姍沒想到他現在還有空開玩笑,狠狠瞪他一眼。

又怕被沐暖暖聽到了,小臉偷偷的紅了。

那幾艘船停在了不遠處,放下了一艘小艇,朝著這邊飛速駛來。

小艇開近后,來人朝著莫承佑行禮,「少家主,我們是來接你的。」

莫承佑的眼眸微眯。

船艙里,沐暖暖和沐姍姍在等待著。

莫承佑正在用衛星電話和南宮念念通話。

而那些南宮家的人也沒有走,幾艘船就那麼停在海面上。

「姐,該不會是出什麼事了吧?姐夫跟你說了嗎?」沐姍姍忍不住小聲地問道。

沐暖暖此刻心亂如麻,「我也不知道。」

莫承佑在電話里得知了事情的始末,語氣堅定道:「我會去,一定會把舅舅和所有人都救回來的。」

他深邃的眼眸陡然變得凌厲,周身原本溫和的氣息消失不見,隱藏的鋒芒和銳利布滿周身,宛如利劍出鞘。

他到底是南宮家的少家主,是莫晉北和南宮念念的兒子。

又怎麼可能如表面上那麼的溫和呢?

秦朗在門口守著,莫承佑打完電話出來,他立刻湊上去問道:「出什麼事了,需要幫忙嗎?」

「嗯,是舅舅出事了,我要立刻帶人前去救援。你幫我把船開回去,一定要把暖暖和姍姍安全送回去。」莫承佑語氣鄭重地說。

「送人沒問題,但你真的不需要我幫你?」秦朗問。

總裁太壞:嬌妻乖乖讓我寵 「你幫我保護好暖暖和姍姍,就是最大的幫助了。」

「行,包在我身上!」

沐暖暖心裡一片慌亂,見到莫承佑打完電話走出來,立刻迎上去問:「你要走?」

「舅舅失蹤了,我得救他。我現在就要離開,讓秦朗送你和姍姍回去。」

沐暖暖心裡咯噔一下,她忽然想起了前世的一則新聞。

紅日帝國附近的海域出現了一夥很厲害的海盜,劫走了一艘船艦,還綁架了許多人質。

當時這件事情鬧得沸沸揚揚,佔據了好幾天的新聞熱搜。

但是因為沐暖暖那時候生活過得不好,也沒有閑心去關注這些新聞。

變身精靈美少女 現在才想起來,她恨不得狠狠捶自己幾下。

因為她沒關注,所以她根本不知道後面的發展是怎麼樣的。

有沒有順利解救人質,有沒有人受傷,這些她一概都不知道!

莫承佑見她懊惱的要捶自己,急忙抓住她的手,低聲安慰道:「你別擔心,我肯定會安全回來的。」

他很想將她摟進懷裡好好安慰,可惜沒有時間了。

他只能一遍遍的低聲安慰,「放心,我不會有事的。」

沐暖暖終於冷靜下來,語氣堅定地說:「你一定要小心,不要讓自己受傷,我會等你平安回來。」

莫承佑感覺很抱歉,今天是他們新婚第一天,說好了帶她蜜月旅行的,卻不得不中途離開。

「暖暖,我很抱歉,等我回來,我再帶你去度蜜月。」

「好,記住你的承諾,我還有好多地方想要和你一起去,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回來,千萬不要受傷。」

「我讓秦朗送你和姍姍回去。」莫承佑輕輕摸了摸她的腦袋,毅然的轉身離開。

「少家主,請上船!」

莫承佑登上了南宮家的船,很快幾艘船就快速離開。

沐暖暖還站在甲板上,遙遙地望著船艦離開的方向。

才剛剛分開,她就已經開始想念了。

道理她都明白,他是南宮家的少家主,這是他身上的責任。

南宮少凡是他的舅舅,身處險境,必須去救。

不管是公還是私,莫承佑都必須去這一趟。

雖然道理她都知道,但心裡還是非常的難過。

沐姍姍氣得眼睛都紅了,「什麼啊,姐夫不是在和你度蜜月嗎?怎麼就把你甩下走了?」

「他是去辦正事,別怪他。」

「多大的事情啊?南宮家那麼多人,幹嘛非要姐夫去?」

沐姍姍很不服氣,但看到沐暖暖的臉色很差,撇了撇嘴,也不好繼續再說下去。

沐暖暖看向了秦朗,艱難的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個很勉強的笑容,「麻煩你送我們回去了。」

「嫂子別擔心,承佑本事大著呢,不會有事的!」

「嗯。」沐暖暖回答得很勉強。

秦朗抓抓腦袋,想了想又說:「你該跟我三嫂學學,我三哥經常出任務,有時候一走就是幾個月大半年的,我三嫂一開始還很擔心,後來就淡定了。」

顧朝夕身為蒼龍大隊的總教官,遇到棘手的任務,他就會親自出馬。

常常一走就是幾個月,蘇晚帶著兩個孩子,都搬到大院里去了。

沐暖暖強壓下眼中的淚意,「那我們就回去吧,我想進船艙休息下,麻煩你幫我照顧下姍姍。」

說完,她就獨自走回了船艙。

看著掛著紅色喜字的船艙房間,沐暖暖的眼睛忍不住又紅了。

明明說好了來度蜜月的,他卻臨時走了。

來的時候是兩個人,現在卻只剩下了她一個人。

說不委屈那是假的。

她閉了閉眼睛,房間里似乎還留著他身上的雪松味道。

莫承佑,你一定要平安回來……



秦朗把沐暖暖和沐姍姍送回了南宮家。

所有人都很擔心沐暖暖。

她卻是笑著說道:「你們幹嘛這麼看著我呀?我沒事的。」

南宮念念知道她心裡肯定不好受,走過去拉住她的手,滿臉擔心地說:「暖暖,對不起。」

「媽,您千萬別這麼說。」沐暖暖打起精神,反過來安慰道:「我沒事的,我相信承佑一定會平安回來的。」

「那是當然的。」南宮念念說。 莫晉北看著沐暖暖滿臉難過的樣子,也開口說道:「承佑是南宮家的少家主,該要出去歷練歷練,不經歷風雨,又怎麼能成為頂天立地的好男兒?」

這些話都是大道理,誰都會說。

但沐正則和冉芳華聽著就覺得不是滋味。

他們的寶貝女兒剛剛結婚第二天,女婿不打一聲招呼就走了?

冉芳華臉色有點難看地說:「至少也該等小兩口度完蜜月再說吧?」

沐暖暖深吸了一口氣,把心裡的難過和擔心都全部壓下去。

她打起精神說:「媽,承佑有跟我說的。」

沐正則見寶貝女兒受委屈了,臉色也不太好,提議道:「暖暖,爸爸媽媽留下來陪你一段時間吧!」

沐正則帶的班要補課,他本來是打算今天就要回去的。

「嗯。」沐暖暖點點頭。

南宮念念覺得很尷尬,她身為南宮家的家主,做出了這樣的決定,害得小夫妻剛剛新婚就分別。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