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怎麼回事?難道說,天機不可泄露?老天爺還不讓我算這一卦不成?

“不是天災,是人禍!小心,是對面的風水師反擊了!”

蘇小魅趕緊對着我提醒道。

天機遮蔽之力越來越強,變卦是整個《易經》卜卦之中最重要的一個環節,如果再被這種力量肆虐下去,影響了整個變卦過程的話,那麼這一卦可就算是毀了,一天之內,可是不能對同一件事情問卦兩次的,就算我能夠採用“旁敲側擊”的方式,那效果也一定不會比這第一卦要好!

絕對不能讓他遮蔽了我的卦象!

我一陣真元猛烈的輸出,本來在桌子面上的三隻銅錢瞬間漂浮了起來。

“給我散!”

我一聲大吼,就要把天機遮蔽之力震散,眼看着就要成功了,可就在最後一刻,功敗垂成,我的真元畢竟還是差了一點,沒有能把天機遮蔽之力震散。

眼看着它們衝擊過來,我浮在天上的三個銅錢,就像是被什麼東西壓住了一樣,開始往下掉。

我趕緊調動玉佩裏面的真元,欲與它一決死戰,而就在這一刻,讓我驚悚的事情發生了!

(本章完) 這股天機遮蔽之力,居然顯現出無邊的煞氣,突然化爲一個虎頭,它放過了變卦,而朝着我衝了過來。

這一刻我才意識到,這哪裏是什麼天機遮蔽之力,完全就是人爲的力量在阻止我的卜算啊!

要是被這給幹上了,那真的是非死即殘了,就算是我的變卦完成了,後面的過程也完成不了,在我的重傷之下,這一卦也絕對得不到結果。

真狠!我終於知道了,風水之爭也是有危險的,就算是兩個風水師之間沒有見面,依然可以進行強力的鬥法。

我一咬牙一跺腳,咱也不是好欺負的啊!

《玉皇經》立馬就運轉了起來。

作爲玄門正宗的功法,玉皇經可不光是在提升修爲上面有作用的,在這種鬥法之中,一樣可以起到不錯的效果。

果然《玉皇經》一出,對面的煞氣果然被我玄門正宗的氣息震懾退去,趁着這一瞬間的時間,我感覺完成了這次卜算。

三枚銅錢終於落到了桌子上,大家的眼神,都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卜算出來的,只有一個字,但這個字,非常的精髓,那就是“車!”

一說道車,我就想到了今天送我來的時候黃教授開的那個車子,那車子,似乎和第一次黃教授開的車子不一樣啊。

“怎麼樣?林大師?”

黃教授有些焦急的問道。

我並沒有直接回答他,而惡是對着他問道。

“您今天開的車,不是您自己的車好吧?”

“沒錯,不是我的,是我兒子的,我兒子生病了以後,他就把他的車鑰匙給我了,說讓我開他的車!”

是黃教授兒子的車!

“您帶我去看看!”

既然《易經》的卦辭上提示的是“車”,那我們當然刻不容緩。

一到了黃教授的車子面前的時候,我就感覺到有些不對勁,直到黃教授拿出鑰匙去開車的時候,我們才發現了不對勁具體在哪裏,這個車門,根本打不開!

連解鎖都不行!

黃教授強行拉了兩下車門,但是一陣巨大的力道,直接把他給彈開了。

黃教授不信邪的又要上,我趕緊阻止了他。

“您彆着急,這輛車上,已經被人家下了術法了,這是這是閉門咒的一種,被下了閉門咒的東西,會死死封住,不管您用什麼方法,都是打不開的。”

仔細研究了一下這個閉門咒,我覺得自己整個人都有些不好了,閉門咒本身並不強大,但從這裏面氣息的流動方式我可以簡單明瞭的看出來,這是一位高手,他不光是一個風水行的高手,在別的

方面也是高手。

“那怎麼辦啊?”

“你去找清水,紅筆,還有黃紙來!”

本來畫符還是比較嚴謹的一件事,但現在沒那麼多時間收集珍貴的材料,所以也只好將就了。

“好,馬上就去!”

說着,黃教授屁顛屁顛的就跑出去了,不到五分鐘的時間,這些東西全齊了。

我拿着紅筆,在黃紙上畫了一張開門符,然後喊出一口清水,朝着上面一噴!

符咒瞬間被水給打溼了。

我雙手捏住符的上端,以雙劍指的手法,把符咒給丟了出去。

正中車門!

突然,那張打溼了水的符咒,自己燃燒了起來,在一秒鐘的時間內效益殆盡,一道肉眼難見的淡淡的印光閃過,我感覺到,車門上面的那一道閉門咒已經被破解了。

我也是第一次用這樣的符咒,不過看效果,應該是沒有問題了。

“可以去開門了!”

我對着黃教授說道。

黃教授拿着鑰匙,果然打開了車門。

我仔細的看了看車上,這車裏果然有問題,黃教授兒子的車裏面,放着一個銅質的牛。

“黃師傅,您兒子是屬什麼的?”

“屬牛的啊,你看他這車裏,不是就有個牛麼?而且他還喜歡買股票,牛市大漲啊!”

“這也是那個風水師告訴您兒子的吧!”

我一聲冷笑,對着黃教授問道、

“這….應該是吧!”

“看來這位和您的兒子,真是怨恨匪淺啊,在車的內室裏面,擺放銅質的物品,就已經是很不吉利了,而偏偏這個銅質的物品,還是和您兒子屬相相同的牛,二者屬相相沖,而他又經常開這個車,長期以來煞氣侵體,所以說,即使是不死,也會有大難。”

黃教授聽到這個話,氣急了。

“別讓我知道那個風水師是誰,不然我拼了老命,也要跟他周旋到底!”

黃教授的樣子,那是相當的感人,但我不得不說他的話沒什麼用!這位的風水術法之高,我都趕不上,黃教授就算是去了又怎麼樣呢?難道去送死麼?

“您一把年紀了,還是不要想那麼多了,拼命是我們年輕人的事情,您要是信得過我,就把鑰匙給留下,您先上去吧,這裏交給我就好了,我負責給您搞定!”

我對着黃教授說道,倒不是我故意要趕他走,而是我覺得,這周圍的氣氛,越來越不對勁了。

黃教授只以爲我有什麼術法不方便讓人見到,於是說了幾聲他懂以後,轉身就準備離開。

可就

在這個時候,我的身後突然傳來了一陣響聲,一轉頭我發現黃教授突然應聲而倒。

一股淡淡的黑氣,開始朝着四周蔓延,整個地下停車場三層,都被這種氣息給充滿了。

我的心裏就是咯噔一下!

我自然是認識這個技能的,這就是鬼霧,但是能夠把鬼霧悄無聲息的用到這個程度的,一定是鬼將極其以上的強者。

我對戰的存在,大多數都是鬼兵,真正接觸的鬼將級別的強者很少,雖然以前殺過一個,那也是人家身受重傷,快要跪了的時候,饒是如此都花了很多的力氣。

俠道修聖系統 “是個三階的鬼將!”

蘇小魅的話,證實了我的猜想。

都說鬼將和鬼兵是完全不一樣的兩個級別,剛開始我都沒有概念,但現在我總算是知道了。

如果說,鬼兵的力量就是一條小溪的話,那麼鬼將的力量,就是一條大河,這二者之間,根本就沒有什麼可比性。

“打不過就跑吧!對付這種角色,用請神術不值得的!”

蘇小魅對着我說道。

這話說的,倒是實話,請神術雖然屌,但是副作用也真心大,每次都弄得我半死不活。

“小子,你爲何三番五次的壞本座的好事?”

第一次在裸身的狀態下,面對完整形態的鬼將,我發現他們的威壓,都讓我有些透不過氣。

雖然以前也見過鬼王,但那畢竟都是在請神狀態下的,所以並沒有感受過這樣的威壓。

只是了一會,大約十幾秒鐘的樣子,蘇小魅的力量就送上來了,我渾身一冷,但好受了許多。

“你一個鬼將,又爲什麼非要跟黃教授一家過不去?”

“爲什麼?”

那鬼將聽到我這個話,居然瞬間瘋狂了起來。

“他黃天佑,搶了我最愛的女人,害的我跳河自盡,我此刻修煉有成,難道不應該來報復他麼?”

這個黃天佑,應該就是黃教授的兒子了。

那鬼將的臉色一變再變,看着我的眼神也開始變得惡狠狠的。

“本來我給過你機會,準備放過你的,可你非要攪合進來,那你就納命來吧!”

說着,這位鬼將就朝着我衝過來,那眼裏盡是不死不休的仇恨!

“等等!”

我淡定的站在原地,對着他就是一聲大吼。

“你是不是李鬼王的門下!”

“是又如何?”

他看着我,有些疑惑,不過果然沒有痛下殺手。

我之所以如此淡定,全都是因爲蘇小魅剛纔對我偷偷的說了一句話!

(本章完) 她對我說的是。

開元4316年 “別擔心,我剛纔發現李鬼王就在附近,我已經傳訊跟他確認過了,這個就是李鬼王的弟子。”

而按照蘇小魅的說法,李鬼王和他的關係是比較不錯的,所以只要把這個挑明瞭,我就肯定不會有危險。”

“你!!!你怎麼知道我師父的名諱?”

那鬼將看着我,臉上的驚詫絲毫不帶掩飾。

“我認識你師傅!”

權寵天下 我裝作一臉高人的樣子,對着那鬼將說道。

“少扯淡!你別以爲,能夠說出我師傅的名諱,就能嚇到我了,我告訴你,我是不會吃這一套的,你去死吧!”

說着,那鬼將又朝着我攻過來,看這個架勢一點也沒有要放過我的意思啊!

還是被蘇小魅給坑了,她不是說肯定沒事的麼?

我總不能坐以待斃,剛準備出招抵擋,驟然間一道狂風颳過,朝着我過來的那些攻擊,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股強大的氣勢席捲全場。

我感覺整個人渾身都要顫抖起來,這種氣勢,我曾經見過,絕對是鬼王級別的。

“住手!”

只見來者一聲大喝,那位鬼將直接朝着後面退了好幾步。

這位應當就是蘇小魅所說的李鬼王了吧?看起來三十多的樣子,長得倒是有幾分英俊,但是比起我來肯定是差遠了。

“師傅,你怎麼來了?”

那鬼將有些驚奇的看着李鬼王。

“我要是不來,你是不是就要殺了人家啊?”

“弟子不敢!”

剛纔還囂張的鬼將,現在被嚇的屁滾尿流的。

李鬼王轉身朝着我看過來。

“見過李鬼王!”

我趕緊行了個禮,在那鬼將的面前,我可以囂張一下,但是面對鬼王級別的強者,我還是非常有自知之明的。

“這位是我徒弟,歐陽皓成,之前不是認識你,誤傷了!”

不知爲什麼,我感覺這個李鬼王對我有些過於熱情了,一個鬼王,還對我解釋這些。

事反常態必爲妖啊!

“沒事,沒事,我和歐陽兄,也是不打不相識嘛!”

“誰和你是兄弟,你阻礙我報仇,我……..”

歐陽鬼將惡狠狠的朝着我看過來,可他的話還沒說道一般,慘劇發生了,李鬼王一聲“不得無禮”然後一巴掌扇了過去,這小子被整個倒飛出去。

這傢伙看的我都愣了,傳說中的扇到牆上扣都扣不下來,也就是如此境界了吧。

就在我驚詫李鬼王爲何迴護於我之時,他的下一句話,讓我有些莫名其妙



“不知道你的師父,現在怎麼樣了啊?”

師父?我何曾有過師父,我能夠有今天這麼點修爲,都是在蘇小魅的幫助侄子下,還有的就是我自己研究的啊,我到哪給你找個師父去?

就在我一陣蛋疼的時候,蘇小魅的聲音,幽幽的出現在我的腦子裏面。

“那個….那個,爲了讓李鬼王重視一點,我剛纔就跟他忽悠了一下,說你是我徒弟。”

“阿喂,不是吧?明明是老公,是老公好麼?”

我在心裏一陣不滿的對着蘇小魅糾正道。

“好,是老公,行了吧,並非是我不敢承認你啊,可是喜歡我的鬼王那麼多,你要是到處說是我老公,那豈不是…..”

蘇小魅說到這裏,頓了頓。

“就像上次的離鬼王!”

蘇小魅說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樣子,看了看李鬼王的那個眼神,顯然也是我家小魅狂熱的追求者之一,要是我在這裏說出是她老公的話,應該很難走出去。

師傅就師傅吧,楊過和小龍女還是師徒呢!

我這樣自我安慰道,然後裝出一幅很仰慕的樣子說道。

“謝李鬼王關心,師傅很好,但是自從上次和離鬼王一戰,受傷很重,現在正在別的地方養傷呢!”

“什麼?離鬼王那傢伙!”

李鬼王看起來就是一陣火大!

“等過兩天老子回陰間,非得找他算賬!”

看着李鬼王這個樣子,我就是一陣偷笑,順帶着把離鬼王給陰了一道,這感覺簡直爽!

就在這時候,歐陽鬼將走了回來,他倒是沒受什麼傷,就是感覺心情不大好。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