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柳煙已經進了地下室,陪着柳雪去了。

夜色漸深,四周一片安靜。

葉知秋開了陰眼四周查看,發現四周死靈野鬼漸漸多了起來。

但是這些低級形態的鬼魂,因爲柳家前後的佈置,不敢近前,只在村前的馬路上晃盪。也有部分死靈遊魂,上了左右鄰家的屋頂,茫然地徘徊打轉,找魂一樣。

鄉村神醫 葉知秋點點頭,將譚思梅放了出來,問道:“思梅姐,現在感覺怎麼樣了?”

“還是很虛弱……大不如前。”譚思梅說道。

“不要緊,等我幫你聚陰固陽,強化一下魂魄。”葉知秋點點頭,熄了自己身上的三把陽火,收了譚思梅,順着柳家的樓頂向東,走到鄰家的樓頂上。

然後,葉知秋盤腿唸咒,聚攏四周的死靈。

“九幽生黑霧,立現酆都山。六洞明朗朗,幽獄重開關。孤魂並野鬼,聽我敕令傳……”

那些死靈幾乎沒有道行,被葉知秋咒語召集,立刻渾渾噩噩地聚了過來,看猴戲一樣,圍着葉知秋。 葉知秋將收着譚思梅的紙符丟在自己身前,繼續掐指唸咒。

四周死靈羣中,不斷地有黑氣遊進紙符裏,那是死靈遊魂的陰氣,在葉知秋的法力引導之下,被譚思梅強行吸收。

一炷香之後,紙符一動,譚思梅自己衝了出來,叫道:“夠了知秋,再多就感覺好難受……”

“好,我再幫你補充一點點陽氣。雖然是做了鬼,但是也需要講究陰陽調和。”葉知秋點點頭,揮手驅散了那些死靈,帶着譚思梅回到柳家的樓頂上。

在樓頂正中,葉知秋點了一根線,紮在銅錢眼裏,讓譚思梅享受香火,凝練魂魄。

一炷香結束,譚思梅的鬼影變得厚重了許多。

“好多了知秋。”譚思梅精神回覆,笑道:“小女子感激不盡,無以爲報。”

“無以爲報,那就親我一口好了。”葉知秋笑道。

“呸,連個女鬼你都不放過,我看你就是大色……”譚思梅捂着嘴笑。

葉知秋坐在樓頂上,說道:“小時候,你幫我補課,我有時候就會想,長大以後,討思梅姐做老婆……可是沒等我長大,你就被陳麻子害死了,真是天妒紅顏。我的初戀啊,也就此壽終正寢。”

“那是小屁孩的戀母情節,不是初戀愛情。”譚思梅笑了笑,又說道:“就算我活着,也不會嫁給你的,我比你大了八歲,肯定不適合。”

“現在我反過來比你大了兩歲,以後叫你思梅,不叫思梅姐了。”葉知秋說道。

“隨便,反正你帶着我就好。”

一人一鬼聊着天,一邊注意柳家前後的動向。

漸漸地,時間到了凌晨兩點。

柳家前後還是一片平靜,雖然有很多死靈遊魂在晃盪,但是都不敢近前。

葉知秋有些睏意,便說道:“思梅,你盯着點,我睡一會兒。現在已經是凌晨兩點,快要天亮了,後面應該沒有什麼大問題。要是發現特別厚重凝實的鬼影出現,就叫醒我。”

“行,你睡吧,我值班。”譚思梅說道。

葉知秋躺在涼蓆上,閉目休息。

半個小時過去,譚思梅發現村前的馬路上,從東邊走來一個高大的身影,很活人走路一般,便叫醒葉知秋,低聲說道:“知秋快起來,有動靜!”

葉知秋醒來,揉揉眼睛,站在樓頂上查看。

只見那鬼影很是魁梧,兩眼泛着紅光,正從柳家門前的馬路上走過。他一邊走,還一邊扭頭向柳家房屋查看。

“知秋,那個是不是鬼?”譚思梅低聲問道。

葉知秋點點頭,衝着下面馬路上的鬼影一聲大喝:“呔,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從此過,留下買路財!你是什麼東西,誰叫你從這裏過的?”

遠處的一些死靈遊魂,聽見葉知秋的話,都嚇得一抖,迅速逃離。

那個高大鬼影一愣,站住腳步看着葉知秋所在的樓頂,鬼影一晃,忽然消失不見。

“不見了,被你嚇跑了!”譚思梅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走向樓下:“下樓看看。”

譚思梅是鬼,直接從樓頂飄了下去,在門前查看。

可是門前空蕩蕩,除了遠處的那些死靈之外,不見鬼影。

葉知秋也下了樓,開門查看。

“跑了,剛纔那個東西不見了。”譚思梅說道。

“是夜走鬼煞,明天晚上他還要來的。”葉知秋說道。

“夜走鬼煞,是什麼東西?他爲什麼明天晚上還來?”譚思梅問道。

雖然做了鬼,但是譚思梅對鬼魂的瞭解,卻是一個純粹的小白,可以說一無所知。因爲她做鬼十年,都被封住自己的墳墓裏,跟其他的鬼沒有接觸,所以她只瞭解自己,卻不瞭解鬼魂的世界。

“夜走千萬鬼,鬼煞走第一。鬼煞就是厲鬼,他在今天出現,就代表着明後天的晚上,會有更多的鬼類走過這裏,也就是傳說中的百鬼夜行。可以說,這個東西是探路鬼。”葉知秋說道。

“百鬼夜行,是不是很難對付?”譚思梅問。

“不管是百鬼夜行,還是萬鬼雲集,他不犯我我不犯他。如果他們敢對柳雪柳煙不利,我就大開殺戒。”葉知秋看了看天上的星斗,轉身回屋:“這一夜過去了,不會有事的,休息吧。”

譚思梅還是不想睡,自報奮勇:“知秋你睡覺,我繼續值班到天亮。”

“也好,有情況就叫我,不要單獨行動。”葉知秋點點頭,回自己的房間睡覺。

此後一直到天亮,都太平無事。

譚思梅也自行回到了葉知秋的紙符裏,龜息休養。

柳煙昨夜裏,似乎心情不錯,大清早的,竟然主動來敲葉知秋的門,問道:“葉知秋,昨夜裏還好嗎?”

因爲夜裏睡的晚,所以葉知秋此刻還在睡覺,聽見柳煙的聲音,急忙回答:“還好,無驚無險,你和雪兒都好吧?”

“我們都很好,現在我去天台練瑜伽了,你要不要來參觀?”柳煙問道。

我去?這是什麼意思?怎麼突然對我這麼好?

葉知秋有些受寵若驚,急忙從牀上跳起來:“你先上去練着,我就來!”

柳煙微微一笑,上樓而去。

葉知秋急忙起牀,穿好衣服擦了擦臉,也走向樓頂天台。

柳煙已經練了起來,在瑜伽墊上扭來扭去,美人蛇一樣。

葉知秋從各個角度欣賞着柳煙的柔美和韌性,點頭道:“瑜珈術也不簡單,你的那些高難動作,我恐怕做不來。”

柳煙來了一個大劈叉,在瑜伽墊上壓腿,問道:“昨夜裏兩點多,聽見你在樓頂上大叫,是不是有什麼情況?”

“有個厲鬼,從門前的馬路上走過,是百鬼夜行中的探路鬼煞。柳煙,明天晚上,必有百鬼夜行。”葉知秋說道。

柳煙扭過身子,壓着另一條腿,說道:“每年都有的,去年的時候,差點被那些老鬼打進地宮。”

“這麼嚴重?”葉知秋吃驚,又皺眉說道:“咱老爸真是的,明知道這兩天非比尋常,他還出去探墓。好歹過了中元節再走啊!”

——茅山鬼捕讀者羣,一五四,一二六,二八二。歡迎加入! 柳煙收起一字馬,說道:“或許這是老爸對你的考驗吧。老爸說,如果你過得了這次的百鬼夜行,他纔會正式接納你,告訴你一些關於姐姐的事,和當年崑崙山盜墓的事。”

蜜愛成婚 “還要考驗?像我這樣玉樹臨風英俊瀟灑,又是渾身道法的正義青年,不是應該免試入贅嗎?”葉知秋嘻嘻一笑,又說道:“考驗就考驗吧,反正我不怕。茅山弟子的專業,就是降妖捉鬼。”

“別吹牛,也許明天晚上很危險。”

“是不是吹牛,明天晚上就知道。”葉知秋也盤腿打坐,開始練功。

可是剛纔看了柳煙的各種瑜伽動作姿勢,葉知秋居然道心紊亂,無法靜心練功了。

“唉,不練了,繼續看你練。”葉知秋嘆了一口氣,收了勢,繼續看柳煙練功。

柳煙一邊練功,一邊問道:“怎麼不練了?”

“看你練功,看得……有些心亂。”葉知秋實話實說。

“那你還看?”

“今天早上,是你叫我看的嘛。”葉知秋很無辜地說道。

柳煙瞪了葉知秋一眼,把瑜伽墊子扯到葉知秋的面前:“你練吧,我下去做早飯。”

葉知秋捲起墊子,跟柳煙一起下樓:“坐在你的墊子上,我就更加練不了了,乾脆陪你做飯吧。”

通過這幾天的相處,葉知秋髮現柳煙對自己的態度改變很大。才見面的時候,柳煙冷若冰霜,現在的笑容卻越來越多了。

而且葉知秋覺得,現在和柳煙在一起,還真的有了那麼一點談戀愛的感覺!

可是柳雪怎麼辦呢?葉知秋又有些糾結。

雖然柳正良和柳煙都表態說,只要把柳雪救醒,自己就可以同時擁有柳家姐妹。

但是,自己總不能真的這樣沒皮沒臉,把人家姐妹倆都給霸佔了吧?

哎,不管了,假如柳雪真的醒來,讓她們姐妹倆自行猜拳決定好了,誰贏了,自己就娶誰。

假如這姐妹倆,都堅持嫁給自己,那就只好採用柳正良的餿主意,移民去國外了。

……

早飯過後,才七點不到,柳煙說道:“我要出門一趟,麻煩你留在家裏看着姐姐。”

“去哪裏?”葉知秋隨口問道。

“去學校參加一個活動,午飯後就回來。”柳煙說道。

“啊,你還是學生?在哪裏讀大學?”葉知秋很意外。

來到柳家,和柳煙的交流不是很多。 名門大少嬌貴妻 主要是柳煙太冷淡,葉知秋沒好意思多問。

所以,葉知秋也不知道柳煙目前還在讀書。

“我在港州大學讀書,馬上讀大三。”柳煙說道。

“港州大學?”葉知秋微微點頭。

這麼巧,原來柳煙和齊素玉在一個學校。 大神,你家那位又在鬧海 好像聽齊修平說起過,齊素玉也是大二學生。

“那你……去吧,沒事的話早點回來,別讓我在家裏等成望妻石。”葉知秋說道。

原本,葉知秋想問問柳煙認不認識齊素玉,可是話到嘴邊,葉知秋又忍住了。

想必她們不認識,因爲齊素玉前天晚上,還跟自己一起來到了雙樓裏村。

如果認識的話,齊素玉會主動說起的。

“姐姐在家裏,我當然要速去速回,說不定午飯前後就能回來。”柳煙點點頭,把家裏的鑰匙丟給葉知秋,從隔壁的院子裏,開出自己的轎車,絕塵而去。

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

柳煙一走,葉知秋真的變成柳家主人了。

葉知秋屋前屋後轉了一圈,像是一個國王,在巡視自己的領土一樣。

可是開了後院門,轉到後院牆下的時候,葉知秋卻發現,院牆之外,有一塊地面不對,似乎被人動過!

牆角下的草叢,有被人踐踏過的痕跡。

葉知秋蹲下來仔細查看,果然發現了端倪。

這裏被人挖開過,然後又用草皮僞裝在上面。

而且,這塊地裏有邪氣,跟葉知秋身上的陽氣有衝撞。

“思梅姐,下去看看裏面有什麼。”葉知秋把譚思梅叫了出來。

譚思梅點點頭,化作一道細風,鑽進了地下。

沒多久,譚思梅的聲音從草叢裏傳來:“土裏埋了一塊黑色骨頭……陰氣很重,我弄不出來。”

“知道了。”葉知秋點點頭,從院子裏摸出一把鐵鍬,挖開那塊地面,進一步檢查。

沒挖多久,一塊巴掌大黑色的骨頭出現在眼前。

葉知秋仔細辨認了一下,發現這是人類的肩骨,黝黑冰涼,正在散發着黑氣。

而且這東西就是羅剎鬼骨,只是鬼化程度不算太厲害,大概還不如齊素玉遇到的那一塊。

“羅剎鬼骨……怪不得會有百鬼夜行,原來是有人故意佈置,用鬼骨開路引魂。”葉知秋皺眉,又自語道:“這塊鬼骨,會不會是從老謝的店裏出來的?難道,又是這個神經病老丈人故意搗的鬼,考驗自己的手段?”

想了半天,葉知秋也沒有分析出來個頭緒,便將鬼骨收了起來,把地面恢復一下,依舊做個僞裝,轉身回屋。

關好了前後門,葉知秋畫了兩道符,將鬼骨包起來,丟在自己的揹包裏,然後來到地下室,陪着棺材裏的柳雪。

柳雪自然還在睡覺,一動不動。

葉知秋看着柳雪絕美的面孔,又想起了昨天的夢,不由得悵然出神。

有心陪着柳雪再睡一會,重溫舊夢,但是葉知秋卻又不敢。

因爲此刻家裏沒人,葉知秋要保持清醒,看門守戶。

在地下室裏盤桓許久,葉知秋鎖上門,回前屋裏喝茶。

上午十一點,葉知秋正要做飯,卻接到了柳煙的電話。

“我回來了,帶了飯菜,你不用做飯了。”柳煙在電話裏說道。

“柳煙,我正要打電話給你,在咱家的後院牆外,我發現有人埋了一塊羅剎鬼骨!”葉知秋說道。

“什麼樣子的骨頭?”柳煙問道。

“應該是人類的一段肩骨,巴掌大小。”葉知秋說道。

“我知道了,這是從帆叔手裏出去的東西,就是你昨天在城隍廟遇到的黑衣人買的。他一共買了四塊,除了後院牆那裏,別的地方,應該也有預埋。”柳煙說道。 葉知秋一笑:“這就有點好玩了,從咱家的店裏買東西,來對付我們!還有另外三塊,我去把它找出來。”

“不用,等我回來再說。”柳煙說道。

“好吧,我在這兒等着你回來,等着你回來……看那桃花開。”葉知秋笑道。

柳煙大概也是個飛車黨,半個小時過後,駕車回到了家門前。

葉知秋急忙上前,替柳煙拉開車門,又接過了車裏的飯盒,笑道:“知道我一個人在家裏無聊,所以特意飛車回來陪我吃飯,太感動了。”

“明明是兩個人好不好?姐姐一直在家裏。”柳煙笑了笑,跟葉知秋一起進屋。

看樣子,柳煙這次出門,事情辦的不錯,笑容明媚。

葉知秋從廚房裏拿來碗筷,把飯盒裏的菜轉到菜盤裏,和柳煙一起吃飯。

柳煙吃得很斯文,一邊問道:“後院牆下的羅剎鬼骨,挖出來了?”

“肯定挖出來了啊,難道留在那裏?”葉知秋說道。

“很好,吃了飯以後,把另外三塊也挖出來,又可以拿去店裏賣錢了。”

“柳煙,你這是奸商啊。原本以爲,你把羅剎鬼骨賣出去,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沒想到,是那個黑衣人偷雞不成蝕把米,嘿嘿。”葉知秋說道。

“一碼歸一碼,我賣東西收錢,是天經地義;他用羅剎鬼骨來害我,我沒收工具,也是順理成章。”柳煙說道。

“黑衣人如果知道,一定會吐血三升而亡。”葉知秋大笑。

飯後,柳煙問道:“你可以把那三塊羅剎鬼骨找出來嗎?”

“小意思!”葉知秋打了一個響指,從揹包裏拿出羅盤,轉身而出,在柳家屋前轉悠起來。

羅剎鬼骨陰氣極重,葉知秋想找這個東西,簡直是易如反掌!

如果是在晚上,葉知秋可以開陰陽眼,直接尋找。但是白天的時候,葉知秋便只能利用自己的羅盤來感應了。

而且上午在後院牆下找到了一塊羅剎鬼骨,葉知秋根據這塊鬼骨的方位,也能大致推測出其他三塊骨頭的位置。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