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做最大的好處就是自由,當然,有的也不全是優點,比如有的地方真的需要解說,沒有解說的話,蘇慕根本就不知道這裡究竟有什麼典故。第一次出門的時候蘇慕沒有經驗,所以全程錯過了很多東西,這讓她覺得十分遺憾。等到第二次出門的時候,除非趕上博物館的免費解說,其他時候,蘇慕都會租一個語音講解器,為了方便她了解這裡更多的故事。

對於蘇慕來說,旅行最大的意義不是放鬆自己,也不是逃避現實,而是能夠讓她因此接受到更多的歷史,在充實她自己的同時,為自己的寫作尋找到更多的素材。

這一點蘇慕從來都沒有和任何人提起過,因為她很清楚,她的這些觀念,並不能被大多數人接受。沒有人會喜歡聽這種反對性的言論,尤其在自己認為自己沒有做錯的情況下,因此蘇慕一直秉承著求同存異的原則,所以她很少去干涉別人的想法,也都盡量去理解,但也是因為如此,她非常不喜歡同齡人站在某種道德的制高點上去教育她。

就是因為這樣,所以蘇慕最開始的時候,並不想對凌楓的行為做出什麼評價,如果不是因為後來凌楓做的越來越過分,被她發現是真的觸碰到了某些不應該去碰的底線,她也不想去管,甚至於如果他們兩個不是這樣的關係的話,蘇慕也不會去管這些事情。

教育凌楓不是她的責任,無論什麼時候,都不是。

她很清楚這件事情,但是和凌楓在一起的時間越長,她就越控制不住自己。她是希望凌楓能夠變好的,無論凌楓究竟對她做過些什麼,又傷害她多少,她都希望凌楓能夠負起責任,不要再去做那些事情,也不要再去傷害其他喜歡他的女孩子。可是或許是她的能力不夠,又或許是她的行為方式不對,無論她做些什麼,都好像沒有半點影響到凌楓。他依舊是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就算是自己做的再過分,也不覺得。

在之後的日子裡,每次蘇慕接到凌楓電話的時候,兩個人都會吵起來,蘇慕根本不會給凌楓一點面子,以前難聽的話不好意思說,現在說起來一點都沒有心理壓力。而凌楓依舊沒有做過任何改變,說的話在蘇慕看來依舊還是不過腦子,每每都會氣得她恨不得甩他兩巴掌。

不過每次冷靜下來的時候,蘇慕都覺得很搞笑。她可以把這件事情理解成小孩子的叛逆期做出來的事情,但是她也早就說過理解不代表接受,而且和他在一起是她自己的選擇,怨不得別人,這沒有錯,但是她該受到的懲罰都已經受過了,那麼分手之後,她一點也不想去理解這些事情。

說白了,已經分手了,她半點都不想再去受這些委屈。雖然這聽起來有些幼稚,但是她真的很想用凌楓對待他的方式去對待他一次,讓他也去感受一下,當時在經歷這些的時候,她的心境。

儘管其實按照他這種性格來判斷,他未必會有怎樣的感受,還有可能會覺得這只是蘇慕在無理取鬧,那她也想要去嘗試一下。 很快,出發的日子就到了,臨走之前,蘇慕反覆確認自己是不是把所有需要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可即便這樣重複了幾次,她還是覺得自己好像有什麼東西沒有帶著。

這是蘇慕在每次出門前都會有的經歷,而這種情況,一定會維持到蘇慕出門坐上高鐵或者飛機,然後發現自己真的有沒帶東西之後。

不止是蘇慕自己覺得奇怪,每次和她一起出行的人,也會覺得奇怪。因為蘇慕確確實實會檢查好幾遍,甚至都是按照她自己寫的清單對照著檢查的,可即便是這樣,蘇慕照樣還是有東西會忘記帶。這在別人身上幾乎是根本不會發生的事情,可是在蘇慕這裡,卻是每一次都會發生,而且從來都不會出現意外,並且蘇慕檢查的越仔細,會落下的東西就會越多。

被這樣折磨了很多次之後,蘇慕也習慣了,儘管她依舊會檢查,但是至少不會在發現自己忘記帶東西的時候生自己的氣了。因為這樣至少表明,東西還是在的,只是她忘記帶了而已,可如果是丟了東西的話,那就是真的沒有了。

對於蘇慕這麼摳門的人來說,丟東西這種事是她最不能接受的了。可是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她總是會莫名其妙的丟東西,而且有的時候她明明自己記得很清楚,這東西就是放在這裡了,但是等她再找的時候,肯定是找不到的。

每次發生這種事情的時候,蘇慕都會氣得要死。這東西要是能找回來還好,要是找補回來,蘇慕能連續好幾天都因為這件事情不開心,不止如此,在之後如果想起這件事情,還能對她產生很大的影響。凌楓因為這種事情已經哄過蘇慕很多次了,最後他實在是覺得哄不過來,就主動幫蘇慕收著東西,等蘇慕想要的時候,他就幫她去找,或者直接拿給她,爭取避免她丟東西的這種情況,這樣他就不用費盡心思去哄她了。

等到東西都收拾完之後,蘇慕就開始找凌楓商量明天要怎麼去機場了。

在此之前,蘇慕其實已經看過動車票了,她找了兩個比較適合的車次,準備讓凌楓確認一下買哪個時間。結果沒想到她剛問了一句,凌楓就告訴她先別買票,可能明天家裡有人直接送他去機場。

這是很正常的事情,凌楓這一出去玩就要走小半個月的時間,而且他家庭條件在那擺著,有家長開車送去機場一點問題都沒有。所以蘇慕也沒有在意,直接就回了一句,要是確定了告訴她,她好提前給自己買。

凌楓看到蘇慕發來的這條信息,想也沒想就發過來一句:

「你不要和我一起走嗎?」

蘇慕完全不知道凌楓說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首先他並沒有和自己說他家裡人在送他的同時也會帶上自己,再者,他不是不知道他家裡人對她都是什麼想法,怎麼可能會說送他們兩個人一起走。他這麼沒頭沒尾地問這麼一句,難道他自己不覺得尷尬嗎?

看著這條信息,蘇慕想了半天都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些什麼,到最後她也不想藏著掖著了,就直接對凌楓說道:

「你也沒說清楚啊,再說,你家裡人對我什麼看法你不知道嗎?送你就算了,再加上我,多尷尬啊,我還是自己走比較好。」

「這有什麼尷尬的,再說了,他們都知道是咱們兩個一起出去旅行啊,那送你怎麼了?」

蘇慕說完,凌楓才發覺自己說這話確實不妥,而且他家裡人確實也沒有這麼說,都是他自己想的。但是這話都說出去了,要是自己再說不行的話,那更尷尬,所以他就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往下說,然後暗自祈禱蘇慕堅持她自己的想法,不要妥協。

不過他這種想法蘇慕當然不可能知道,所以當凌楓這樣說完之後,她不會想到他的為難,反而覺得他說話一點都不過腦子,也不負責任,這讓她有些氣悶,態度也忍不住變得有些差餓了起來。

「我不用,我自己能買票坐動車去。我不想和你家裡人起任何衝突,也不想給你家裡人添堵。咱倆明天就直接飛機場見吧。」

原本凌楓還覺得,有家裡人送會很方便,還有些慶幸他家裡人主動和他說了這件事情。但是蘇慕這麼說完之後,他又覺得很彆扭,瞬間就改變了想法,想要和蘇慕一起走。於是他並沒有直接回蘇慕,而是去和家裡人商量了一下,確定了他哥第二天也有沒有時間的可能,就立刻給蘇慕發了信息,挑了那個時間稍微晚一點的車票,讓她把機票一起定了。

蘇慕一看要定兩個人,覺得有些奇怪,還特意問了凌楓一下,為什麼要訂兩個人的。凌楓也沒有解釋,就只是不耐煩地回了一句:

「讓你訂你就訂,那麼多問題呢。」

蘇慕心情本來就不是太好,一看到凌楓說這句話,就更加生氣了。她回都沒回凌楓,訂了兩張票之後就去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這個時候的凌楓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呢,等了蘇慕半個小時都沒有等來回信,這讓他覺得有些奇怪。他根本不覺得自己說的這話有什麼問題,那就更不可能知道他惹了蘇慕生氣,所以他還特別理直氣壯地給蘇慕打了個電話,質問她為什麼不回信息,究竟買沒買票。

蘇慕實在是覺得凌楓有些不可理喻,竟然還會指責她不回信息,這讓她覺得更加生氣了,毫不猶豫地回了凌楓一句:

「你不是讓買票,我買了就行了唄,問那麼多幹嘛?」

凌楓完全不知道蘇慕為什麼會對他這樣一個態度,更不知道是自己惹到了他,他還以為蘇慕是在別的地方受了委屈,拿他來撒氣,這讓他本來就已經極度缺乏的耐心變得更加少了,直接就吼了蘇慕一句:

「你沒事跟我喊什麼?我招你惹你了你就這樣?喊什麼啊你。」

「我喊什麼了?這話你剛才不是也說了么?怎麼我說就不行了?用不用這麼雙標啊你?」

蘇慕說完之後就直接掛斷了電話,一點都沒有想要和凌楓繼續說話的意思。凌楓最討厭蘇慕這樣,電話立刻就又撥了過來。

「你是不是有病?誰讓你掛電話的,我讓你掛電話了嗎?」

「我不想聽你說話了,掛電話怎麼了?憑什麼我掛電話還要經過你同意了?你管那麼多呢?」

「廢他媽話,我不讓你掛電話你憑什麼掛,話說完了么你就掛電話?」

「說完了,我跟你沒話說了,可以了嗎?」

蘇慕把這句話說完,就又掛斷了電話。凌楓氣得險些把手機摔了,但好在他好算有點理智,留住了手機,又把電話打了過來。

「操,你他媽聽不懂話是不是,我讓你掛電話?你憑什麼不想跟我說話?一天到晚就知道作,作你媽呢?給你慣得這麼多毛病呢?」

當凌楓把這些話說完的時候,蘇慕覺得自己簡直受到了奇恥大辱。以前凌楓雖然也有過分的時候,但是並沒有現在這麼過分。蘇慕真的難以想象,她以前喜歡的人現在竟然變成了這個樣子。這讓她遭受了巨大的打擊不說,也更加堅定了想要分手的決心。

她用了那麼多的努力都沒有讓他往好的路上走,相反的,他變得越來越差勁。這除了能說明他們兩個不合適之外,說明不了其他的問題了。如果不分手,她真的想不到有什麼方法能解決他們兩個人之間的問題。

一想到這裡,蘇慕的眼淚就忍不住掉了下來。

很多時候,蘇慕會哭,並不是因為她覺得自己受了委屈或者是怎樣,只是單純的覺得,凌楓這樣做,就是在親手毀掉他們兩個人之間的感情,她並不認為她承受不了委屈,而是不願意相信,那個口口聲聲說愛她的這個人,竟然會理直氣壯地去做這樣的事情,甚至還認為他做的這些,是理所應當。

這才是蘇慕最不能接受的一點。

他說他愛她,可在說愛她的同時,毫不猶豫、毫不在意地做著傷害她的事情,難道這就是他說的愛嗎?他還說在對待蘇慕的時候,和以往那些女朋友相比,已經是最認真、最好的了,那以前的他該是什麼樣子的?

難道他自己都不覺得自己很恐怖的嗎?

凌楓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麼回事,他真的沒有想和蘇慕吵架,可是他一聽到蘇慕說話,他就會莫名其妙地生氣,他對她真的是一點耐心都沒有了不說,在聽到他哭的時候,他更是半點心疼都沒有,幾乎全是厭煩,忍不住地想要和她發脾氣。

他知道自己這樣做不對,卻怎麼也控制不住他自己。而且即便是這樣,他也還是不想放手,每次蘇慕說想要分開的時候,他都恨不得想要把蘇慕揉進他的身體里,讓她一輩子都說不出這樣話、也做不出這樣的事來。

這事凌楓其實也和蘇慕坦白過,對此蘇慕不止是氣得頭疼,也同樣不理解他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心理。有的時候蘇慕甚至有些後悔,自己當初為什麼沒有學好心理學,這樣的話,現在這種情況,她就有可能以最快的速度脫離開,少讓自己受點苦了。

聽到電話里蘇慕在哭的時候,本來就已經很生氣的凌楓就更加生氣了。他實在是聽著覺得心煩,腦袋一蹦一蹦地疼,就氣急敗壞地對蘇慕吼了一句:

「哭什麼哭,一天天就知道哭,能不能別他媽在我面前哭了。」

蘇慕說什麼也沒有想到凌楓會說出這樣的話來,她的眼淚掛在臉上,拿著電話愣了好一陣,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緒,斷斷續續卻十分堅定地對凌楓說道:

「好,我以後…以後再也不會在你面前…在你面前哭了…」

儘管帶著哭腔,但蘇慕說這句話的時候,顯得異常堅定,而且說完之後就又掛了電話。凌楓拿著電話剛開始還氣得不行,可是冷靜了一會兒之後,他沒由來地感覺到了一陣心慌。

蘇慕的語氣實在是太奇怪了,這完全不像是她之前會有的語氣。所以這一次她是不是真的生氣了?會不會是真的覺得沒有辦法忍受他了才這樣對他說的?

難道他真的做錯了嗎?

可是這一次真的是她做的不對啊,莫名其妙就不回他的信息,還對他發脾氣,他什麼都沒有做,為什麼要這麼對他?那他生氣了和她法發脾氣不可以嗎?就准她發脾氣,還不准他也發脾氣了嗎?而且傻子都知道他說的那些都是氣話啊,不能當真的,她幹嘛要當真啊?

這不是她自己的問題嗎?為什麼要怪他呢?他也覺得很委屈的好嗎?

本來大家因為要出去玩了,還挺很高興的,結果這馬上走了,居然來了這麼一出,誰心裡能好受啊?

再說他不也是好心,有家裡人送,不是還能剩點錢嗎?她自己對他家裡人有偏見,覺得誰都和她一樣,互相看著都不順眼,那要真的看她不順眼,他家裡人能讓他去嗎?怕不是連門都不能讓他出,怎麼可能還答應他和她去旅行呢?

但凡有點腦子都能想到這一點吧,蘇慕自己沒腦子想不明白,還要惡意揣測他的家人,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添堵呢么?再說了,他都已經明確表示要買兩張票了,這不就證明他已經他選擇和她一起走了么,那她還問那種沒有腦子的問題幹嘛,就因為這點破事生氣,那至於么?自己不動腦子想問題,然後還要把問題推到他的身上,這和他有關係嗎?

她這樣就不算是推卸責任了么?

想到這裡,凌楓心裡就更加不舒服了,他甚至有想要讓蘇慕把票退了的衝動,就算明天家裡沒人送他,他也不想和她一起走。但是想了半天,這電話他也沒打,最後什麼話也沒說,也沒管蘇慕,就獨自過一個人睡覺去了。 蘇慕也是氣極了,哭累了也沒有再和凌楓聯繫,收拾好自己的東西之後,又確定了一遍車票的信息,然後定好了鬧鐘,也睡覺去了。

兩個人誰也沒有和對方說晚安。

早上起來的時候,蘇慕就有些後悔了。

她昨天就不應該買票,現在這個時間也沒有辦法在網上退票,想要退票就只能去窗口,可是要是凌楓家裡人送他的話,他又不可能自己去窗口退票,她沒有凌楓的身份證也不能代他把票退了,這就相當於白白浪費了一張車票錢。雖然說也就三十幾塊錢,可是就這麼白扔掉,對於蘇慕來說,實在是有點心疼。再加上本來昨天那件事情就沒有解決,大家都是堵著氣睡覺的,而且按照凌楓的性格,他肯定是覺得睡一覺這事就可以當沒發生過了,今天一定是像沒事人一樣和蘇慕聯繫,這就讓蘇慕覺得更加生氣起來。

這幾乎是他們兩個人近期吵架的常態了。

最開始的時候凌楓犯了錯還有可能會去主動認錯,說兩句好話蘇慕可能就不計較了。可是後來他非但沒有控制自己,反而是錯誤越犯越多,蘇慕原諒了幾次之後發現他完全沒有任何改正的行為,甚至還有可能覺得做錯事不用付出任何代價,就越來越難以原諒他。蘇慕以為這樣凌楓就能夠認識到問題,卻沒想到,後來凌楓連錯誤都不想認,搬出一套即便認錯蘇慕也很難哄的理論,拒絕認錯不說,還要試圖把問題從自己的身上摘除出去,把問題牽扯回到蘇慕身上,說她不聽話,說她愛哭,說哄她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蘇慕完全不知道凌楓究竟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思想,哪怕是把他歸結到青春期叛逆這一類里,她都覺得他的行為和想法都不可理喻。

叛逆就是不講道理去堅持那些錯誤嗎?叛逆就是為了滿足自己不顧其他人的感受?叛逆就是明知道自己做錯事情還不敢承認,硬要把錯誤推給別人嗎?

這究竟是在怎麼樣一種環境下成長起來的孩子,才會有這樣一種思想?

未免也有些太可怕了吧。

因為害怕自己會遲到的原因,所以蘇慕的鬧鐘定得稍微早了一些,這就讓她有時間在被窩裡去調整她的情緒,不至於讓自己在十分煩躁的情況下準備出門。等到她緩和了一陣之後,凌楓正好打電話過來叫她起床,而態度果然像她想得一樣,就是一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的樣子,這讓蘇慕生氣的同時,也覺得十分無奈,又不好多說些什麼。

原本她都已經打算好了,反正也是要一起走的,就不要再吵了,這剛出門就吵架,一整場旅行都不用想有好日子過了,結果沒想到他掛了電話之後沒多久就又打了電話過來,告訴她他家裡人還是要送他去的,讓她跟著他一起去。

聽到他這樣說,蘇慕壓起來的火登時就又升了起來,於是就態度特別不好地和凌楓說道:

「票我都買好了,而且我和你家裡人也不熟,暫時也沒有再見家長的打算,影響也不太好,我就自己坐車走好了,到時候在機場見吧,反正也來得及。」

「讓你跟著你就跟著,哪那麼多廢話啊。」

凌楓一聽蘇慕這麼說,也生起氣來,直接對蘇慕吼了這麼一句。蘇慕當然不愛聽,毫不猶豫地就回了過去。

「你不知道尷尬兩個字怎麼寫嗎?你是忘了你平常都是怎麼和別人介紹我的了?有外人在你連一句『這是我女朋友』都不好意思說,你考慮過我的感受了?平常一口一個『老婆』叫著,有外人在就這是我朋友,你逗我呢?說了不想見就不想見,憑什麼你不考慮我的感受我還要聽你的?」

「這事我什麼時候幹了?你胡說八道什麼呢?再說了,怎麼就讓你覺得彆扭了?只是一起坐個車而已,又不是我爸媽送,是我哥,有什麼的啊。」

「這事你幹得少了?你忘了就可以說這種事你沒做過了?什麼邏輯啊都是?我告訴過你了,你所有做過的傷害我的事情我都記得非常清楚,我懶得和你一件一件事情說,說出來你聽著也覺得自己沒面子。我自己有高鐵票,我能自己去,你別墨跡我了,有時間收拾你的東西去吧。」

蘇慕說完這些話之後就把電話掛了,然後直接靜了音,就收拾東西去了。把一切準備好之後還剩了一些時間,蘇慕就又檢查了一遍東西,而就在這個時候,她突然發現,自己的身份證不見了。

這可是大事,沒了身份證那她還出去玩什麼啊,到哪裡都不方便。她把她所有的衣服口袋還有包包都翻了一個遍,把之前收拾好的東西也都翻了出來,就是沒找到她的身份證,這幾乎讓她瞬間就處在了崩潰的邊緣。她用力地扯著自己的頭髮,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想一下最後一次用到身份證是在什麼時候。

之前已經說過,蘇慕最不能接受的就是丟東西,同樣,如果一樣東西找不到了,還不能確定是不是丟了的話,一樣會讓蘇慕心態炸裂。所以這個時候蘇慕根本就冷靜不下來,再加上時間馬上就要到了,這就讓她更加煩躁,甚至有那麼一瞬間她想連機票都退了,直接把整個計劃都取消。

可事實是她肯定不能這樣做的,因為飛機票是用凌楓的手機定的,就算要退票,也得是凌楓來退,她根本就退不了。再加上她隱約覺得自己的身份證應該是凌楓上次用的時候沒有還給自己,於是她一邊收拾東西,一邊給凌楓打電話。

而在此之前凌楓給她打的電話和發的信息,她一條也沒有看。

「我身份證是不是在你那?」

凌楓本來就因為蘇慕不接電話、不回信息氣得不得了了,結果蘇慕回過來電話的時候,竟然還是這樣的語氣,這差點把他氣得背過氣去。

「你他媽有病啊,上來就這脾氣,信息沒看到么?誰讓你不接電話的?」

「我問你話呢,我身份證是不是在你這?」

「自己看信息去,還有,這都幾點了,能不能快點,一會兒趕不上車了不知道嗎?」

蘇慕的理智還有,反應能力也不差,所以當凌楓把這句話說完之後,她就知道了他大致要表達的意思,她也沒再多說什麼,直接掛斷了電話,就翻看起了她的手機。

「你幹啥呢不接電話?」

「你身份證在我這呢,一會兒給你送到車站,你在哪個入口進?」

「你他媽到底幹啥呢,能不能接電話了?」

「算了,我哥臨時有事不能送我了,我跟你一起走,一會兒火車站見。」

「你他媽又靜音是不是,跟你說了多少遍了別靜音,聽不懂話是嗎?還有,你到底在哪個火車站口進啊?」

蘇慕一邊下樓一邊把這些看完,之後,她也沒多說什麼,直接給凌楓回了一條「在西出口見」,就風風火火地打車去了火車站。

因為耽誤了一些時間,所以原本的預算在這個時候縮減了不少,可是蘇慕又不好意思催司機師父,就只能坐在那裡在心裡默默祈禱千萬不要遲到。

就在蘇慕在車上急得不行的時候,凌楓又給她打來了電話。

這種情況下蘇慕最討厭有人給她打電話了,她習慣自己一個人把所有的事情都解決完、心態也處理好之後,再和其他人聯繫,但是眼下她還得和凌楓見面,所以她盡量把自己的脾氣壓了之後,才把電話接了起來。

「你幹啥呢,接的這麼慢啊?」

「有事你就說,別問這些沒有用的。」

「我從東出口進的,你從西出口進來,我在門口接你。」

「你是沒去過火車站嗎?沒有車票我怎麼進去?沒有身份證我怎麼取票?」

蘇慕這麼一說,凌楓才反應了過來,他本來還想著自己不用折騰了,卻沒想到還有這麼一說。關鍵是他是和他爸爸一起來的,他還真不好意思和他爸說他還得去接蘇慕,因為蘇慕的身份證在他手裡,沒有身份證她進不來。

但是不接她又行,這可讓他為難了好一陣。而蘇慕當然不知道是這種情況,下了車就急匆匆地往出站口走,眼見著馬上就要檢票了,卻還沒有見到凌楓,她都恨不得打電話去指責罵上凌楓一頓。

可是這件事說起來,也不管凌楓什麼事情,畢竟他也是怕她把身份證弄丟,所以才幫著她收的身份證,而且如果不是昨天晚上吵了架,他家裡又反反覆復說送不送地,她也不能搞成這樣。

有了這種想法之後,她就更加煩躁了,心裡有火又發不出來的感覺,讓她整個人看起來都散發著一種「生人勿近」的氣勢。凌楓離著好遠就看到了這樣的蘇慕,心裡也有些不開心,但是現在時間確實不夠用了,他也沒空和她爭論,就直接喊她,要她過來這面。

在此之前他已經幫蘇慕取了票,所以還算是節省了一些時間。上樓的時候他又告訴蘇慕,他爸來這裡,需要她先去檢票,然後在裡面等他。蘇慕急得不行,根本沒空管他這些,就胡亂點了點頭,然後以最快的速度去了檢票口排隊。

凌楓的速度比她想象中要多,而在等他的時候,因為周圍都是等待檢票的人的緣故,給了蘇慕很大的安全感,所以她的心情就逐漸穩定了下來。之後她開始慶幸,慶幸自己剛剛沒有見到凌楓的父親,不然的話,現在他們兩個不知道會有多尷尬。

就在蘇慕想著這些的時候,凌楓也找到了她,兩個人也沒多說話,按部就班地檢了票,上了車,然後安安靜靜地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因為錯過了上班的高峰,所以高鐵上基本上沒有什麼人。而凌楓的態度也變得好了起來,蘇慕也冷靜了下來,他倆之間的氛圍也就跟著緩和了一些。於是蘇慕就躺到了凌楓的懷裡,準備先補補覺,而在此之前,她選了好幾個角度,和凌楓拍了好幾張合照,準備一會上飛機之後發幾張朋友圈。

在秀恩愛這件事情上,蘇慕從來沒有任何遮掩,官宣的時候,甚至於她連家裡人都沒有屏蔽。但是她發得很隨意,卻總是和凌楓說,不希望自己存在於他的朋友圈中。

她當然知道這樣做會帶來負面影響,這就相當於給了凌楓一個機會,讓他去尋找備胎。可即便如此,她也不想凌楓發這些東西。因為一想到兩個人分手,這些都會變成一種笑話一樣的存在,她就會覺得止不住地噁心,覺得自己很沒有面子。

她的朋友都了解她,知道她是什麼樣的人,不會因為這種事情而影響到對她的看法,但是凌楓的朋友都不認識她,在不明真相的時候,很有可能會覺得,凌楓看起來對她很好,會分手肯定是她的問題。

她能做的事情可是全都做了,她也無數次地改變自己,去適應凌楓,去期待他有所改變,去希望他們兩個人能有一個幸福的未來。可是事實是怎麼樣的呢?事實是凌楓用他的錯誤和幼稚把她逼成了一個怨婦,除了能指責他的錯誤之外,對所有的事情都無能為力。他把她變成了那種她最討厭的女人,讓她除了離開他別無選擇。

對或錯在這種情況下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蘇慕只是想讓自己重新變回去,從這種糟糕的狀態中脫離出來。她一直堅信,好的愛情是可以讓兩個人共同進步、一起變好的,可是現在看起來,她和凌楓都在不停地變得更加差勁,讓她都不敢相信,那樣歇斯底里、那樣鬼哭狼嚎的人,竟然會是她自己。

她從來沒有因為一個人變成過這個樣子,再不離開他,她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究竟會變成什麼樣子,如果要她一直保持這樣的狀態的話,那還不如直接讓她死掉算了。 高鐵用了半個小時就把他們兩個人送到了機場,而兩個人因為在車上的互動,關係也緩和了一些,看起來還算可以。於是下車之後凌楓堅持要幫蘇慕拿行李箱,蘇慕拒絕不了,也就任由他拿了。

事實上,蘇慕其實並不需要凌楓做這些事情,在這種小事上,蘇慕一直覺得沒有必要。很多人說愛情都是體現在細節上的,但是蘇慕以為這所謂的「細節」,並不是凌楓做的這些事情。

有的時候凌楓就覺得蘇慕挺矯情的,因為她的理論在他看來,和主流大眾完全不一樣。用對待別的女孩子的那些手段和情調在她這裡好像完全行不通,甚至有的時候她還會反過來教育他應該要怎樣怎樣。被別的女人教要怎麼去追別的女孩子已經是一件很沒有面子的事情了,讓自己的女朋友教,那更是沒面子,可是蘇慕好像覺得這完全沒有問題,一直試圖想要讓他去做改變。

為喜歡的人改變自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喜歡一個人的話,當然是會想讓自己變得能更加吸引對方。但是這是出於自願的,如果是被逼著改的話,那一定會讓人產生反感。蘇慕現在的做法就相當於在逼著他做出改變,他當然不會願意。

不過話說回來,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麼回事。老實說一開始的時候他真的有想過要為蘇慕改掉自己身上的毛病的,甚至於有的時候他也覺得自己這麼做不對,會傷害到蘇慕,可是時間久了之後,這種感覺越來越淡,到最後,他一點都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問題,甚至覺得問題其實是出在蘇慕的身上。

他一直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更重要的是,如果蘇慕不和他說這些的話,他甚至都意識不到自己發生了這樣大的改變。在他眼裡一切都很平常,就好像他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可是等蘇慕說完之後,他回想著他們以前經歷過的那些事情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好像真的和蘇慕說的一樣變了很多。

可難道這麼長的時間,蘇慕就沒有變過嗎?怎麼可能,她應該是變得更加差勁了才對。動不動就發脾氣,他做什麼都不對,而且還說哭就哭,眼淚一點都不值錢,比起這些更過分的是限制了他那麼多的自由,有些話他無論怎麼說都不相信。

這難道就是一個合格的女朋友應該做的事情嗎?她在指責他的同時,有想過自己的這些問題嗎?如果她自己真的表現得那麼好的,他也不至於變成這樣吧。

畢竟之前無論和哪一任女朋友在一起,他都沒有被人家指責過對她不夠好啊,只有對她這樣的話,不是她有問題嗎?為什麼一定要把責任推到他的身上?

再說了,如果她真的夠好,能夠完全吸引住他的注意力的話,他也不會和別人聯繫了啊。可是她什麼都做不好,遊戲也玩不好,還總是發脾氣,換成是誰都不會喜歡她那麼久吧?

她這種人,根本也不會有人會認真喜歡啊,這是她的問題啊,為什麼要說成是他的?和他有什麼關係?

這種事情凌楓當然沒有和蘇慕說過,事實上,他的心事從來就沒有和蘇慕說過。他們兩個能聊下去,無非就是因為蘇慕比較愛說,而且人際關係沒那麼複雜,固定聊天的人特別少,他算一個而已。凌楓從來不把這種特權當回事,而且他從來都不覺得,蘇慕也可以沒有他。

可事實呢,事實是蘇慕在沒有他之前,日子過得平穩且安逸,若非為了父母,她肯定還會選擇自己喜歡的工作,像以往一樣,在三十歲之前,把掙來的錢都用來享受生活。她每一種愛好都附帶著一個小圈子,在這個圈子裡的每一個人都可以和她進行很友好的溝通,他們有各種各樣的共同語言,儘管不在身邊,但是還是可以隨時隨地都聊上一整天。凌楓存在的意義,或者說男朋友存在的意義對於蘇慕來說,其實根本沒有什麼,有他甚至於在很大程度上,算是給蘇慕添了個累贅,因為蘇慕本身就是一個生活十分豐富的人,她的生活都被她的喜好填補得很滿,談了戀愛之後,蘇慕就要放棄做些事情的時間,去營造兩個人的生活,除非是蘇慕真的很喜歡這個人,不然的話,要蘇慕去放棄這些,把時間用在其他人身上的話,那對她來書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或許是因為在凌楓的身上太過用心,蘇慕把太多的中心都轉移到了凌楓的身上,她放棄了很多的喜好,甚至於自己的自由,這反而給凌楓帶來了壓力,讓他以為她沒有了他不行,就失去了對她的珍惜。

在蘇慕這個年紀,這是根本就不應該犯的一個錯誤。可是蘇慕不止沒有控制住這一點,在其他方面,也是幼稚得不行,就好像在社會裡摸爬滾打的這幾年學的這些東西,都就飯吃了一樣。

不過話說回來,蘇慕最開始還真的不是這樣,如果不是因為相處的過程過程當中,不斷的出現問題,讓蘇慕不停地去尋找想要解決這些問題的方法,蘇慕就不會堅持不下自己的內心。有的時候蘇慕也想問自己,當初為什麼會如此熱衷於讓凌楓多喜歡自己一點。明明她很清楚,感情這種事情都是單方面的,不是所有的付出都會得到回報,可是等到實施起來的時候,一切就都變了味道。

所以說,愛情確實是一件可以讓人失去理智的事情。儘管在某些時候,失去理智是一件好事,但是大部分的時間,愛得深切的那個人,總是會因此受到傷害。當錯誤的一方是對方的時候,至少還有可以發泄的地方,可如果只是想要得到愛情而讓自己失去理智,那到頭來,誰也怨不得。

所以蘇慕也算是可以慶幸的那一個,至少在這場愛情中,錯的那個人,不止她一個。

當兩個人到了機場之後,蘇慕堅持給自己的行李辦了託運。凌楓雖然因為多花了錢有些不高興,但是想想自己剛才一個人拿著兩個行李箱的場景,他也就默許了蘇慕的做法。之後兩個人就老老實實坐在了椅子上,等著登機。

沒坐一會兒,蘇慕就有些待不住了,她沒事就站起來溜達一圈,坐在座位上也是看看這看看那的。凌楓看她那個樣子就有些難受,無奈之下就答應了她,讓她嘗試一下那個按摩椅的要求。

他也知道蘇慕只是沒什麼玩的了,又坐不住,才會打起了這個按摩椅的主意。要是花這幾塊錢能讓她安靜下來,倒也不是什麼壞事。

蘇慕一聽凌楓同意了,立刻拿出手機來掃碼,然後興沖沖地擺正了姿勢,好能讓自己的後背都和座椅更加貼合。可是沒想到,這剛一開始,蘇慕就受不了了,疼得齜牙咧嘴,忍不住想要罵人。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