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說不好麼?你已經壞了我的孩子,坐實了冷家兒媳的位置,而我也能更快的讓冷天翼退位,拿到冷家的產業。”

“可你知道這孩子可能會……”流產兩個字我說不出口。

“那又怎麼樣,等到那個時候,我已經拿到冷家的所有家產了。”冷天傲不以爲然,把身上的衣服脫下來丟到牀上。

“冷家的家產對你來說就那麼重要麼?”我真想不明白了,一個鬼要這陽間的財物能做什麼?

“重要,因爲這是爸爸要留給我的東西!”

冷天傲說着一拳垂在牆上,偏過頭看着我,“我纔是爸爸真正的兒子,而冷天翼不過是爸爸好友的兒子,當年他爸爸在戰場上死了,是我爸爸好心收養了他,沒想到養了一頭白眼狼!”

說完,他拉開浴室大門走了進去,隨後砰一聲把門關上,留我一個人在風中凌亂了。

這兩個人明明長得很像好不好,卻沒有血緣關係。

沒想到兩人之間還有這樣的過去,我突然覺得冷天傲和自己很相似,我父母的家產也被白眼狼給奪走了。

父母以前的公司,現在按照市值估算,少說也能有上千萬了吧。

我把身體靠在牆上,聽了他的一席話,好像又讓自己回到了小時候,那種被人排擠,最後流落街頭的感覺,和客死他鄉沒什麼兩樣。

冷天傲洗好了出來看我還在門外,眉頭蹙起,一把就把我推到衣櫃處,“還不快換衣服,今天回門,不去看你父母?”

呵,一個鬼比我還想得周到。

“我知道,不用你提醒!”

反正身上沒有哪一處他沒有看過,我很自然的就在他面前換衣服,沒想到他一把把我從後面抱住,“這樣和你在一起的感覺很好,以後你不要在做激怒我的事情了。”

明明溫柔的話,卻說着不容置疑的事,我和他之間能和平共處?

我沒有說話,只是撥開他自己穿上衣服,其他的還是再看吧,現在這個世道連人都可以不是人,更可況一個鬼?

他親自開車帶着我去了父母所在的醫院,小麗一見到冷天傲就賊笑起來。

“夢夢姐,這個帥哥不會是你男朋友吧?”

冷天傲臉上帶着迷死人不償命的笑容,上前一手環住我的腰身,“是老公。”

“天啊,夢夢姐你結婚了?”小麗滿臉不可置信。

呵呵,連我到現在還有些雲裏霧裏呢,只能尷尬的點了點頭。

冷天傲倒是個自來熟,已經走到我父母跟前,握着我爸的手說什麼放心把女兒交給他,會照顧好我一輩子之類的。

小麗在一旁感動的,恨不得也找個像冷天傲這樣的老公,我心頭只能呵呵兩聲,撞得倒是挺像的。

“小麗今天放你一天假,你晚上再回來吧。”我從包裏掏出一萬塊塞到小麗手中,她說什麼也不要,在我的強烈要求下,她總算是收下了。

“你請的這個姑娘還不錯。”

“謝謝。”我朝着冷天傲走過去,從包裏拿出之前準備好的衣服,讓他幫着給爸換上。

等到都給父母換上新衣服之後,我坐在母親的牀前嘆了口氣,還記得當年母親推開我的樣子,要不是他們,說不定被抓走的是我。

“天傲,你在陰界這麼久,有看見過我父母的魂魄麼?你應該知道他們不是植物人這麼簡單吧。” 087 上門送死

“他們應該是被陰差抓走,關押在陰界的某一處,如果已經輪迴,身體不會還活着。”

冷天傲說的是事實,可是這些我都已經知道了,我更關心的是,“那你知道我父母會被關押在哪裏麼?”

聞言,冷天傲擡起頭看着我,竟然笑了出來,“如果我被抓到,應該就會知道了。”

我沒好氣的在他肩膀上錘了一拳,“我沒和你開玩笑。”

“我也沒和你開玩笑。”

冷天傲收起臉上的笑容,恢復了一臉嚴肅,我咬着嘴脣點了點頭,把視線移到父母身上,“我一定會救他們回來的。”

“不要再去陰界了,那裏沒有你想象的那麼簡單。”

“你不是說過麼,我不是個普通的人,走陰人這條道路我已經認定了,還有件事要告訴你,從明天開始我要去師父那裏上班,我只是通知你一聲而已,你別妄想阻攔我。”

“明天就要去?那我們的蜜月怎麼辦?”冷天傲說着身子朝着我微微前趨,就像是個撒嬌的孩子。

惡寒,這個是因爲進入了冷哲凌的身體麼,這樣的他我好不習慣。

“你應該知道我們的結合並不是因爲愛情,還度什麼蜜月?”

“就算不是因爲愛情,那至少我們現在在一起,也許這是我們這輩子最後一次結婚了,你難道不想體驗一下?而且我打算去泰國,或者可以找到替你解除降頭的龍婆。”

說的句句都在點子上,這是容不得我自己拒絕了,我只能深呼吸一口氣,“好吧,那等蜜月回來我再去師父那上班好了。”

“你要答應我,再去陰界一定要遵守走陰人的規矩,不然我也救不了你了,現在冷哲凌的身體是因爲有我的法力維持纔沒有腐壞,我一旦離開,身體就會腐爛,離開的次數要是多了,你應該知道後果。”

“那如果你義父找到你怎麼辦,像他那樣的法力,一定早已經知道你在這裏了。”

一提起那個骷髏頭**oss,冷天傲的臉色就十分難看,咬牙強忍着把怒氣壓下他纔開口,“我和他之間的事情你不用擔心,我會處理的。”陣序島血。

說完,他拿起我的手提包,“走吧,去你師父那轉一圈。”

“你還敢去我師父那?”我趕緊把母親的手放回被子下,追上冷天傲的步伐。

“有什麼不敢去的,我現在可是你老公,不看僧面看佛面,他不會殺了你的男人讓你守活寡的。”冷天傲現在的樣子真是十足欠扁,可我還是被他給逗笑了。

“你要自己上門送死我可不管你,我師父可是連我都差點殺了的人。”

現在的他,比以前好相處多了,不知道是不是發現我是嵐兒轉世的原因。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就算佔據了冷哲凌的身體,他終究還是一個鬼,而且還法力高強,像他這種鬼早已被納入惡鬼的範疇,還沒到師父門口,我師父和魯家明就嚴陣以待了。

一看我和他一起來,師父更是火冒三丈,“夢夢,你怎麼和他在一起?”

“師父,這個說來話長……”

“這個鬼恐怕就是冷天傲吧?”還是魯家明思維活躍,一下子就猜到冷天傲的真身了,我無奈的點點頭,這可是他自己要拉着我來的。

對於冷天傲師父還是知道些許的,他臉色雖然還很難看,總的說還是讓我們進了門。

一進門冷天傲就拉着我跪在師父面前,“師父,我們是真心相愛的,你就成全我們吧。”

他突然來這麼一出實在是把我嚇了一跳,這冷天傲倒是能屈能伸呀,葫蘆裏又在賣什麼藥?

師父一聽他的話當場大怒,“孽障!你明明是個鬼卻不去投胎,還佔據他人身體,你有什麼資格說愛,就憑你這樣怎麼給夢夢幸福!?”

“實不相瞞師父,我不投胎就是爲了等夢夢,從她前世我就愛着她了,這份愛到現在都還未改變,而且這冷哲凌的身體,是他自願給我的。”冷天傲又把冷哲凌自願奉獻身體,對我博大無私的愛添油加醋的說了一遍。

描繪的那感情真是聞者傷心見者落淚,就算我明知道他有些誇張的成分,可是對號入座還是被他給感動的淚眶盈盈。

剛剛走進來的秦海燕一聽冷天傲的話,更是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說冷哲凌在大學時候就如何如何喜歡我之類了。

第三者的說服力更強,我清楚的看到師父哽咽着深深吸了一口氣。

如果不是因爲知道冷天傲並不是大家想象的惡鬼,我一定不會讓他這樣胡來。

“師父,你給我們一點時間吧,我們證明給你看,在這陽間絕不做壞事,還會用自己的力量幫助陽間的人,連師祖都高擡貴手放了他一馬,你老也就饒了他吧。”

之前師祖在陰間追冷天傲的事,被我這樣說出來應該不算是顛倒黑白吧?

“師父,連聶崢你都放了他一馬,這個人你也先觀察着吧,不行的話我和師妹再把他給收了。”連魯家明也開始給冷天傲說話了。

我看他不是幫冷天傲,倒像是爲了幫我,我向他投去了感激的眼神。

“我冷天傲可以對天發誓,這輩子從來沒有謀害過任何人的性命,如果有半句假話,天打五雷轟,灰飛煙滅!”

現代人都知道發誓頂個鳥用,可是陰間不一樣,陰間對誓言看得及其重要,言出必行,特別是判官審判的時候,如果惡鬼有半句假話,就會遭受天打五雷轟。

冷天傲說完什麼事都沒有,連我都驚呆了,他居然真的從來沒有害過人命。

“好了,你們你一言我一語,爲師不想聽,總之你佔據別人的身體留戀人世就是不對,你走吧,爲師不想在見到你!”師父說完起身進了屋,把房門砰一聲關上。

我煩躁的推了冷天傲一把,“都怪你,讓你別來你要來,這下把我師父得罪了,以後師父不肯見我了怎麼辦?”

“你放心吧,師父沒有立即殺我而是讓我滾,心頭就已經算是承認我了,不然怎麼會放我離開?” 088 血的羊水

“你少得了便宜還賣乖!要是以後有對不起夢夢的地方,我第一個就收了你!”

魯家明對着冷天傲兇了一通,可沒想到冷天傲突然從地上站起來,高大的身子足足比魯家明高出一個腦袋,而且渾身戾氣霸氣外露,魯家明趕緊識趣的閉上嘴。

我趕緊走過去一巴掌拍在冷天傲的肩上,“家明是我師兄,你以後對他放尊重一點。”

“你們這些道士,動不動就收了誰,想要學師父說話也得先漲漲本事。”冷天傲說完雙手插進兜裏,大步就進了師父家門,坐在主位上等着上茶。

“來者是客,我不和你一般見識!”魯家明拂袖而去,泡茶去了。

秦海燕顫着小心肝跑到我跟前,“夢夢,你這老公挺嚇人的,晚上睡在他旁邊你不害怕呀?當真,昨天晚上你們那個了麼?”

“你見過道士怕鬼的麼?”我沒好氣的看了秦海燕一眼,自動忽略掉她少兒不宜的問題。

在師父家吃了午飯我們才離開,因爲之前冷天翼的交代,我和天傲一起去了醫院做檢查,我擔憂的捂着肚子裏的孩子,“天傲我們還是不要檢查了,你也知道我身上還有降頭,那些醫生之前差點沒把我拿去做實驗。”

“沒事的,有我在,現在只是確定一下你身上的降頭有沒有過渡到孩子身上,如果有的話,必須要讓孩子流掉。”

“你希望我流掉孩子麼?”

我喉嚨裏就像是吃了個蒼蠅哽咽的難受,如果不流掉,那我只有死,可如果流掉,對頑戊來說太不公平了。

冷天傲沒有說話,而是看了一眼我的肚子,“問我做什麼,你問那個小子,他什麼都知道。”

我心頭一驚,頑戊什麼都知道?

秉承着裝死裝到底的精神,頑戊沒有說話。

“我問的是你,你希望流掉孩子麼?”話一出口我就後悔了,我這是在幹什麼,像個迫切確定男人心意的女人。

就算從他嘴裏說出希望我流掉孩子保大人,我也不會開心的。

冷天傲壓腮緊了又緊,等到把車開到地下車庫停下之後才轉過臉看着我,臉上是前所未有的嚴肅,“我不希望你流掉孩子,也不希望你有事,我們明天就去泰國吧。”

他說着拉起我的手,從來都是冰涼的他終於有了溫度,溫暖的大手幾乎要融化人的內心。

可是我怎麼能忘了他之前是怎麼對我的,突然對我這麼好,讓人一時無法接受。

我抽回自己的手,“爲什麼突然對我這麼好,你又有什麼目的?”

“沒什麼目的,只是上一世沒有保護好自己的女人,同樣的錯誤不能再犯第二次,更何況你現在還有了我的孩子,慶幸吧,做我冷天傲的女人,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陣樂名血。

說完他下車,走到副駕駛爲我拉開車門,我心頭呸了一聲,可是那平靜的心湖卻忍不住蕩起了漣漪。

把我送到婦產科他就離開了,說是出去抽支菸,可我看他的眼神有些閃爍,本來想偷偷跟上去的,沒想到醫生已經叫了我的名字。

說實話我還是第一次進婦產科,醫生直接讓我躺在病牀上,給我肚子上塗了一些東西,冰涼冰涼的。

“月經多久沒來了?”說着她拿了一個儀器在我肚子上摁來摁去,視線落在旁邊一個帶着顯示屏的儀器上,看樣子像是超聲波。

這些天被這些個鬼魂攪得焦頭爛額,我早忘記自己什麼時候來的了,直接說不知道。

醫生嘖嘖兩聲,不滿的看了我一眼,“哪有你這麼不負責的母親,既然決定要孩子就應該注意着些,孩子都這麼大少說也有四個月了。”

“你說什麼!!?”我蹭一下就從牀上坐起來,被醫生給強硬摁了回去。

“醫生你弄錯了吧,我孩子怎麼可能有四個月,我和我……老公……認識才差不多一個月呢!”

“機器和數據是不會出錯的,你孩子身體都已經長全,而且眼睛也睜開了,最少也有四個月了……”醫生說着突然把臉湊近機器,推了推臉上的眼鏡看着屏幕,連手上的動作也加快。

“醫生,是不是我孩子有什麼問題?”

“你這羊水好像有些問題,和一般的濃度有些不一樣,倒像是血水……”

我一聽趕緊把醫生的手撥開,不顧她的阻攔放下衣服下了牀,“你這什麼醫生,一會說我孩子四個月,一會又說我羊水是血,你醫生資格證拿了麼?我不看了!”

醫生見我要離開,趕緊攔住我,“我從醫十二年,從來沒有誤診過,小姐你必須馬上做一個全面檢查。”

“我懶得聽你胡言亂語,你再不讓開我就大聲吼強(**)奸了。”

那男醫生沒想到我會這樣說,氣得吹鬍子瞪眼,我心虛的趕緊逃離現場。

醫院什麼的實在是太恐怖了,下次打死我也不來醫院了,要是被抓去做小白鼠可就慘了。

冷天傲的電話打不通,我只好到停車場去等他,走進電梯恰巧碰見蒙着白布的屍體正往停屍房運,推車的那小夥子怕嚇着我,禮貌的讓我先走。

總裁大人就這樣愛上我 “沒事的,你進來吧。”

等他把車推進來之後,我無意間看着那蒙着的白布動了一下,見慣了死人什麼的我膽子本來就大,當即把蒙着的白布掀開,沒想到那‘屍體’圓瞪着眼睛看着我,眼神像是在求救。

“這人還是活的吧?怎麼就給蒙上白布了?”我下意識就問出聲。

小夥子渾身一顫,趕緊把白布蓋上,“小姐你看錯了,這人剛纔搶救無效已經被醫生宣佈死亡了。”

“那你給我看看,我覺得這個人還有救!”憑感覺,這個人的魂魄還在體內,而且剛纔匆匆一瞥,我好想發現這個人的雙腳都被人捆起來了。

“小姐不要讓我爲難,你又不是醫生又不是家屬,還是不要多事了。”小夥子說完,把我的手抓住。

這個人的手非常涼,和聶崢有一拼,我這才注意到他口罩下的臉色有些發白,心頭生騰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089 女屍鬼

這個男人該不會是屍鬼吧?

的確醫院死人屍體多,而且各種醫療器械方便做研究,又有冷凍廠停屍房,的確是死鬼發展的不二之地。

wWW● тtkan● C○

現在冷天傲又不在我身邊,電梯裏又不好操作,還是不要惹禍上身的好。

“也是,肯定是我剛纔看錯,這醫生都說死了,那肯定就是死了。”他一鬆開手我趕緊把手收回來退到牆角。

車庫在地下二層,停屍房應該是地下三層和四層,暗無天日又很少有人發現,就算下面真發生了什麼,上面也不會有人察覺。陣樂陣亡。

電梯很快到了停車場,我出了電梯並沒有離開,而是直接從樓梯往下走去。

如果說沒發現就算了,都發現蹊蹺還不去看看,就不是我劉夢夢的作風了。

我剛來到第三層就被一個人從後面捂住嘴巴,冰冷的手和剛纔抓着我的那個小夥子一樣,我心頭暗道不妙。

“你果然跟來了!”的確是那個小夥子的聲音。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