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自己特麼已經吃了有好幾天了,沒有好轉,這還花錢去買自己已經有的藥,那不是腦殘嗎?

陳幸卻故做嚴肅道:“你可別小瞧這藥,抗生素是肯定要吃,你是細菌合併病毒感染,不吃抗生素你是好不了,止咳藥是止咳藥,但是你可知道這是進口藥?可不是市面上那些普通的止咳藥。”

陳幸說的一本正經,張德頓時也沒有了懷疑。

“啊,是這樣啊,那真的是太感謝你啦!”張德此時又變得十分激動。

“不用謝,我們是醫生,醫生就是救死扶傷,職責所在。”陳幸繼續裝逼,頓時他感覺自己突然變得好偉大,但是隨後心中又是一笑,從前的自己不苟言笑,與人溝通都是張口就說。

現在的自己不知不自覺改變了許多,或許是重生給的機會,讓他決心重新來過。

此時所有的雜活都被李大海包了,陳幸此時到顯得十分輕鬆,他來到急診科附近樹林,準備散步休息片刻。

然而剛剛來到樹林,就碰到了在樹底下來回轉悠的王文玲。

陳幸頓時尷尬,想想前幾天的事情,頓時想轉身離去,避免尷尬。

然而這時候王文玲卻突然轉頭看到了陳幸。

“陳幸!”王文玲輕聲呼喚着。

陳幸剛剛轉身即將邁開的腳步頓時在半空中停了下來。

陳幸轉過身子,露出一絲非常難堪的微笑。

“啊,咳咳,你也在這啊!”

王文玲輕輕嗯了一聲,隨後顯得十分拘謹。

一時間氣氛陷入尷尬,兩人默默不作聲,陳幸想離開,卻又邁不開腳步。


我在天庭當城管

“我喜歡你!”

陳幸聽到之後,渾身一顫,笑容更加難堪,整個臉變成了苦瓜臉。

“我已經……”

“我知道,你聽我說完。”

王文玲迅速打斷了陳幸想要說的,她擡起頭正式的盯着陳心,那雙眼睛彷佛能看穿陳幸的內心一樣。

風在微微吹動,炎熱的夏天,在此時卻顯得莫名的一陣寒冷,陳幸感受到這種悲涼的寒意。

王文玲婉然一笑,沒有剛剛的羞怯。

“我喜歡你,我知道你有女朋友,這幾天我都在附近看到你們手牽手,你們是天生的一對,我也不想破壞你的幸福,當然我知道我也沒資格去,但是我卻忍不住每天去想你,你在我的腦海裏揮之不去。”

王文玲說到這,臉色再次變的紅彤彤的,顯得十分害羞。


“我喜歡你,這是事實,你可以選擇無視我,但是我不會放棄的,上次的生日對不起,當時我也沒有想好,但是現在我想好了,我今晚在雲頂大廈樓頂等你,我會一直等到你來爲止!”

王文玲說完後眼神變得十分堅決,隨後再次露出淺淺的微笑,來到陳幸的面前,猝不防及的突然朝陳幸的嘴脣親吻了過去。

www◆Tтká n◆¢〇

那是一絲甜甜的味道,卻夾帶着苦澀。

陳幸瞬間清醒過來,準備推開王文玲,然而王文玲早就料到,已然先行撤離。

王文玲微笑的看着陳幸,隨後離去,卻留下一句:“今天八點我等你來!”

陳幸怔怔的呆在原地,剛剛的那一吻,讓陳幸驚心動魄的,他完全沒有想到王文玲會這麼主動,並且對自己發起了主動追求。

陳幸暗自苦笑,他想不明白,自己何德何能讓這麼多女生同時愛上自己,爲什麼之前沒有?

陳幸想不明白,今晚赴約嗎?

今晚張珂敏值班要十二點下班,而自己今晚已經約好下班後去公司視察,順便請公司員工去附近的雲頂大廈吃飯。

沒想到目標是這麼的巧合,都在雲頂大廈。

到時候自己要上去嗎?

陳幸不知道,陳幸特煩惱……

……

冰冷的鐵門推開,李廣華提着行李包慢慢的走出鐵門,這個冰冷的牢房。

律師開着車在門口等候着李廣華,李廣華回頭看了一眼監獄,隨後頭也不會的扎進寶馬車裏。

“恭喜你,李先生,你獲得自由了!”律師微笑道。

隨後他拿着一個七匹狼的服裝袋子遞給了李廣華。

“按照你的吩咐去買的西服,你旁邊車座下有鞋子和襪子。”

李廣華沒做聲,默默的在後座脫下衣服,開始將名牌西服換了上去。

同時律師也發動了汽車,驅向市內。

片刻後李廣華再次精神飽滿的出現在後視鏡裏,律師見狀笑道:“李先生,果然是儀表堂堂啊。”

李廣華此時再次穿上了淺藍色西服,手腕上帶了瑞士表,他標誌的金絲眼睛再次帶上眼睛。

不同的是,那帥氣的髮型,此時已經變成平頭。

進了看守所,是沒辦法保住自己的髮型,一切都要服從管理和安排。

李廣華回想起自己將近半個月的時候在坐牢,心中煩悶不已,頓時再次回想起那一個電話。

陳幸得意打來的電話,李廣華的拳頭捏的更緊了,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居然被陳幸擺了一到。

被審問的那天,他終於得知原來之前自己毀滅的證據都是備份,自己許多證據都已經在警察的手上。

好在最後自己的哥哥給自己頂罪,他們長的一模一樣,李廣華將所有細節告知尼嘯,尼嘯原本就有黑社會的背景,並且被公安所知。

加上投案自首,已經李廣華喊冤,很快李廣華獲得了自由。

李廣華答應了尼嘯,不在記恨父親,並且回家陪伴。

這在別人來說是很簡單的事情,但是對李廣華來說,卻是非常困難。

但是爲了自由,他什麼都得做到,沒有什麼比自由更向往。

特別是在看守所呆了一段時間後,李廣華已經變得十分壓抑。

“我要的資料準備好了沒?”李廣華冷冷問道。

律師微微一笑,隨後將一個黃色封皮的袋子遞給了李廣華。

“這是你要的資料,老爺子,發話了,一切公司人員聽你安排。”

李廣華沒有迴應,而是迅速打開了黃色封皮袋子,從裏面取出了一堆紙。

律師此時補充道:“這是最新資料,截至今天中午發生的一切事情。”

李廣華迅速瀏覽着資料,裏面寫的全部是陳幸這一段時間的行動,在做什麼,和誰在一起。

當李廣華看到陳幸和張珂敏在一起的文字後,臉色越來越難堪,這個直接果斷拒絕自己的女人,居然和陳幸在一起,李廣華心裏的怒火再次提升。

但是他要復仇,他必須冷靜下來,李廣華仔細的瀏覽,當看到最後一張的時候,露出了邪惡的微笑。

(呵呵,就從你開始!)

李廣華盯着最後一頁紙,同時旁邊貼着一張照片,照片裏的正是王文玲,李廣華的嘴角露出一絲殘忍的笑容。

律師看着李廣華表情由凝重變的開心,也知道李廣華已經找到了關鍵,隨後問道:“是否有什麼指示?”

李廣華的英俊的臉龐此時變得十分邪惡。


“今天開始,我們就祝他全家幸福!” 蹭出個綜藝男神 ,一排排路燈照耀着黑夜,使夜不再黑暗;馬路中,一輛輛汽車飛馳着,使夜不再寂寞。

房屋上,一串串裝飾燈裝扮着房屋,使夜不再醜陋。

十字路口處走出了一曲歌。等紅燈的汽車發出的喇叭聲,過馬路的自行車發出的按鈴聲,還有那行人道上路人發出的說話聲,整條街奏成了一曲吵鬧又煩亂的樂曲。

天色,越來越暗,都市的夜景充滿了活潑與歡樂,馬路上的燈閃閃發亮,高樓大廈上做裝飾的霓虹燈五彩斑斕,把整個都市照得如同白晝。

路上的車輛時停時行,喇叭聲連續不斷,形成了悅耳動聽的交響樂。街道上擠滿了人,各個商店都敞開着大門,隨時迎接客人。

今天晚上的雲頂餐廳生意異常火爆,雲頂餐廳是雲頂大廈最大的餐飲。

也是本市最豪華的酒店,整棟樓三十層,均是旗下服務的子公司,只要在這裏辦理會員,服務方面沒得說。

尹飛的父親,尹天龍是這裏的高級會員,經常請**部門或大老闆來這裏吃飯。

所以尹飛今天把他老爸的卡給帶了過來。

在這裏普通會員卡就要十萬起步,陳幸現在沒有多餘的錢投資這方面,只能借用別人的。

餐廳在二十九樓,這裏可以眺望到三陽市最豪華的風景。


陳幸今天早早到來,和尹飛一同安排會餐問題,同時把公司最近情況視察了一遍。

公司的對面就是雲頂,來回非常方便。

今天的曾靈打扮的異常漂亮。

曾靈一身高腰紅色魚尾裙,腰線點點水鑽,柔滑的絲綢在腿後搖曳,露出性感誘人的嫩白小腿。踩着一雙暗銀色細高跟。一頭烏黑的髮絲,高高挽起,由一排的鑽石髮飾固定,盡顯高貴。露出優雅的頸脖。

她淺淺微笑,顯得十分楚楚動人,一旁的同事都忍不住一直盯着曾靈。

然而曾靈的目光卻一直在陳幸的臉上。

今天的客人非常多,即便是尹飛的高級會員卡也只能訂在外面的大廳吃飯。

不過好在尹飛能說會道,讓別人給他安排了靠窗戶的位置。

公司現在員工不多,所以一桌子就搞定。

尹飛今天也穿的十分騷氣,酒紅色西服,烏黑髮亮的皮鞋,姿勢神態完全不像平時那樣屌絲。

“淫賊,你特麼今天打扮這麼騷氣。”陳幸笑罵道。

尹飛一臉嘚瑟的表情,大步流星的走了過來。

“怎麼樣,哥今天帥吧!!”

尹飛挺着胸脯自豪的衝着衆人說道。

“尹總真帥!”

“尹總最拉風!”

一羣程序員不停的在一旁吶喊助威。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