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處秘境,乃是皇甫老祖一手創造,獨立於其他空間之外,玄天大明神竟然能看到這裡,著實是有些出乎他的預料。

玄天大明神的一雙巨目中,分明是掠過了一絲笑意,道「修鍊了我的玄天悟神訣,這小子的氣數便於我相連,他的行蹤自然也會在我的掌控之中。找到這裡來,又有何難?」

皇甫老祖不禁搖了搖頭,感慨了一句「你的玄天悟神訣,果然是變態。你將氣數與這小子相連,難道就不怕因為這小子而連累了自己?要知道,目前這小子可是脆弱的很,隨時都有喪命的危險。而他的氣數已盡,你也就完了!」

「你以為我願意?升入仙庭之時,我將玄天悟神訣封入了魂玉之內,本以為從此無人再能獲得,沒想到卻還是落在了這小子的手裡。這是天意,我也是無可奈何!」

皇甫老祖一笑,道「若真是天意,那你運氣不錯,這老天給你選了個十分不錯的徒弟。」

皇甫老祖這樣一說,玄天大明神也跟著笑了起來,道「確實如此!一開始的時候,我確實擔心這小子的氣數與我相連,會連累到我,可是現在我卻發現,這小子的氣數之強,甚至還在我之上。或許,我不會受其害,反而會得其利!」

「哦?」玄天大明神的話讓皇甫老祖吃了一驚,巨目中現出幾分驚訝之色。

到了他與玄天大明神這般境界,氣數幾乎已是無盡,萬東的氣數怎麼會比玄天大明神更強呢?

玄天大明神就知道皇甫老祖不會相信,不過也不解釋,只是微微一笑,望著萬東道「這小子的風雲變天訣,也已有相當火候了嘛!」

皇甫老祖輕哼了一聲,道「老夫的風雲變天訣能有那麼簡單嗎?這小子雖然參悟了風卷,卻不過只是入門而已。」

玄天大明神點了點頭,道「那倒是!早就聽說,你的風雲變天訣,領悟容易,運用圓通卻難。尤其是將風,雲兩種法則融匯在一起,爆發出變天之能,更是難上加難。這小子要想將風雲變天訣修鍊到極致,確實還有一段極長的路要走。」

「嘿嘿……玄天,你跑到這裡來,是不是擔心我將你這寶貝徒弟給搶走了?」

「有點兒!」玄天大明神毫不隱瞞的乾脆答道。

皇甫老祖的一雙巨目立時眯了起來,怒道:「難道老夫在你眼中就那麼不堪嗎?」

「哈哈哈……皇甫兄,只是玩笑而已,不必當真!」玄天大明神急忙打了個哈哈,隨後面色一肅道:「其實,我倒是覺得,無論是我,還是你,都沒有資格做這小子的師父。」

「玄天,你這話是怎麼說的?」皇甫老祖一愣,問道。

玄天大明神輕笑了一聲道「我方才所說的天意,指的可不是這個天,而是仙祖!」

「什麼?你說這小子誤打誤撞的學會了玄天悟神訣,是仙祖的意志?」皇甫老祖似乎是真的被驚倒了,一雙巨目睜的更大了。

「何止是我的玄天悟神訣,你的風雲變天訣也不是稀里糊塗的就落到了這小子的手上了嗎?我看,這也是仙祖的意志!」

「可……可仙祖為什麼要如此?」

「仙祖掌控仙庭,周算推演,一切皆在他的掌間,你我豈能明悟?」

「該不會是與不滅血魔有關吧?」

玄天大明神欲言又止,皇甫老祖卻是個直性子,脫口說道。

玄天大明神雖然沒有做聲,可是眼中所透露出來的信息,顯然是認同了皇甫老祖的推測。

「近百年來,不滅血魔不斷的嘗試欲要衝破封印,重臨仙庭,我等雖然嚴加防守,卻越來越有力不從心之感,難道仙祖是準備扶持起這小子,以便將來能助我們一臂之力?不對,這壓根兒就不現實。照目前的局勢看,恐怕再用不了十年,不滅血魔便能衝破封印,難道只十年,這小子便能成長到與我們平起平坐的地步?如果不能,那這根本就毫無意義!」

「我也覺得十年後,這小子再怎麼成長,也絕對不會是不滅血魔的對手。可你忘記了嗎,五十年前,不滅血魔趁著仙祖不備,將其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條元神中的一條,送出了魔窟。雖然只是一條元神,可五十年下來,想必已經修鍊到了相當高的境界。不論他在哪一屆,只怕很快就會禍亂一方!」

「你是說,仙祖扶持這小子,是為了對付這條元神?」皇甫老祖心神猛然一動。

玄天大明神凝聲道「不滅血魔的大屠戮訣,必須在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條元神同時催動下,才會爆發出最強的威力,哪怕是缺了一條,威力都將減半。當初不滅血魔拚死將這條元神送出魔窟,其實是走了一步險棋。這條被送出去的元神,既是不滅血魔的機會,同時也是我們的機會。如果能將這條元神滅殺,到時候不滅血魔即便能衝破封印,也必將屍骨無存!」

「正因為是一步險棋,所以不滅血魔必定會十分小心。為了安全,他最大的可能便是將那條元神送到道門來修鍊壯大。一來道門資源豐富,利於修鍊,二來,受『無破法則』的限制,一旦超越了聖魂境,真身便再也不能返回道門,那條元神在這裡,頂多只需面對聖魂境的威脅便可,相對要安全許多。」

順著玄天大明神的思路,皇甫老祖緩緩說道,面色越發的凝重沉鬱。

「是啊!這『無破法則』,據說是所有法則之母,甚至就連仙祖,修鍊苦思了數萬年,都無法破解,故而才被命名為『無破法則』!」

「哎!這不滅血魔,果然是算無遺策,實在可怕!若待那元神,突破聖魂境,甚至達到更高的境界,潛入仙庭,趁我等不備,破壞了封印,那事情就糟糕了!」皇甫老祖嘆息了一聲,搖頭說道。

「是啊!一切就看這小子的了!」玄天大明神的目光投向了萬東,眼神中既有期待,又有絲絲擔憂。

「不好,不滅血魔又開始衝擊封印了,我們要回去了!」

皇甫老祖驚呼了一聲,不滅元神的面色也是隨之一變,緊接著天空中的兩雙巨目,同時消失無蹤。

對這一切,萬東毫無察覺,仍舊沉浸在那畫中,如痴如醉。

萬東在秘境中繼續參悟雲卷不提,卻說蕭浪與羅霄等人,一路奔行,終於抵達了蕭家祖陵所在。

說是祖陵,卻並沒有什麼陵寢墓室,唯有中央,三十六道足有數十丈高,幾丈粗的石柱拔地而起,彷彿一柄柄出鞘的利劍,直指蒼穹,氣勢磅礴,蔚為壯觀。

而在這三十六根石柱上,分別都雕刻著一個名字,金光燦然,透出神聖。這每一個名字,便是蕭家的一位老祖。三十六根石柱,三十六位老祖,也代表著蕭家所經歷的萬年歲月。

這便是蕭家的底蘊,一個道門二品家族的底蘊!

只是除了這三十六根石柱之外,蕭家的祖陵再也沒有任何其他建築,甚至連遮風擋雨的茅屋也沒有。

羅霄對這三十六根石柱感慨過之後,便開始犯愁了。

男生倒是好說,吃點兒苦頭沒什麼,可女生怎麼辦?難道也要讓女生露宿野外?看了一眼唐心怡,羅霄的心中立時便湧起了一絲不忍,甚是堅決的搖了搖頭。

只是這周圍,一片空曠,別說是洞穴了,甚至樹木都沒見多少,到處是芳草萋萋,野花爛漫,好看是好看,卻都不是建造房屋,遮風擋雨的材料。

一時之間,就連羅霄,也是不禁束手無策。

「蕭大哥,要不然我帶他們去遠一點兒地方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樹什麼的來建造木屋。」

羅霄來到蕭浪的面前,將他從思緒中喚醒了過來,說道。

「木屋?啊,我真是該死,我竟將這事兒給忘了。你將大家召集過來,我有東西要給大家。」

蕭浪拍了下腦門兒,陡的回過了神兒來,帶著愧疚的連聲說道。

不知道蕭浪是什麼意思,可羅霄還是將眾人都召集在了一起。蕭浪從儲物戒指中將之前準備好的傳送石給拿了出來,一人一塊的分配了下去。

羅霄一皺眉,有些好奇的道「這是蕭大哥那天送給雪晴他們的傳送石?」

蕭浪笑著點了點頭,道「別說這附近沒有樹木,就算是有,也是絕對不允許在此搭建木屋的。我們雖然被派來鎮守祖陵寢,卻也不見得就要住在這裡。這傳送石會帶我們去一個更好更妙的地方,那裡才是真正適合大家修鍊的地方。」

「真正適合我們修鍊的地方?」羅霄的臉上不禁流露出一抹疑惑。

難道這個世界上,還有比道門更適合修鍊的地方? 蕭浪笑了笑道「只要大家捏碎傳送石,自然就知道。」

「這麼神奇?」王陽德摩挲著手中的傳送石,臉上堆滿了好奇。像這種事情,在凡俗小世界,別說是見,哪怕是聽都沒聽過。

五指微微一用力,白玉一般的傳送石,立時便化成了一堆細粉,與此同時,一道柔和的白光,驀然騰起,將王陽德給罩了住。

一見王陽德捏碎了傳送石,羅霄等人也不再耽擱,紛紛有樣學樣,不消片刻,柔和的白光便連成了片,直將整個蕭家祖陵都籠罩了起來。

約莫幾個呼吸后,白光乍收,羅霄,王陽德等統統失去了蹤影。蕭浪掃視了一圈,發現沒有人落下,這才最後一個捏碎了傳送石,消失在天地之間。

蕭浪剛剛消失還不到片刻,蕭遠山的身形便如閃電般掠至。

落下身形,蕭遠山滿是狐疑的四處掃視搜尋,可尋遍了整個蕭家祖陵,他也沒找到蕭浪他們的身影,頓時大感驚異「不對啊,我明明一路跟著這群小子過來的,怎麼卻連個人影兒都不見?」

蕭遠山不死心,直將神識放了出來,覆蓋了方圓近百里,可結果依舊是毫無所獲。

「這是……」越發感到驚異的蕭遠山,突然發現了地上的一處處由傳送石所化作的細粉。

虧了蕭遠山見識驚人,沒片刻便認了出來,一張老臉再一次被震驚所佔據。

「沒想到這小子身上的秘密,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多。」

蕭遠山拍了拍手,苦笑著搖了搖頭。就算他的修為再高,也絕對探查不出,這些傳送石所勾通的空間。望著空蕩蕩的蕭家祖陵,蕭遠山是欲哭無淚。除了在這裡死等之外,他這個蕭家家主,恐怕是什麼也做不了了。而且最讓蕭遠山苦惱的是,他不光不知道蕭浪他們去了哪裡,更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回來。如果只是一兩天,那自然是好,一兩個月蕭遠山也能忍受,可如果是一兩年呢?

蕭浪當然不知道,他們這一傳送,給蕭遠山帶來了怎樣的苦惱,心中倒是毫無壓力。

蕭浪是最後一個傳入試煉寶地的,一進來便發現羅霄,王陽德等一干群英,一個個就好像是被人點了穴道似的,呆立在當場,動也不動。

蕭浪的心神不禁一沉,難道隔了一段時間沒來,試煉寶地發生了什麼變化?可別害了羅霄他們。

「羅霄,陽德,你們怎麼了?」羅霄急忙揚聲發問,嗓音中很是透著幾分緊張。

「蕭大哥,這……這是哪裡?」

讓蕭浪稍稍鬆了一口氣的是,羅霄他們似乎並沒有什麼大礙。

蕭浪哦了一聲,道「這是我和你們老大在一次偶然機會下,發現了的一處試煉寶地。我們覺得這裡頗適合修鍊,所以便帶你們也來了。」

「這……這裡的天地精氣,怎麼可以如此濃郁?我……我不是在做夢吧?」

在傳送之前,羅霄對蕭浪的話是有所懷疑的,可是傳送到此地后,感受著周身那濃郁的彷彿要液體化的天地精氣,羅霄便不是懷疑,而是不敢相信了,只覺得自己好像置身於夢中一般。

聽了羅霄的話,蕭浪這才恍然大悟,敢情群英並不是受到了不明傷害,不過只是被驚到了而已,不禁失聲笑了起來。

「蕭大哥,你和老大也真是的,怎麼不早點兒帶我們到這兒來?」王陽德長吸了一口氣,他面前的天地精氣,立時化作了一股透著甘甜清新的涼風,直灌入了他的體內。

這感覺,當真是言語難以形容的舒爽!

蕭浪瞪了他一眼,懶得搭理他。

「蕭大哥,當日在平家的時候,你說十天後我們便可以與老大重逢,說的就是在這裡重逢嗎?」羅霄突然想了起來,神色透著幾分激動的對蕭浪問道。

「不錯!我當初確實是這樣與你們老大約定的。」蕭浪點了點頭。

「那大家還等什麼?快四處找找,說不定老大已經到了。」羅霄的神色立時振奮了起來。其餘人也是一樣,呼喝著便要散開去找萬東。

蕭浪趕忙將眾人攔了住,這試煉寶地雖好,卻也不是沒有危險,尤其是對羅霄這些尚未凝成道種的武者來說,爆炎虎可不是吃素的。

「以你們的修為,還不足以在這試煉寶地隨意走動。我看,你們還是等你們老大來找你們吧。」

聽人勸吃飽飯,這個道理羅霄他們還是明白的。而且萬東之前就叮囑過他,到了道門大世界,必須無條件的服從蕭浪。於是,群英也不再堅持。

其實說起來,蕭浪比他們更急。他這顆心已經足足的懸了十天,一刻見不到萬東,他的心就一刻也不能落地。而且眾人之中,也只有他知道,萬東沒有出現在試煉寶地,意味著什麼。

死亡!除了這個,蕭浪完全想象不出第二種結果。

如果不是還要保護羅霄他們,蕭浪早就四處找萬東去了。

將萬東早就煉製好,交給他的脫胎換骨丹拿了出來,蕭浪道「當下,你們的首要任務,是早點兒脫胎換骨,凝成道種。這脫胎換骨丹,是你們老大特意為你們準備好的。一人一顆,趁著這裡天地精氣充裕,立即服用,我會為你們護法。」

「除了脫胎換骨丹之外,這裡還有引氣丹和固魂丹,也是你們老大為你們準備的。」

看著蕭浪又將引氣丹和固魂丹分發了下來,其餘人都是興奮異常,唯獨羅霄的一雙劍眉卻是皺了起來。

「蕭大哥,這些靈丹,都是我們老大交給您,然後讓您轉送給我們的?」

「是啊,怎麼了?」蕭浪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下意識的回了一句。

「老大他為什麼不親自送給我們?」

羅霄這一問,讓蕭浪的心神猛的一沉,面色則是下意識的一變,雖然蕭浪很快便又平靜了下來,可這一絲異樣變化,還是落在了羅霄的眼裡。

「我們老大出事了是嗎?」

雖然羅霄的心裡早已有了些許猜測,然而當他真的在蕭浪的臉上看到那絲表情上的變化時,還是忍不住激動了起來。

羅霄此話一出,正興奮著的眾人,也無不僵了住,一個個的目光,紛紛落在了蕭浪的身上。

蕭浪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更沒想到羅霄竟是如此的機敏。只不過從他發放靈丹的舉動上,便猜測到萬東出事了。

「蕭大哥,您別不說話啊!我們老大到底出什麼事了?」

蕭浪的沉默讓其餘人的心也跟著懸了起來,虎躍更是焦急的大聲喊了起來。

「蕭大哥,如果我們老大真的出事了,我們有權力知道,而且我們更有義務去幫助他!」烏央也站了出來,表情異常嚴肅的道。

「蕭浪,城主大人到底出了什麼事,你就對大家說說吧。」許三三走過來,按住了蕭浪的肩膀,柔聲說道。

蕭浪滿面苦澀的搖了搖頭,道「不是我不告訴你們,實在是我也不知道你們老大的生死。在我與他分手之時,我們遇到了九幽陰火龍……」

「九幽陰火龍?」蕭浪此話一出,羅霄等人面面相覷,臉上皆是露出迷惘之色。他們到底是出身自凡俗小世界,雖然天賦驚人,可是閱歷見識,畢竟不能與道門弟子相提並論。

羅霄輕嘆著道「九幽陰火龍是超越仙獸層次的亞神獸,十分的厲害……」

「難道就連蕭大哥也不是那九幽陰火龍的對手?」烏央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蕭浪一聽,神情就更是發苦了「我?只怕一百個我,也擋不住九幽陰火龍的一擊!九幽陰火龍,根本就不是凡俗小世界所能應對的可怕神獸,甚至在道門,能擊敗它的恐怕也是屈指可數。」

「這……這麼強!?」蕭浪話音一落,羅霄等人無不是倒抽涼氣。

一想到,萬東面對的竟是如此可怕的存在,幾個女生更是忍不住輕聲啜泣了起來。

雖然誰的內心也不願意承認,可幾乎所有人都意識到,或許他們此生再也見不到自己的老大了。

「蕭大哥,你……你為什麼不早對我們說?」羅霄突然有些憤怒的抬頭看向蕭浪。

蕭浪苦聲道「對你們說了又如何?而且,你們的老大,難道你們自己不清楚嗎?這樣的事,他怎麼可能會讓我告訴你們?」

蕭浪話音一落,就連一眾男生的眼眶也不禁濕潤起來。蕭浪說的對極了,他們若是不清楚萬東的為人,又如何會這般死心塌地的將他認作老大,誓死效忠?

他們的老大,就是一個將兄弟的生命視作珍寶,卻將自己的生命視作草芥的人,有時候讓人感動的直有些恨他!

羅霄揪著頭髮,滿面悲苦的蹲了下來,彷彿夢囈似的低喃道「比仙獸更強的亞神獸……那豈不是說老大他已經……」

「不!」

羅霄的話還沒說完,蕭浪便突然發出了一聲低喝,神情很是堅決的搖了搖頭,凝聲道「我之後又回去過,卻並沒有找到我兄弟的屍首,因此我堅信,他現在一定還活著!」

「對對對!耀庭創造過無數的奇迹,戰勝過無數遠強於他的敵人,他一定能夠打敗九幽陰火龍,他一定不會死!一定!」唐心怡蹲下身子,抱住了羅霄的胳膊,既是在安慰他,同時也在安慰著自己…… 「噓~~~好像是有人來了!」唐心怡正安慰著羅霄的時候,蕭浪的眉頭猛的一揚,急急的沖眾人比了個收聲的手勢。

名媛天后 「是老大嗎?」羅霄就好像觸電了似的,騰的一下便從地上站了起來,神情中滿是激動與期待。其餘人也是一樣,無不紛紛轉頭向聲音傳來的方向張望。

遠遠的,三道身影,兔起鶻落的向這邊飛縱而來。片刻后,蕭浪的神色猛然一黯,發出了一聲嘆息「不是耀庭,是胡雪紅姐妹,還有那位齊姑娘。」

「城主大人,是您嗎?」

胡雪晴人還未到,急切的嗓音便已經先到了。眾人暫時收起情緒,舉步迎了上去。

看樣子,胡雪晴已經服用了脫胎換骨丹,如今不光凝成道種,從武者一舉躍升為修士,更還直接邁入了黃種中階,而且看樣子,只差一小步便能提升為黃種巔峰境,整個人的精氣神兒與之前分明發生了天翻地覆般的變化。

「你們大家怎麼才來,我都等你們三天了。」

胡雪晴來到近前,見到眾人,臉上立時流露出一抹燦爛笑容,聲若黃。

「三天?你們已經進入這裡三天了嗎?」蕭浪起初有些意外,不過旋即就恍然了。

齊家就在度厄山不遠,回去只需兩天,哪兒像他們,光在路上,便足足耗費了七天。

「是啊!蕭大哥,這處試煉寶地,實在是太神奇了,天地精氣充裕的嚇人不說,更還有爆炎虎可以磨練武技。實話不瞞您說,我們自打進來,就沒捨得再出去。哦,對了,蕭大哥,很抱歉,沒有經過您和城主大人的同意,我便將我哥和齊姐也帶了進來。」

「這不能怪雪晴,是我不放心,所以才執意要跟著來的。」胡雪紅急忙說道。

蕭浪笑了笑,道「這沒什麼,如若不然,我當初也不會給你三塊傳送石。不過雪晴,你們在這裡三天都沒回去,難道就不怕齊家主他為你們擔心嗎?」

齊婕苦笑了一聲,道「我爹肯定擔心死了,可……可這處試煉寶地,實在是太難得了,就算比起平家弟子專用的試煉寶地,也要高出幾籌。我們這一出去,就再也沒有機會進來了,實在是捨不得出去。」

胡雪紅和胡雪晴兄妹倆兒頻頻點頭,眉宇中分明有著和齊婕一樣的不舍。

蕭浪一聽,忍不住笑了起來,道「怎麼會呢?難道你們沒有發現,爆炎虎的內核便是傳送石。雖然不是每一頭爆炎虎的內核都是,可要找到足夠的傳送石,並不困難。」

「啊!?是這樣!?」蕭浪的話立時便讓三人驚呼了起來。

蕭浪搖了搖頭,無語的道「要不然,你們以為我們是怎麼弄到那麼多的傳送石的?」

「那……那也就是說,只要我們日後想,隨時都可以進出這裡?」蕭浪這一說,就連沉穩的胡雪紅也激動了起來,嗓音微微發顫的道。

「當然可以!不光是你們,如果傳送石夠多的話,你們齊家的優秀弟子,也都可以進出這裡。不過我所說的優秀,不光是天賦資質,更重要的是人品。」

「明白!蕭兄放心,我們心中有數,絕不會隨意的便帶人來的。」胡雪紅到底年長一些,一下子便明白了蕭浪話中的意思,急忙說道。

蕭浪嗯了一聲,道「我這裡還有三塊傳送石,你們拿著,先出去跟齊家主說一聲,免得他擔心。」

「哥,要不然,你和齊姐回去跟家主說一聲,我就不回去了。傳送石雖然還可以再得到,但也不能浪費不是?」

胡雪晴說的有道理,反正現在她與蕭浪等人在一起,胡雪紅也很放心,沒有多說,匆匆辭別眾人,傳送出了試煉寶地。

「蕭大哥,你當初說,十天後便能與城主大人在這裡重逢,那城主大人呢?」

胡雪紅和齊婕一走,胡雪晴便迫不及待的問道。

蕭浪沒有法子,只能將實情對胡雪晴又說了一遍。胡雪晴起初也是有些難以接受,可一想到萬東的種種壯舉,立時便又對他充滿了信心,倒是反過來對眾人又安慰了一番。

「諸位,老大的年紀比起我們當中的大多數人都要小,可論起堅強,只怕我們加在一起,也比不過老大。難道我們要讓老大呵護我們一輩子嗎?是時候為老大分擔一些了!我堅信老大一定會平安歸來,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盡最大的努力,在最短的時間內讓自己變強,等老大歸來的時候,我們才能夠真正的幫助他。」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