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裏的人,除了夢魘,任何人她都不怕。

“滾出去,不要在讓我聽到你們編排夫人,否則,老夫對你們不客氣。”常伯冷聲警告道。

今日這事,玄乎得很。

“哼!常伯,你既然不聽我的勸,你就等着看吧。”

洛瑤甩了甩袖子,帶着兩個丫鬟離開。 一路往外走,洛瑤的心裏亂成一團。

她在心裏安慰自己,人想往高處爬,總是需要墊腳石的。

她身旁的曼雲輕蔑的笑,“大祭司,那個女人半死不活的,王終有一日會娶大祭司的,大祭司不要多想。”

“是呀!那個女人是一個不吉的女子。”芷凝也在一旁附和着說道。

洛瑤一聽,嘴角微微扯出一抹輕笑。

是呀!

她可是一個不吉的女人。

她突然一臉無奈地說道:“唉!本祭師通過水晶球,看到了這個女的給我們這裏帶來的災難,可是本祭師人微言輕,沒有人會相信我說的話的。”

曼雲和芷凝一聽,互相看了一眼對方。

曼雲驚訝的出聲問道:“災難,大祭司,你說那個女人會給我們夢神族帶來災難?”

“嗯!”洛瑤點了點頭。

“現在也只有你們兩個會相信我的話了,那個女人以死,一縷魂魄,本就不吉利,王還要將她帶回來,我也沒有辦法,你們看看花姨,剛剛碰了她就出事了。”

洛瑤一臉無奈的搖了搖頭,心裏卻冷冷一笑。

這個消息,可以讓整個古月夢神族的子民們憤怒起來的。

夢魘,憑什麼我等了你這麼多年,你卻把別的女人摟在懷裏。

憑什麼?

洛瑤雙手握得死緊。

她一定要得到他。

他是天底下最強大的男子。

短短一個時辰的時間。

希冀城流言四起。

蘇紫陌是一個不吉利的人,會給希冀城帶來災難的消息,在附上花姨的事情,瞬間傳遍了整個希冀城。

陸離聽到了這樣的傳言,憤怒無比!

他怒氣衝衝的跑到洛瑤住的永樂閣。

“砰!”陸離一腳將禁地的門踢開。

洛瑤正在用水晶球窺探蘇紫陌的過去。

陸離這一腳,打斷了她的所有力量。

她憤怒的轉身看着陸離。

“陸離,你幹什麼?外邊的人都在傳夫人不吉利,我正在看呢,這倒好!你一腳給踢斷了。”

陸離神色陰冷,“這些話是不是你說出去的,你以爲這樣做你就能得到夢魘了嗎?我告訴你,你這樣做,只會讓夢魘更加討厭你。”陸離冷漠地說。

他的手,一寸一寸的握緊,他從來不打女人,今日去有一股衝動,想將眼前的女人碎屍萬段。

“哼!”洛瑤冷冷一笑。

“陸離郡王,你以爲,這樣的話,需要我去傳嗎?看看花姨,今天才剛剛碰到那個女人就受傷了,這樣的事情還用我去傳嗎?希冀城的人,有多少年了,從來沒有人受過傷,可花姨一碰到那個女人,就受傷了,這不是明擺着的事情嗎?”洛瑤一臉心平氣和的說。

讓她沒想到的是,這消息會傳得這麼厲害?

整個希冀城的人都知道了。

古月夢神族的那些長老們,可不會容忍一個不吉利的女子留在希冀城。

陸離突然冷冷一笑,“好啊!洛瑤,沒想到你的心思會這樣歹毒,用你僅剩的生命好好的享受人生吧!”

說完,陸離快速的轉身離開。

微微走了幾步,他突然風輕雲淡地說:“這件事情要查清楚很容易,舒哥已經去吳家糕點鋪了。” 陸離的話讓洛瑤的身子微微一顫。

神色也變得凝重起來。

吳記糕點鋪,她去過,沒什麼好擔心的。

只是,她回來的早了一些。

這些都不要緊,她有諸多的理由可以解釋。

可是她的身體爲什麼發軟了?

她到底在害怕什麼?

蘇紫陌一直沒有醒過來,沐雲軒將她送回空間指環戒裏以後,又給她輸了很多的玄氣。

看着她呼吸平穩,沐雲軒才放心。

他俯身,在蘇紫陌白皙的額頭上親了一下。

“傻瓜,自己都不能自保了,還想着別人,希望你的善良,能換來你的平安。”

沐雲軒輕柔的撫摸着她的額頭。

“陌兒,消耗了這麼多的玄氣,你這一覺,可能又要睡上好幾天了,這幾天,我又要寂寞了。”

沐雲軒又坐了一會,才起身出了空間指環戒。

一到二樓的大殿裏,就看到陸離走來走去的,神色還是着急。

沐雲軒蹙眉問道:“看你這心神不寧的樣子,是不是又出什麼大亂子了?”

陸離一聽他的聲音,瞬間鬆了一口氣。

“夢魘,不是出大亂子了,而是形式危急到極點,現在所有的族人都在傳嫂子是一個不吉祥的人,會給希冀城帶來災難,只怕明日一早,族裏的長老都會過來的。”

“你就是爲了這事纔在這裏走來走去的?”

沐雲軒一臉漫不經心的坐到一旁的軟榻上。

陸離快速的走到他身旁,着急的說道:“這事可嚴重了,我當然很着急,那些長老們可都是老頑固,你回來了,也不見他們,現在又傳出這樣的謠言,他們都心裏自然會對你不滿。”在陸離的心裏,那些長老們可不是好對付的。

“你這性格,平常就這麼急躁嗎?”沐雲軒依然漫不經心地問道。

“夢魘,我的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失憶了,還真不知道。”

“夢魘……”陸離無奈的大喊了一聲。

“依我看,這件事情就是洛瑤搞出來,她想嫁給你都想瘋了。”

“你今夜好好的跟着那個女人,她今夜一定會去見那個黑袍男子,本座要查出那個男子到底是誰?”

沐雲軒陰沉着臉。

“好,好!”陸離快速的點了點頭。

“有你出來主持大局,我這也就不着急了。”陸離也坐到了沐雲軒的旁邊。

沐雲軒微微看了他一眼。

“你這性子,倒是有幾分像帆兒。”

“帆兒,是誰?”陸離突然對夢魘重生以後的事情挺感興趣的。

“我的第三個弟弟,他整日無所事事,總覺得有有兩個哥哥在,就是天塌下來也沒有關係,不過現在,他應該要成婚了。”沐雲軒說着,笑得一臉的幸福。

帆兒也比以前懂事多了。

他不在雲城這段時間,倒也讓他們成長了不少。

“夢魘,你上輩子就一個人過了很久很久了,這重生之後,該有的都有了,夢魘,不錯啊。”陸離羨慕的看着沐雲軒。

沐雲軒微微一笑,“不錯,該有的都有了,有父母,兄弟,妹妹,妻子,孩子,確實是該有的都有了。” “夢魘,我看着你這表情,就知道你很幸福!以前的你,我從來沒有看到你笑過,這下好了,你呀,也算是人生圓滿了。”陸離開心的看着他。

誰叫他們古月夢神族的壽命會這樣長呢?

別人想得到長壽,可對於他們來說,並沒有多大好處,因爲寂寞,孤單。

看着普通的人類,一個個的老去,他的心裏也很不好受。

“本座這人生,的確是圓滿了。”沐雲軒輕輕啜了一口茶水。

那嘴角邊一抹幸福的笑容緩緩勾起。

他所有的幸福都是來自於那個叫蘇紫陌的女人。

不管是簡陌還是蘇紫陌,他都愛她,都是他這一生唯一的幸福來源。

也是他這一生唯一愛過的女子。

“對了,嫂子怎麼樣了?”

陸離心裏挺心疼蘇紫陌的。

只剩下靈魂了,還依然有了身孕,這是好事,但對於她來說,過程真的很辛苦。

“她催動了迷迭之翼,用了很多玄氣,只怕要睡上好幾天纔會醒過來了,這幾天我要不斷的給她輸入玄氣,所以,陸離,我要儘快帶陌兒去寒靈洞。”

沐雲軒看着他,表情異常的嚴肅。

陸離點了點頭,“可是你的記憶還沒有恢復,你是不可能打開你自己的封印的,古月夢神族的封印,只有你自己能打開,我們幫助不了你。”

就算他的修爲再強大,可也只是玄魂階巔峯,同樣的修爲和夢魘相比,他依然不會是夢魘的對手。

所以,夢魘現在只能自己幫助他自己。

他無能爲力!

“時辰差不多了,你去監視洛瑤,今夜她一定會和那個黑袍男子見面,先解決了這個黑袍男子再說。”

他不想留下一點危險在陌兒的身邊。

“奇怪了,有外人進來,那四頭兇獸怎麼沒有反應呢?”陸離摸了摸鼻子。

那四頭兇獸的鼻子可是很靈的。

只要有外人進來,它們很快就能聞到他們的氣息。

他也能很快知曉。

“他是一路跟着我們過來的,陌兒說,他很有可能只有魂魄在,如果只有魂魄,兇獸是感應不到他的氣息的,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現在就在希冀城裏。”

陸離猛地看向他,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麻煩了。

這裏的玄氣那麼充盈,對靈魂的滋養,一樣可以讓他們的修爲強大起來。

可是,又是什麼樣的靈魂,可以這樣做呢?

“對了,夢魘,你還記得銀靈嗎?”

陸離突然想起這個人來。

“銀靈,是誰?”沐雲軒頗爲驚訝!

怎麼又出現了這麼一個人?

“就是銀靈呀,你的死對頭,古月夢神族的叛徒,當年你殺了他,可是他沒有死,他的精元飛走了,說總有一天會回來找你報仇,他的族人就在五巖山上,這些年我們兩族井水不犯河水,到也沒有什麼摩擦。”

沐雲軒搖了搖頭,他並不記得有一個叫銀靈的人。

“就知道你記不得,也許他還沒有回來也說不一定,好了,我先去了。”

陸離看了沐雲軒一眼,心裏有些無奈。

他居然把最重要的事情給忘記了。 陸離起身,搖頭晃腦的離開。

沐雲軒回想着陸離的話,銀靈,是誰?

既然是他的死對頭,他怎麼會一點印象都沒有。

銀靈!

沐雲軒在心裏默唸着。

“哈哈……”

突然,空氣中傳來了讓人驚悚的笑聲。

沐雲軒快速的起身,警惕的看着周圍。

“給本座滾出來。”沐雲軒看着周圍怒吼道。

“本尊該叫你夢魘還是沐雲軒呢?”黑袍男子突然出現在沐雲軒的眼前。

重生之把你掰直 沐雲軒一看,目光微微一凜。

“是你?你到底是誰?”

沐雲軒目光陰冷的看着對方。

兩者相望,遙遙對峙。

沐雲軒雙眼緊緊的盯着他。

“呵呵!”黑袍男子聲音低沉的笑了笑。

“夢魘,我還是叫你夢魘吧,所有的事情,從哪裏開始?就從哪裏結束?你是怎麼欠我的?我就怎麼從你身上拿回來?”

黑衣男子突然冷冷地道。

“你不會是陸離所說的銀靈吧?”沐雲軒突然冷冷一笑。

冰冷的臉色緩緩緩和下來,又是一臉風輕雲淡的坐回軟榻上。

端起一旁的茶水喝了一口。

“希冀城的泉水不錯,泡出來的茶也很好喝,你要不要來一杯?”沐雲軒擡眸問着黑袍男子。

“夢魘,你……”

黑袍男子有些氣急。

“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有心思請本座喝茶,你就不能擔心一下你自己嗎?”

很明顯,對方比他更沉不住氣。

沐雲軒依然一臉漫不經心的喝着茶水。

“你的修爲和本座差不多,你覺得自己能殺了本座嗎?”沐雲軒這時才幽幽的擡起犀利的雙眸看着黑袍男子。

銀靈,是他嗎?

他從皓月國一路跟着他們來到了這裏。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