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卻是要先六十來人一起學習一段時間,然後才按照特點跟成績分出來舞台設計、舞台繪景、舞檯燈光、舞台化妝、舞台服裝、舞台技術這幾個極為專業的方向。

荊小強竊以為這種安排更合理一些,也給了全國各地其他孩子更多機會。

因為舞檯燈光說到底就是個懂藝術范兒的電工,物理必須要好,動手能力必須強,這在藝考裡面考不到的,非得跟段時間才行。

化妝專業必須看手,粗枝大葉笨手笨腳的,哪能在臉上干精細活兒?

所以在經濟不發達的時代,這些專業基本上都給本地孩子面試機會了,但藝術,又是個很強調天賦的行當。

只在一個地方選材,選擇面兒就窄了很多,也不太公平,同時也限制了這些專業的藝術發展前景。

同理可見皇宮修補專業的人才凋零,儘是內部職工子女相互安排進來學個手藝,導致匠人精神越來越夠,藝術高度卻越來越低。

差不多到新世紀十來年以後,才會逐漸改變這種局面。

但這一切,對荊小強都不是事兒,當年……哦,是上一世的這幾年,他就以優異的舞台繪景成績畢業,更別提現在的化妝技巧能力了。

要不是其他幾個專業太熟練,他不介意學門冷僻點的手藝來打發時間。

就是玩兒。

所以先找到寢室放下包,跟剛剛認識的幾個男生一起去交學費,就呆在財務室的櫃檯邊不走了。

男生總在這個時候,會不約而同的迅速狼狽為奸。

荊小強太熟練的佔領了財務室門口的黃金位置,因為這裡牆上有幾幅繳費須知之類的張貼文件,他假裝仰頭觀看。

就逃過了財務室大媽的驅趕:「幹嘛呀,幹嘛呀,才進學校就眼珠子賊兮兮的看什麼呀!」

那幾個薄臉皮的滬海大男生只好紅著臉退出去,也就有個豫南的厚著臉皮蹭邊上,還有個魯東的更是理直氣壯的裝沒聽見。

結果都被彪悍的大媽攆出去:「看著就賊眉鼠眼的!」

唯獨把人高馬大站在門邊的荊小強背影忽略掉。

可能那穿著格子襯衫白T恤的背闊肌太寬厚了吧。

僅此一役,舞美專業的男生們對荊小強就充滿了敬仰。

因為女生可能要磨蹭點,差不多到十點過才陸續過來交學費。

其中不少還是父母陪著一起來的。

漂亮女兒,總捨不得被白菜拱了,能多防範一秒是一秒。

有多漂亮呢,戲劇學院表演專業的女生,基本上是千分之幾的入學率。

而且是一千個自認為漂亮,足夠有上電影電視水平的女生來報考,最終能錄取的也就幾個人!

這些來報考的姑娘都是各大高中的校花班花起步吧。

五十個,每一屆表演系兩個專業的新生只有五十個,半數是女生,偶爾女生會多點。

然後其他編劇文學啥的專業有幾十個人,播音專業有二十個,導演專業有十來個,廣播電視專業有幾十個,一共兩百多人裡面,舞美是當之無愧的大系。

荊小強真的沒想到,只是個下意識的行為,他在舞美系就出名了。

本來只是開玩笑的想看看美女,主要也怪他技能太熟練,眼角瞄著進來一撥又一撥的漂亮新生。

內心一直在評估打分,要什麼樣的妝容才能更上一層樓。

讓外面敬佩不已的男生們激動又鄙視。

你都敢留在裡面了,還不敢轉身?

老子又不是導師,轉什麼身,只是好奇看看熱鬧,的確也有看見張依稀熟悉,未來會大紅大紫的臉蛋。

重生到戲劇行業還真是個有趣的事情,能看見未來明星起步的模樣。

可人家火不火都跟荊小強無關,他也無意去攀附別人的命運。

因為他明白這個行當是怎麼回事兒。

能成名的都不是善茬兒。

可這種淡薄的心態,卻在一眼看到了羅莉的時候,馬上轉身迎上。

非常熟絡的就過去張羅引導:「新生吧,今天都是新生報到和繳學費,先到這邊來填表……」

一本正經的嫻熟,以至於櫃檯里的財務大媽們聽了都頻頻點頭,用本地話交流:「學生會終於有明白事情的了,每個學生來都要解釋,口水都說幹了。」

是啊,幾十上百個啥都要問的興奮新生,還有幾十上百個啥都不知道又啥都想鋪排好的家長。

那場面亂得跟菜市場也差不多。

家長們看著這個高大寬厚的男生,都想把寶貝女兒託付給他了!

劇院副總經理,最擅長的就是把看似混亂的局面梳理得井井有條。

荊小強不著痕迹的在面對很多人交流中,一步步引導羅莉把手續辦好。

也是從她填寫的表格上,知道了這個名字。

戲劇文學系,也就是編劇專業。

在現場這麼多表演專業的美女中間,長相真的很不起眼。

荊小強卻覺得這是塊璞玉。

下意識的就覺得要幫著這孩子打開局面。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伴隨着話音落下,志間仙人利用仙術,開始口吐濃郁的煙塵,製造出一股猛烈地砂塵暴。

強力的沙塵,瞬間便屏蔽了周遭的所有視野。

沙暴涌動的同時,所有的佩恩都喪失了視野共享,而鳴人也在喘息之中,有了反擊的機會。

雖然所有人都看不見了,但是有着仙術查克拉的加持,漩渦鳴人依舊可以清晰地判斷陰影之中對方的位置,以此進行戰鬥。

一陣黑暗包裹紫陽花的同時,也讓她陷入了被動之中。

與此同時,深作仙人也沒有任何的猶豫,只是深吸一口氣,身體便獲得了巨大神力,托起高大他百倍以上的蛤蟆文太,趁著沙塵暴瀰漫之際,瞬間丟出去。

眾人只聽得一聲巨響,卻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只感覺,煙塵變多了…

在這樣完美無瑕的配合之下,漩渦鳴人也是抓住這瞬間的反之機會,連續對畜生道佩恩紫陽花發動攻擊的同時,將兩枚螺旋連丸,塞到了對方的身體上。

另一邊,伴隨着沙暴緩緩散去,天道佩恩已經是發現了事情的不對勁。

一切只感覺,就像是恐怖鬼故事一樣。

明明只是一瞬間,卻在一開燈的時候,隊友少了一個。

隨便想想,都感覺自己渾身汗毛直立。

此刻,雖然視野共享已然可以重新使用,但是紫陽花所看到的最後一幕,卻是一片黑暗,不由得讓他有些慌。

「在哪?」,天道佩恩喃喃道。

「轟!」

突然,伴隨着一陣響動和煙塵從蛤蟆文太的口中傳來,所有人也瞬間明白了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

剛剛只是一瞬間,蛤蟆文太便在沙塵瀰漫之際被丟出,吞下漩渦鳴人和紫陽花的同時,也屏蔽掉了佩恩的視野共享。

藉助著無盡的黑暗,漩渦鳴人發起進攻。

這短暫短暫的片刻,也徹底導致了紫陽花的落敗。

當然,伴隨着紫陽花的倒地。

所有的六道通靈獸,也是無力的癱倒在地,只是哀嚎幾聲,便消失在了蛤蟆們的面前。

看到這些難纏的傢伙消失,所有人都忍不住鬆了口氣。

雖然事態並沒有完全解決,但至少現在的緊張局面,可以略微緩和一些。

隨着紫陽花被解決,蛤蟆文太也是張開大口,將口中的鳴人和已經無法動彈的紫陽花吐出。

漩渦鳴人被吐出來的同時,疲憊二字,已然寫在了他的臉上。

在他眼睛上面的眼影消失不見的同時,還在大口大口的喘息著,似乎是剛才因為不停的戰鬥,導致身體過於疲憊了。

「仙人模式…結束了啊。」

天道佩恩淡淡的望着鳴人,聲音中多了一絲笑意。】

直播間看到這裏,都忍不住皺起眉頭,倒吸了一口涼氣。

所有人都親眼目睹了,有着仙人模式加成的鳴人,到底有多麼神勇。

可越是表現神勇,所有人就越是擔心,萬一那黃色眼影消失了,究竟要怎麼辦。

【旗木卡卡西:「這…鳴人不會有事吧….」】

【猿飛木葉丸:「雖然一套解決佩恩的動作是很帥,可是…可是仙人模式消失了怎麼辦?」】

【自來也:「有仙人模式加成在,戰鬥尚且如此困難,我已經不敢想像,仙人模式結束有多困難了。」】

【猿飛日斬:「不會木葉真的被毀滅了吧!?」】

【宇智波佐助:「那擼多,加油啊!」】

【波風水門:「加油啊兒子!爸爸相信你。」】

【艾:「我看戲。你們繼續。」】

【照美冥:「+1」】

【大野木:「+1」】

【手鞠:「按照這樣說,離木葉這麼近的我們,是不是之後也要被重擊啊…」】

【勘九郎:「隨便想想就有些后怕啊。」】

【……】

眾人你一眼我一語的在彈幕上討論了起來,所有人的臉色也顯得有些不太好看。

雖然外村的影們巴不得木葉倒下,但如果是木葉這等實力都被滅村,那其他忍村的安危也是處於一種危險的境地了。

【視頻播放】

【有仙人模式在,天道佩恩尚且不好動漩渦鳴人,兩人搏鬥,或許也就是五五開的狀態。

可仙人模式一旦結束,漩渦鳴人那遲鈍的反應,終將給予天道佩恩無限的機會。

「要做,就只能趁現在了啊。」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