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雖然大,但是人並不多,或者說在工作的人不多。

科技代替了相當一部分的人工力量,甚至在整個國家,人口數量都普遍不多。

聯邦還好,旁邊的帝國依舊保持著君主制度,人口就更加受到嚴格控制。

景尊看著她四處張望也不說話,後面的人就安靜的跟著。

很快就到了頂層,這裡像是一個實驗室,瓏五看到一個戴眼鏡的女人正忙的不可開交。

景尊還沒出聲,那人就發現了他們。

「哎呦,什麼風把你給出來了?還帶了小孩子來啊。」女人放下手裡的工具迎上來,「真是稀客呢,請坐吧。」

女人引著景尊一行人到了旁邊的靠窗房間。

「喝點什麼?茶怎麼樣?」女人雖然是在詢問,但其實她已經在兀自開始動手泡茶了。

泡好茶放在景尊面前,另一個小杯子放到瓏五面前,「是牛奶哦。」女人笑著道。

「我叫御友奈,小妹妹你呢?」明顯和景尊相比,她對於瓏五更感興趣。

「東方明。」也許真的是因為年紀小,瓏五覺得自己的聲音有些奶聲奶氣的。

「小明兒啊,好可愛呀。」她伸手就要捏瓏五的臉頰,不過還沒有碰到就把景尊打開。

「別動她。」

御友奈甩了甩手,手背上已經紅了一片,「還真是冷酷呢。」

「說吧,到我這裡來有什麼事?」御友奈坐到對面,翹起二郎腿。

景尊身後的人拿了一份資料放在她面前。

「這是什麼?」她拿起來翻了起來。

瓏五則當做一個乖寶寶,安靜的坐在景尊懷裡喝牛奶。

「咦?這種東西?」御友奈放下資料,看向景尊,「你不是一向不喜歡這種東西,怎麼現在跑來問我了?」

「你說結果就行了。」景尊還是那麼冷酷。

御友奈也不生氣,她對於他的性格早就是了解的,「結果啊?要是根據這上面的顯示,應該是成功的,不過具體成功了多少,有沒有後遺症,就不能確定了。」

景尊終於有了些反應,「怎麼確定?」

御友奈有些好奇,「當然是帶人過來我親自檢查了。」

景尊想了片刻,低下頭跟瓏五說話:「你去跟她檢查一下,很快就好。」

瓏五:???

我?意思剛才御友奈看的東西是關於她的?

御友奈也沒想到當事人就坐在對面,看瓏五的目光明顯變了。

「居然是個孩子?來吧,小妹妹,姐姐帶你去檢查身體了。」御友奈雖然意外,還是熱情的站起來。

瓏五從景尊身上跳下來,避開了御友奈伸過來的手。

「哎?真是個不可愛啊。」御友奈說著跟上去。

「不要隨便動她。」景尊警告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哎?還真是一樣不可愛呀。」御友奈感嘆了一聲。

瓏五:……

這個女人是有什麼毛病嗎?

「走吧,小妹妹。」



出了這間實驗室,御友奈帶著瓏五到了一個滿是大型儀器的房間。

「來,躺到這裡就好了。」御友奈打開靠牆的一個半圓形艙體。

「我怎麼了嗎?」瓏五沒有進去,而是站在門口問道。

畢竟有之前的事,她懷疑自己身體有什麼毛病也不是不可能。

「啊,你不知道啊!這怎麼可能呢?」御友奈比剛才還有意外,甚至神情也不太好了。

「你居然不知道?」她低聲念道。

瓏五看著她的眼睛,「怎麼?我一定要知道嗎?」

御友奈呆了一秒,一個小孩子居然有這樣銳利的眼神嗎?她收起那個玩世不恭的笑容。

「既然這樣我們先來聊一聊你的問題好了。」

御友奈拿起景尊給她的那份資料。

「你知道基因融合實驗反應嗎?」御友奈道。

瓏五搖搖頭。

「這是聯邦幾十年前就開始的一項實驗,但結果一直不怎麼好,所謂基因融合,就是把其他物種的基因想辦法融合到人的身體里。」

「一開始實驗體是醫院那些已經成功,但多餘出來的受精卵胚胎,可是實驗了很久也沒有一點成功的跡象,胚胎太過於弱小,基本上都在融合的過程中就死亡了,後來就有人想到了,和還沒有長大的孩子進行融合,當然這種實驗是有風險的,所以參與者一律以自願為原則,且會收到聯邦的很大補助,所以……」御友奈看向瓏五。

瓏五明白了,所以她才會那麼奇怪,為什麼瓏五會不知道實驗的事情。

「那實驗結果呢?」瓏五沒有糾結知不知道的事情。

御友奈嘆了口氣:「這個就比較麻煩了,你也知道,即使有補助,這種實驗一定程度上還是算是不人道的,實驗體很少,所以到目前為止,幾乎沒有幾例成功的,而你,」

「你是目前為止唯一一個,身體六項實驗全部合格的。」

御友奈蹲下來和她平視,「雖然你還沒有具體表現出來,但按照資料,已經基本合格了。」

瓏五抬起手,她也是看不出自己有什麼不同來。

「來,先檢查吧,等檢查之後我再具體給你講。」御友奈把她抱到艙體力。

艙門關閉,御友奈不忘囑咐到,「閉上眼睛就好了,不會有什麼感覺的。」

確實沒多久,雖然能聽見一起運作的聲音,但她是沒有什麼感覺的的。

「好了。」很快御友奈就過來打開艙門。

「看看這個吧。」她領著瓏五到了一個展台前。

「比我想到要好哦。」御友奈似乎很高興,她也是支持這個實驗的研究者之一,興奮也是正常。

展台上有瓏五的全息投影,分割出來的骨骼投影等等許多數據。

「這裡,還有這裡,都已經在發生變化了,而且都是朝著好的方向去了。」御友奈指著瓏五的脊椎骨,肩胛骨等好幾個地方。

瓏五大致看了一遍,比照了一下東方明的記憶,心裡已經大概有點明白了,那個變態的實驗和手術,就是這個吧。 「成功之後有什麼後果?」瓏五問御友奈。

御友奈靠坐在展台上,「當然是有好處的,按照你的基因分析,和我所掌握的實驗數據,一個人至多不能超過三個融合基因,你融合的基因應該就是變異的三尾貓。」

「三尾貓?」

「嗯,三尾貓雖然是人類研究的產物,但溫順聰明,身體健康壽命也有了很大的延長,基本壽命在五十年左右,是最成功的幾種人工培養的物種之一。」

說道這裡御友奈停了一下,「不過似乎還沒有拿三尾貓做基因融合數據的,但是你放心,既然成功了,那你的敏捷程度,反應能力,還有其他屬性都會成倍提高,甚至連壽命都會大幅度提高。」

「這也是為什麼我支持這項計劃,誰還不想多活幾年呢?」御友奈笑了。

「你還挺誠實的。」瓏五道。

御友奈聽到她老成的評價,過來揉了一把她的頭髮,「你一個小丫頭知道什麼?嗯?」

瓏五又問道:「那景尊呢?他為什麼反對。」

如果真的是這麼好,他一個黑幫頭子,不可能不自己組織實驗吧,畢竟成功了那就是為自己的勢力注入了相當珍貴的資源。

御友奈扶了一下眼鏡:「這個我就不能告訴你了,你要是想知道就直接去問他吧。」

「對了你是怎麼做到這些實驗,應該還有印象吧。」御友奈轉移話題。

這才是她最關心的。

「你去問景尊好了。」他既然已經知道了實驗的事情,肯定也知道別的了。

「你這小孩真的好不可愛呀,怎麼和那個大惡魔一個德行啊。」御友奈吐槽道。

準備離開的瓏五忽然回過頭,「你去當著他的面說。」

御友奈:!!!

這這這,這分明就是一個小惡魔啊!

兩個人回到之前的實驗室,景尊還在那裡端坐著,感覺姿勢都沒變過,御友奈倒的茶也是一點沒動。

看到瓏五,景尊終於有了反應,主動伸出長臂。

她才走了這麼一小會兒,可他卻好像覺得走了很久似的,想讓她快點回到自己懷裡。

自從他抱了這個小小一團的小傢伙之後,他居然愛上了那種感覺,今天一天都心神不寧的想著抱她的感覺。

瓏五也乖乖的走到他身邊,回到他的懷裡。

景尊滿足的拖起她的身子,把她放到自己腿上。

御友奈這才發現兩個人的相處模式好像一點問題,這,怎麼看著都是有基情啊?難不成這傢伙有戀童癖?

說起來這些年還真的沒有見過他對哪個女人動過心呢。

「結果怎麼樣?」景尊冰冷的聲音打斷御友奈的胡思亂想。

御友奈趕緊收住思緒:「小妹妹的身體沒什麼問題,其他的我會傳到你的光腦上。」

景尊聽完直接抱著瓏五離開。

「還是那麼無情啊。」御友奈在窗戶上看著他們離開的懸浮車感嘆道。

「你很放心她?」車上,瓏五問景尊。

景尊低下頭,她的氣息就在自己的胸口,感覺好舒服。

「嗯。」他回答的格外簡潔。

瓏五有點鬱悶,這貨一個字一個字的蹦嗎?

「你為什麼反對實驗?」瓏五問道。

景尊身上氣息微變,抱著她的手臂也用力了許多。

他一直不說話,她也就不問了,這樣子怎可看都得有點悲慘的過去。

景尊被瓏五問起,不由得想起了一起的事情,等他回過神來,懷裡的小姑娘已經睡著了。

也好,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說那些事,已經是深夜了,她平時早就休息了。

付費媽咪帶球跑 「晚安。」景尊輕輕在她耳邊道,聲音格外溫柔,不似剛才的冷酷。



瓏五醒來的時候天還沒有亮,難得她也會醒這麼早。

身邊硬邦邦的,景尊?沒走嗎?還是沒來得及走?

瓏五想起御友奈給的那些分析,確實,她在這麼黑暗的環境還能看清景尊已經和正常人不一樣了。

這麼說她其實是可以有一個相當不錯的身體?這個簡直太棒了。

想著瓏五又重新躺回去,身體健康,萬事不愁,她又可以舒服的睡覺了。

待她呼吸均勻,景尊才睜開眼睛。

其實剛才她動的時候他就已經醒了,他警惕性非常高,怎麼可能沒感覺到她的視線。

「你要乖乖的。」景尊幫她理順長發。

如果此時瓏五醒著,就會發現,黑暗中,他的眼睛也散發著和正常人不一樣的熒光。



果然等她再起床,景尊早已經不知道哪去了?

女傭還是按照每天的順序來工作。

「景尊呢?」瓏五問道

女傭已經不敢回答,忙完趕緊出去。

瓏五發愁,這不到半夜根本見不到人啊!

早上她想的挺好,現在仔細想想,怕是也沒有那麼好的事吧。

那些實驗,慘無人道的折磨,還有她之前只是因為爆炸的餘波就吐血的事情。

瓏五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就算實驗成功了,她的身體已經被破壞的七七八八,未必能有御友奈說的那麼好。

而此時景尊正在翻看御友奈傳來的資料,可能是因為關心成功的實驗體吧,她給的資料非常詳細。

從瓏五可能的發展,到注意事項,事務局徐的標註著。

末了還留言要來親自拜訪瓏五。

景尊啪的關上光腦。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