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要是換做以前,嚴鳳茹是絕對不會放心的。保准得把閨女兒給帶上。

把她閨女兒一個人留在家裡,面對顧大鵬以及顧青山一家她可不放心。現如今自家房子好了,跟幾個弟弟又都是比鄰而居,大門一關,中間還有一扇小門直接就可以串門。這樣最安全不過了。

反正幾個弟妹都是在家的。

等晚上嚴鳳茹回來,自然是她下廚。等吃了一鍋妹妹的魚之後,嚴梅花還想再去用簍子抓魚,嚴鳳茹卻對孩子們說,天氣剛暖和起來,而且春季萬物生長,魚兒也正是繁衍的季節,尋常孩子們小打小鬧的無所謂,但這次他們用簍子捉魚,可是抓了一大堆。

這就不再是小孩子小打小鬧了。

嚴鳳茹總覺得,這個季節的魚兒還是不要吃的那麼多比較好,過於傷天和。雖說早年鬧飢荒人什麼都吃了,別說什麼春天不春天,人自己都快活不下去了,能有多少慈悲的念頭?但現在還是不一樣的。

這人啊,多少還是要心裡有所敬畏才行。

孩子們雖然都小,可還是很聽話的,嚴鳳茹這麼一說,眾人就紛紛表示,不捉魚了。

「真是乖孩子們!」

……

很快就到了應家房子落成的日子了。這一日正好是黃道吉日,傅氏高興的見人就笑,見牙不見眼的,就連看苗氏都順眼了不少。

可不是順眼嗎?只要一想到以後都不用面對苗氏,現在多看那麼幾眼又有什麼關係?當然,最重要的是,傅氏還知道了一個準確的消息,除了二房之外,其他房都準備搬下山來了。畢竟應家的男孩實在是太多了,如果繼續住在深山裡面,家裡的男人娶媳婦兒就成了老大難。

別看應家兄弟個個都有媳婦兒,一大家子齊齊整整的,可如果不是為了給他們四兄弟都娶上媳婦兒,他們的爹娘也不會早早就過世了。

他們爹就是為了給他們娶媳婦兒,見天出去打獵,最後一次人沒回來,還是村民們幫著撿了血淋淋的屍骨回來的……

這件事情其實也給兄弟們留下了深刻的心理陰影。

可是沒辦法,他們是男人,是男人就得承擔起養家糊口的重任。不過因為有這個前車之鑒,兄弟們打獵都格外小心。也輕易不會一個人上山,若去打獵都是四兄弟一起去,一起回。

但也因為這份謹慎,到了他們兒子這一輩,光是老三兩口子,就還有仨兒子打著光棍。錢實在是不夠用。

村子里的閨女兒能「內銷」的基本都內銷了。不夠的還得到山外面找。而那些有閨女兒的人家,大多都不願意把閨女兒嫁入深山。要不就是要很高的聘禮。

這樣的情況下,下決心搬家也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了。

只不過,既然除了二房,都搬下來。那麼他們家男丁多,一回生兩回熟的,這次再起房子就不用再麻煩嚴家的人了。倒不是因為見外,可就是因為太不見外了,傅氏都覺得不好意思。

當然,傅氏的心裡話是,他們二房畢竟是她閨女兒正經的娘家人,雖然叔伯也很親近,可也不好總是麻煩嚴家兄弟。當然,傅氏也知道,嚴家兄弟不會袖手旁觀就是。

喬遷宴上面,苗氏就跟餓死鬼投胎一樣,不停的把桌子上面的好吃好喝的往自己碗里扒拉。因為要吃喬遷飯,原本還留在深山裡的應家的男兒們全都來了。

那叫一個壯觀啊。

長房夫婦倆生了五個兒子,長房,二房還有三房加起來就有五個孫子。老四老五還打著光棍。

二房夫婦兩人生了四個兒子,三房六個兒子,四房五個兒子,五房五個兒子……

總之這個陣容,不說別的,至少青山村的很多村民見了都羨慕的不得了。苗氏可得意了,因為原本都不搭理她的那些村子里的婦人們竟然也開始跟她搭訕了,不過打聽的是生兒子的秘方!

嘖,苗氏心裡那叫一個得意,哪兒有什麼秘方,生兒生女那不都是命嗎?她就是命好!不過雖然這麼想,可傅氏兒子比她還要多呢!一想到這個,苗氏就又不得勁兒了。只不過她就喜歡出風頭,有人捧場就一邊往嘴裡塞肉,一邊嘰嘰咕咕的說個沒完沒了。

結果說的還都不是什麼所謂秘方。

慢慢的也就沒人捧場了。

苗氏砸吧砸吧嘴巴就覺得沒意思。那睥睨的眼神看別人都讓人覺得不太舒服。此時的苗氏還不知道除了自己這一房,其他幾房都準備搬下山的事情,反倒是有一種老三的房子總算是建好了,他們可以回去的那种放松感。

第二天一早,苗氏早早就起床了。應老三的房子起得足夠大,光是大大小小的房間就有十多間,有媳婦兒的跟媳婦兒孩子一間,沒媳婦兒的兄弟幾個擠一擠就睡下來了。對幾個沒見過世面的媳婦兒而言,可算是開足了眼界了!

就連二房的兩個媳婦兒都羨慕妒忌的不得了。

「哎,當家的,你說爹娘也打算在這青山村落戶嗎?」此時二房長子夫婦倆房間裡面,崔氏正跟她男人說道。苗氏長子叫應蒼山,聞言皺了皺眉頭,不同於父母一個自私自利,沽名釣譽,一個沒皮沒臉,應蒼山作為二房的長子,從小是跟著奶奶長大的。

因此性子沒被養的那麼左。

「這事兒爹娘心裡自有章程。」

應蒼山為人雖然不錯,卻過於老實了,他媳婦兒崔氏卻沒那麼老實,她可比她男人聰明多了。只不過這個年代聰明的女人也大多要依靠男人,是以崔氏並沒有多大的發揮餘地。

特別是遇到一個控制欲極強的婆婆。

「不過這地兒確實不錯,就是地皮貴了一些。」崔氏看了應蒼山一眼,不動聲色的試探,果然,應蒼山聽到這話,不由看了她一眼,「你想搬到這裡來?」

說著,他也開始想這件事情的可行性,只不過很快,應蒼山又否決了這個念頭,「我看你還是趁早斷了這個念頭,如果要花很多銀子,娘肯定不會同意。」

崔氏撇了撇嘴。她娘家也是在深山裡的,跟應家的那個村子也沒離多遠,因為住戶比較少,是以遇到什麼事情,基本上都是求助於應蒼山他們那村子,要不然她怎麼會嫁到他們村子去。

現在看到了青山村這個樣子,哪能不動心?地皮雖然貴些,至少不用擔心莊稼被大量山裡的野獸糟蹋。還不用擔心孩子被野狼叼走。。。「好了,為了慶祝奪回了有田同學的翅膀,我去為大家作夜宵。哦,對了,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我在剛才已經發消息給黑雪姬學姐了,有田同學可要加油哦。」從無限制中立空間登出,菲莉斯起身笑着說道。

聞言,拿着蛋糕吃起來的春雪渾身一僵,手中的蛋糕更是掉到了盤子上。他想要說些什麼,不過隨即臉色又是一

《在無限流中當假面騎士》221.災禍之鎧1 當主體在斗羅與倚天來回做實驗時,分身·陸勝已經在星羅帝國帝都的星羅大斗魂場里,結束了絕大部分的魂宗級單人對戰,正在準備著魂王級一對一斗魂。

分身·歷飛羽,帶著如今的【七玄門】外門弟子浩特,繼續著每到一座城,挑完大斗魂場,就挑城內知名魂師家族或勢力的『歷練』。

那麼,【青雲門】弟子-李青蓮這個馬甲在幹什麼?

斗魂戰鬥?

是,也不是~

嗯,這麼久了,分身·李青蓮除去中途出去,來了一場角色扮演的戲碼外,幾乎都泡在瀚海城這裡。

除去每日流連各個特殊場所喝酒,就是去瀚海大斗魂場里,或斗魂、或下注…

墮落了?當然不是!

至少,每天過夜的時候,都會準時回到買下的小院里

至於是不是在睡覺,那就只能看看球形空間里越來越多的『血元果』了~

連林羿這個主體都沒想到,這瀚海城居然是『血元果』最佳的生產基地!

瀚海城是哪裡?天斗西陲最大的海濱城市,也是斗羅大陸最大的海濱城市。

這裡匯聚了太多太多的海魂師,也讓這座城市異常發達

理所當然的,這麼大的城市,人口與魂師又多,每一天消耗的食物,也就是海里的漁獲,以『山』來形容,並不過分。

最近一段時間,瀚海城的幾大海鮮市場中的屠宰區,藍銀草好像比以前更加茂盛了,就連顏色,也被長年累月的魚血之類的浸染的暗紅起來。

當然,除去幾個負責屠宰的人會多掃兩眼外,不會有任何人去關注這些雜草一樣的藍銀草。

這一天,李青蓮喝完杯中酒,揮別之前陪伴的幾位小姐姐,徑直來到瀚海大斗魂場。

剛一進門,就看到等候多時的一對青年男女迎了上來

當先的魁梧青年擠眉弄眼的開口道:「花少,您老人家還記得要過來啊?海香閣的姑娘那麼誘人?」

一旁挽著魁梧青年的高挑女子,伸手打了一下他的胳膊,沒好氣道:「怎麼?要花少帶你去見識見識?」

轉頭對著李青蓮道:「我警告你啊!你自己去尋歡作樂沒人管你,但是絕對不準帶壞我們家小螃蟹,知道了嗎?!」

看著眼前這兩個人,一個身高一米七左右,橫向發展,尤其是兩隻臂膀健碩有力的男子,此時正縮著腦袋做弱小狀,卻顯得與外形違和而有點搞笑。另一個身材高挑,足有一米八朝上身高的女子,這還是為了照顧身邊之人的面子,沒穿高跟鞋一類的鞋子,此時眼眉豎起,表達不滿。

這倆人,是前一段時間,林羿在大斗魂場隨便拉了個人,參加雙人斗魂時的對手

隨著那位龍套露個臉就下台,李青蓮以一敵二的戰勝這兩位后,雙方在台下僅僅只是隨便聊了兩句。

但有時候緣分就是這麼巧,這倆人住的地方,離李青蓮的小院就幾十米,所以在斗魂結束后的第二天,出門喝花酒的李青蓮被出門買菜的兩人碰到,一番商業互吹,在蹭了幾頓飯,三人就成了這瀚海城裡雙方少有的朋友。

回到眼下,男子道:「花少,根據你之前提出的設想,我和小龍蝦這陣子一直在嘗試,現在終於初步成功了!今天請你來看看,一會斗魂結束,再給點建議啊~」

看著兩人笑容滿面的樣子,李青蓮對於接下來的斗魂有了一些期待

回道:「行!既然你們倆這麼有信心,我就好好看看,說實話,對於你們鼓搗出來的效果,我還是很期待的……」

「對了,今天你們的對手是誰?」

聽到李青蓮的問話,兩人面色嚴肅起來,男子沉聲道:「墨劍組合!」

「哦?」李青蓮有些訝異「這倆人魂力可都是49級了,距離50級也就一步之遙了,怎麼樣?還有信心嗎?」

男子拍拍胸膛,道:「放心,要是原來,我們『蝦兵蟹將組合』還真不一定能抵擋的住他們,但是現在不是有花少你給我們設計的『殺手鐧』么!那威力,絕對不比你當時打敗我們的那一擊弱!」

旁邊的女子應和的點點頭,顯得同樣信心十足。

林羿點點頭,道:「那就好,你們先去準備吧,既然你們這麼有信心,我先去下點注,要是贏了,之前答應你們的地方,過段時間就帶你們一起去,如果輸了,哼哼,我親自下場和你們切磋切磋~」

……

一小時后,瀚海大斗魂場,二對二斗魂場地的貴賓室中,李青蓮斜靠在一張巨大的沙發上,吃著斗魂場提供的水果,喝著自帶的美酒,等待底下斗魂開始。

從李青蓮所在貴賓室俯瞰而下,只見一個巨大的、直徑足有百米的水池。

澄藍如同巨型藍寶石的池水表面,倒印著場邊坐滿的觀眾身影,讓貴賓室內的李青蓮,看著水中倒影與場內觀眾們的動靜相合,熱烈的氣氛映入眼帘。

李青蓮之前下注的時候有了解過,『蝦兵蟹將組合』通過抽籤儀式抽中的是第三場上台。

現在,是時候了!

只聽,主持人的聲音通過特殊的渠道傳入貴賓室內,「二對二斗魂,第三場。由蝦兵蟹將組合對墨劍組合。下面,讓我們簡單介紹一下對陣雙方。大家都知道,墨劍組合曾經獲得過九連勝的佳績,只可惜,在即將取得十連勝的時候,遭遇青蓮一劍組合而不幸落敗。如今,通過多日的挑戰,取得八連勝,終於再一次來到第九場斗魂,是重回巔峰,進而向著十連勝再次發起衝鋒的關鍵一場,可想而知這場比賽,同為四十九級的墨劍組合必定會全力以赴!」

「再讓我們看看他們的對手,蝦兵蟹將組合。這兩位,也是大家的老朋友了,曾經在我們瀚海大斗魂場取得過最高四連勝的好成績,同樣的,自遭遇青蓮一劍組合而不幸落敗后,連勝被終結。之後至今,僅僅來參加過兩次斗魂,所以可能有些觀眾不了解,這兩位分別是擁有武魂『巨鉗蟹』的43級魂宗謝將,以及他的隊友,武魂為『鐵螯龍蝦』的45級魂宗夏檳!不知道他們與同樣遭遇的墨劍組合是否惺惺相惜呢?好了,廢話不多說,二對二斗魂,第三場,有請雙方參賽者入場。」

在全場觀眾劇烈的歡呼聲中,兩對組合入場,然後,在主持人倒計時的同時,雙方都釋放出了自己的武魂。

李青蓮看著場下斗魂池中,在開始幾回合試探后,『巨鉗蟹』與『鐵螯龍蝦』被認真起來的『烏賊』與『劍魚』打的節節敗退。好在還是謝將抓住機會,使出了他的第四魂技·蟹鉗錘,在增幅超過100%的力量下,將步步緊逼的『劍魚』武魂對手錘飛,取得了一絲喘息機會。

與其多年相處,心中默契的夏檳迅速擺脫『烏賊』武魂的對手糾纏,與謝將匯合。

只見兩人匯合一處,手牽著手,魂力交纏下,齊齊大喝一聲

「蝦兵蟹將請海龍!」

一股強烈的白金色光芒驟然從二人兩手之間迸發出來,然後衝天而起,最終將他們覆蓋,幾息之後,蝦兵蟹將組合消失,原地出現了一條體型龐大的龍形生物,身長似蛇,腹部兩側有著加快遊動速度的鰭,有著金色鋼甲的金屬身軀,全身被合金覆蓋。頭部鼻尖位置,是一個巨大的炮口,頭頂也有獨角般鋒利的刀刃,腦後的位置有著黑色的毛髮,尾部分叉呈兩條尾巴,整體看起來,充滿了力量和威懾力。

同時,原本屬於謝將與夏檳的魂環也套在這新出現的金屬龍形生物身上,四黃四紫,八枚魂環上下起伏著。

此時,無論是場上的墨劍組合、場外的觀眾,甚至是主持人,全都呆愣無聲,這一座擂台處,進入了定格狀態~

位於觀眾台上方的貴賓室里,原本斜坐的李青蓮也坐直身體,目光直直的看著下方斗魂池內那新出現的金屬海龍。

接下來的情況就簡單了,即使墨劍組合反應過來后,試圖頑強抵抗。

可惜,在如今斗羅大陸上罕見的武魂融合技面前,依舊是一發『超壓水炮』后,遺憾落敗,止步於他們所希望的九連勝面前。

哪怕是僅僅一發『超壓水炮』后,夏、謝二人的武魂融合技就因魂力消耗、以及使用生疏而解散,但勝負已分,卻是映入在場所有人眼中~

……

略過瀚海大斗魂場那邊,戰後的蝦兵蟹將組合與分身·李青蓮如何慶祝,以及追問李青蓮對於二人的武魂融合技的建議,還有之前所承諾的『獎勵』~

回到主體林羿這裡

此時,林羿已經將帶人穿越斗羅大陸的各種隱患都排查並解決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