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讓陸方頓時變得驚慌了起來,小黑龍絕對是出事了。

得到這個龍宮之後,剛才小黑龍一直在幫助自己壓制著面前的玄武。

結果玄武被殺了,小黑龍卻遭遇到了麻煩。

小黑龍的痛苦越來越濃烈,身上居然還出現了一些裂縫,一些龍血從它的身上流了下來。

陸方看到這一幕,心裡頭疼死了。

在這時間的陪伴之中,不發,已經把小黑龍當成了自己的重要夥伴,同時甚至有了一些親情。

陸方想到這裡,他走到了小黑龍的身旁,抬起了自己的手,抓在了小黑龍的身上。

緊接著,一股巨大的元力湧入了小黑龍的身體之中。

就在陸方做出這件事情的時候,就突然感受到小黑龍的體內出現了一股非常暴烈的力量。

只見這股力量十分的暴躁,就在這一瞬間直接彈開了陸方的手。

陸方抬起自己的手一看,就看到自己的手上滿滿的全部都是鮮血,原來就在陸方想要救助小黑龍,把自己元力輸入到它身體之內的那一瞬間,就在這一個瞬間就受到了反噬和傷害。

陸方感覺到這股力量有些熟悉,而且在玄武的身上也是感應到了。

「不對!」

陸方瞬間就是反應過來,很有可能是因為這龍宮之中的力量在暴動,所以引起了小黑龍身體之中的問題。

「呼!」

陸方只感覺到自己的心裡頭有些顫抖,連忙抓住了面前的小黑龍。

同時他從自己的脖子上面取下了這個生命項鏈,直接套在了小黑龍的身上,一股淡淡的藍色光芒瞬間湧入小黑龍的體內。

下一刻,原本在在痛苦之中的小黑龍就在這一刻突然就安定了下來,整個龍,都是變得平緩了起來。

然後直接倒在了陸方的身上,陷入了沉睡之中。

陸方手摸在小黑龍的體力,感受到這股力量已經變得平緩了起來,沒有再像之前那麼暴力。

彷彿這藍色的項鏈,其中帶著鎮壓這些不良影響的能力。

陸方想要離開這個龍宮,但是他想了想之後並沒有離開這個地方,這地方如此詭異,他就在這裡面開始搜尋了一番想要查看一下玄武在這裡面有沒有什麼其他的寶貝。

陸方走在這龍宮之中,發現這裡面的確有這兩種力量在不斷的衝突著。

一種是魔性的力量,另外一種則是龍性的力量,這兩種力量在不斷的交織碰撞著。

但是因為外界之中有著源源不斷的魔性的力量在不斷的補充著這裡,因此不斷的在壓制和消磨這龍宮之中的龍性之力。

正是因為這種原因,所以導致玄武的力量在不斷的消弱,甚至也是受到了濃烈的影響。

陸方就在這一瞬間已經有了自己的猜測,在這通道之中不斷的走著的時候,路上就看到了這樣的一幕。

就在一個牆壁之上,外面密密麻麻寫滿了字跡。

這都是用爪子直接在這牆壁之上寫下來的文字,記載了玄武所發生的事情。

「我已經被污染了,為什麼尊上還沒有回來?」

「時間已經過去了三百年了,已經有一個夥伴撐不住了,它出現了巨大的問題,尊上你在哪裡?趕緊回來呀?」

「……」

「八百年了,其它三個夥伴都已經瘋了,只剩下了我一個。」

「……」

「多少年了?我是誰?」

「我是玄武…」

「不,我…」

上面密密麻麻都是玄武所掙扎著的記錄,記錄了它這些年曾經發生過的事情,牆壁之上的字跡,才讓玄武保持了一些清明。

最後上面寫著這樣的一句話:「我失敗了,我不再是我。」

「魔!」

「魔!」

「魔!」

看到這三個大字,陸方的眼眸之中,原本還有著一些輕視,就在這一瞬間,整個人都是差一點就跳了起來,帶著一種不安和警惕。

這三個字裡面帶著某一種詭異的力量,看到這三個字的時候,就感受到了巨大的影響。

「恐怖,恐怖,一種大恐怖,似乎從這三個字之中就這樣透露出來了,這曾經是神獸的存在,結果卻在這種情況之下發出了自己最為悲傷的怒吼,同樣不能夠扭轉自身的結局。」

陸方看完這牆壁之後,卻感覺到自己的臉有些濕潤。

於是就抬起了自己的手,在自己臉上摸了一下,才剛剛摸過去,就發現這是自己的淚水。

原來就在自己看過來的時候,突然就是流下了淚來,原來在這個過程之中就受到了影響。

「玄武也是龍之子,而自己得到了三個龍子的血液,看到這隻玄武出事之後,自然就有了悲傷和感應。」陸方低聲喃喃的說著。

就在這個時候,陸方就發現了不遠處有著一個寶庫。

這寶庫上面有著許多的刀痕,同時這上面有著不少的爪子痕迹,彷彿在這裡曾經發生過一場大戰。

這讓陸方的一雙眼眸之中露出了一些詫異,於是連忙向著前面大伯去。

連忙走到了面前這一寶庫之門的面前,不過他並沒有立刻直接推開這個寶庫之門。

反而用自己的神識開始感應,就在這裡面似乎有某些東西。

「或許在這裡面有寶貝。」陸方就感覺到自己有些激動,然後直接伸出了手,推開了面前的寶庫之門。

面前的寶庫之門緩緩的打開了,從這裡面露出了裡面的真容。

可是寶庫打開之後,陸方就是愣住了。

在這裡面,只有一些石頭,其他的東西都沒有了。

這裡面的盔甲,丹藥,以及種種的東西,似乎全部都是不見了,只剩下了一些石頭在這裡。

彷彿,這裡曾經發生過一次浩劫一般,陸方一路走過去,一雙眼眸之中帶著懷疑。

「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陸方低聲喃喃的說著。

走了一圈之後,他才發出了一聲驚呼。

「居然會有這樣的情況在這裡面。」陸方用力的咽了咽自己的口水,眼眸之中帶著驚疑。

因為他終於找到了一個殘留的兵器,這兵器上有著一個尖利的爪子。

也就是說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其實是有什麼東西把這些兵器和其他的丹藥什麼東西全部都給吃了。

如果突然想到了外面走廊之中玄武曾經所留下來的那些字跡,以及曾經掙扎過的痕迹。

瞬間他就明白過來了,玄武之所以能夠撐那麼久,很可能就是把這裡面的寶物全部都給吃掉了,包括那些鎧甲之類,正是因為如此,才能夠獲得源源不斷的力量。

玄武本身就是玄武,具有著非常可怕的消化能力。

就算是這些東西,它也能夠輕易的全部都吃進肚子裡面,並且獲得龐大的力量。

陸方想到這裡,就長長的嘆息了一聲。

「真是太可憐了。」他低聲喃喃的說著。

不過面前的這些礦石似乎也是寶物,陸方走過去的時候,神識掃過就有著一些探查。

「天老,快幫我看看這是什麼東西?」陸方連忙說道。

就在這一刻,天老向著面前的這些礦石探查了過去,這些黑色的礦石之中帶有著一種莫名的力量。

「這些礦石曾經被某些血液所浸染過。」天老很快就做出了判斷。

「也就是說這些東西其中很可能蘊含著某一種不可知的力量,必須要提煉出來之後,才能夠知道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天老說道。

「不過原本這礦石裡面應該是蘊含著天炎日精金,但是現在就不知道是什麼了。」

天老說出來這樣一番話,陸方聽到這裡的時候就有一些好奇,為什麼被某些血液浸染過之後,這裡面的金屬就會發生變化?

「天老,為什麼會出現你所說的情況呢?收到某些東西浸染之後就發生了變化?」

「因為某些偉大的存在,他們的體內本身就蘊含著某些強大的規則,在這些規則的干擾之下,天地萬物都會直接受到這種規則的影響,發生巨大的改變。」

天老說到這裡的時候,眼眸之中就露出了一些回憶的神色,其實在很多年之前,我見到過這樣的一個事情。

「一個小孩,曾經被天空之上掉下來的一滴血,滴在他的身上。」 當時我是親眼看到這一步,那個小孩只不過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小孩而已,但是就在這一滴鮮血,滴落在他的身上之後,這小孩就在這一瞬間資質改變,最後變成了一個絕世強者。

雲中歌(大漢情緣) 當時那一個可怕的存在,一滴鮮血滴在了一堆鐵鍋之上,那個鐵鍋瞬間就變成了一種特殊的金屬,同時變成了一件真正的道器。

而且是一場可怕的道器,就這強大到無比的威能,在這天地之間都能夠造成巨大的影響。

天老很快就說出了自己曾經見到過的那些事情,這些事情讓陸方有些目瞪口呆。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這些事情都是超出了陸方的意料之外,一滴血就能夠改變原本性質的存在?

「呼」

陸方只感覺到自己的心裡頭有著一些震驚,似乎完全沒有想到過這一方面的事情,而且這件事情已經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可以說徹徹底底的讓他感覺到了不安和疑惑。

太強大了,太可怕了。

這種種的事情,都已經讓他感覺到了一些不安和恐懼,超出了他的想象之外,也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

「看來這裡面的屬性的確是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了。」陸方低聲喃喃的說著,把面前的一些礦石直接收入自己的空間戒指裡面。

在這裡面進行了一番搜刮,陸方發現這裡面根本就沒有什麼殘留的寶物。

最大的收穫就是玄武之血,當然,在這個空間之中的龍宮,其實也是一件真正的密寶。

但是這個寶物卻是在小黑龍的手中,成為了它的寶物。

不過陸方卻沒有任何的羨慕情緒,這是小黑龍的機緣,可能會去羨慕自己的乾兒子呢?

陸方已經把小黑龍當成了自己的乾兒子,自然不會去有一些羨慕的情緒。

陸方把這龍宮轉了一圈,就已經確定這龍宮其實在源源不斷的向著外面吸取著某些力量。

如果不是因為這周圍被侵蝕的力量,龍宮其實也不會被污染。

或者只要脫離這個污染的地方,龍宮的力量就會源源不斷的迅速恢復起來,變得非常強大。

甚至可以寄托在虛空之中,源源不斷的吸取著元力。

有可能在未來之中衍生出一個小世界,這就是龍宮奇妙之處。

陸方來回的走著,眼眸之中帶著一些驚嘆,同時搖了搖自己的腦袋,帶著一些感嘆。

「這裡面的寶物,可惜了。」陸方開口說道。

就在就在陸方來回走了幾步的時候,突然就聽到了一個聲音響了起來:「爸爸我餓了。」

陸方低下頭看著自己的手臂上的小黑龍,原來就在這個時候,小黑龍醒了過來,渾身有氣無力的,此時已經縮小了一圈,彷彿在這個過程之中受到了極大的影響。

它好像是消耗了不少自己的精氣神,所以才會變成現在的這幅模樣。

陸方頓時感覺到一陣的心疼,你的口袋中取出了許多的肉食,這都是在之前的時候獵殺的怪獸。

看到面前這些東西,小黑龍眼眸之中露出了驚喜,張開了自己的嘴巴,一口就是把面前的這些怪物吞了下去。

下一刻,小黑龍閉上了自己的眼睛開始消化起來,幾分鐘之後這才站了起來。

「爸爸,還不夠,我好像是在這個過程之中,被激活了不足虧虛的狀態,現在我好餓。」

小黑龍這副可憐的表現,陸方頓時露出了苦笑。

於是抬手一揮,之前獵殺的那些巨獸全部都是扔在了地面之上,同時還把它們的元珠都是拿了出來。

看著面前擁有著這麼多的好東西,小黑龍張開自己的嘴巴,再一次一口直接吞了下去。

沒過多久之後,小黑龍又是睜開了自己的眼睛,苦巴巴的盯著面前的陸方,命的搖晃著自己的尾巴。

這讓陸方不由得皺起了自己的眉頭,萬萬沒有想到小黑龍表現的這麼異常,彷彿恰恰是一隻非常渴望美食的小狗。

「哎!」

這讓陸方一拍自己的腦袋,覺得壓力山大。

小黑龍沒想到這麼能吃,這是要把自己吃空的結局啊陸方想到這裡就感覺到心裡頭有些心慌。

不過他很快就鎮定下來,摸了摸面前的小黑龍。

「你把我的東西都給吃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只是一些丹藥了,不過在接下來的時間裡,我會給你獵殺到足夠多的獵物的。」

不過就在這一刻,陸方突然就是摸著自己的下巴,想到了之前的玄武之血。

玄武之血之中蘊含著魔性,而小黑龍則是小魔龍,魔龍本身體內就擁有著魔性,而且不受到影響。

可以說,魔龍本身就是要吞噬這些生靈,不斷成長起來的。

下一刻,陸方盯著面前的小黑龍,帶著凝重的神色對著它問道:「你會不會吞魔功?」

小黑龍仔細的思索了一會兒,就對著陸方點了點頭:「當然會呀,這是天賦能力,在剛才的時候,我已經覺醒了這種能力。」

「那就好!」陸方的眼眸之中露出了一縷驚喜。

此時的小黑龍肚子裡面傳來了咕嚕咕嚕的響聲,同時他的皮膚也在變的干皺,彷彿它的能力被激活之後,就必須得進食大量的食物,才能夠恢復自己的身體狀態。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