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多舍利子?這黃皮子當年做的確實有些過分了,難怪密宗的那些人會如此的追殺他!”

當黃大師掏出那串珠時,不遠處一個大胖子拍拍自己圓鼓鼓的肚子說道。

他旁邊站立的一名皮膚黝黑、身穿暗紅色毛毯,肩頭斜搭着一塊黃布的喇嘛正在閉目養神,聽到大胖子聲音,睜開眼睛。

一雙仿若星辰的眼瞳看向大胖子,眼瞳的主人開口道:“賈志文,阿拉引導我在你身邊並不是爲了聽你詆譭我們,而是想要追回阿拉失去的寶物,所以希望這樣的話你以後不要再說了!”

“嘿!我這小爆脾氣!”胖子賈志文怒道:“你個巴扎嘿,我說話你都要管?還有沒有言論自由了!”

“我不叫巴扎嘿,我叫骨德!”嗒嘛皺眉道。

“OK!OK!你叫good!你good,我bad!什麼好事都是你做的!惡人我來做行了吧?”賈志文嘟囔了一句,說道:“反正你記住你的約定,我只幫你提供情報,至於找黃大師的麻煩,你自己搞定就好了,我是不會插手的!”

“你這樣做就夠了!事後我會把天山雪蓮給你的!”古德知道賈志文爲什麼要重複再提一遍。

“嘿嘿!有你巴扎嘿這句話我就放心了!”賈志文嬉皮笑臉,口水嘩嘩道:“天山雪蓮我還真沒有嘗過是什麼滋味!”

“不是巴扎嘿,而是骨德!”喇嘛又重複一遍。

賈志文不在意的擺擺手,說道:“good,good!我知道了,你記住我們之前的約定,一進入輪迴碎片,我們就再沒有關係了!出來後一定要把天山雪蓮交給我!”

骨德冷哼一聲,偏過頭去,但賈志文顯然已經習慣了骨德的談話方式,知道他是默認了,所以不再說什麼,而是又將目光投向了趙小川的方向。

趙小川周圍的圍着黑斗篷們在黃大師大喝一聲後,齊齊噴出一口鮮血,而不動明王身體一顫,

原本砸向黃大師的拳頭一轉,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轟!

以不知火組織的人員爲中心,在他們方圓十丈之內的地面碎成無數的板塊,像是波浪一般向着四周擴散開來。

一個巨大的深坑出現在場地中心,不動明王拳頭帶起的衝擊波更是將所有的黑斗篷衝上了天空。

“麻蛋,到底不是自己的身體,控制起來還是有些不方便,不然單單是這一拳就可以解決掉眼前這羣螻蟻了!”

黃大師看到不知火成爲飛起,不動明王消散,趙小川頭頂的“卍”字印消散在空中,低聲咒罵一聲。

“該死的!抵擋不住輪迴碎片的吸力麼?”

周圍的不知火成員飛向黑洞中,攪成碎片,青色的天空和腥紅的血液呈現出一股詭異的黑色,凌風看到眼前的場面,暗罵一聲。

“啊~”

正當這時,一聲尖叫聲響起,凌風眉頭皺起,轉頭向着聲源望去,不由臉色一變。

“崔美美,這裏你先守住,我把幽光浮沙給你,一定不能讓黃皮子接近趙小川!”凌風焦急的說道,同時將一個小布袋遞給崔美美。

“現在這種時候你去做什麼?”崔美美罵道。

“影兒,那黑色斗篷中的人是影兒!”凌風指着遠處一個快要接近黑洞的黑斗篷,急忙解釋了一句,化作一道星光飛了出去。

“影兒?凌影?她不是被留在房間中了麼?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

這個念頭在崔美美腦海中一閃而過,然後她便不再過問凌風,專心的守在了趙小川的身邊。

“憑藉一個女娃娃也想當我的路?”黃大師冷哼道:“女娃子,你快快讓開!本大師不傷你性命,不然。。”

“黃皮子,有種你就過來吧?”崔美美打斷黃大師,手中的小布袋向着黃大師扔去。

“不許叫我黃皮子!”黃大師大怒,伸手一指,小布袋驟然在空中炸開。

點點如同夢幻的星光在空中散開,在青色的空間中顯得非常的扎眼,但卻又給人一種迷濛的感覺。

黃大師看到這些星光,眼中閃過一絲恍惚,但很快又恢復了原狀,隨即怒聲道:“小輩,安敢暗算本大師?”

黃大師說着,手中結印,身前的舍利子中冒出一個房屋大小的黃金獅子頭,猛然對着那那幽光浮沙一聲大吼。

幽光浮沙消散在空中,崔美美臉色一變,在趙小川身前劃出一道光膜,擋住了其他的幽光浮沙。

“吼!”

金色獅子仰天咆哮一聲,直直的向着黃大師衝去。

“不畏獅子印?不愧是黃大師,早就聽說黃大師不僅是茅山派的傳人,而且學了不少和尚的手段,看起來傳言不虛啊!這不知火組織看起來算是完蛋了!”

賈志文目光灼灼的看着黃大師,眼中閃過貪婪的神色,但隨即似乎想到了什麼,自語道:“只是這不知火的葉楓到底去了什麼地方?如果葉楓在這裏,恐怕黃大師也不敢那麼囂張,難道說那個傳言是真的?”

“那個傳言?什麼傳言?”骨德聽到賈志文嘀嘀咕咕,察覺問道。

賈志文翻了個白眼,道:“巴扎嘿,這和你沒有關係,你何必知道那麼多呢?”

“我要了解有關我敵人的一切信息!”骨德道:“還有我叫骨德,不是巴扎嘿!”

“嘿!好吧!告訴你也沒啥大不了,就是傳言不知火葉楓也已經消失不見了,現在不知火組織羣龍無首,知道了吧?”賈志文無奈道。

“不知火?葉楓?難道是貴族學校四大勢力之一,不知火的首領,傳說中你們這一屆最強詛咒之子,那個擁有不知火,有着不死傳說的葉楓麼?”骨德震驚地看着賈志文,不可思議的說道。 三天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看一看時間,已經是許子顏需要問自己拿解藥的時候了。

這一天,秦穆然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拿起手機一看,是一個陌生的號碼,但是直覺告訴秦穆然,這個電話他得接。

摁下接聽鍵,電話那邊傳來了一道熟悉的聲音。

「秦穆然,解藥呢!」

許子顏的聲音有些虛弱,看樣子,是十五斷腸散要發作了。

「我讓你辦的事情怎麼樣了?」

秦穆然避開話題,同樣問道。

「我已經完成的差不多了,血手幫的蹤跡,還有他們的打算都已經調查好了,你快將解藥給我,我的肚子好疼!」

許子顏面露痛苦的神色,說道。

「行!來龍鱗總部,一手交資料,一手交解藥!」

秦穆然笑了笑,很是爽快地說道。

「我是個講誠信的人,但是你是不是,我不清楚。不過你最好不要耍什麼花樣,否則的話,解藥都是現調的,若是有什麼差錯的,就對不起了!」

秦穆然故意提醒了一句,道。

「秦穆然,算你狠!」

許子顏本就疼的有些難以忍受,但是一聽到秦穆然這話,氣更是不打一處來。

不過,現在的他氣歸氣,可是他卻是沒有半點的脾氣,誰讓自己的命在別人的手中呢?

掛斷電話,秦穆然換了一身衣服后,便是開著車向著龍鱗趕了過去。

等秦穆然到達龍鱗的時候,許子顏也已經到了。

今天的他穿著一身黑色的大衣,帶著一頂中海五六十年代的帽子,像極了曾經的地下大佬。

不過,這身裝扮,放在現在,著實有些怪異。

就好像生怕別人不知道他是干偷偷摸摸事情的一樣。

來到龍鱗的會議室,秦穆然看著面前臉色慘白的許子顏,嘴角微微上揚,有些幸災樂禍。

「許大少,好久不見啊!」

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不過就三天,你這話是不是有些太假了!」

許子顏冷冷地看了眼秦穆然。

他感覺,秦穆然這哪裡是問候啊,簡直就是故意地諷刺自己。

「三天不短了,你難道不知道有一句話叫做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嗎?我說好久不見,有問題嗎?」

秦穆然自動忽略了許子顏的目光,說道。

「你說什麼都對!解藥呢,我快疼死了。」

許子顏捂著肚子,他感覺自己的肚子里彷彿有無數把利刃在無情地刮著,疼的背後都已經滲出了不少的汗珠。

秦穆然看著許子顏這個痛苦的樣子,眉頭微微一皺,按照他的配藥,三天的話,不會這麼快就體現出來,許子顏現在這個樣子,顯然答案就只有一個!

「這三天你是不是也嘗試著想要破解我的毒藥啊!」

秦穆然的臉上露出了笑容,一排潔白的牙齒暴露了出來。

「沒…..沒有!」

許子顏第一反應就是否定。

只是他的神情卻是已經出賣了他。

秦穆然將這一切都看在了眼裡。

「沒有?呵呵,你覺得我信嗎?我都已經跟你說了,我的毒藥除了我,沒有人可以解。嘗試破解的話,只能夠加快他發作的步伐,看你這樣子,肯定是試了。」

秦穆然笑了笑。

「你不說實話算了,我反正是按照發作的時間來給的,現在距離發作還有幾個小時呢,我可以等待!」

秦穆然看了看手錶,說道。

「別!你不能這麼對我!我手中有你要的資料!」

許子顏看到秦穆然翹著二郎腿,無所謂的樣子,頓時慌了。

現在這肚子的疼痛已經如利刃割取一般,若是再拖延個幾個小時,許子顏感覺自己還沒有被葯毒死,就已經活生生的疼死了。

「你的資料早晚都是我的,但是你想要擺脫我就要接受一定的懲罰!」

秦穆然對於許子顏可不會像對付女人那般心慈手軟。

若是現在不制服許子顏,以後還得了,接下來還需要這個卧底呢,萬一在重要的時候出幺蛾子,秦穆然可不敢冒這樣的險。

「不要!我現在就告訴你!」

許子顏知道秦穆然的脾氣,若是將自己調查的所有東西都告訴秦穆然,或許他心情一好就會將解藥給自己。

「行!要是真的有用,我就幫你免除痛苦!」

秦穆然眼中閃過一道精芒,計謀得逞。

他先施壓就是擔心許子顏這個傢伙耍滑頭,矇騙自己,現在,這種情況下,許子顏絕對不會再有其他的心思。

「說吧,你都調查到什麼了?」

秦穆然看著許子顏,問道。

「血手幫的幫主名叫裘玉傑,在他的手下有一個得力助手,外號叫做小諸葛胡風。」

許子顏看了眼秦穆然,道。

「哦?裘玉傑,呵呵,沒想到如此神秘的血手幫幫主也能夠被你找到。」

秦穆然笑了笑。

「他們在哪裡,你可知道了?」

秦穆然接著問道。

「知道!」

許子顏點點頭,然後從自己的大衣中取出了一張紙來。

「這是我調查到的所有信息,上面有著裘玉傑他們隱藏的地址,以及血手幫的基本資料。還有第一組在血手幫里的人員安排。」

許子顏將紙遞給了秦穆然,認真地說道。

秦穆然接過紙張,當看到上面的調查結果以後,眼中閃過一道精芒!

這裡面的資料實在是太重要了。

三幫對於血手幫沒有任何的辦法,最為主要的原因就是血手幫實在是太神秘了,哪怕是三幫聯合出動都沒有找到血手幫這群人躲藏的地方。

他們就好似地鼠一般,躲在了地底,除非挖地三尺,否則的話很難將他們找出來。

再加上他們的背後還有一個第一組,第一組的力量絲毫不遜色冥王神殿,所以,有第一組的幫助,三幫想要再尋找,就有些困難了。

但是現在許子顏查到了血手幫隱藏的地方就完全不一樣了。

饒是你血手幫躲的再深,躲得再巧妙,三幫都彷彿開了透視掛了一般,輕而易舉就能夠找到你們的位置!

「這是解藥!能夠撐30天!」

秦穆然順手扔出了一包葯給許子顏。

「30天?你想要的我都已經幫你弄到了,為什麼你不幫我解除?」

許子顏怒了。

「因為我不放心你!」

秦穆然堅定地說道。

「我不相信你能夠放棄心中的仇恨,而且我還需要你幫我做事!」

秦穆然笑了笑,隨後將紙張收入懷裡,站起身來,道。

「記住,不要再嘗試破解,否則30天的解藥,估計只能夠撐住15天,還有幾天就要過年了,我不在中海,你到時候毒性發作,找不到我,就算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你好自為之!」

秦穆然說完,便是不管臉上滿是憤怒的許子顏,轉身離開了會議室。 “你似乎對於葉楓非常的瞭解啊!”賈志文驚訝的看着骨德,但很快又鄙夷的說道:“但是你也不用那麼誇他吧?好歹我也算是和他同一級別的人,也沒見你這麼佩服過我!”

“你是逗比!他不是!”骨德凝重的說道。

賈志文神情一滯,狠狠地瞪了骨德一眼,沉吟片刻,說道:“如果真的葉楓出了事情的話,這局勢恐怕又要有變化了?”

“變化?你是說各個勢力會對不知火組織不利?這都已經快要進入輪迴碎片了,應該不太可能吧?”骨德瞬間此處了賈志文的意思。

“不,你錯了!之前黃大師攻擊不知火,他們沒有出手就是在顧忌葉楓,如果他們知道葉楓不在,嘿嘿嘿!畢竟在進輪迴碎片前少一個敵人,那得到七葉還魂草的概率就更大一些!”

賈志文一臉賤笑的說道。

“你要出手?”骨德皺眉道。

“我幹嘛要出手?”賈志文說道:“可是有人比我心急多了!”

骨德一愣,連忙轉頭望去,看到無數的長箭劃破天劍,帶着駭人的螺旋勁道直直的刺向趙小川。

黃大師轉身看着密密麻麻的長箭飛來,臉色一變,控制着獅子頭將他包裹起來。

“叮叮噹噹”一陣作響,長箭從空中掉落,黃大師惱怒地在空中尋找着長箭飛來的源頭。

“趙小川,快點把胡籽交出來!不然我們手中的滅神弩下次射中的就是你們的心臟!”

長箭的源頭,一排身穿緊身紅衣的女子剛剛放下手中的弓弩,張妍從後面竄出來大聲喝道。

“小娘皮,差點射到本大師知道麼?”黃大師可不管那麼多,直接開口罵道。

張妍直接回罵:“你這黃皮子,快點滾開!這是本小姐和趙小川的事情!”

“小川哥哥的事情?”

不遠處的李若曦聽到張妍的聲音回頭望去,眼中充滿驚訝。

“趙小川什麼時候和不知火組織的人混在一起了?”

安希俊也感到驚訝,但立刻他便衝着李若曦道:“若曦,不要參合進去!現在我們的黨務之急就是進入輪迴碎片。”

“可是小川哥哥他.。。”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