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桃花源,不僅要通過一片桃花林,還需要穿過一個石洞。

石洞有一丈高,下面有一條,貫穿的小河流。

河流不深不淺,正好可以載着小船。

來來往往,有船家拉客爲生。

南天也叫了一艘小船,給了船家幾個銀河幣。

“跟上前面的船!”

南天吩咐一聲。

“好勒!”

船家撐着竹竿,搖動小船,緩緩地進入石洞。

“小夥子,你也是來尋覓桃花仙子的嗎?”

船家問道。

南天笑了笑:“本來,沒有興趣,可以來到這桃花源中,桃花仙子名氣甚大,我也有些好奇。故而也想看一看。”

“那是的,桃花仙子,可是我桃花源的驕傲。不過,現在,外邊都是一些浪-蕩紈-絝子弟。他們可壞了,一直在打桃花仙子的主意。我們很討厭他們。”

“我觀小夥子,你的面相很是純澈,不像是那些人,因此多說了些話。小夥子,不要見怪呀。”

船家笑道。

南天擺了擺手:“船家,可否跟我多說一說,這桃花仙子的故事?”

船家面色祥和地道:“這桃花仙子呀。美若天仙,自打去年來到我們桃花源裏頭,就開設了一個醫館。我們桃花源是世外桃源,來到這裏的人,大都是不想與外界有紛擾。”

“不少人,都是患有重疾,得不到醫治,這能來此躲避。桃花仙子一來,不僅不收費用,還輕輕鬆鬆地就幫我們治好了疾病,還教授了我們一些強身煉體之法。諾,本來,我也不是很強壯,但是現在,我不用召喚機甲,就可以輕輕鬆鬆地撂倒十幾個壯漢。”

“強身煉體之法?船家,可否跟我演練一番。我參考參考。”

南天問道。

船家呵呵一笑:“沒問題,不過這船小。我就略微表演一二,讓小夥子,你見笑了。”

說罷,船家開始演練了起來。

船家一拳一式,像虎,像鹿,像熊,像猿,像鳥。

南天恍然一驚:“這不是五禽戲嗎?”

船家憨憨一笑,停了下來。

“小夥子,你認識這把式?這是桃花仙子,傳授給我們的。”

船家解釋道。

“華佗的五禽戲?古武時代,最好的強身煉體之法,真正的精髓奧義,一直就是絕密。這船家演練的就是最精髓的部分,不是街市上一些糊弄人的把式。我當年用許多天材地寶才換得這其中精髓奧義。”

“滄海桑田,時光悠悠!如今,已經不是古武時代,而是機甲大時代!沒有想到,華佗的五禽戲還傳承到了現在,那桃花仙子到底是華佗的什麼人?五禽戲的精髓奧義,華佗可是看得比寶貝都寶貝!”

南天,心裏頭暗道。

“好了,我也該加快速度了。這石洞,挺長的,我們要十幾分鍾才能出去。”

船家,笑呵呵着道。

正說着,船家也撐着竹竿,將小船搖到了石洞深處。

此刻,一片漆黑。

伸手不見五指。

船家也點了一盞油燈。

在石洞裏頭,也算是有了一絲光明。

忽然間,一股危險,襲上心頭。

南天遽然間將船家,往旁邊一拉。

“砰!”

一顆槍子,射-了過來。

幸虧,南天拉過了船家。

否則的話,船家剛纔就會斃命。

“是軍用a級高爆機槍的子彈。”

“是軍方的人!到底是誰,給我滾出來!”

南天大喝一聲。

船家也是有些驚魂未定。

“多謝相救!”

船家對着南天,拜謝道。

“噗嗤!”

“噗嗤!”

從河流裏頭,遽然間冒出了許多全複式武裝的男子。

“少主有令,今日起,封閉這條道路。沒有少主的通行令,誰也不許進入桃花源!”

一男子,冷喝道。

“封閉桃花源? 愛在盡頭,盡頭再愛 好大的口氣?你家少主是誰?”

南天冷冷一笑。

那男子倨傲一笑:“我家少主乃夢洲星高級區警備總長的獨子!”

“區區一個警備長的獨子,就敢如此放肆?”

南天不禁一笑。

再來看看,這些人的修爲,也是挺低的。

看似全複式武裝,手裏頭持有的都是高尖端武器。

但是,大部分人,都是機甲戰師級修爲。

爲首的那男子,也不過是九品機甲戰尊。

對於,已經是一品機甲戰王,見慣了機甲戰皇,見多了大場面的南天來說,這簡直就是跟小孩子過家家一般。

“大膽!污衊我們警備人員,該死!”

男子沉聲一喝,頓時下令攻擊。

幾十個人一擁而上,撲向南天。

南天搖了搖頭,大手一揮。

一道金光閃過。

“咔嚓!”

“咔嚓!”

幾十個人頭,怦然落地。

包括,那個囂張的機甲戰尊,同樣是殞命當場。

所有的人,都不過是南天的一擊之敵。

船家也被驚訝壞了。

他沒有料到,南天竟然如此的厲害。

那可是幾十個全複式武裝的警備軍士,在一起的戰鬥力,完全可以毀滅一個村鎮。

“小夥子,不,大人!您真是神勇!”

船家目瞪口呆地說道。

南天搖了搖頭:“諾,我給你轉一千銀河幣,船家你先回去吧!接下里的路途,我自己來走!”

說罷,南天飛身而起,腳踏河水,如同蜻蜓點水一般,很快就消失在石洞深處。

船家感嘆一聲:“真是神人也!這一次,只是不知道,對於桃花仙子來說,是福還是禍呀?”

南天健步如飛,很快就出了石洞。

剛纔,那羣警備軍的出現,讓南天很是生氣。

哼,竟然在桃花源的必經之路,設下埋伏,截殺過路人。

南天現在身爲紅印紫淵衛,有區域局部性的立法大權,往大的方面說,有責任去維護銀河星系的和平。

“不管是爲了桃花仙子,還是爲了銀河聯盟,我今天非要好好教訓那羣***-崽子們!”

南天心中暗道。

出了石洞,便是桃花源。

這裏鳥語花香,宛若世外仙境。

沿着青石小路,再走上一二里,便是桃花仙子的醫館所在地。

南天不敢耽誤,快步而走。 走到醫館附近,南天定睛一看,都是黑壓壓的人。

一大羣衣着華貴的公子哥,將醫館裏三層,外三層地圍了起來。

南天持劍而來,不禁皺了皺眉頭。

也有一些人,注意到南天了。

“嗨!小子,你是哪裏來的?快點報上家門!”

有人呵斥道。

其中,一個冬瓜臉的青年,更是目光閃動,心中疑惑地很。

他就是高級警備區警備總長的獨子。

他已經在石洞附近,佈置了幾十個身手矯健的警備軍士。

南天顯然是新來的,那羣軍士沒有攔住南天。

只能說,南天的身份,讓那羣軍士忌憚,不敢動手,甚至違背了自己的命令。冬瓜臉青年,心中暗道,感覺自己似乎又多了一個勁敵。

冬瓜臉青年,看向南天,也是有些害怕。

南天冷冷一笑:“無門無戶,布衣草莽!”

“哈哈!”

“布衣草莽,也敢過來,想見桃花仙子?有多遠,給我滾多遠!”

當即有人發出狂笑聲。

拐個惡魔做老婆 唯獨,那冬瓜臉青年,陰晴不定。

“布衣草莽?我在那石洞外,已經佈置了幾十警備軍士,各個都是高手。你如何能夠進來?我們在這裏的都是夢洲星的權貴,我勸你,莫要隱藏身份,否則吃了苦頭,休怪我等無情。”

冬瓜臉青年,沉聲說道。

南天目光冰冷,盯着冬瓜臉青年。

“原來是你在石洞裏頭,佈置的人手。你的那些人,全部被殺了!就這麼簡單。我還準備找你算一算賬。你不是一方地方官員,又甚權利封閉道路?”

南天冷喝道。

冬瓜臉青年,還未答話。

有一個尖嘴猴腮的小青年,躥了出來。

“吹牛皮!警備軍中的高手,幾十人在一起,足以屠村滅鎮,就你一個傢伙,如何殺得光?我估計你就是從小路來的。”

驚華絕世之全能小廢柴 小青年,嘲諷道。

冬瓜臉青年,也是釋然了。

“沒錯,你肯定是當地人,知道某一條小路,然後饒了過來。我佈置的警備軍中,實力最強的都是機甲戰尊級高手,是我父親手下的得力助手。你能夠斬殺機甲戰尊?我纔不信呢!”

冬瓜臉青年,哈哈一笑。

“小子,你敢欺騙我,我要你不得好死。”

冬瓜臉青年,陰狠之色,頓時暴露了出來。

說罷,就要召喚機甲,與南天廝殺。

忽然間,一片黑雲襲來。

衆人,直覺光線一暗。

許多青年,都是大叫:“冰山宗的少宗主,來了!”

再仰望天空,天空上頭,漂浮着一艘巨大的寒冰戰船。

這戰船,非常的奇特,船艙上面,馱着一座高達百米的冰山。

整個戰船寒氣逼人,龐大異常。

許多人都是心中一凜。

熟悉的人,就會知道,這個戰船,可了不得了。

是冰山宗的最先進的古戰船。

雖然,名爲古戰船。

但是,這艘戰船,卻是被冰山宗,聘請了許多著名科學家,進行了改裝。

這艘戰船,已經是結合了古機關術和現代科技的綜合體。

若是,非要進行具體的定級。

這艘寒冰戰船,可以勉強名列:s級!

不過,對於開慣了,真正的s級飛船“太谷號”,又見識過sss級“唐人號”的南天來說,這寒冰戰船,根本不算什麼,稀鬆平常的很。

“花架子,戰船,就戰船,非要上面,放一座冰山。 離婚無效:總裁前妻很搶手 在戰鬥中,很容易被雷達探測到,並且擊毀!”

南天,心中嘀咕一聲。

不過對於,夢洲星上的“土鱉們”來說,就寒冰戰船,可了不得!

畢竟,夢洲星也就是一個一等殖民星。

大部分人,眼界有限。

“是寒冰戰船,好氣派呀!聽說可以媲美s級飛船,戰艦呢!冰山宗,不愧是咱們夢洲星上第一宗門!”

“是呀,是呀!這寒冰戰船,肯定是直接撕裂空間,跨越而來!好一個瀟灑!”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