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過小胖的講解,陸方這才知道,這所謂的新生比武大會,不過是為了鼓勵新生,好讓他們和對手交流一番。

其實這個比武大賽,也有另外一重意義,那就是讓所有的新生都展示自己的實力,把自己的天賦表現出來,如有其他班級導師看得上的話,就會進行交涉,可以的話,就讓這名新生給轉移到別的班級,畢竟可不能隨便讓一個人才給埋沒了。

說到底,比武大會算得上是一個武台,不過小胖可沒有任何信心想上台表演,因為新生勢力越來越大,根本不是他們這些碎五行的小子可以比擬的。

據說這一次招收到的40多名新生,有好幾名學生到了破陰陽後期大圓滿的境界。

想突破到破陰陽後期大圓滿的境界,可不是這麼簡單,南鹿學院里的一些老生,在這裡修鍊了兩年才可能達到此等境界,而新生進入這裡就已經到達這個實力,說明這些人全都是天之驕子,給他們展現自己實力的舞台。

陸方點點頭,這才明白這個比武大會的作用,他也沒有任何想前往參加的意思,最多是見識一番。

雖然是新生的一個別院,不過場地還是非常大,陸方和小胖也是走了五分鐘的時間,才到了一個巨大又遼闊的廣場。

所有新生都出現在這裡,場地中央有一個巨大擂台,在這期間還出現很多陌生的臉孔,只是這些人都是一副老油條的樣子,必定是學院里的一些老生過來觀看新生的比賽。

就是因為這些老生的出現,導致現場人潮湧涌,而且氣氛高漲。

陸方和小胖也是不動聲色的進入了人群中,隨後靜靜地看著台上的打鬥。

此刻,在擂台上打鬥的就是之前主動找陸方想交朋友的龍清妍。

龍清妍的對手是一名比較普通的學生,而龍清妍使用的招式非常的凌厲,那名男學生被打得有一種措手不及的感覺,在場誰都能看得出來,那名男學生輸掉是遲早的事情,因為龍清妍擺明是在鬧著玩。

不知道為什麼,陸方總是感覺龍清妍身上散發著一股特殊的氣息,之前在飯堂遇到龍清妍的時候,並沒有感覺到這股氣息的存在,如今進入戰鬥之後,卻有著一絲異樣,出招的那凌厲招式和力道更讓陸方驚訝不已。

從這招式和力道來看,龍清妍的實力應該已經到了破陰陽的地步。

「陸方,你看到了嗎?大家族的子弟就是不一樣,哪怕不過是女兒身,也同樣有如此強大的天賦和實力,小小年紀就已經到了破陰陽的狀態,要是我,也不知道修鍊幾輩子才能到這實力。」

小胖誇張的開口,心中一陣羨慕。

「你能不能不要這麼悲觀,要對自己有那麼一點點的信心,你可否聽說過功夫不負有心人?男人怎麼能說不行,就你這個樣子,還想泡到妞?」

看著小胖羨慕妒忌恨的樣子,陸方不由開口鼓勵。

「我和你不一樣好嗎?你是一個….咳咳,反正我們就是不一樣的存在。」

原本小胖還想說什麼的,可話說到一半的時候,突然意識到了自己的話有點錯誤,趕緊更改了過來,弄的陸方一陣翻白眼。

隨著小胖的聲音響起,正在擂台上苦苦掙扎的那名男學生,也在這一瞬間頂不住那凌厲的攻擊,被龍清妍一拳擊落在地,這一場比試,他已經失敗了。

「龍家二小姐的實力果然恐怖無比,在下徹底被你折服了。」

雖然輸給了一個女人,不過這名男子還是非常樂意承認自己的不足之處,畢竟從頭到尾他一直被龍清妍壓著打。

「承讓!」

龍清妍沒有過多的動作,簡單的一句話就已經轉身走下了舞台,現場響起了一陣歡呼聲,這些歡呼聲都是從那些過來觀看比賽的老生口中發出的,特別是一個染著紅色頭髮的帥氣男子,更是吹起了口哨:「龍小妹,你果然是可以的。」

紅髮男子朝著龍清妍叫喊,臉上充滿了濃濃的笑意,不過龍清妍卻沒有在意紅髮男子的話,而是平靜回到所呆的地方。

說起來也是有點苦澀不已,在場所有學生都由他們的導師帶著一起過來,唯獨只有張超和小胖沒有導師帶著過來,更可悲的是,之前也有兩名學生和陸方同一個班級,可他們早已經躲在了宿舍里,靜靜的修鍊,不知道的話,陸方必會以為這個班級只有他和小胖兩個人。

現場的人也是一陣議論,裁判也在這一瞬間,再次開始宣布:「比賽已經結束,接下來有請下一位挑戰者。」

這所謂的比武大賽,不過是讓這些新生自主的上台,等候對手的出現,順序全是讓新生自由做主,但經過了剛才那場戰鬥之後,現場的新生沒有任何一個人願意上場,出現了短暫的尷尬。

不過很快就有一個風度翩翩的男子,從人群中走上了擂台,他手中還拿著一把摺扇,配合著那略微帥氣的臉孔,大有一副翩翩公子的感覺。

這個男子當初也是在新生中出盡了風頭,沒錯,就是寧家少爺,寧少澤。

不過寧少澤上台之後,場上就安靜了下來,沒有任何一個人敢開口說話,更沒有任何一個人願意走上擂台。

「本少爺今天就站在這裡,你們誰想挑戰我的話,就儘管上來吧。」

看著現場安靜的場面,寧少澤非常滿意,他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只是現場偏偏沒有任何一個人敢站出來,處於一個極其尷尬的場合。

寧少澤也在這一瞬間皺起了眉頭,原本他是想在這擂台上展示一下他的實力,獲得一些美女的關注,但現在根本沒有挑戰者,壓根讓他發揮不出自己的實力。

「裁判,我可以自主找一名學生進行挑戰嗎?」

無奈之下,寧少澤只能把目光移到了裁判身上,讓這名裁判微微一動,隨後點點頭:「可以的,比武大會本就是讓大家有所交流,所以你可以隨便在這些新生中進行挑選,對他們發起挑戰。」

聞言,寧少澤點點頭,隨後把目光移到了擂台之下,目光不斷的掃射,好像在找著能和他對戰的人,不過所有人看到寧少澤目光移過來的時候,都不由自主的把目光給移開,很明顯是不想和寧少澤交手。

原本寧少澤的實力就已經到了破陰陽前期,這樣的實力在這裡已經可以稱作為準老生了,畢竟招進來的40多名學生中,多數是處於碎五行的狀態,以他們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打敗寧少澤,除非是進入天階班級那六名學生。

而且還有另外一個原因,拋開寧少澤的實力不說,就他那龐大如牛的家境,就足以讓他們望而止步,準確來說,就算他們有能耐打敗寧少澤,也不敢使用出來,誰知道寧少澤輸了之後會不會惱羞成怒,到時做出一些對他們不利的事情,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他們自然不會做。

很快,寧少澤的目光已經落到了一個角落中,因為角落裡靜靜的站著兩個人。

冷梟總裁的棄婦情人 只見寧少澤嘴角升起一絲邪笑,隨後把手指指向了那個角落:「你上來和我比試一下。」

聞言,眾人不由心中一驚,順著寧少澤手指的方向,發現這個角落中站著兩個人,一個身材比較標準,另一個卻肥胖如豬。

沒錯,這正是小胖和陸方,寧少澤手指指的位置就是陸方所站立的地方,讓陸方眉頭一挑。

這是啥情況?難不成是我人品不好?

我他媽怎麼去到哪裡都會受到別人的注意,老天你是在和我開玩笑嗎?我只想安安靜靜的做個美男子,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陸方心中一陣感慨,也沒有任何想上台的意思:「裁判,請問我可以不接受挑戰嗎?」 裁判又是一愣,他從來就沒有聽說過這樣的問題,不過他還是開口回答:「可以的!這本就是一個自主的比武大會,如果你願意挑戰的話你就接受,不願意的話,可以拒絕。」

聞言,陸方沒有任何的猶豫,對著寧少澤擺擺手:「不好意思,你這個挑戰我不接受。」

「我記得你叫陸方是吧?你身為一個男人,面對挑戰竟然視而不見,你這樣做真的對得起你男人的尊嚴嗎?你就不會感覺到有所恥辱?」

面對陸方的拒絕,寧少澤微微一愣,很快嘴角就露出了一絲冷笑,他想使用的正是激將法。

之前陸方在飯堂里可是大出風頭,寧少澤認為是陸方搶了他該有的風頭,畢竟他身為寧家三少爺,這種主角光環就應該降臨在他身上,但陸方的出現卻改變了這一切,他很想不明白,陸方這樣一個平常的小子,為什麼會吸引到龍清妍和唐艷夢的目光。

今天,他剛好趁著這個機會大出風頭,也好讓那些美女看清楚,他寧少澤才是最強的。

「不管你怎麼說,反正我是不會接受挑戰的,如果你偏要這麼說的話,那我只能和你說,我打不過你,你總該滿意了吧?」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陸方竟然表現得非常的孬腫,徑直說出了他打不過寧少澤,說實話的,在這個世界很少有這麼懦弱的一面。

就算你實力再這麼差,受到這樣的激將法,也必須要出去找自己的尊嚴,而陸方卻已是一臉的無所謂,這件事引起現場很多人的不屑。

但誰都沒有注意到,此刻站在不遠處的龍清妍眼中露出了一絲期待和奇異。

國民的岳父 寧少澤根本沒有意料到陸方的回答會如此直接,當著眾人的面承認他不是自己的對手,讓他感覺一拳打在了棉花上,軟綿綿的,非常的不舒服,卻無可奈何,因為陸方已經認輸了。

這小子怎麼回事?

他怎麼就不按套路出牌?

寧少澤非常不解,只能放棄陸方這一個目標,與此同時,他把目光落在了小胖身上:「你,上來和我對戰。」

聞言,小胖一愣,一臉不可置信的指著自己:「什麼???你說我?」

「沒錯,就是你,少來這麼多的廢話,讓你上來你就上來,不然的話會有什麼下場,你應該非常清楚。」

寧少澤臉上充滿不耐煩,這一刻好像鐵定要找小胖的麻煩,這一點讓小胖心中異常不爽,口中小聲的嘀咕:「這大少爺到底是什麼情況?怎麼突然就找我出氣了呢?話說我這招誰惹誰了,如果我上擂台,豈不是被這傢伙打得渾身是傷?」

小胖說到這裡的時候,早已經哭喪著臉,在他正準備求饒的時候,寧少澤的聲音再次響起:「別說這麼多廢話,趕緊給我上來,不然的話,以後你就別想呆在這裡,我寧少澤說得出就做得到。」

聽到寧少澤這樣的話,小胖知道,他已經無法拒絕了,畢竟人家都說出了這樣的話,擺明是想要逼他上擂台,如果小胖不上去,只會受到無窮的報復,對於這樣的大少爺,他可不敢招惹。

這種情況之下,小胖只能緩步走上了擂台,雖然心中害怕的要死,但他還是死死的咬住牙關。

這一點讓陸方皺起了眉頭,其實對於小胖,他還是挺有好感的,雖然相處並不是很長,但陸方知道小胖絕對是一個很重情義的人,如果小胖出了什麼事,或是受到欺負的話,陸方必定不會撒手不管。

「很好,既然如此,我們開始吧!」

不給小胖任何說話的機會,寧少澤的身影已經在化為了一道殘影,快速地往小胖衝擊而去,他的拳頭之上,已經出現了一股強烈的厚重之力,這種厚重中還雜帶著一絲堅硬之感。

「哇!!竟然是雙重屬性的元氣攻擊??」

「看來這小胖子今天要悲劇了!!」

現場的人感覺到寧少澤拳頭上的氣息后,為之而感到驚訝,要知道,只要實力到了碎五行之後,身體里的多重屬性就可以表現出來,進行攻擊的時候,可以在元力上附帶自身本命屬性,你屬性越多的話,攻擊的力道將會越強,而寧少澤明顯是有雙重屬性,攻擊的力道自然更加強大,不僅會有土的厚重,也會有金的堅硬。

小胖一時之間被這樣的攻擊嚇到了,但他知道,這種時刻他不出手的話,他就真的有可能被打飛,所以他必須要做出一定的反應,這一刻,小胖舉起拳頭,把元力凝聚在此,附帶出了自己的本命元力。

小胖的本命屬性竟是火屬性,因為他拳頭之上附帶著一絲絲紅色的氣息,說明了他的屬性。

小胖這樣的動作,在寧少澤眼中無疑是用雞蛋碰石頭,引起了寧少澤嘴角的冷笑。

在寧少澤的攻擊和小胖對撞在一起的時候,小胖感覺手上傳來一陣裂骨般的疼痛,整個人因此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道,撲向了後面,狠狠的撞擊在地上,手中傳來劇烈的疼痛感,還出現了一絲骨骼爆裂的聲音。

原本小胖那肥胖的臉孔上,也流露出了一滴滴的汗水,很明顯,是因為痛苦導致的。

小胖心中那個苦啊!!

沒想到寧少澤會玩這麼大,一出手就是如此強力的攻擊,小胖現在真的有點吃不消。

就在小胖準備開口認輸的時候,突然感覺胸口傳來一股劇痛,讓他整個人因此飛在空中轉了好幾圈,隨後狠狠的摔倒在地,這一摔可直接把小胖摔的夠嗆,特別是胸口傳來那劇烈的疼痛,更讓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原本小胖已經準備要認輸了,只是身體的疼痛讓他說不出話,導致他根本無法認輸。

裁判緊張的看著現場的情況,也等待小胖認輸,無奈的是,哪怕小胖倒在地上,也沒有任何想認輸的意思。

這讓裁判非常的無奈。

要說無奈的話,小胖就更加無奈了,他憋屈至極,原本是想開口認輸的,偏偏就說不出話來。

「嗯?你還不準備認輸是嗎?既然如此,我就只能繼續向你挑戰了。」

寧少澤冷冷一笑,其實他不過是想藉助小胖,在這新生之中進行立威,這比武大賽就是一個最直接的表演舞台,剛才他擊打小胖的胸口是故意而為,為的就是不讓小胖有力氣認輸。

說完這句話之後,他整個人再次往小胖沖了過去,手中匯聚了大量的元力,在他拳頭上幻化一個張牙五爪的獅子頭。

帶著無比威勢的攻擊,這種情況下,如果小胖被擊中的話,就算不死也得脫層皮。

此刻的小胖已經受了很重的傷,更是不能說話,就算他能感覺到寧少澤的招式,也完全處於不能抵擋的狀態,這種情況下,小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寧少澤的拳頭往他的頭部打來。

我的私家星球 只是一瞬間,小胖已經閉上了眼睛,他認為今天必會因此而命喪於此,或是變成殘廢。

說起來真是悲劇,好不容易進入了南鹿學院,沒想到才過了一天的時間,就要變成一個殘廢了,也是天大的嘲諷。

小胖心中暗暗自嘲道。

「手下留人!!」

就在這時,場外突然響起一個略帶微微憤怒的聲音,硬生生讓寧少澤的動作停在了現場,現場的新生也因此讓開了一條路,陸方快速往擂台走了上來,臉上帶著無比陰沉之勢,凌厲的目光更是緊緊的盯住寧少澤。

「嗯?你小子想幹什麼?」

面對陸方突如其來的出現,寧少澤感覺有點意外。

「既然寧少爺這麼喜歡挑戰的話,今天我就挑戰一下,小胖是我的朋友,還請寧少爺手下留情,如果你非要進行戰鬥的話,我替小胖和你戰鬥吧,畢竟他已經輸了。」

其實陸方這動作也是出於無奈,因為他能從寧少澤的動作看出,他準備把小胖置於死地,像他這樣的富家子弟,根本就沒有把人命放在眼中,特別是像小胖這些小角色,就算死了,也不會有任何的責任。

陸方可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在他前面,一來是為了小胖,二來是為了他個人的責任心,哪怕是在華夏中,陸方也會插手管理這事,因為他那爛好人的心始終是改變不了。

寧少澤一聽,頓時樂了:「哦,這麼說來,你小子要和我比試是吧,我還想說,這小胖子實在是不堪一擊,一點意思都沒有,如今你突然出現讓我非常高興,來吧,讓我們好好的打上一場,我倒要看看你小子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陸方這樣的動作剛好合了寧少澤的心意,說實話的,他最想教訓的還是陸方,畢竟這小子之前的事情,實在讓他羨慕妒忌恨,他剛好可以趁著這個機會對陸方立威,也好讓龍清妍和唐艷夢看清楚,誰的實力才是最強的。

「好,既然這樣,就等我把小胖安定好再說吧。」

沒有任何猶豫,陸方來到小胖身邊,隨後伸出手,輕輕在小胖的身上點了幾下,用手扶起小胖那200多斤的身體,走下擂台,隨後放在附近的一個台階讓他坐在這裡休息。

小胖剛才已經受了很重的傷,導致他根本不能說話,只能用擔憂和感謝的目光看著陸方,從小胖的目光中,陸方能察覺到擔憂,明顯是想讓陸方小心一點。

「你放心好了,我一定幫你報仇!」

陸方小聲在小胖耳邊說了這麼一句,隨後嘴角露出一絲邪笑,接著走上了擂台,這一句話讓小胖眼前一亮,其他人不知道陸方的實力,小胖可是知道的,畢竟陸方可是三重屬性的擁有者,當初他在台上可是親眼看到陸方的屬性。

面對陸方突如其來的動作,站在不遠處的龍清妍眼中的期待越來越高,連站在旁邊的唐艷夢導師也是一臉興緻勃勃的。

「來吧,我們開始。」 陸方沒有過多花里花俏的行為,來到擂台之上,就這樣靜靜站在離寧少澤不到五米的地方,他的眼神有些凝重,畢竟寧少澤的實力可是比他高上一個大級別,陸方的實力不過是碎五行前期,而寧少澤的實力卻是破陰陽前期,這可是一個大階段!!

陸方必須要小心應付,哪怕他有三重屬性。

「找死!!」

在寧少澤看來,陸方現在擺明是在裝逼,讓他心中大怒,只見剛才消失在他手中的獅子頭再一次出現,這獅子頭的上面還散發出三種顏色,三種顏色不停替換,看上去就如同一個在閃閃發亮的球一樣。

只是誰也不敢忽略這招式的存在,因為這獅子頭上總是散發著一股浩蕩的氣息。

寧少澤已經用出了本身的招式,陸方也沒有含糊,化手為刀,凌厲的眼眸更是在這一刻變得深邃無比,腦海中也在運轉著一些特殊的法訣,只是一瞬間的時間,周圍的能量竟然變得狂暴了起來,並且瘋狂的往陸方的手掌瘋狂涌去。

陸方的手掌在這一瞬間覆蓋上了一層紅紅的光芒,紅色光芒卻給人一種毀天滅地的感覺,連站在不遠處的唐艷夢皺起了眉頭,眼中露出了一絲異樣:「嗯?這小子好像有點意思,他果然不簡單,想來我以後必須要和他多接觸接觸了。」

寧少澤十分的驚訝,他如何也沒有想到,陸方會有如此強大的招式,這一招居然讓他產生了一絲絲驚恐的味道,更是帶著濃濃的威脅感。

當這種想法出來的時候,寧少澤臉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絲羞辱,想來他可是一個破陰陽的強者,竟然對著一名碎五行的小子產生一絲畏懼的心裡,讓他有點不能接受。

惱羞成怒之下,寧少澤的速度在這一瞬間展現出來,只見他的身影瞬間化為一道殘影,手中虛幻的獅子頭更是徑直往陸方打去。

這一瞬間,陸方竟然閉上了眼睛,原本的手掌在這一刻變成了兩隻手指,這兩隻手指在虛空之中打出了幾個奇怪的手勢,陸方的眼睛默默閉上,心中默念血龍星劍第一式!出!

陸方手指一甩,原本覆蓋在手上的光芒,在這一瞬間被甩了出去。

被甩出去的紅色光芒,在這一瞬間化為了一道紅色的劍芒,和寧少澤拳頭上的三色獅子頭撞在一起。

撞擊在一起的時候,周圍的氣息在這一瞬間變得狂暴了起來,如果這樣的場面在華夏發生,必會有人感嘆風雲變色!!

不過兩者的維持只是在一瞬間,就已經形成了一陣爆炸,還好這爆炸的風波並不是很大,沒有殃及到擂台旁邊的學生,不過這爆炸的風波異常巨大,讓現場颳起了一陣大風,甚至有一些實力弱的人,都因此而睜不開眼睛。

隨著爆炸聲的停止。

一個身影直接向後倒飛而去,砸出了擂台之外,狠狠的掉落在地,接著響起一個略為悲慘的慘叫聲。

讓眾人感到驚訝的是,飛出去的竟然不是實力低下的陸方,而是寧家少爺寧少澤。

更重要的是,如今的寧少澤十分狼狽,因為經過剛才那爆炸,他的衣服變得破爛不堪,有種灰頭土臉的感覺,身上滿是灰塵,掉落在地的那一刻,還以為是一個乞丐。

反觀陸方,一點傷害都沒有,他還是保持閉上眼睛的哪一個動作,隨著大家的目光,陸方緩緩睜開眼睛,隨後停止了一切的動作,臉上的凝重和冰冷在這一瞬間完全消失。

「寧少爺,承讓了!」

陸方拱手對著狼狽不堪躺在地上的寧少澤說道。

寧少澤懵了,他沒有想到陸方爆發出的這一招竟然如此凌厲,讓他有一種措不及防的感覺,導致他落個如此狼狽的下場。

當寧少澤反應過來的時候,快速從地上上去,眼中充滿了憤怒之色,就在他準備開口說話的時候,發現自己的身體已出現在擂台之外,這樣的比賽有兩個規矩,一是對方主動認輸,二是被打落擂台,如今的寧少澤明顯已經被打出了擂台,意味著他已經輸了。

當寧少澤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臉上湧現出濃濃的羞辱,原本他認為打敗陸方不過是十拿九穩的事情,但他卻在陰溝裡翻船,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太過於輕敵了,剛才在攻擊的時候不過是使用了六成的實力,卻硬生生被打的如此狼狽,說起來也是憋屈不已。

「我宣布,這一次的勝利者是這位少年,不知這位少年你的名字是?」

裁判顯得特別的尷尬,他根本不知道陸方叫什麼名字,就算陸方勝出了,也不知道該如何稱呼。

「陸方!」

陸方簡單留下了這麼兩個字,隨後轉身走下了擂台,但寧少澤那不甘的聲音卻再次響起:「小子,戰鬥還沒有結束呢,你急著下擂台做什麼?本少爺剛才不過是一時大意,我還要挑戰你。」

對寧少澤來說,這可是一個天大的侮辱,如果這個面子不找回來,他以後根本無法在眾人面前抬頭,這一口氣,他無論如何也咽不下去。

「不好意思,我已經累了,不想接受任何人的挑戰,如果你偏偏要挑戰我的話,我只能再次認輸,這樣你滿意了嗎?」

陸方一臉平淡的回答,這無所謂的表情,讓寧少澤更加的生氣。

「好了,都已經輸了,你又何必反悔呢?寧少爺,你看看你的著裝,還是趕緊回去整理一下你的形象,以免在這裡丟人現眼。」

就在這時,天階班級的導師唐艷夢開口了,她的聲音中,無時無刻都帶著一絲嬌媚。

原本寧少澤還想說什麼的,這一刻,卻硬生生停了下來,只能恨恨的瞪了陸方一眼:「小子,你給我等著,今天的事情我一必會找回來。」

說完,寧少澤直接轉身離去,狼狽不堪的離開這裡,其實他對於自己的形象也非常在意,今天落個如此狼狽的局面,他也非常著急,正好趁著這個機會回去整理自己的髮型和衣服。

這一幕讓現場很多新生暗暗出了一口氣,心中十分的舒爽,畢竟寧少澤整天一副老子最大的模樣,看著都非常的不爽,如果他不是寧家的少爺,或許早就已經遭到了大家的教訓,畢竟他是真的很討人厭。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