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神威空間並不代表虛化,需要時間,雖然短暫,但是對於宇智波斑這樣的對手來說,是致命的空擋,他的輪墓能力絕對能夠瞬間擊垮秦守,爲此只能想辦法虛化。

念動力終於成功的製造出了一個新的軌道,已經成了定局,宇智波斑也無從改變!

但是下一刻,秦守真心笑不出來了,這十二封印石柱的結界內,竟然干擾了秦守,神威的能力被無限的壓制,自身虛化的時間竟然無限期的縮短,僅僅只能使用三秒!

他真心有種吐血的感覺,明明給了自己希望卻瞬間又破碎了,這種前後的落差着實讓人抓狂,十二大封印石柱所立的結界,法則前所未有的凝練,否則也不可能作爲界壁來封印魔界入口,連魔皇都無法奈何。更何況是秦守取巧的空間能力呢?

真不愧是s級的任務,果然處處都是危機!

秦守心前所未有的提到了嗓子眼,接下來的七分鐘。面臨的可是宇智波斑的瘋狂式的報復啊……

輪墓一旦再次冷卻,只需要幾秒的時間,秦守就可能再次付出一條命的代價,三條命,完全不夠看啊……

同時秦守也下了一個最後的決斷,一定要把宇智波斑徹徹底底的鎖在魔界,不能跟他纏鬥。哪怕只是十秒,在宇智波斑的輪墓面前。秦守都只能被動打殘,完全不夠看,所以,他唯一的取勝機會。就是徹底把宇智波斑困在魔界,自己手中還有白虎聖皇留下的聖靈遺刻,還有當初空桑山出土的聖靈遺刻,只要再毀掉一個封印石柱,那麼自己就有充足的機會逃脫!

“哈哈哈哈……”一個突兀而且極爲囂張的聲音從魔界的空間裂縫中傳出,大片魔雲帶着翻涌的滔天魔氣升騰而起,“真是天佑我聖族啊,想不到一直等待這該死的封印石柱碎裂的日子這麼快就來了,我‘斯丟皮得’(stupid愚蠢)魔將第一個發現。只要報告給魔皇陛下,那麼我可就是立下了首功啊!哈哈哈……”

滾滾魔雲從結界的裂縫中竄出,竟然足足有成百上千個奇形怪狀。外表猙獰,體型龐大的魔族,爲首的赫然是那位聲音尖銳的魔將斯丟皮得,只見他青面獠牙,渾身都是黑黢黢的一片,魁梧而壯碩的身體滿都是藍灰色的魔紋。頭生一道黑角,口鼻之間噴薄着濃濃的硫磺氣息。

“多久沒有吃過人肉了啊!足足有千年了啊!哈哈哈……萬萬想不到。魔皇陛下的大婚之前,在鳥不拉屎的地方巡邏的我竟然能撞上這麼好的大運!哈哈哈哈哈……今天,獵個痛快!”這位囂張不可一世的魔將帶着大批魔族生靈駕馭魔雲緩緩的從裂縫中衝出,一個個猙獰的面孔充斥着嗜血和殘忍,興奮的桀桀怪笑,猩紅的長舌舔舐嘴脣,涎水嘩啦啦的流淌着。

它們是魔界正好撞上了結界裂縫的一羣實力強悍的魔族,一個個那叫興奮不已啊,把握住這次機會,打算衝出結界,進入人類的疆域,大片吞噬生靈血食,貪婪的品嚐人肉的美味,一個個嗜血猙獰,貪婪而恐怖,戰意嗷嗷,興奮地如同打了雞血似的在魔將斯丟皮得的帶領之下衝出空間裂縫。

至於萬一被強敵擊殺怎麼辦?

它們根本沒有想過!

因爲它們的首領可是一位魔將,相當於人類的尊者境界巔峯的水平!差一步那就是人族的十聖至尊,就相當於魔王的境界了!走到哪裏不都是呼風喚雨的存在麼!即便是遇上了人族十聖至尊級別的高手那又怎麼樣呢!他們打不過也有逃走的本事,哪裏去不得!

斯丟皮得魔將獠牙猙獰,興奮的不得了,雙眼血紅一片,黝黑的身軀散發着讓人心悸的氣息,因爲過於激動而噴出來的硫磺味的氣息幾乎燃燒起來了,可是他們剛剛出了空間裂縫,一下子就看到了遮天蔽日的巨大隕石,簡直把天地都籠罩上了一層陰影,如同黑夜降臨,這萬里直徑規模的恐怖隕石當頭就這麼砸了下來!

魔將斯丟皮得眼珠子都瞪出來了,黑黢黢的臉一下子綠了。

大片魔雲中原先囂張不已的猙獰魔族生靈一個個如墜冰窖,渾身僵硬,更有膽小的當場就嚇尿了!

噗~

一聲微不可聞的聲音伴隨着相比於整個隕石本身根本不算什麼的血霧爆裂,連運行的軌跡都不曾抵擋半分就直接碾壓過去了,秦守甚至都沒能發現,輕咦了一句,心道可能是有些小蒼蠅什麼的被砸爆了,這種小事不必在意,最終,秦守、宇智波斑連同整個隕石的本體連同細碎的石塊都統統落入了魔界!

封印石柱的結界終於被封閉了,空間裂縫也消失不見,空間恢復了預先的平靜,凝練的法則飛速的修補着這場戰鬥的痕跡,用不了半年就能恢復如初。 有了樂天的讚美,韓妮妮好像對樂天的好感大增,居然就這麼帶著滿是血的手套和樂天聊起了天。

「要不要幫忙?」樂天指了指。

「哦?也好!手套在那邊……」韓妮妮指了指角落的柜子。

樂天翻出一副手套帶上去,就過來給韓妮妮打下手。

「嘖嘖嘖……這人膽子可真大!」樂天嘟囔道。

「哼!只是一個膽小鬼而已。」韓妮妮哼了一聲。

「膽小?不會啊……這個傢伙寧可跳樓而死也不肯被毒死,你說他膽子還不夠大?」樂天說道。

「什麼?中毒?」韓妮妮一愣。

她仔細地看了看這個屍體的內臟,沒有看出什麼明顯的中毒痕迹。

她自認自己的水平已經極高了,不可能連這麼明顯的跡象也看不出來。

「是啊,中毒。」樂天點點頭。

「你從哪看出來的?」韓妮妮看著樂天。

樂天突然長長的吸了口氣,抬起了手。

「我從他血液中的味道聞出來的。」他神秘兮兮的說道。

韓妮妮一愣,連忙舉起手嗅了嗅,法醫的鼻子一般情況下對於各種惡臭的味道已經免疫了,但是對於別的味道依舊還是敏感的。

所以韓妮妮就聞到了一絲不同於血液的味道。

「這是什麼味道?」韓妮妮皺眉。

樂天攤了攤手。

「你就憑這麼一點味道就可以確定這個傢伙不是自殺?」韓妮妮看著樂天。

這難道是上面派下來的刑偵高手?專門來輔助他們查案的?

「嘿嘿,當然不是……」樂天笑了笑。

「那是什麼?你給我說說……」韓妮妮極有興趣的問道。

樂天撇了撇嘴。

「大不了有時間我晚上請你吃飯!」韓妮妮說道。

樂天馬上點點頭。

「這個人我不久前見過!」他說道。

韓妮妮一愣,謹慎的看著樂天。

「這個人去我那裡算命,我記得……他當時要算的是老婆肚子里的孩子是男是女,一個對未來孩子如此寄希的人,怎麼會突然自殺呢?」樂天慢慢的說道。

「不會是你告訴人家……老婆肚子里的是個女兒吧?」韓妮妮懷疑地問道。

「胡說……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難道我會不知道?算命算命,算命的行規就是盡量撿著好的說!偶爾就夾這麼一兩句不好不壞的話就足夠了,我是專業的,可不是那種見錢眼開的騙子!」樂天義正言辭的說道。

「你是大仙?」韓妮妮瞪大了眼睛。

開什麼玩笑!

幫了自己半天忙,而且和自己聊的無比投緣的這個傢伙其實是個算命的半仙?難道自己真的已經變態了,只能和這種伺候神仙的傢伙談得來?

「是啊。」樂天倒是沒有避諱。

「你……你不是上面派下來指導我們工作的啊?」韓妮妮簡直是無語了。

「我不是上面派下來的,但是我的確是來指導你們工作的!」樂天說道。

韓妮妮吸了口冷氣。

「砰!」

解剖室的門突然被撞開了,一個身影沖了進來。

「王八蛋!你特么是不是不想活了?我讓你在門口等著,你居然跑到解剖室!你知不知道老娘找了你多久?八層的警察辦公大樓老娘上上下下跑了兩遍!」蘇紫萱指著樂天的鼻子罵。

樂天和韓妮妮驚詫的看著這個暴怒的女人。

「蘇隊……」韓妮妮喊了一句。

蘇紫萱看了看她,這才稍稍壓制了一絲火氣。

「這傢伙在幹嘛?」她問道。

「呃……幫我解剖屍體。」韓妮妮回答。

「韓妮妮!你是不是也瘋了?怎麼能讓外人隨便觸碰這麼重要的證物!」蘇紫萱瞪著眼睛。

韓妮妮這個冤啊,她也不知道啊。

「喂!你別太過分啊,我也不是來混飯吃的,我至少給韓法醫提供了重要的線索!」樂天終於有機會開口了。

「你?什麼線索?」蘇紫萱哼了一聲。

「樂天說這個人不是自殺,他是中了毒之後,然後跳樓的。」韓妮妮說道。

蘇紫萱眨了眨眼,這不是胡說八道?

「胡說!當時現場你不是也去過了?這個人就在自己的辦公室裡面,當是除了他老婆之外根本沒有其他人在現場!」她哼了一聲。

韓妮妮無語。

「那也有可能是他老婆給他下的毒啊。」樂天說道。

蘇紫萱看著樂天。

「好!既然我們聘請你做這個特別顧問,這份工資你就不能白拿,為了向我們展示你的實力,這個案子就交給你……」蘇紫萱看著樂天。

她伸出手,遞過來一張證件。

樂天看了看,這是一張警局特別顧問的證明,相當於一張警官證!

他馬上接了過來。

「也好!」樂天點點頭。

蘇紫萱看著樂天自信滿滿的樣子,她也懶得去計較了。

「有什麼發現?」她看著韓妮妮。

前面的好幾件懸案都沒有頭緒,這些自殺跳樓的還來搗亂,真的是讓她非常頭大!

「暫時沒有什麼發現,死者的身體看起來很健康,進一步的化驗還沒有開始。」韓妮妮說道。

蘇紫萱點了點頭。

她看了看還戴著手套的樂天。

「你走不走?」

樂天點點頭,摘下了手套跟著蘇紫萱離開了解剖室。

韓妮妮看了看面前的屍體,中毒?就憑那麼點味道?

她決定暫時不進行解剖,先進行病理分析化驗,不過回想起來,那個男人倒是蠻奇怪的,韓妮妮不由得有點想笑,蘇隊這麼瘋狂的罵人可是不常見的。

「這裡就是你的辦公桌!」蘇紫萱指著自己辦公室里角落的那張桌子。

「你確定是這裡?不是這裡?」樂天又指了指另一邊那個寬大的辦公桌和舒適的辦公椅子。

「廢話!那是我的座位!」蘇紫萱哼了一聲。

樂天無語,這不是欺負人嘛?

不過看在那三千塊錢的份上,他也就忍了。

蘇紫萱看著樂天要離開的樣子,她以為樂天生氣了,急忙攔住他。

「你幹嘛?」

「回家啊!」樂天看著她。

「回家?你要違反合同?」蘇紫萱瞪著樂天。

「什麼違反合同?我可是兼職的……到時間下班了!」樂天掏出自己的老人機指了指上面的時間! 蘇紫萱無語,原來這貨只是要下班……

「別回家了,今晚加班,我帶你去剛剛那個跳樓的現場去看一看。」她說道。

樂天奇怪的看著她。

「只是一個跳樓案而已,有必要這麼認真?」他問道。

「呼……最近警局的壓力特別大,如果連這樣簡單的案子都不能給公眾一個滿意的答覆,那我們豈不是成了吃乾飯的了?」蘇紫萱舒了口氣無奈的看著樂天。

樂天眨了眨眼,豎了一個大拇指。

他反正是一個人吃飽了全家不餓的主,也不在乎什麼加班不加班的的問題,總之一句話,錢到位即可。

兩個人離開了警局,天色慢慢的暗了下來。

「吃不吃晚飯?」樂天問。

「吃吃吃……你一天到晚除了吃還能不能說點別的?」蘇紫萱沒好氣地問。

這話剛剛說完,她自己的肚子就咕咕的叫了起來。

樂天看了她一眼。

「我這是在關心你,你看不出來嗎?如果警察都不愛護自己的身體,如何能保護得了我們這些無辜市民?」他慢慢的說道。

蘇紫萱吸了口氣,不想和樂天說話。

路過了一個賣燒烤的大排檔,蘇紫萱停下車,買了一些吃的又重新上了車。

「這麼趕時間?」樂天奇怪的問。

「我只是不想和你長時間待在一起!」蘇紫萱翻了個白眼。

樂天無語,他索性埋頭大吃。

蘇紫萱看了看,急忙從樂天手裡搶下了兩個雞翅。

「你不是不餓?」樂天看了看。

「我留著回家喂狗。」蘇紫萱咬著牙說道。

「哦。」樂天點點頭。

這麼一說蘇紫萱也不好意思吃了,兩串烤雞翅也那麼被孤零零地放在一邊,樂天時不時的瞅上一眼,有點想偷吃的想法。

警車停在一個辦公大廈的門前,兩個人下了車。

「你幹嘛?」蘇紫萱瞪著手裡拿著自己雞翅的樂天。

「我拿給你吃的啊,我知道你餓了,不用抹不開面子……」樂天將雞翅遞了過去。

蘇紫萱看了看,猶豫了一下還是接了過來,一邊走一邊吃。

「幾樓?」樂天抬頭看了看。

「二十四樓。」蘇紫萱回答。

「那摔得好像不是太嚴重啊。」樂天一愣,他見過那具屍體,如果是二十四樓那估計是要摔的稀吧碎!

「根據韓妮妮的說法……死者在下落的過程中依稀被什麼東西掛住了一下,減緩了他的速度,不過那個東西沒有勾住死者,最終的死亡沒有避免。」蘇紫萱說道。

樂天點點頭。

蘇紫萱帶著樂天走進了大廈,晚上這裡有保安,這個時間大廈里還有不少加班的小白領,倒也不顯得有什麼陰森的。

「警察!我們來重新勘察一下現場,麻煩你把二十四樓那間辦公室的門給我打開!」蘇紫萱出示了自己的證件。

保安點點頭,馬上拿了鑰匙就帶著兩人上了電梯。

到了二十四樓,剛剛走出電梯門,樂天就停下了腳步,他的目光落在一個角落,久久沒有離開。

「喂!你還不快點?」蘇紫萱催促。

樂天這才跟了上去。

保安打開了一間辦公室的門,這裡已經被貼上了封條,可能因為出了命案的原因,這一層沒有人加班,所有的燈都關閉了。

「麻煩你了……你可以離開了。」蘇紫萱說道。

保安點點頭。

兩個人走進辦公室,蘇紫萱隨手將門關上。

樂天打開電燈四下看了看,辦公室裡面的裝飾及其豪華,看起來這個死去的男人身價不一般。

「死者名叫李大富,在山海市也算是一個成功人士了,手裡的資產過千萬。」蘇紫萱說道。

樂天四下看著,也不知道在看什麼。

「當時只有他老婆在這裡?」他問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