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好久,唐宋感覺好受一些,這才睜開眼。沒敢出去,實在是知道這個世界的動物都很記仇,屎殼郎絕對沒走,指不定還把自己給封鎖起來了。

目光落到那個圓球上,唐宋驚奇的發現,圓球又釋放出柔弱的光芒。跟天空中的太陽不一樣,釋放出來的光芒是陰柔的,真的很像是月光。

走上前,唐宋把手按在圓球上,靜下心將神念滲透進去。這個圓球肯定對自己有用,要不然不可能在自己的世界完好無損。

嗡……

腦海忽然襲來一股涼意,唐宋不自主把手縮回,略帶吃驚的閉上眼。跟前的柔和圓球顫動,天上的小太陽也跟著顫動。

轟轟……

世界內不停的顫動,層層能量翻騰。唐宋沒有動,安靜的站著。

這圓球並不能發光,需要有東西照射在上邊才會發光。之前在山洞看到有亮光,應該是因為圓球頂部被光線照。

也正是如此,天道法則居然跟他說,這是陰太陽。所謂陰太陽,唐宋估摸著就跟月亮一樣,晚上才能出來……

好一會,信息消化完成,唐宋吐了口氣睜開眼。看著跟前的柔和圓球,不由露出笑容。

果然是寶貝,這東西跟太陽是相輔相成,雖然沒有達到月球地球和太陽之間的聯繫那樣密切,卻也是能彌補太陽的弱側。

換句話說,有了這個東西,他的世界能出現晚上了!

當然,也不是直接往天空一扔就完事,比之前的太陽要負責得多。按照得到的信息,唐宋首先就需要制定晝夜規則。什麼時候太陽升起,什麼時候陰太陽升起,都是有考究的。

地球的制度在這裡可不適用,因為他的世界沒有所謂的轉動,是個單獨的世界。如此一來,就需要人為控制。

那麼,一天是多久?

尋思許久,唐宋才有了主意。一天還是二十四小時,十二個小時是白天,十二個小時是黑夜。

轟!

腦海忽然一陣空靈,隨後世界內的能量不做主增強,跟前的陰太陽自主飄飛到空中。

唐宋驚喜異常,實力又開始瘋狂上漲,世界又完善了一大步!

陽太陽跟陰太陽很快形成關聯,自動進行更替,根本不需要控制。感覺就像是,兩個太陽融合成一個,一面是陽,一面是陰。

有了陰陽,世界內的力量也自動劃分為陰陽。而且唐宋發現,泥土和水裡的微生物也開始繁殖生長了…… 從世界內出來,沒看到屎殼郎的身影,唐宋暗暗鬆了口氣。有了晝夜,他的實力已經提升到一百五十級。世界的改進帶來的提升果然不一樣,每一次都是幾十個等級直接跳過,別提多爽。

不過唐宋也有些擔心,這種快速晉級會不會帶來什麼副作用,比如世界不穩定?

如今世界內太多東西不是他創造,而是通過從外邊找到,這一點是他最擔心的。所以,他也一直在想辦法自己多創造一些東西,最好能替換從外界得到的。

眼下有了晝夜,世界內的微生物生長就變得正常多了,天眼之下能清晰地看得到好多微生物在增加。這無疑是好的開端,只要有微生物,以後就一定能孕育出單細胞生物,植物和動物應該也隨之出現……

沒有多想,唐宋拿出靈珠。沉了口氣,嘗試的將靈珠往下按,力量順勢壓迫進去。

轟!

奇怪,這回靈珠居然顫動得厲害,不過還是在地面出現了一個空間隧道。唐宋做了個深呼吸,直接跳進去。

希望這次能直接到混沌界,不需要進入始元界……

啵!

跟之前不同,完全沒有任何過渡階段,空間直接就變了。沒等唐宋來得及反應,強大的空間壓力和重力就開始洶湧,讓他不得不涌動力量抵抗。

控制住下墜速度,隱約中唐宋聽到下方似乎有聲響,不由得低頭看。隨著距離拉近,映入眼帘的一幕讓他臉頰不自然抽搐。

下邊兩群人正在打仗,雙方互相廝殺,看起來還挺慘烈。人不少,密密麻麻的,估摸著得有上萬人。

距離再拉近,唐宋差點沒哭出來。特么是始元界!

那些人穿得很簡陋,基本上都是一點樹皮包裹關鍵,手裡拿的武器也大多都是木頭。但是他們長得很粗壯高大,有些足足有兩米。還有不少人騎著猛獸,有老虎,有獅子,甚至還有……握草,國寶熊貓!

身子繼續往下落,唐宋只能做到減速,並不能控制停下。很快便到百米上空,戰場的廝殺聲音讓他頭皮發麻。

嘭嘭……

這裡的人力氣不是一般的大,感覺也不是那麼好惹的。雖然沒看到他們迸發出力量,可是速度和力量,絕對不比他弱。

嘟!

恰在此時,一聲號角傳來,隨後下方好多人停下對打,不自主抬起頭。唐宋一抽,頭皮發麻。

這下完蛋,還想著沒人會注意到自己,現在好了,所有人都將目光落到他身上!

熱鬧的戰場頓時一片安靜,無論是人還是猛獸,全部抬頭觀看。

唐宋頭蓋骨都要炸,尷尬的慢慢往下落。他倒是想飛走啊,可是身體根本不聽使喚,唯一能做的只是盡量減速,然後站直。

遠遠看著,他就像是天神下凡。尤其他一直筆直站著,看起來很是威嚴。

刷刷……

好多人忽然跪下了,嘴裡不停的歡呼著什麼。唐宋聽不懂,但是看他們這反應就知道,自己成神了!

落到地面,看著四周圍跪下的原始人,唐宋的背後涼颼颼的。每個人都比他高大,那些猛獸也是龐大無比。就那國寶熊貓,居然有兩米五高!

媽賣批,不是說原始人營養不良,發育不好嗎,為什麼還這麼龐大?

而且唐宋發現,這裡的人體內都有一股力量,有強有弱。這種力量似乎不是修鍊出來,而是天生的,浸透了他們的骨髓和肌肉。

戰鬥力絕對爆棚,這要是圍攻,唐宋真不見得能打得過!

對面走來兩個身上披著狼皮的男子,高大威猛。與此同時,後邊也有兩個男子快速跳過人群蹦過來,手裡拿的是石頭做的斧頭,很是兇惡。

眼見四個人衝過來,唐宋心神一顫,不自主將元氣迸發,周圍形成金色圓球防護。金光順勢迸發,四周圍的人更是跪地匍匐,不停的嚷嚷著什麼。

四個人很快蹦到跟前,卻是順勢單膝跪下,整齊的說著什麼。唐宋聽不懂,只是看到他們都很激動,這才將防護罩撤掉。

戰場上浩浩湯湯一大群人跪在地上,整齊的抬頭盯著他。血腥味還在瀰漫,傷兵到處都是。可是,這場面怎麼感覺有點怪異。

看著跟前的男子咕嚕個不停,唐宋實在尷尬,乾笑道:「我聽不懂你們說的。我不是神,我也是人,你們搞錯了。」

見他開口說話,人群頓時愣了。隨後跟前兩人喜上眉梢的繼續說什麼,後邊兩個男子似乎有些惱火,嚷嚷幾句,然後雙方就吵起來了。

對噴幾句,四個人同時蹦起,在唐宋身旁就直接掄起武器互懟。

唐宋看著端是尷尬,真聽不懂,完全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就知道起爭執了!

「咳咳,那個,你們先稍微冷靜一下。」唐宋一邊說一邊壓著手,示意他們後撤,「我真不是天神,我只是從別的世界進來。」

雙方互相瞪眼,然後又單膝跪在地上,一臉虔誠的看著他,嘴裡依舊在咕嚕什麼。

完全聽不懂,場面極度尷尬。一群人頗為驚愕的互相對望,開始低聲議論起來。

人群後邊,一個身材較為嬌小的男子起身走過來。當然,嬌小也是相對的,其實依然是一米八幾,相對唐宋來說依舊是粗壯。

那男子頭上圍著一個藤條做的頭箍,走到唐宋跟前單膝跪下,然後在地上畫畫。

手指很靈活,畫得也很形象。唐宋愣不了一下,道:「是讓我跟你們回去?」

頭箍男子似乎聽懂了,欣喜的點著頭,然後繼續畫。小人,然後往前走,然後遇到水?

腦子靈光一閃,唐宋忽然問道:「讓我幫你們治水?」

治水,這在原始社會可是天大問題,尤其對於華夏文明來說,治水從文明成型開始就有了……

見頭箍男子聽不懂,唐宋蹲下來在他的畫上補充:把波浪的部分切斷,然後在旁邊畫了一點一點的石頭,意思是形成堤壩。

幾人似乎看懂了,紛紛誠懇低頭,應該是在哀求。

這下尷尬了,他不會治水啊! 既然張旺這麼說了,肯定有他的道理,所以我們立馬改變了方向,改往他說的這個方向離開。

一路上我們都沒再遇到什麼事情,帶着劉宇快速的往山外趕去,劉宇的情況比沒有好轉,身子越來越熱,發起了高燒,整個人都火燙火燙的。

他胸口上因爲被火麒麟衝撞變得焦黑的地方也沒多少好轉,雖然不再流血,但也沒有多大的改變,依舊能清晰的看到血肉。

情況這麼糟糕,我們也不敢耽擱,就連夜裏我們都在小心翼翼的趕路,很快我們就順利出了平陽山深處,來到了接近外圍的地方。來到這裏我們也稍稍安心了一點,畢竟這裏和深山裏比,肯定是要相對安全的。

就算遇到什麼情況,我們幾個應該也能解決掉。

我們這時候來到了有溪流的地方,張旺讓我們想休息一會,畢竟我們趕了兩天一夜的路,都沒怎麼休息過,東西也只吃了一點。

“師兄他怎麼樣了?”冰窟窿把劉宇從背上放下來之後,李慕顏走過去,急切的問道。

冰窟窿搖了搖頭,說還是老樣子,一直在發燒,身子燙得很。李慕顏很是着急,眼淚又開始在眼眶中打轉。“那可怎麼辦,我們還是趕緊出去吧,不用休息了。”她抹着眼淚說道。

我走了過去,拍着她的肩膀安慰她,讓他彆着急,劉宇一定不會有事的。

“放心,最多還需要一天的時間,我們就能從山裏走出去,到時候我們張家一定會盡力醫治劉宇兄弟的。醫不好,就找能醫治的人,肯定會有辦法的。”張旺坐在一旁,開口說道。

此時,我們每個人的心裏都很着急,畢竟劉宇的情況真的很糟糕。所以我們也沒在這裏多做停留,簡單休息了一會,補充了一點體力和吃了點東西,就繼續帶着劉宇往山外趕。

走了兩三個小時,天色開始暗下來了,我們依舊沒選擇休息,繼續趕夜路。走了沒一會,我們突然聽到不遠處似乎有動靜,於是都停了下來。

“好像有人在玩我們這邊走來,而且不止一兩個。”張旺皺着眉頭,小聲的對我們說道。

我們幾個也感覺到了,而且那些人中,似乎有修爲很高的人,我已經能感應到他身上的散發出來的氣息,不過這氣息,我似乎有些熟悉。

“怎麼辦?”我問道。

要是遇到不是敵人還好,要是敵人的話,我們帶着昏死過去的劉宇,在加上我們和火麒麟纏鬥的時候消耗了太多的內力,到現在都還沒恢復多少,真要打起來的話,我們肯定會吃虧。

“沒辦法,我們想到一旁躲起來吧,看看情況再說。”冰窟窿想了一會,開口說道,於是我們到一旁躲了起來。

這裏的樹木很茂盛,再加上夜裏天色暗,我們躲在不遠處的樹後面還是很難被人發現的。保險起見,我們每個人還都壓制住了自己的氣息。

很快的我,怎麼就看到五六個人拿着火把,走了過來。他們看上去像是有急事,連夜裏都在趕路,甚至還用顯眼的火把,也不怕引來山裏的東西。

雖然他們拿着火把,當我們還是不太看得清,本以爲他們會就這樣離開,不會發現我們,誰知道爲首的人突然停了下來。

“不用多了出來吧,我已經察覺到你們在那邊了。”開口的是一個女人,聲音好聽,語氣卻很凌厲,說着就朝我們這邊轉了過來。其他人也跟着她,看向我們藏身的這裏。

我吃驚不已,在這麼昏暗的情況下,我們又都壓制住了自己的氣息,一般根本就不可能被發現,沒想到她竟然這麼輕易的就知道我們藏在哪裏,實在是太可怕了。

“咦,師弟,有沒有覺得這個聲音聽着很熟悉,好像在哪裏聽過?”李慕顏這時候,小聲的問了我一聲。

我也點了點頭,說沒錯,然後認真的想了起來。“身上的氣息也有些熟悉。”冰窟窿也微皺着眉頭,說了一句。

“筱筱!?”瞬間,我想到了秦筱筱,然後從藏身的樹後面走了出去,不確定的問道。聲音和氣息,好像的確是秦筱筱的沒錯。

“啓明!”那邊也給了迴應,果然是秦筱筱沒錯,竟然會是他們。

他們都跑了過來,我們也跑了過去,等都相互走近了一些,接着火把的光,我們才都看清了。

來人正是秦筱筱他們,跟着她的是張家的家主張超,還有三個張家的其他人,還有一個讓我感到意外的人物出現。

“唐思,你怎麼也來了?”沒想到會是唐思,我驚愕的問道。

在夜裏,因爲火把光芒的緣故,唐思陰沉沉的表情顯得更加陰沉,要是不知道她的人,還真有可能以爲是自己遇見了一隻女鬼。她的表情還真的符合她養鬼一派的身份。

“廢話,當然是來找你們的。”她陰沉沉的回了一句。

“啊?”我愣住了,還想繼續問,李慕顏慌張又焦急的聲音卻傳來了。

“師父呢,爲什麼師父沒有和你們一起?師兄他受了重傷。要是師父在的話,肯定有辦法就師兄。”

秦筱筱從一開始就在盯着我看,見我沒什麼大礙,眼中的擔憂之色才慢慢淡去。接着,她的目光轉向了冰窟窿背身昏死過去的劉宇,眉頭皺了起來,語氣凝重的問道。

“他這是怎麼了?”

我和女神的荒島餘生 “劉兄因爲我的緣故,被火麒麟用頭撞擊到了胸口處,受了重傷,昏死了過去。現在他的傷勢不但沒有好轉,還發起了高燒,情況不太妙。”冰窟窿開口回道。

這時候,李慕顏又着急的開口問了一句。“我師父呢?”

秦筱筱看了她一眼,回道:“你師父沒來,他和術士界的其他人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說,你們幾個還真是不要命了,竟然敢冒險來找火麒麟,真是不要命了。”說着,她突然發起火來。

“趕緊把他放下我看看。”接着,她讓冰窟窿把劉宇從背上放下,當她看到劉宇胸前的那片焦黑時,臉色變了變。“情況的確不妙。”她沉着臉,緩緩說道。 也不知怎的,雙方又吵起來了,火氣十足的對噴,大有再次動手的意思。

唐宋看著端是尷尬,關鍵他聽不懂,也不知道他們在吵什麼。

蹲在地上,看著跟前的頭箍男子,想要在地上畫畫詢問,可是,他們好像也不懂問號是什麼意思啊!

頭箍男子倒是聰明,在地上畫了兩群人,然後中間畫了一個,指著唐宋,意思是這個人是唐宋。然後,畫著唐宋要跟著往左的人走,又畫了跟著往右的走。

唐宋愣了,意思是在問自己跟哪一波人走?

當下,也跟著在地上畫。說實話,這種交流方式真的很心累,好多問題是畫不出來的,說出來彼此又聽不懂。

其實唐宋的意思是,先跟著左邊的走,然後又走回來,跟著右邊的走。可頭箍男子好像看不懂,周圍一幫人剛停下來一會,看到唐宋畫的,又繼續對噴,兩個壯漢還扭打起來。

唐宋頭皮發麻,不停的畫著。感覺再這樣下去,他要成為畫家!

實在畫不下去了,唐宋硬著頭皮,忽然把手放到頭箍男子的頭上,天眼順勢打開,凝視著對方的雙眼。

看到他雙眼迸發出金光,周圍吵鬧的一幫人紛紛驚駭的往後退,一個個顯得很害怕。

頭箍男子臉色發青,本能的想要抗拒,唐宋的天眼已經將他鎖定,入寢他的大腦,提取記憶。當然,不會對他造成什麼傷害,但是對唐宋本身影響很大,會損耗很多力量。

一股接著一股意識洶湧進入大腦,同時周身不自主迸發出金色元氣,渾身發冷。

很快唐宋就支撐不住,鬆開對方之後,渾身冷汗直冒的喘著氣。損耗不是一般的大,而且腦子疼得厲害,就好像被撕裂一樣。

頭箍男子驚駭的往後退,兩眼瞪大看著,周圍一幫人也是讓出好大一片空間,周遭變得極為安靜,就連猛獸也都不吭聲。

呼,呼……

唐宋大口大口喘息,極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入侵的意識對他的大腦損害非常大,替換了他不少記憶。還好,都是一些沒什麼用的,要不然虧大發。

好一會,唐宋才慢慢站起來。潤了潤喉,掃視眾人,張嘴道:「我,不是天神。」

居然是跟他們一樣的語言,讓人群又愣了,靜靜的看著。好一會,頭箍男子率先反應過來,起身驚喜道:「神靈,還請幫我們風族治水。大水沖走了我們的家園,我們的植物都被沖走了。他們雲族還要跟我們搶地盤,我們只能反抗。」

沒等唐宋回答,後邊一個男子單膝跪地:「神靈,我們雲族也被沖走了很多植物,還死了很多人。我們實在活不下去了,跟他們借糧食他們又不給,我們只能搶奪。請神靈救救我們!」

刷拉拉……

人群又跟著跪下,一個個充滿渴望的盯著。唐宋被看得頭皮發麻,都說自己不是天神,他們難道聽不懂?

不應該啊,雖然自己的發音不太準確,可自己都能聽懂他們說的,應該差別不是很大。

張嘴想說什麼,話到嘴邊又忍住了。這麼多人盯著,他能拒絕嗎?

按照之前其他世界的套路,想要從始元界進入到混沌界,肯定還是要在這裡得到什麼東西。不可能自己找,應該是要他們的幫忙才行。

尋思著,唐宋改口道:「我儘力。你們不要擔心,我一定會努力。戰爭是解決不了問題的,只會造成更多人死亡。」

一聽這話,人群紛紛興奮地磕頭:「神靈顯靈,我們有救了!」

頭箍男子抬起頭繼續道:「神靈,我們風族好多人都快死了,還請神靈先到我們風族……」

「放屁,我們雲族才是好多人要死了。神靈,先到我們雲族。」

唐宋一抽,粗鄙之詞果然是自古有之……

壓著手,唐宋輕聲道:「你們先不要激動。這樣,我先到雲族看一下,然後馬上去風族看一下,再確定怎麼幫你們。不要吵,有力氣吵架,不如先想辦法救救你們的子民。」

雲族首領驚喜的站起來:「神靈,我們快走。撤,快,先帶神靈回去。」

唐宋沖著風族一幫人拱手作揖,隨後才跟著雲族首領離開。風族一幫人很是不滿,好多人想要上前打架,首領卻攔住。低聲說著什麼,然後頭箍男子帶著三個人快步跟上唐宋。

雲族首領不滿的想說什麼,唐宋輕抿著微笑:「雲族首領,讓他們一起去吧。你放心,有我在,不會有什麼事。」

轉過頭,沖著頭箍男子輕聲道,「木流,你們也放心,我說了先去雲族,然後去你們風族,就一定會去。」

木流很是吃驚,不知道唐宋為什麼會知道自己的名字。轉念又想到剛才自己被按了頭,便明白了,慌忙道:「神靈,上天安排你降臨,你一定能幫助我們兩族。」

唐宋只是點頭微笑,按照從木流大腦得到的記憶,風族跟雲族確實遭受了洪水。只不過,他得到的記憶不多,也不清楚到底是怎麼樣。

翻過前邊的山嶺,映入眼帘的是一條翻騰的大河,旁邊好多農田和草屋都被淹沒,狼藉一片。河裡確實很兇猛,兩邊又是平原,只要一決堤馬上淹沒。

掃視一眼,唐宋暗暗皺眉。地方是個好地方,可這條河不好治理。河床很高,跟兩邊的農田基本平齊。雲族人可不少,都已經快形成一個城市,估摸著加起來得有好幾萬人。只是,部落就在河流旁邊,影響確實很大。

其實唐宋很納悶,為什麼不去山上住?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