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得還算不錯,對了,王越你現在是做什麼工作的。我聽同學們說,你好像在一家4s店上班,如果要是真的過的不如意的話,給我來打工吧。待遇你看,你想做什麼工作都可以。雖然我現在也是給別人打工,但是對方給的待遇可是很好的,平日裏也沒什麼事。"

"老陳,你的那家信息公司呢?怎麼現在給人打工了?"

王越印象中陳千源大學的時候,就靠着自己的電腦技術成功賺了十幾萬,後來畢業後,自己還開了家公司。

聽他們說效益不錯,陳千源也算是年收入百萬的人,只是現在聽他的樣子,好像那家信息公司不開了。

"你說我之前開的那家信息公司倒閉了,現在欠了一堆外債,只能去給別人打工了,不過這樣也挺好,自己當老闆確實挺累的。"

陳千源說完後,一臉的落寞,不過他還是笑了笑,裝作不在乎的說道。

"真是可惜了,像你這樣的人才,給別人打工簡直是浪費啊!"

王越想了想,搖搖頭說道。

陳千源聽到王越的話後,愣了一下,不知道該怎麼接他的話,他總感覺這一次見到王越后王越變了很多,但是具體哪裏變了他又說不上來。

見到陳千源愣住了,王越笑着解釋道。

"老陳,我們這關係我就不和你廢話了,我這次找你來是有些事情想和你說的。"

王越的話剛說完,陳千源立馬制止了他,然後拍拍胸脯,從一個揹包裏拿出十來萬塊錢,看着王越說道。

"王越,我知道你今天來肯定找我有事的,雖然不知道你遇上什麼事了,但是你不說,哥們兒也不問,總之這點錢你拿去用,如果不夠的話,再和我說我還有。"

王越聽到陳千源的話後,看着他放在桌子上的10萬塊,讓王越倒是有點感動,沒想到自己這個朋友沒白交。

這讓王越越發的堅信,自己這一趟沒有白白來,這個有情義的男人,確實是值得交的。

王越笑了笑,隨後把錢退了回去,想了想說道。

"兄弟,我現在可不缺錢,倒是缺像你這樣的人才。" 陳千源聽到王越的話後,愣了一下,有點疑惑,王越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怎麼聽王越這麼說,好像是要挖自己,讓自己跳槽呢?

王越也沒有隱瞞什麼,把自己之前投資慧能公司的事情,和他簡單的說了一下。

陳千源聽到後,立馬感慨地看着王越說道。

"我靠,王越你混得不錯。不過兄弟我如今結婚了,想踏實過日子,現在的錢也夠用了。其實我現在也沒什麼大志向,就想陪陪老婆和孩子,實在是對不起了。"

陳千源苦笑着搖搖頭,隨後對着王越說道。

王越沒想到陳千源會拒絕自己,不過換個角度想想,如今的陳千源結婚了,確實男人家庭是最重要的,所以他也比沒有逼迫陳千源。

"沒什麼,你什麼時候如果想通了,就來找我,我的大門隨時爲你敞開。"

"好,謝謝你,王越。"

陳千源聽到後,有點感動,隨後和王越喝了一杯,這頓飯到最後兩個人沒有再談這件事情。

從飯店出來後,王越和陳千源兩個人都喝的有點多,他們談了很多上學時候的事情,都一臉的感慨。

離開飯店後,兩個人就分別了。

王越打了個車返回了公司,只不過,剛到公司樓下的時候,就看到一輛黑色的寶馬,還有一輛大衆汽車向着王越行駛了過來。

車停在王越旁邊,讓王越有點詫異的是,這幾個人竟然都是自己的高中同學。

一共有五個人,開着寶馬車的是他們的體育委員,吳康。

唸書的時候,吳康家裏就特別有錢,家裏面也是開公司的。

另一個開大衆的叫韓東,他老子似乎也挺有錢,高中的時候在學校裏也是小混混,那時候沒少欺負自己。

另外三個女生分別是,李欣蕊,肖雨涵,林宇蘭。

這三個當時在他們班級裏已經算是大美女了,沒想到現在畢業後,打扮的落落大方,更加漂亮了。

特別是李欣蕊身材十分的苗條,臉蛋長得十分精緻,絕對算是一個大美人了。

"你們怎麼來這裏了?"

看到這些老同學王越愣了一下,沒想到能夠在這裏碰到他們,隨後有點詫異地問道。

"王越,之前聽我們高中同學李峯還有於淼淼說,你去碧景華府直接買下了一層商務樓,現在還開着豪車。我們幾個這段時間正好公司休息有時間,所以過來看看你。"

說話的是李欣蕊,王越這纔想起來,之前自己在碧景華府買商務樓的時候,確實碰到了自己高中同學李峯,還有於淼淼等人。

上高中的時候,王越給於淼淼寫過情書,那時候自己還以爲於淼淼對自己有意思呢,所以還當衆和人家表白過。

沒想到被於淼淼給當衆拒絕羞辱了,到後來自己去碧景華府買商務樓的時候,這於淼淼看自己有錢,所以想和自己發生點什麼。

只不過後來,自己把他的電話拉黑微信刪除,就沒有再和她聯繫。

沒想到這於淼淼竟然把自己事情告訴了高中的同學,王越聽到李欣蕊的話後,只能點點頭。

而李欣蕊見王越沒有說話,就繼續說道。

"他們幾個沒你的聯繫方式,大家聽於淼淼說你現在發財了,又是開豪車又是開公司的。我還和他們說了,但是他們不相信,說是要過來看看。本來我是想提前告訴你的,但是他們說要給你個驚喜。"

李欣蕊說完,那邊叼着香菸的吳康直接走了過來,一臉囂張的說道。

"王越,聽說你現在開的可是幾百萬的保時捷,怎麼剛纔我看你好像是打車來的?"

"我家司機今天有點事情,所以用車,我就沒有開車來公司。"

王越聽到吳康問自己,如實回答道。

只不過王越的話一說完,所有人都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我就說王越裝大款,他怎麼可能買得起那麼好的車?那可是價值三四百萬的保時捷,他說買就買怎麼可能?"

"之前不讓李欣蕊通知王越,就是想看看這傢伙到底是不是真的發財了,現在你們看到了吧,他這藉口可一點都不高明。"

"王越,你撒謊可一點都不臉紅啊,你那保時捷不會是租的吧?怎麼感覺,你說這話你倒是像是司機呢?"

韓東也是一臉冷笑的看着王越,鄙視的說道。

"李欣蕊,我就說王越這個人不靠譜,你還相信他突然變有錢了,現在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了吧?"

其他幾個女子也一臉無語的看向了李欣蕊,這讓李欣蕊臉色有點難看,不知道該說什麼。

此刻的她倒是有點怪怨於淼淼,竟然告訴自己王越突然有錢了,還說開的什麼豪車,現在王越打車來的,還沒怎麼樣就被揭穿了。

"我的車確實被司機開走了,不過我的公司不在這裏嗎?你們要不要去參觀一下?"

"哈哈哈,王越你還沒裝夠嗎?這裏可是商務中心啊,如果要是想買下這裏的樓層開公司,最起碼得幾千萬吧。"

"王越,你不會告訴我這個公司真是你的吧,其實我們都知道,這些年你在4s店打工,連溫飽都顧不了。你如果真的能開得起公司的話,那麼我不直接成了億萬富翁了。"

"就是你個窮打工的,就算是幹一輩子也買不起這裏的商務樓啊!"

王越看着眼前嘲諷自己的老同學,頓時有點無語。

怎麼有時候說實話還沒人相信了,不過王越也沒想解釋什麼,在他們眼中看來自己是個窮小子的印象已經根深蒂固了。

而且王越也不想解釋,因爲她知道和這些人已經不是同一個層次的人了。

所以王越也懶得解釋那麼多,見到王越沉默了,大家覺得沒有必要再待在這裏了,和王越這種窮小的待在一起簡直掉身價。

要知道他們幾個開的車可是幾十萬的好車,和王越這種打出租車來的人,有什麼話可以說的?

"好了,別在這裏浪費時間了。爲了來找這傢伙,我們飯都沒吃呢,找個地方吃頓好的吧。"

吳康擺擺手,直接說道。

"就是,別和他在這裏浪費時間。"

"等一等。"

韓東這時候喊了一聲,然後眯着眼睛看見了不遠處的王越,說道。

"王越,大家大老遠的來找你,你怎麼不表示一下。大家現在可餓壞了,你請大家吃頓飯不過分吧?"


王越聽到韓東的話後想了想,覺得韓東說的也沒什麼錯。

畢竟也是老同學,雖然這些人不相信自己,但是請他們吃一頓飯倒是沒有問題,雖然自己已經吃過飯了,但是他也沒有拒絕韓東。

"可以,你們隨意選地方就好。"

"哎呦,王越好闊氣呀,還讓我們隨意選地方。如果要是選的貴了,你沒錢怎麼辦?到時候不會讓我們出錢吧。"

肖雨涵聽到王越的話後,冷嘲熱諷的說道。

"沒事,這點錢,我還不放在心上。"

王越想了想,淡淡的說道。

"哈哈,又來裝有錢人了,別到時候我們花你個幾千塊錢,你比誰跑得都快。"

"就是,王越裝有錢人這麼累有必要嗎?大家都是同學。"

"估計這小子是當真了,覺得自己真有錢,也太可笑了。"

聽到所有人的話後,王越有點無語,看着這羣人諷刺自己,王越並不生氣,倒是覺得他們像跳樑小醜一般。

隨後王越還是嘆了一口氣,說道。

"我沒騙你們,我是真的不差這點錢,你們如果不相信我,我再解釋也沒什麼用。"

"好啊,王越既然你這麼說,那麼今天這頓飯就你請,走大家去聚香閣。"

當週圍的人聽到吳康要去聚香閣吃飯的時候,都愣住了,有點震驚的看向了他。


聚香閣在濱海市是數一數二的飯店了,據說去那裏吃飯的人非富即貴,一頓簡簡單單的飯估計頂得上普通人一兩年的工資了,一般人根本做夢都不敢去那裏。

就算是年收入二三十萬的人,也輕易不敢去那裏消費啊!

"吳康,你瘋了吧?我們幾個人如果去那裏吃飯的話,沒個十來萬肯定不夠啊。"

李欣蕊聽到後,着急的喊道。

"你怕什麼?又不是你出錢,人家王越可是說了他不差錢。這頓飯他請,我們放開肚子吃就好了。"

其實吳康這一次來還有另一個目的,那就是想要追李欣蕊,爲此他可是攢了好幾個月的錢,身上現在有十幾萬。

就算是去聚香閣他們也吃得起,他知道在高中的時候,這李欣蕊就悄悄地喜歡過王越。

那時候自己等人沒少欺負王越,李欣蕊總是替王越出頭,他到現在也沒想通,這李欣蕊到底喜歡王越哪裏?


這次請客吃飯,如果王越要是掏不起錢的話,吳康不僅可以讓王越顏面掃地,還能讓李欣蕊對王越徹底的失望,讓他覺得王越是個虛僞的男人。

這樣不僅給自己足夠的面子,或許李欣蕊通過這件事情,會徹底的愛上自己。

想到像李欣蕊這樣身材姣好的大美女,能和自己在一起成爲自己的女朋友,和自己做點什麼奇奇怪怪的事情,他整個人就十分的激動。 "吳康,我看我們還是別去了,萬一到時候王越出不起錢,我們也跟着他丟人啊!"

"就是,你看他那窮酸樣,萬一要是把我們坑怎麼辦?"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