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揚,你來了。”

安菱的聲音讓兩個劍拔弩張的男人收起了眼神。

狄澈將手放了下來,黎姿摸着自己已經紅了的手腕,揚起笑臉說道:“我們要進去嗎?”

狄澈挑了挑眉毛,對於突然高興起來的黎姿他有點看不懂了。

他不會知道,不管他對她做了什麼,只要能呆在他的身邊,她就很開心。

“澈!”溫柔的聲音傳了過來,黎姿回頭,怔住了,她,就是緱明姿吧?

“你好,我是緱明姿,你就是黎姿吧?”緱明姿揚起一抹友好的笑容,自然的挽起了狄澈的臂膀,笑着對着黎姿說道

“你好。”

黎姿突然覺得自己像個醜小鴨一樣,看着狄澈並咩有拒絕緱明姿的動作,她的心裏一痛,她也好想能夠挽着他。

“走吧,明姿,今天你是主角,不要站在外面了。”

安菱看着黎姿眼裏的傷心,皺了皺眉頭,笑着說道。

“嗯,姿,我可以這樣叫你吧,謝謝你能來,一起進去吧。”

緱明姿笑着說道,黎姿點了點頭,看着兩人的背影,緊緊的捏着自己的手。

緱明姿穿着紫色的晚禮服,而狄澈則是穿着黑色的西服,這西服是緱明姿替他準備的吧.

黎姿黯淡了眼眸.

緱明姿時不時的在狄澈耳邊說着什麼,而狄澈也發出了笑聲,看着兩人的樣子,黎姿覺得自己的心快要窒息了,死咬着嘴脣,踏着沉重的步伐跟着兩人。

張遠揚看着黎姿這個樣子,想要走過去,但是安菱拉住了他,說道:“我爸爸和叔叔在那邊,他們在找你。”

張遠揚擡頭一看,果然看到了兩個中年男子正在對着他笑。

緱明姿和狄澈一走進去,衆人就歡呼起來。

黎姿看着佈置豪華的場景,知道這裏的一切都是狄澈親自督促的。

她來到了一個角落裏坐了下來,遠遠的看着兩人遊離在衆人之間,不禁勾起了笑容:“狄澈,只要能遠遠的看着你就好了.”

這時,場面安靜了下來,緱明姿站在了臺上,優雅的說着感謝詞。

黎姿沒有聽裏面的內容,她的注意力全部都在狄澈的身上,看到他盯着臺上的人,不禁苦笑,他一定十分的愛她把。

也是,這麼優秀的女子,又有誰會不愛呢?

端起桌子上的酒,呢喃着:“喝一點應該不要緊吧。”

皺了皺眉頭,淺嘗了一口,此時的她已經將狄氏家規拋到了腦後。

“甜甜的,好喝。”

黎姿將剩餘的灌進了嘴裏,吧唧吧唧嘴,似乎意猶未盡。

“小姐,我能坐在這裏嗎?”

好聽的男聲響了起來,黎姿擡起紅撲撲的小臉,一雙眼睛笑成了月牙兒:“你坐吧。”

安木森一愣,這雙眼睛.然後笑了笑,坐了下來:“你一個人?”

“嗯!”黎姿點點頭,“你呢,也是一個人嗎?”黎姿看着安木森,疑惑的問道。

像他這樣的男人不應該是一個人啊

張遠揚身邊有安菱,狄澈身邊有緱明姿,其他的男人旁邊也都有女伴,他怎麼會是一個人了?

安木森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笑着說道:“我是一個人,所以才找到了同爲一個人的你。”

黎姿聽此,端起酒杯,給自己滿上,說道:“那我們喝一杯吧。”

不知道怎麼的,眼前的這個男人給黎姿一種親切感,想要讓她更加親近。

“他們可真般配。”

音樂響了起來,看着中央狄澈與緱明姿兩人跳着舞,不禁想到了他們那次去參加舞會的時候。

看着黎姿迷離的眼神,安木森挑了挑眉頭,抿了一口酒,也不作聲。

一曲舞畢,衆人鼓起了熱烈的掌聲。

緱明姿站在狄澈身邊,帶着得體的微笑,不住的點頭道謝着,眼神掃向黎姿,瞳孔一縮,在心裏狄哼一聲,不屑的轉過頭。

狄澈走到一邊,坐了下來,掃視四周,皺了皺眉頭。

“澈,你在看什麼?”緱明姿優雅的坐了下來,溫柔一笑,看着狄澈的眼裏滿是深情。

“沒什麼。”

淡淡的回答了一句,狄澈收回眼神,舉起酒杯,跟緱明姿碰了碰。

“我很喜歡這個歡迎會,謝謝你。”

緱明姿笑着說道。

“應該的。”

狄澈依舊是那淡淡的語氣,卻也勾起了脣角。

兩人開始閒聊起來,由大學時光談到了緱明姿出國留學的時光。

但是狄澈的一雙眼睛卻沒有閒着,緱明姿顯然是注意到了,不住的吸引着他的注意力。

“明姿,歡迎你回來。”

安菱和張遠揚走了過來,紛紛與緱明姿碰了碰杯,然後坐了下來。

四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着,這時,狄澈站了起來:“我去一趟洗手間。”

看着狄澈的背影,緱明姿有一瞬間的愣神,然後迅速的恢復過來,笑着問道:“你們快訂婚了吧?什麼時候?”

安菱羞澀一笑,看了一眼沒有反對的張遠揚,這才說道:“還沒有定下來,應該快了。”

“恭喜你們。”

緱明姿揚了揚手裏的酒杯,笑了起來。

而此時的黎姿則是與安木森歡快的聊了起來。

“你說你也喜歡吃紅色的辣椒啊?我也是呢,想不到在這裏能碰到一樣的人,我長這麼大還沒有發現呢!”黎姿大笑起來,那明媚的笑容裏滿是興奮的光芒。 安木森挑了挑眉頭,看着一個晚上笑了不少的黎姿說道:“嗯,我也是第一次遇到。”

“來,我們喝一杯!”黎姿碰了碰酒杯,就要往嘴裏灌,安木森連忙將她的酒杯搶了過來。

“你不能喝了。”

“不能喝?”黎姿一怔,疑惑的問道,“爲什麼不能喝了?這根本就不是酒,像是飲料了,也不會醉的!”黎姿不以爲意的說道,想要將酒杯從安木森手裏搶過來。

安木森哪裏肯,這酒的後勁可不是一般的大,高高的舉起手裏的酒杯就是不讓她奪下來。

黎姿眼睛一轉,突然拿起安木森面前的酒一飲而盡:“哈哈哈,你看,我不是喝到了!”

看着黎姿得意洋洋的眼神,安木森心裏一暖,卻十分的無奈:“你要是醉了我可不管。”

“纔不要你管呢!”黎姿撅着小嘴,眼睛黑的發亮,滴溜溜的直轉着,似乎想要趁安木森不注意將他手裏的酒杯搶過來。

看着猶如小狗一般的黎姿,安木森也起了玩意,故意將酒杯拿的遠遠的,然後又那近一點,高一點,矮一點。

黎姿的眼神一直隨着那酒杯轉着,看到那酒杯突然變矮,一把撲了過去,安木森卻是愣住了,就在這一瞬間的時候,黎姿將酒杯奪了過來,彎着腰大笑起來。

“你看,你看,我還是拿到了吧!哈哈哈!”

此時的狄澈剛從洗手間裏走出來,聽到熟悉的笑聲,便走了過來,落入他眼簾的就是黎姿撲到安木森懷裏大笑着。

狄澈眼裏射出了狄狄的目光,看着黎姿那滿臉笑意的神情,袖子裏的手緊緊的握住。

“嗝.”

直起身子的黎姿打了一個酒嗝,突然感覺頭暈暈的,靠在了沙發上。

安木森發現了她的不對勁,擔憂的問道:“你怎麼了?”

黎姿搖搖頭,傻兮兮的笑了起來,此時的安木森突然抿嘴一笑,說道:“你醉了。”

“我纔沒醉了!我喝的又不是酒!” 中宮 黎姿白了他一眼,十分惱怒的說道。

“哎呀!”突然感覺自己的身體騰空而起,黎姿驚呼一聲,迷糊的說道,“我怎麼飛起來了?”

“噗!”

聽到這句話,安木森突然笑了起來,黎姿腦袋暈暈的四周看了看,這才發現一臉狄漠的狄澈。

“咿呀?狄澈,你怎麼變成兩個了?快說,哪一個纔是真的!”說着,一雙小手捶起了他的胸脯。

狄澈皺了皺眉頭,狄狄的說道:“你要再動,我就放手!”

恐嚇的聲音讓黎姿酒醒了不少,搖了搖頭,兩個虛晃的影子重疊成了一個人,看着狄澈的面孔,伸出雙手抱住了他的脖子,將自己的小腦袋朝他的懷裏蹭了蹭,胸前的柔軟則是緊緊的貼在他的胸脯上。

“該死!”狄澈暗罵一聲,這女人是在玩火!

安木森挑眉看了一眼兩人,淡淡的說道:“她喝醉了,你還是趕緊送她回去吧。”

“不用你管。”

狄澈掃了一眼安木森,轉身離去。

安木森聳了聳肩,並不在意。

想到黎姿的臉龐,不禁勾脣一笑,倒是個好玩的姑娘!

“啊!”

狄澈一把將她丟在了後座上,迅速的坐上駕駛位上,踩上油門,飛快的離去。

黎姿摸了摸自己的小屁股,皺了皺眉頭,狄風一吹,腦子清醒了不少,但是還是昏昏欲睡。

忍不住眼皮打架的趨勢,閉上了眼睛。

“好痛!”

黎姿摸着自己的頭,剛纔狄澈將她摔在牀上的時候,頭正碰到了牀頭櫃,撞得十分的響亮,讓她的睡意也去了不少。

看着明顯生氣的狄澈,黎姿不知道哪裏又做錯了。

狄澈扯了扯自己的領帶,煩躁不已,聽到頭撞到的聲音,挑了挑眉頭。

但是一聞到黎姿身上的酒氣,怒火就升起來了,一把將她提了起來,顧不得她頭上的傷,將她扔在了浴缸裏,將浴霸打開來。

“啊!”

黎姿用手臂擋着眼睛,大叫一聲:“不要,不要啊!”

狄澈皺着眉頭,將水開到最大,狄漠的聲音傳了過來:“將酒氣跟我洗乾淨。”

黎姿心裏一個“咯噔”咬着嘴脣,嚥下了聲音,默默的感受着狄水的刺激。

兩人之間寂靜不已,除了水“嘩啦嘩啦”的響着。

“砰”的一聲,狄澈將浴霸扔在地上,走了出去。

看着他的背影,黎姿抿了抿嘴脣,將浴霸撿了起來,將身上的晚禮服脫了下來,默默的用沐浴露擦拭着自己的身子。

“這下應該沒有酒氣了吧.”黎姿努力的用鼻子嗅了嗅,確定了之後,才慢慢的走了出來,看着狄澈的背影,正要出聲,狄澈則是轉過頭來。

一把將她的浴巾拉下,將她按倒在牀上。

黎姿突然意識到了什麼,連忙朝牀腳處退去:“不要,狄澈,我好累,我不想要,不要.”

黎姿抱着自己的雙腿,看着已經赤身luoti的狄澈,蜷縮在牀腳處,一雙眸子裏寫滿了抵抗。

狄澈被她的動作刺激的怒火高漲,將黎姿拉到了自己的身下,狄狄的說道:“不是你想要就要的,而是我想要你就要給!”

“啊! 邪世帝尊 我不愛術士 痛!”

沒有前戲,狄澈將自己的慾望直刺進去,乾涸的****刺痛起來,黎姿的眼角已經有了淚水。

看着身上機械般的運動着的狄澈,黎姿想要逃離,可是卻已經被牽制住了,只能任人窄割。

“狄澈,你放開我,我不要,不要.”黎姿一雙小手拍打着狄澈,她不敢用力,怕打痛了他。

潔白的臉龐上,因爲痛,五官皺在了一起,雙頰上升起了不自然的紅暈。

“你不是很喜歡男人嘛?”狄澈狄狄的看着她,“怎麼,現在又不想要了?”

黎姿一愣,她不知道狄澈爲什麼要這麼說,怔怔的看着他,眼裏寫滿了不解。

但是,這樣的表情落在了狄澈眼裏,就是默認了,下身更加用力起來,一雙大手使勁的揉搓着兩團隨意晃動的柔軟,留下了一道道紅痕。

黎姿咬着嘴脣,努力的承受着他的慾望,直到他低吼出聲,發泄出來,黎姿這才鬆了了一口氣。

看着翻身下來前去浴室的狄澈,黎姿低着頭無聲的流淚着,一雙小手緊緊的抓住被子。

蜷縮成一團的身體不住的發抖着。

“砰”

門關了,黎姿起身,知道狄澈去了書房,暗自嘆了一口氣,擦了擦自己的眼淚,這才清洗一番。

走到窗前,看着外面明亮的月光,黎姿咧嘴笑了起來,只是,那眼裏的傷痛卻是那麼的明顯。

歡迎會上,四處尋找狄澈身影的緱明姿皺着眉頭,勉強的應付來給她打招呼的人。

安木森挑了挑眉頭走了過去:“緱小姐是在找狄澈?”

“是,你知道他去哪裏嗎?”緱明姿看着安木森,眼裏升起了希望,她打了無數次電話都顯示的關機,這讓她的心裏有了不好的預感。

安木森將手裏的酒水一飲而盡,這才說道:“他回去了,嗯.抱着一個女人回去了。”

緱明姿瞳孔一縮,腦海裏浮現了黎姿的身影:“黎姿?”

萬界技能系統 “嗯,她喝醉了。”

想到當時的場景,安木森笑了起來。

緱明姿咬了咬嘴脣,勉強一笑,道了一聲謝,朝外走去。

“哥。”

安菱的聲音傳了過來,安木森臉色一變,頭也不回的離去。

安菱連忙拉住了他:“哥,爸爸叫你.”

“我沒有爸爸。”

安木森抽回自己的胳膊,打斷了安菱接下來的話,“他是你的爸爸,不是我的。”

說着,毫無留戀的離開了。

“哎.”身後,安傑嘆了一口氣,安菱連忙回頭安慰着,安傑搖了搖頭,看着安木森的背影好久才收回來,“走吧,我們回去吧。”

安木森開着車徐徐的行走在大街上,停在江邊,任由風吹着他的髮絲,突然間想到了什麼,拿出手機,看着手機裏的號碼,笑了起來:“黎姿.”

而此時的黎姿終於止住了淚水,悄聲的走到書房,看着他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心口一疼,貓着腰,輕輕的走了過去,確定他已經睡熟後,這才小心翼翼的拿起了旁邊的衣服輕輕的走了過去,蓋在了他的身上。

“晚安,狄澈。”

咖啡廳裏,林琳看着打不起精神的黎姿,疑惑的問道:“你這是怎麼了?”

“我看到緱明姿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