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遠地,他們看見從天而降的金光大道,敞開的巨大天門前面,一架天梯自天際落下,連接著地面和天門後面的另一個世界。

見著這幅場景,鐵勒幾人再傻也明白過來,蕭易已經找到了天門並將其打開。

離開摩天秘境的機會,就在眼前!

「等等我們!」

遙望天梯上走動的蕭易和卡蒙,赤眉忍不住高聲喊道。速度陡然加快,轉瞬間,衝到了天梯腳下,眼看雙腳就要踏上天梯……

「咻!」

破空聲響起,一道人影閃現,赤眉降下的身體猛然遭到攻擊,被擊退而回。

便見卡蒙魁梧的身軀站在天梯上,怒視著飛奔而來的鐵勒、赤眉、藍漠、黑天、豪騰五人。

天空地面在化為虛無,唯獨天梯不受影響,卡蒙站在天梯上,身後金光綻放,映襯的他宛如一尊天神,眼眸冰冷,俯視人間滄桑。

「卡蒙,你這是什麼意思?」

見著卡蒙擋住去路,將自己擊退回來,赤眉不由怒道,眉目冒著火炎,燃燒著周圍的空氣。

飛奔而至的鐵勒幾人,同樣面露不快,只是礙於突然踏足武神境界的卡蒙,多少有點懼意。到嘴邊的話語,沒有吐出來。

「哼!」

卡蒙冷笑一聲,眼眸在鐵勒幾人的臉龐上,一一掃視而過,忽地嗤笑道,「你們不是不承認主人的身份嗎?怎麼,現在主人將天門打開,可以離開這個陪葬之地,你們又後悔了?」

「我……」赤眉頓時語塞,面露尷尬。

藍漠、豪騰則是陷入沉默,鐵勒面無表情,露出真身的黑天,卻是美眸中異彩連連,不知在想什麼。

場面一時間陷入僵持狀態。

蕭易停止走動,轉身觀看情況。什麼也沒有說,任由卡蒙做主。

卡蒙雙手抱在一起,站在天梯上,蔑視著幾人。戰神一般擋住鐵勒幾人,不讓他們踏上天梯。

遠處,天空地面已經徹底消失,化為虛無。湮滅的速度快若驚人,眼看就要波及至天梯所在的邊緣。

沉默不語的鐵勒,突然單膝著地,朝著蕭易站立的方向,跪伏下來,同時,終於低下了他高傲的頭顱,低沉著嗓音道,「灰翼族鐵勒,拜見我主!」

「黑爪族黑天,拜見我主!!!」

… 黑天緊跟其後,沒有任何猶豫的,單膝跪地,神情肅穆,輕聲嬌喝。

天梯上。

蕭易臉色淡然,既沒有興奮的激動,也沒有意外的吃驚,彷彿一切都在預料之中。

而隨著鐵勒、黑天的效忠,一縷靈魂自他們的頭頂冒出,在空中衍變散發光芒,最後沒入蕭易的眉心。

靈魂獻祭!

也就是說,從這一刻起,他們的命運,將受到蕭易的掌控!

「哈哈……」

看見這一幕的卡蒙,頓時咧嘴大笑,不過很快,笑聲得到制止。


卡蒙冰冷的眼眸掃向赤眉三人,沉聲問道,「你們呢?又有什麼打算?是臣服,還是留在這裡等待湮滅!」

聲音冰冷,不帶一絲感情。

「罷了,罷了……」

藍漠搖頭低聲嘆了口氣,然後單膝跪地,低頭沉聲喚道,「長耳族藍漠,拜見我主!」

「灰翼族豪騰,拜見我主!」

豪騰緊跟在後面跪下。前後不過幾秒,四人已然跪下,只剩下赤眉漲紅著臉龐,站在原地,面色數變。

僵持片刻,赤眉突然仰天大吼了一聲,最後單膝跪下,發泄似的大聲吼道,「火瞳族赤眉,拜見我主!!!」


「灰翼族卡蒙,拜見我主!」

卡蒙轉身,最後一個單膝跪下,大聲高呼。

天梯上。

蕭易俯視著幾人的跪拜,面無表情,眼眸冰冷。身後金光閃耀,灑下熠熠光輝。

這一刻,蕭易彷彿看到了遙遠的未來,夢中依稀,有億萬生靈跪倒在自己的面前,高呼主人!

眼前一晃,遠處天空地面在快速湮滅,化為虛無。天梯腳下,沒有得到允許的六人依舊單膝跪地。隨著豪騰、藍漠、赤眉、卡蒙的靈魂飄散空中,完成靈魂獻祭。

突兀地,在他們六人的頭頂上空,浮現出了一把隱隱現現的奇異巨刀。

蕭易目光所視之處,巨刀表面到處是五光十色,各種各種的顏色噴發,充斥天空地面,一團團光暈撲面而來。


那明明只有桌布大小,卻給人一種極其震撼的視覺衝擊。目光越凝視,巨刀的面積就越廣闊。

從外面看去,巨刀表面描繪了一副龐大到令人難以想像的圖畫!

圖畫上,山巒疊翠,高低起伏,大河滔滔,奔騰不休。數之不盡的天地靈藥,到處遍布。舉目仰望深處,竟一眼看不到邊界。

與此同時,一股浩翰、磅礴、恐怖的能量,從圖畫上散發傳遞而出,貫穿天空地面,乃至正在湮滅的虛空世界。化為虛無的湮滅之力。

整個過程,沒有半點影響到懸空漂浮的奇異巨刀。

「乾坤刀居然在這裡!?」

腦海中突然響起一個冰冷略帶訝異的聲音,蕭易一驚,立時恢復過來,靈魂傳音道,「你說這是什麼乾坤刀?」

「當然,乾坤刀具有無上神力,本身就包容了一個天地,擁有衍化混沌世界的無上威能!」黑色巨劍緩緩道來。

「衍化混沌?」

蕭易駭然。

不過在震驚間,隱隱浮現的乾坤刀突然化作一道銀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沒入蕭易的眉心。

突然的一幕,不止蕭易傻了眼,就是靈魂海洋里的黑色巨劍,也大吃一驚。還未有所反應,乾坤刀便衝進了靈魂海洋,恐怖的力量,頓時將黑色巨劍給擠壓到一邊,獨霸一半的靈魂海洋。

「我xxx,你總得知道先來後到的道理吧?是我先來這裡的!你……」黑色巨劍忍不住破口大罵,只不過話還未說完,乾坤刀猛然一顫,一股浩瀚無比的力量立時壓制住黑色巨劍,將它的嘴巴給徹底封閉上。

「哼,你個不男不女的妖劍,也好意思提先來後到?」渾厚蒼勁的聲音響起。

乾坤刀巨大的力量,猶如山嶽般,漂浮在靈魂海洋上空。

噶……

蕭易身體僵住,腦袋有些發矇,「你……你也會說話?」

「當然。」乾坤刀淡漠開口,「小子,我只是尋找一個寄宿的地方,可不是臣服於你。這點你最好搞清楚,不要妄圖控制我!」

「……明白,明白。」蕭易喉嚨有些乾澀的回道,「那個,你說的妖劍……」

「就是這個傢伙!」乾坤刀刀身一震,彈出一縷光芒籠罩在黑色巨劍身上,「這個傢伙叫陰陽劍,是個不男不女的怪胎!」

「滾!你大爺的,我是不男不女怪胎,你又是什麼?老子掌控陰陽,本來就不是東西……呸、呸,你才不是東西!」

黑色巨劍,陰陽劍破口大罵。之前的冷酷形象,徹底推翻。

一刀一劍,以萬劍峰為臨界線,隔空對峙。

蕭易想笑,卻發現嗓子啞住了,臉上的肌肉堆積在一起,陷入僵硬。他想哭,卻發現淚腺彷彿也消失不見了。楞在天梯上,半響沒有反應。

突然出現的乾坤刀,突然鑽進靈魂海洋,強悍的力量,逼迫的陰陽劍不得不分出一半區域。這一次被逼進入這摩天秘境,蕭易發現自己得到的好處不知多少。

先有萬劍峰,其次是陰陽劍,再是蠻獸犬神,現在再加上乾坤刀,哦,還要算上四大種族。

長耳族、火瞳族、灰翼族、黑爪族!

四族族長的靈魂已經獻祭,簽訂靈魂契約。從另一方面來說,這次摩天秘境之旅,蕭易得到了一個世界在背後支持!

手中掌握的力量,不亞於滄瀾大陸上任何一個宗門!

當然,乾坤刀、陰陽劍,目前還不是他能掌控的。但蕭易相信,那一天遲早會到來!

「呼——」

深吸了口氣,壓制住激動的心情,蕭易低頭看向天梯腳下。鐵勒、卡蒙六人依舊單膝跪地,知道沒有自己開口,他們會一直跪下去。

吐出一口濁氣,蕭易恢復冷然,緩緩開口道。

「起來吧。」

不管鐵勒幾人是不是真心臣服,只要他們的一縷靈魂在手,蕭易就不怕他們搞出什麼花樣來。靈魂契約的力量,可是有天地法則約束的。

「謝我主!」六人齊聲回應,而後恭敬起身,隨著卡蒙踏上天梯。

「雖然你們認我為主,不過在時機沒有成熟之前,這件事不要向別人透露,我想你們的族人,應該也不知道祖訓的事情吧?」

「既然如此,一切照舊,哪怕是私底下,你們也不用稱呼我為『主人』,依規矩做事即可。」

頓了頓,蕭易繼續往下說道,「天門已經開啟,天梯垂落,這個空間在湮滅,我想摩天秘境,也應該有所變化!眼下,還是安排大家趕緊離開比較好。」

「至於怎麼安排,你們自己看著辦吧,我對你們四族的情況不是很了解。而且,我的實力有限,經驗也不夠豐富,有些事,你們覺得怎麼處理妥當,就怎麼做吧,到外面后,也不用請示我什麼。」

一番話說完,除去卡蒙外,鐵勒、赤眉、藍漠、豪騰、黑天幾人不由面露驚詫,古怪至極地看著蕭易。

在他們的猜想中,蕭易年少氣盛,喜歡彰顯表現自己,愛自我主張。在有了控制他們六個半步武神、武神的力量后,多少會顯露出得意的表情來。

再不至於,也會大笑幾聲,代表心中的歡喜。

沒有想到,蕭易居然如此的乾脆,彷彿撒手掌柜一般,對於成為他們四大種族的最高首領,似乎沒有半點特別的激動,或者興奮流露。反而有種帶了累贅的怪異感。

怪!

太過怪異了!

往往這樣的人,不是愚笨至極的沒有自信。就是歷經人世百態,面對任何事都是雲淡風輕,在面對自我的考問下,有著清楚的認知。

蕭易是哪種人?


包括卡蒙、鐵勒在內,六個人不由對蕭易產生了好奇,赤眉更是忍不住問道,「不知我……不知少主修鍊至今有幾年?」

修鍊時間?

蕭易略微吒異,看了眼赤眉,不明白他問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不過也沒多想,沉思片刻了一會,開口回答道,「快一年了吧。」

快……快一年了吧?

赤眉頓時傻眼,陷入石化之中。鐵勒、豪騰、藍漠幾人同樣瞪大了眼睛,滿臉不可置信。

現場裡面,唯獨卡蒙一臉自豪。

一年時間修鍊至武王巔峰?這還是人嗎?在陪葬之地裡面,天地元氣如此濃郁,他們當年晉陞武王時,也用了兩年左右。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