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先生,你聽我說就行,但是請保證你現在身邊乜有其他人。我剛剛得到了一個消息,但是現在還不確定真實性,你們小心一點。我剛剛得知你身邊有肖亞斯安插的眼線,就是許寧靜許小姐,我不知道這是不是肖亞斯覺察了什麼,所以想通過我,離間你與夥伴之間的關係,所以我只是告訴你一下,你自己留意。”

說完不等遲玄說完,莫拉便掛斷了電話,房間裏面有監視的人,如果她進來太久,一定會引起這些人的懷疑,所以接完電話後她立即走了出來。

遲玄聽到了這個消息,沉默了幾秒鐘,幸好接到電話的時候他就一個人在書房。

莫拉的話像是在他寧靜的心湖裏投了一顆石子,遲玄開始陷入沉思。

有些事情,一旦有了疑惑地開端,一些細節便會浮現水面。

遲玄想起他們剛到英國的時候,幾乎是立刻趕往了王宮,可是肖亞斯卻早早作出準備,不見客人。

還有之前參加聚會的時候,肖亞斯看到他來之後,並不是像他自己所說的那麼驚訝,而是早就料到的一種感覺。

這些事情一回想起來,遲玄便知道了疑點在哪裏,之前他就一直覺得有古怪,但是從未想過內奸這個問題。

只是現在還不是輕易下結論的時候,更何況這個人還是歐巖認定的女人,如果真如莫拉所說,那麼歐巖受到的打擊不用想也知道會是多大。

遲玄一個人在書房想了好久,終究還是下定了決心去做這件事情。任何人只要妄想傷害蘇遇暖,他都不會放過。

三個坐在一起用午餐的時候,遲玄突然問歐巖,“你跟寧靜什麼時候結婚?”

歐巖擡頭奇怪地看着他,“怎麼突然問這個問題? 虐世妃舞 小暖還沒有找到,我還真沒想過。”

“是啊,現在的首要是帶回小暖。”許寧靜微笑着,很豁達的樣子。

“這樣說的話,我跟小暖的罪過可就大了。歐巖,我想速戰速決。”遲玄想出的辦法就是這一個。

“速戰速決,你有把握嗎?”歐巖放下筷子,專心聽遲玄講他的辦法。

“明晚,我會混進王宮,你們在外面接應我,我把小暖帶出來。”

許寧靜一聽,這算什麼破辦法,“你以爲王宮是你家啊?想進就進,想出就出?你自己出來都難,別說還帶着小暖了,你拿王宮的防衛當擺設?只怕你還沒接近小暖,便被人射成了篩子。”

“最冒險也是最有用的辦法,但是寧靜說得也沒錯,這件事情還是需要好好計劃一下。”

遲玄點點頭,“計劃是必須的,但是這次行動只有我們三個人,人太多的話,目標太大,更容易被發現。”

有了這個計劃,三個人再也吃不下飯,開始全身心地投入到這個計劃裏面去。

這個計劃對遲玄來說,是冒險的,如果許寧靜不是肖亞斯的眼線,那麼這件事也許就會成功;如果她是,遲玄也已經想好了退路,只是對歐巖來說,這個結果可能會不盡人意。

晚上,歐巖擁着許寧靜站在露臺上,兩人一起仰望着夜空中寥寥無幾的星辰。

“夏天就快到了,那時候的星空才好看呢。”許寧靜笑着說道。

像現在這樣靜謐的時光,歐巖是頭一次體會,以前他從來就不會去關注這一些,事實上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以前是怎麼度過二十多年漫長時光的。

“夏天的時候,我們已經結婚了吧?”想到那樣的場面,歐巖心中竟生出期待與欣喜,從未想過他也會有這麼一天。

感受着歐巖的體溫,許寧靜覺得很滿足,“歐巖,可不可以答應我,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要放棄我。” 他暗沉沉的雙眼,慢慢地凸顯出一抹帶着寵溺的心疼。

垂在身側的手,猛地緊握。

“靜,你媽媽那裏有很多你小時候的照片,都是嬰兒時期的。她喜歡攝影,所以幫你照了很多……有機會好好看看吧!”北堂武說完,瞪了一旁的韓振宇一眼,“這個白眼狼,你可要小心了!”

“北堂武……你怎麼能這麼說我?”韓振宇着急的吼了聲。

他生怕這些話,讓自己在慕一一那裏失了分。

可是他不明白,其實那天在火車站的停車場裏,慕一一就已經對他的爲人失望到了極點了。

“雷御風,你放了我女兒,把我和韓振宇這個白眼狼一起殺了吧!你想要的,我來償還!”北堂武俊逸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帶着挑釁。

“你就是死上一千遍,也換不回我父母的命!”雷御風冷冷的回答。

“那怎麼辦?北堂家跟雷家是世仇,就是這樣你來我往的殺來殺去。我欠了你,你也欠了我,我看在女兒的份上,想罷手了,你還偏不讓?那你說,怎麼辦?”

“是啊!怎麼辦呢?”雷御風走過去,彎腰把雙手撐在了北堂武的輪椅上,居高臨下的俯瞰着他,“我把你女兒都給睡了,還能怎麼辦?你不就是想用死來換她的離開嗎?做夢!你死了,我還是要睡她,天天睡,夜夜睡。你們北堂家的女人就只配給我做一個沒有尊嚴的用來發泄的暖-牀工具,知道嗎?她連做情-婦都沒資格!你還妄談什麼不能輸了尊嚴,你們北堂家早就輸得乾乾淨淨,一無所有了!”

說完,他狠狠地把輪椅猛地向後一推。

站在北堂武身旁的慕一一被沉重的輪椅撞得彎下了腰。

很痛!

很痛!

痛的不是身體,也不是被撞了的腰,而是那顆已經被這殘酷撕碎了的心。

她的耳朵嗚嗚地響,雷御風帶着情緒和仇恨的每一個字她都聽得清清楚楚。

萬箭穿心,千刀萬剮!

足球裁決天下 她想,也不過如此了。

她委屈地捂住了抖動的脣,想要壓抑下就要涌出口的哽咽聲。

原來,這才是刻骨銘心的恨!

https://tw.95zongcai.com/zc/49405/ 這種恨意愛情根本就無法戰勝磨滅!

這種恨帶給他們的除了傷害,還是傷害!

她真的很想大聲的問一句:“雷御風,你心裏到底有多恨?是不是她死了,恨意也就消亡了。”

如果是,讓她死吧!

巨大的痛苦在慕一一的四肢百骸間蔓延開來,讓她越發難以承受。

她彎下腰,大口大口的呼吸。

而將要窒息的感覺,仍舊死死扼住了她的咽喉。

“靜,”北堂武伸手抓住了慕一一的胳膊,“很痛嗎?”

慕一一搖搖頭,好一會才慢慢的直起了身子。

“丫頭!”一邊的韓振宇終於忍不住邁開腳,剛走出一步,腹部就被衝過來的雷御風狠狠地揍了一拳。

“唔……”他痛苦的呻-吟着,踉蹌幾步,退後着坐在了地上,五官幾乎皺成了一團。

“給我打,讓他明白什麼是閉嘴!”雷御風冷冷的吩咐。 夏宜冰卻是一笑,輕輕衝白淺淺點了點頭,白淺淺看着柳嬤嬤一雙眸子裏滿是殺意。君墨宇擡起頭看向夏宜冰,看見對方眸子裏的笑意,剎那心動,一眼萬年。

白淺淺的計劃失敗,便想偷偷離開,君裕袖子一揚,王府的侍衛便將她團團圍了起來。

“白小姐,這是打算在我們恆王府鬧了事就不負責任的逃了嗎?我恆王府可不是你們能任意欺負的對象,如今已經證明我兒媳並非是不潔之身,你這個在我恆王府門口大言不慚的人難道不該有些表示嗎?”

白淺淺聞言僵硬地轉過身子,看向那個從最開始就一臉笑意地看着所有事情發生的君裕,整個腦子裏一片空白,隨即猛地坐在地上暈了過去。

君裕見狀從鼻孔裏發出一聲冷哼,目光也是冷冷地從姚慧萱的身上掃了過去,姚慧萱渾身一冷,竟是有些站不住。

“來人!將白小姐給本王送回白府,叫他們好生管教,不然本王替他們管教了!”

君墨宇向君裕投去一個感激的目光,重新牽過了夏宜冰的手。經過方纔那番一鬧,這老百姓的心裏也是明白了幾分,也越發覺得君墨宇和夏宜冰是一對璧人。

跨過火盆後,兩人本該是牽着手往花廳的方向而去,君墨宇卻是突然在夏宜冰的身前蹲了下來,將背部對着夏宜冰道:“冰兒上來!”

夏宜冰見狀恩了一身輕輕趴在了君墨宇的背上,君墨宇摟住夏宜冰的臀部,臉上泛起了幾絲紅暈。

而姚慧萱跟在他們兩人身後則是嫉妒得恨不得將夏宜冰從君墨宇的背上拉下來,自己趴上去。卻是感受到君裕冷冷的目光,只能將頭埋了下去,安靜地跟在後面。

宴席上的官員們,看見君墨宇竟是將夏宜冰背了進來,心中大驚,知曉君墨宇這是在宣佈主權,是在告訴每一個人得罪夏宜冰的人就相當於了整個恆王府。璃王看見君墨宇的這個動作,緊緊地握住了自己手中的酒杯,看向夏宜冰的目光簡直是恨不得將對方直接吞下腹中。

走到了花廳的裏面,君墨宇這才小心翼翼地將夏宜冰放了下來,而君裕也是早就在上座坐好了,君墨荷看着夏宜冰和君墨宇二人的

樣子,用帕子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淚水,一副十分欣慰的樣子。

主持婚禮的管家則早便站在了花廳之中,輕輕點了點頭,就有了兩名侍女走上前來,將喜帶交給了君墨宇和夏宜冰二人,兩人接過喜帶,望了對方一眼,這才向前走去。

管家清了清嗓子,大聲喊道:“一拜天地!”

君墨宇兩人轉過身去輕輕一拜,門外響起了一串鞭炮聲,夏宜冰嘴角輕輕勾起一絲笑意,將身子站直了。

君裕與君墨荷看着他們兩人心中也是分外欣慰。 永墮黑暗靠近你 管家眼眶也是忍不住有些溼潤了,“二拜高堂!”

夏宜冰和君墨宇隨即轉過身子對着君裕和君墨荷跪了下去,碧雪和另外一名王府的侍女則是連忙將長輩茶端了上去,君裕和君墨荷細細抿了一口就將兩人扶了起來。

“夫妻對拜!”這次管家倒是反應極快,臉上的笑意也愈發濃重。

君墨宇對着夏宜冰彎下了身子,聲音輕輕地落入了夏宜冰的耳中,“娘子,你今天很美。”夏宜冰聞言一笑,低喝了一聲老流氓便被碧雪扶着往洞房的方向去了。

君墨宇站直了身子,看着慢慢消失在視線裏的夏宜冰臉上的笑意卻是沒有半分褪去。而姚慧萱看着他們二人這幅情深不悔的樣子氣得牙癢癢,心中卻是不停計劃着以後要如何讓夏宜冰在恆王府中沒有立足之地。

夜色飄渺,整個恆王府卻是分外喧鬧。

君墨宇因爲大婚雖是貪杯多喝了幾杯,卻是擔心自己一身的酒氣會讓夏宜冰不舒服便先去衝了涼才過來。

碧雪看見君墨宇明顯步伐有些不穩的樣子,連忙上前去扶,君墨宇卻是一笑,搖了搖頭,推開門走了進去。

夏宜冰坐在牀上,聽見君墨宇開門的聲音,擡起頭來,看着那片影子,一臉的溫柔。君墨宇接過一盤媒婆遞過來的秤桿,將夏宜冰的喜帕挑了起來,雖是之前已經看見過了夏宜冰一副美好的樣子,如今還是忍不住心中一陣激動,喘氣聲也是重了幾分。

夏宜冰好笑地看着君墨宇一眼,接過了媒婆遞過來的交杯酒同君墨宇喝了下去,就將杯子放在了站一旁的侍女手中的托盤上。那媒婆見

狀,道了一句:“祝世子,世子妃早生貴子,白頭偕老。”後便帶着侍女退了出去。

待到媒婆退了出去,夏宜冰輕輕退開了君墨宇幾步走到桌子面前,看見上面的東西卻是嘆了一口氣,這大婚的當夜,這洞房之中的吃食都是生的。

“哎,看來得餓到明天早上了。”

君墨宇聞言一笑,從懷中拿出了一個小袋子遞給了夏宜冰,臉上的寵溺十足。

“早就知道你今日定是連飯也沒吃,這是你喜歡的芙蓉糕,小心吃,莫要噎着了。”

夏宜冰看君墨宇一副當她是小孩子的樣子,隨即一愣,真的是被噎着了,君墨宇連忙倒了一杯酒給夏宜冰,夏宜冰將口中的糕點咽了下去後,恨恨的瞪了君墨宇一眼,對方的臉上笑得更開心,卻是伸出了一隻手,將夏宜冰手中剩下的一半芙蓉糕奪了過來塞進了自己的口中,眉頭卻是皺了皺道:“果然還是太甜了。”

夏宜冰看了君墨宇一眼,洗過手之後便坐回了牀邊上,君墨宇站在夏宜冰的面前投下了一片陰影。聲音也帶了幾分沙啞。

“冰兒,你吃飽了我還餓着呢。”

夏宜冰自然是知道君墨宇話中的意思,面上便紅了幾分,聲音也小了下去。

“你記得輕點。”君墨宇恩了一聲,將夏宜冰平放在牀上,隨即便將簾子放了下來。

**苦短,芙蓉帳暖。

夏宜冰揉了揉自己像是被拆了又重組的身子,看了眼斜躺在牀上一臉笑意的君墨宇,低語了一聲,老流氓,就撐着從牀上坐了起來。目光卻是瞥見了白布上面的一片殷虹,又是紅了臉。

碧雪站在門外輕輕敲了敲門,略顯羞澀的說道:“世子,世子妃,你們起來了嗎?時間不早了該去給王爺敬茶了。”

君墨宇將夏宜冰扶着站了起來,這才往門外道:“進來吧,我們已經起來了。”碧雪等人這才推開門走了進來。

因爲是新婚夫婦的關係,雖是換去了昨日的那身喜服,新換的衣服卻依舊是一身紅。跟着君墨宇到了花廳的時候,君裕已經是在花廳坐着了,見了兩人倒也沒什麼神色的變化,卻是掃了夏宜冰幾眼。

(本章完) 秦母不住的拿眼偷看林雨霏的肚子,每看一眼,臉上的笑容就加深一層,直到笑得像菊花般燦爛。

秦慕抉察覺到母親的目光,有些無奈的牽住林雨霏的手,小心扶住她回到臥房。

別墅裏的燈都熄滅了,只剩下花園的紅燈樓仍舊亮着。

林雨霏看到那一抹紅光,心頭一片溫暖:這就是家的感覺,永遠有人爲你亮燈,永遠有人爲你守候!

秦慕抉從背後抱住她,享受着溫暖而堅實的懷抱,林雨霏的睏倦再次襲來,很快就進入夢鄉。

也許是因爲白天睡的太多,凌晨時,林雨霏突然醒了。

她看到身邊的環境,仍舊感到有些不適應,直到看到自己的枕邊人,她的臉上才泛出微笑。

輕輕伸出手,摸着秦慕抉的臉頰,卻突然如觸電般收回。

林雨霏疑惑的皺起眉毛,他的體溫怎麼會那麼高?

不可置信的伸手再摸,林雨霏才發現秦慕抉突然起了高燒!

…心下頓時緊張起來,林雨霏手忙腳亂的喊他:“慕抉,你醒一醒!”

他卻皺着眉毛緊閉雙眼,彷彿沒有聽到林雨霏的呼喚。

林雨霏有些欲哭無淚,連忙拿出手機撥通秦母的電話,口不擇言的描述秦慕抉的情況。

秦母一邊安慰林雨霏,一邊慌忙撥通家庭醫生的電話。

她來到林雨霏的臥房,連忙緊張的敲門,門很快被打開,林雨霏淚流滿面的開口:“媽……”

秦母看到她的樣子心中一痛:“慕抉怎麼樣了?”

秦父也披着一件外套開口說:“雨霏,別擔心,慕抉不會有事的。”

話雖如此,眉宇間卻充滿擔憂。

林雨霏強撐着點點頭,任由秦母去查看秦慕抉的狀況。

她有些呆滯的站在原地,心中緊張不已,秦母惶恐不安的查看秦慕抉的情況。

過了一會兒才鬆口氣說:“看樣子只是普通的發燒,我先去拿點冰塊做冷敷。”

林雨霏連忙開口說:“媽,讓我來吧。”

秦母安慰的拍拍她的手:“別緊張,養好身體最重要。”

但她轉過身來,也憂慮的皺起眉:秦慕抉的身體一向健壯,怎麼會突如其來的發起高燒?

說話間,秦父已經不知不覺的拿出了冰塊:“快給他敷上,一定是最近壓力太大了。”

農門旺女正當嫁 林雨霏聽到這句話,眼淚更要呼之欲出。

秦母小心翼翼的把冰塊放置在秦慕抉的額上,看着他潮紅的面色,突然驚叫出聲:“這是怎麼回事!”一邊說,一邊順勢掀開絲綢被褥。

林雨霏快步走到牀邊,心中慌亂的去看,發現秦慕抉全身上下都長滿了紅色的疹子!

心頓時被狠狠的揪成一團,林雨霏慌亂不堪的握緊手指,心彷彿碎般疼。

她在被綁架的這半個多月裏,從來沒有感到這樣心痛!

秦母看到眼前的景象,聲音都變得嘶啞起來:“家庭醫生怎麼還沒過來!”

秦父也焦躁的撥通電話,得到家庭醫生已經即將到達的消息後,他努力平復心情去安慰秦母。

家庭醫生在傭人的帶領下,推門而入立即向秦父秦母問好,但他的話語很快就被打斷。

秦母毫不客氣的開口:“都是一家人,快來看看慕抉到底怎樣?” 這家料理店本來慕月森是沒有聽說過的,他一向喜歡吃中餐,心情好的時候會吃一下泰國料理,唯獨對日本料理不怎麼感興趣。

這家店是姜媛推薦給他的,上次她和卓隨行結婚的時候婚禮上的料理好像就是這家料理店提供的食材,當時夏冰傾隨口提了一句很好吃,他就記在心上了。

進了這家料理店,夫妻二人進了包間裏的榻榻米脫了鞋盤腿坐着,夏天被夏冰傾抱在懷裏,沒過好一會兒就困得歪歪扭扭睡着了。

夏冰傾環顧着這家店,也是不曾來過,但是給她的感覺特別好,料理店裝修得古樸有特色,裏面還放着日本風情的純音樂,優雅極了。

她坐着坐着,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事似的,抿嘴偷笑。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