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命!”兵部尚書恭敬無比地說,但是心理面前卻冷笑起來,老子纔不去送死呢。

退朝之後,鬼皇心滿意足地回到了後宮,和幾個鬼妃玩起了躲貓貓。

兵部尚書拿着調兵遣將的虎符來到了軍營中,他點了兩支萬人大軍,帶着家眷直奔前線。

不過當兵部尚書走到一半的時候,突然帶着家眷跑掉了。

這讓兩名帶兵的將軍一臉懵圈,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等了一天後,兩位將軍才知道,兵部尚書這是臨陣逃跑了。

他們兩個立即聯名向鬼皇報告,說兵部尚書半路逃跑了。

接到兩位將軍的通信符時,鬼皇正在和鬼妃做活動,他實在是沒有心情看通信符上的內容。

不過一想到這是前線的戰報,最終勉爲其難地拿起了通信符。

當鬼皇看到兵部尚書逃跑幾個大字後,整個鬼都矇住了。

怎麼會這樣?這到底是怎麼了?兵部尚書不是覺得這場仗能贏嗎?可是他爲什麼跑了?

鬼妃看到鬼皇停下了,心中有些氣惱,覺得鬼皇太不認真了,她馬上就要澎湃了,可是鬼皇居然不動了,實在是讓她鬱悶。

“吾皇,您在幹什麼呢?趕快動起來啊!”鬼妃幽怨地說。

“動你嗎啊!”鬼皇怒了,掄起胳膊,狠狠地給了鬼妃一個耳光。

鬼妃愣住了,捂住臉難以置信地看着鬼皇,想不明白鬼皇爲什麼要打她,而且力氣還如此之大。

黃庭 “嗎的!這個該死的!居然跑掉了,我一定要殺了你!”鬼皇憤怒地咆哮起來。

看到鬼皇滿臉猙獰的樣子,在聽到鬼皇淒厲的聲音,鬼妃被嚇壞了。

她從來沒有見過鬼皇這樣。

鬼皇走下牀,沒有理會鬼妃,創號鬼衣直接去了議事大廳。

不一會兒,各個鬼臣都來了,他們全都一臉懵圈,不知道鬼皇爲什麼要急吼吼的召見他們。

等所有的大臣都到齊了,鬼皇強行壓住心中的怒火,一字一句地說:“兵部尚書臨陣脫逃了,大家誰願意幫我上前線?”

聽到鬼皇的話,大廳中先是死一般的沉靜,但是隨之而來的則是一片議論聲。

“什麼?兵部尚書跑掉了?他之前不是說對付叛賊沒有問題嗎?”

“連兵部尚書都跑掉了,我估計這一次恐怕是真的遇到對手了,否則這傢伙不會跑!”

“我們該怎麼辦啊?很明顯這就是一個坑啊!”

“別吵了!你們到底有什麼主意?趕快說出來聽一聽!”鬼皇大聲吼起來,聲音中含着無盡的憤怒。

大廳在瞬間又安靜下來,幾乎到了落髮可聞的地步。

等了片刻,看到沒有人說話,鬼皇憤怒地咆哮起來:“你們是豬嗎?爲什麼不說話?趕快給我說話!”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還是沒有人敢輕易說話。

“好!很好!既然你們不說,那我就點名了!”鬼皇眯起眼睛,首先向丞相望去。 丞相看到鬼皇犀利的眼神,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該死的,鬼皇難道要讓我出征嗎?我可不想死啊!

“丞相大人,你可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大人物,不知道你有沒有高見?”鬼皇口氣陰冷的問。

“吾皇陛下,您容我想一想。”丞相沒有任何建議,不過他肯定不能這樣說,否則的話肯定會捱罵,所以他想了一個藉口。

聽到丞相的話,其他大臣在心中對丞相豎起了大拇指,難怪人家能當上丞相,這隨機應變的本領就是強。

鬼皇想了想,對丞相點了點頭說:“好,我給你三分鐘的時間,你好好的想。”

緊接着,鬼皇轉過頭又向戶部尚書望去:“戶部尚書,你有什麼建議嗎?”

“這個……”戶部尚書也不知道該如何應對,一時猶豫起來。

不過當他準備也學着丞相那樣拖延的時候,鬼皇立即看出了他的心思,當即不屑一顧的說:“你不要就像丞相那樣找藉口,馬上給我說。”

聽到鬼皇的話,丞相的心咯噔一下,他剛纔還爲自己的機智而沾沾自喜,現在才發現自己的小伎倆早就被鬼皇發現了。

難怪人家是鬼皇呢,而我只能當丞相,的確比我聰明多了。

丞相在心中悄悄暗想,同時搜腸刮肚的開始找方法,準備給鬼皇出謀劃策。

與此同時,戶部尚書也被嚇了一跳,他沒有想到鬼皇居然看出了他的心思。

“吾皇陛下,我是管人口的,我不懂打仗,你問我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戶部尚書苦着臉無奈的說。

“廢物!一幫廢物!既然你們都不知道,馬上都去準備,和我一起上前線。”鬼皇一邊說一邊站起來,他準備御駕親征。

聽到鬼皇的話,禮部尚書立即大聲叫起來:“吾皇陛下,萬萬不可,您貴爲九五之尊,怎麼能親臨戰場呢?這些事情應該由我們這些大臣爲您分憂解難。”

其實禮部尚書這樣說,不是爲了鬼皇,而是爲了自己。

如果鬼皇御駕親征,那他肯定也要跟着上戰場,如果其他大臣上前線,他作爲禮部尚書,肯定不用上前線。

因爲他是搞禮儀、搞文明的。

鬼皇一眼就看出了禮部尚書的心思,翹起嘴角冷笑起來:“禮部尚書,果然是忠心耿耿啊!既然這樣的話,那你就替我去上前線吧!”

“啊?”禮部尚書徹底矇住了,他萬萬沒有想到鬼皇會這樣說。

“吾皇陛下,我是搞禮儀的,讓我弄個祭祀大典我肯定沒有問題,但是讓我帶兵打仗,我就是送人頭的。”禮部尚書哭喪着臉大聲說,想博取鬼皇的同情。

“既然這樣,那就一起去吧!”不等其他大臣說話,鬼皇轉過身就走。

大臣們面面相覷,同時在心中苦笑起來。

兩個小時後,所有的大臣都準備好了,他們原有些人原本想趁機逃跑,但是他們非常悲涼的發現,御林軍早就禁嚴了。

不但在城門四周站滿了士兵,而且在他們的家門四周也站滿了士兵。

不一會兒,鬼皇來了,鬼皇身邊的侍衛開始點名。

鬼皇這次下定了決心,絕不容許任何一個大臣逃走。

經過點名,沒有一個人逃走,鬼皇非常滿意,當即率領着剩下的軍隊向前線開去,準備和之前的兩隻大軍會合。

與此同時,鬼皇給駐守在其他地方的六隻大軍發去了通信符,讓他們火速前來支援。

就在鬼皇帶領羣臣開赴前線的時候,秦巖他們與兵部尚書帶出來的兩隻大軍相遇了。

兩名鬼將看到浩浩蕩蕩的秦巖大軍後,差點嚇破了膽,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秦巖的軍隊這麼多,而且裏面不但有人類,有殭屍,還要妖族和邪靈。

“該死的,這下我們可怎麼辦?”其中一個鬼將心驚膽戰的說。

“想個屁啊!趕快跑啊!”另一個鬼將不顧他手下的安危,掉過頭就跑。在他看來這些鬼兵即便全死了,也沒有他一個人的命值錢。

第一個鬼將楞了一下,也掉過頭就跑。

看到兩名將軍逃跑了,鬼兵們都傻眼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猶豫了片刻,其中一名鬼兵也轉過身就跑。

其他鬼兵看到這裏,也紛紛轉過身就跑。

這一下就像捅了馬蜂窩,大家看到有人逃走,他們也跟着瘋狂的向不同的方向逃去。

眨眼間原本軍紀嚴明的兩隻軍隊在瞬間變成了一盤散沙。

“大人,讓我去殺了那兩個鬼將。”酮康恭敬無比的對秦巖說。

他自從跟隨了秦巖後,還沒有立過功勞,他想爲秦巖殺掉兩名鬼將,獻上一份大禮。

秦巖點了點頭,表示默許了。

酮康當即鑽到地底,向兩名鬼將逃去的方向飛馳而去。

其他人鑽進地底肯定是寸步難行,但是酮康不一樣,他是樹精,他的根鬚鋒利無比,可以輕鬆的破開各種山體,他在地面下穿行甚至比在半空中飛行還要快。

不一會兒,酮康就追上了兩名鬼將,他的手化成樹枝從地面下鑽出來,“嗖”的一聲就纏住了兩名鬼將的雙腿。

兩名鬼將剛開始還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但是他們很快就知道自己被樹精纏住了。

“該死的,放開我!”其中一名鬼將大喝一聲,念動咒語向纏在自己身上的樹枝點去。

不過就在他剛剛擡起手臂的時候,樹枝居然沿着他的肩膀將他的整隻手臂又纏住了。

緊接着,酮康怕他們反抗,再次驅動樹枝不但將他們的另一隻手臂纏住了,而且將他們就像糉子一樣緊緊的包裹起來。

兩名鬼將嚇壞了,以爲自己馬上就要被處死,立即大聲開口求饒。

其實酮康還真想吸乾他們的魂力,不過考慮到秦巖有可能要對他們搜魂瞭解信息,最終還是忍了下來。

“你們兩個給我老實點,否則我就吸乾你們。”酮康冷笑起來。

“是是是!”兩個鬼將嚇得趕快點頭,但是他們發現自己根本無法點頭,因爲他們被纏的太緊了。 “這還差不多。”酮康將他們兩個拉到地底,沿着原來的路線返到秦巖身邊。

與此同時,在高長老的指揮下,各路大軍向潰不成軍的兩隻鬼類大軍殺去。

眨眼間的功夫,鬼類大軍就死傷過半。

酮康鬆開兩名鬼將,恭敬的對秦巖說:“大人,我將他們帶回來了。”

秦巖點了點頭,沒有再廢話,直接伸出雙手同時按在這兩名鬼將的頭頂上。

他們的記憶立即就像潮水般涌進了秦巖的腦海中。

讀完他們的記憶,秦巖詫異的睜大了眼睛,他沒想到堂堂兵部尚書居然逃跑了。真是讓他難以置信。

這樣的話,秦巖覺得讓他攻打鬼皇絕對沒有問題。

不一會兒,高長老帶着人也回來了。

經過一番廝殺,兩隻鬼類大軍除了個別機靈的小鬼逃之夭夭,剩下的幾乎全部被斬殺殆盡。

“掌教,兩隻鬼類大軍幾乎全軍覆沒,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原地待命,佈置大型陣法。”

聽到秦巖的話,高長老有些詫異,一般情況下,這個時候他們應該乘勝追擊纔對,可是秦巖居然讓他們原地待命,這超出了高長老的想象。

看到高長老一臉蒙圈的樣子,秦巖哈哈大笑起來,當即將具體的情況告訴了高長老。

高長老此刻才知道原來鬼皇的內部已經亂成了一團。

“像這種情況,我們是不是該停下來給鬼皇送一份大禮啊?”秦巖笑眯眯的問。

秦巖的原則永遠都是能少點傷亡就少點傷亡。

“掌教高見,這樣的話,等到鬼皇他們來了,我們就可以以逸待勞,將他們一網打盡了。”

“那你就去佈置吧!”秦巖擺了擺手,對高長老說。

高長老點了點頭,轉過身離開了。

鬼皇那一邊,很多大臣爲了拖延時間,找各種藉口停下來。

最後鬼皇憤怒了,他準備找一個倒黴蛋殺雞儆猴。

恰在這時,一個負責後勤的官員撞到了鬼皇的槍口上。

“吾皇陛下,我剛從京城出來身體有些不適應,我想請一天的假,不知道可行嗎?”

說罷,這個鬼官眼巴巴的看着鬼皇,希望鬼皇能批准。

因爲之前很多大臣都找過鬼皇,鬼皇都批准了。他覺得鬼皇肯定也能批准自己。但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這一次鬼皇勃然變色。

“是嗎?你需要休息嗎?”

“是,吾皇陛下!”鬼官雖然看到鬼皇的臉色極爲難看,但是他依舊點了點頭。

不過他心中升起了一絲不詳的預感。

“好,既然你想休息,那我就讓你休息個夠。”鬼皇突然伸出手一把抓住鬼官的脖子,直接將他活活掐死。

看到這一幕,所有的大臣都驚呆了。

鬼皇將鬼官的屍體扔掉,眯起眼睛嘿嘿冷笑起來:“如果誰再敢和我請假,這就是他的下場,還有那些已經請了假的,馬上給我回到各自的崗位上,否則的話我誅你九族。”

聽到鬼皇的話,各個大臣都被嚇壞了。

一些想請假的大臣也不敢請假了,那些之前請假的大臣聽到消息後,也紛紛歸位了。

鬼皇對於自己的雷霆手段非常滿意,他沒有想到大家都這麼怕死,但是鬼皇卻不知道他在每一個大臣的體內都種下了恐怖的種子,一旦真的遇到危機的事情,他們絕對會一觸即潰。

帶着各個大臣,鬼皇夜以繼日的向之前的兩隻大軍駐紮地趕去。

他生怕那兩隻軍隊不是秦巖的對手,被秦巖一口吃掉。

莫名開始拯救世界 與此同時,秦巖爲了誘騙鬼皇上當,讓他俘虜的兩個鬼將給鬼皇發去了通信符,告訴鬼皇這裏一切安好,還沒有遇到敵人的軍隊,不過他們希望能得到鬼皇的支援。

鬼皇收到通信符後頓時安心了,立即給兩個鬼將發去通信符,讓他們堅守崗位,等候自己馳援。

秦巖拿起鬼皇的通信符掃了一眼,不由在心中冷笑起來:鬼皇啊鬼皇,你的到來之日就是你死亡之時。

一天後,鬼皇帶着各個大臣以及他的軍隊來到了目的地。

當他看到兩個鬼將的營地井然有序後,心中十分欣慰,不由自言自語起來:“這兩個將軍真是好將軍,等我滅掉了逆賊,絕對要提拔他們重用他們。”

鬼皇卻不知道此刻的兩個鬼將早就變成了秦巖的階下囚,而他也正在一步一步的向鬼門關走進。

來到營地大門口,鬼皇立即讓手下去叫門。

但是當他的手下來到大門前,卻發現大門前根本沒有鬼兵把守,而且營地裏面空無一人。

奇怪,這是什麼情況?兩個將軍和那些士兵哪去了?莫非他們也逃跑了?

想到這裏,鬼皇的手下驚出一頭冷汗,他立即回到鬼皇的面前,將發生的事情全部告訴了鬼皇。

鬼皇聽完他的話,整個人都懵了。

不會吧?他們之前還和我聯繫過,怎麼可能會逃走,我不相信這是真的。

想到這裏,鬼皇帶着羣臣親自來到了營地的大門口。

當他看到空蕩蕩的營地後,整個人都呆住了。

其他的羣臣也都矇住了。

他們沒有想到他們一直信賴的兩個將軍居然會逃走,這對他們來說是非常大的打擊。

“嗎的,這兩個該死的王八蛋,居然逃走了。”回過神後,鬼皇憤怒的咆哮起來。

“鬼皇,要不我們也撤吧?”其中一個大臣對鬼皇說。

“你找死!”鬼皇轉過頭一把抓住這個大臣的脖子直接將他捏死了。

這些大臣可以撤走,但是他鬼皇卻不能撤走。

就在這時,鬼皇的四周突然升起了層層霧靄,將羣臣以及鬼皇的軍隊籠罩其中。

看到這一幕,鬼皇愣住了,羣臣愣住了,鬼將和士兵們也愣住了。不過他們很快就反應了過來,他們被包圍了。

他們沒有想到自己的處境居然比剛纔預料的還要可怕。

剛纔只不過是兩個將軍逃走了,而現在他們卻被秦巖包圍了。而且將他們罩住的大陣似乎不是一般的大陣。

大陣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令他們心驚膽戰。 “大家不要怕,有我在,不會有事的。”鬼皇爲了安撫人心,大聲的叫起來。

其實鬼皇此刻都嚇壞了,他滿眼震驚的看着四周,生怕自己在瞬間被斬殺了。

各位大臣看到鬼皇的樣子,紛紛在心中鄙視起來:你還讓我們不要害怕,你個老小子都怕成這樣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