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文華說的有道理啊!老何你看咱們是不是再往前去看看”李嚴嘴上說道。

“那、那、那是!”文華洋洋得意的回道。

“好了,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既然答應大當家的,我們還是快去前面查看一下。如果沒有就再去別別的方向搜索。”何洪招呼着兩人往前方趕去。

“看來剛走沒多大一會啊,應該就在這附近趕快搜一下!”何洪看着已經熄滅的篝火說道。


“別搜了!是在找我嗎!”蕭青山一襲黑色長袍站在凸起的巨石上冷冷的喝問道。

“你、你、你就是!蕭…蕭青山!?”正待轉身準備去搜索的文華駐足問道。

“我、我、我就是、蕭青山!”

聽見文華張口結結巴巴的問自己,少年心性的蕭青山惡作劇般學着文華的語氣回答道。

“老、老何!他學、學、學…..!”

這結巴是文華心裏最大的傷傷疤最煩的就是別人學他。文華怒視着蕭青山看向何洪氣憤的說道。

“學你!我知道了。”

何洪張口接着說到,然後擡頭仔細地打量着站在凸起巨石上方的蕭青山。心裏不禁想到:“這蕭青山看着年紀輕輕的,卻已是武師初期級別的強者。 幽影龍帝 ,看來還的小心提放纔是”

“黑虎山二當家的是你殺的?”何洪向蕭青山問道。

我有投影在西游 你們跟蹤我有什麼事?”蕭青山看向打量自己的何洪說道。

蕭青山看着眼前的三個人,心裏盤算道:“看來我猜的還真是不錯啊,我想就不會這麼容易就脫身的。都是武師初期、我和小武、力戰一番應該沒什麼問題。”

“是我又怎麼樣!”


“那你就準備束手就擒吧!省的待會逼急了我們哥幾個,一會下手在沒個輕重!”現在心裏還窩着火的李嚴陰森森的向蕭青山說道。

何洪和站在旁邊的文華也緊盯着蕭青山,也想聽聽他會怎麼選擇。而文華更是雙拳緊握!臉上帶着惡狠狠的表情,大有一言不和便大打出手之意!

“你們就那麼侮辱我的智商嗎?哼!…….”一身黑袍的蕭青山用手摸了摸鼻子後說道。

冷冷看着成半圓形把自己圍在中間的三人,冷漠的話語從蕭青山口中傳出:“既然你們要戰,那便戰吧!”

“找、找、找…..”

“找死!”何洪看着文華着急的指着蕭青山說不上話來替他說道。

文華氣憤着急的乾脆不再說話。直接雙手一擄袖子,腳下向前緊走兩步高高躍起掄起拳頭便往蕭青山攻去。

蕭青山站在凸起的巨石上揹負雙手冷冷看着向自己攻來的文華。就在文華的拳頭快要接近蕭青山時,一道高大的黑影從旁邊急速奔出。陡然間兩道身影擦身而過後,一道身影斜飛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哎呀媽呀、我去!居然是武師初期的妖虎!”被妖虎一爪掌拍飛躺在地上的文華喊道。

蕭青山看着躺在地上說話流利的文華不由張嘴說道:“哎!他怎麼說話不結巴了?”

何洪怔怔的看着蕭青山身旁足有成年公牛般大小的妖虎,心下震驚不已。聽見有人問話隨口答道:“恩、他一着急害怕說話就利索了”

恢復平靜心態的何洪發現剛纔問話地人是蕭青山時。不免略顯尷尬,爲了遮掩臉面縱身向蕭青山攻去、正是黃階低級武技凌風腿!腳上帶起凌烈的風聲直往蕭青山氣海處踢去,端的是狠辣無比,同時看向李嚴使了個眼色。

蕭青山見何洪二話不說的向自己攻來。而且出腳如此之狠,也不含糊微一側身閃過同時以左腿爲軸心側轉身體右腿猛的擡起、腰部發力傳至腿上,一腳往何洪胸間踹去。

一聲悶響過後,被震退的何洪怔怔的看向收腿而立的蕭青山,不禁在心裏感嘆道:“看來錢豹死死在他手裏確實不怨啊,想想這一腳震得自己胸間陣陣發麻,想必一會交手甚是兇險啊”

雖然同樣的處在武師初期境界,不得不說的是剛纔蕭青山踹向何洪的一腳佔了便宜。何洪站在下方發力往上踢向蕭青山,被蕭青山輕易地躲過。

而蕭青山站在巨石上方趁着何洪舊力一去新力未生之際,從上向下用力踹去的一腳、自是震得何洪胸間陣陣發麻。

啊!

一聲慘叫傳來,何洪扭頭看去頓時暴怒不已。

見何洪扭頭看向遠處,蕭青山把握住這個難得地機會。體內氣旋全力運轉下,縱身躍起向着下方走神的何洪狂劈下二十多記劈空掌!

頓時察覺到的何洪此時以躲避不急,生生承受下所有的攻擊。渾身上下一陣刺耳的骨骼斷裂聲響起,何洪全身上下再無支撐,身體無力的倒下,睜着一雙悔恨的雙眼轉頭看向慘叫聲傳來的地方。

蕭青山順着何洪看向地方向望去,入目的是倒在地下已經死去的啞巴文華!文華也是死不瞑目的怒睜着雙眼看向站在他身邊地李嚴,只是從那雙無神的雙眼中,透露出一股震驚的神色。想必是到死文華也想不明白李嚴爲什麼要殺了自己。

李嚴擦了擦手粘着文華鮮血的雙手,獻媚的向蕭青山說道:“蕭兄弟,我看你自己一個人對付他們估計是有點難度,哥哥我就幫了你一把哈。我最看不慣他們這些人了,早就想離開了”

“那還多謝了!”蕭青山說完後就不在搭理這個令人噁心地卑鄙小人。

“蕭兄弟,你看哥哥我殺了這個該死的啞巴,再回黑虎山就有點說不過去了,你準備去哪?不如哥哥我就陪兄弟你走一趟,畢竟兩個人好有些照應不是?”李嚴邊說着邊往前走着說道。

“還是不必了吧!”轉身就往樹林深處走去。


李嚴看着蕭青山的背影,臉上充滿惡狠的表情,三角眼裏寒光一閃!全身爆射而起,尚沾滿血漬的雙手夾雜着呼嘯的風聲往蕭青山後心兇狠的擊去!

“我真的不想殺人!”冷冷話語從蕭青山嘴裏說出,傳到此刻正被如一股無形力量託在空中的李嚴耳中!

驚恐的李嚴望着背向自己的蕭青山只覺得一股冷汗佈滿了整個後背,想掙脫卻無能爲力,正待張口說些什麼的李嚴再次聽到蕭青山如從地獄中傳來的無情聲音。

“希望你下輩子做個好人!”

“不……” 看著凌浩手中的四靈魔劍衛家所有人的面色都變了一下,這可是地階靈寶,他們這輩子恐怕都沒有見過。

那兩名衛家子弟也看見了四靈魔劍,他們心中打鼓,那黑衣人到底是不是凌浩。

這是只聽見凌浩又開口說道:「還有,大家記清楚了,我與你衛家從來沒有過節,就算有我殺你衛家之人還需要偷偷摸摸的去刺殺?」

聽凌浩之語,眾人也是顫抖了一下,他們怎麼沒有想到這一點,凌浩要滅他衛家需要刺殺?光憑凌浩強大的斗魂境實力,恐怕都足以讓他衛家死好幾遍了。

這下真想大白,很顯然這並不是凌浩做的,那刺殺衛玲之人乃是另有其人,就是他偽裝成凌浩,前來給凌浩嫁禍麻煩。

「……對不住,凌浩少俠誤會你了。」衛家家主首先對著凌浩微微躬下身子,滿臉歉意的看著凌浩。

「算了,我懶得和你們計較,說吧你們還有什麼事。」凌浩此時心中又打起了如意算盤,既然衛家誤會他,那麼他不管怎地都要好好敲詐衛家一番。

「是,是,凌浩少俠大人不記小人過,不過我衛家的確沒有……」衛家一長老話未說完,只聽見衛玲的住處處傳來一聲巨大的轟響,整耳欲聾。

「是小姐那裡!」

一些人也是記得那轟響處正是衛玲的住處,連忙向那裡跑去。

一時間衛家混亂,衛家家主因為擔心女兒也是迅速的來到衛玲住處,就連所有的為家長老都去了,一時間這裡只剩下了凌浩一人,撇了撇嘴也是跟了上去。

「怎麼回事!」衛家家主大吼,看見衛玲的住處滿地都是被爆炸聲撕裂的木屑,幸虧衛玲被那煉丹師及時抱了出來,要不然恐怕後果難料。

「不好意思,煉丹失敗了。」煉丹師男子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看著衛家家主帶著怒意的眼神他也是有些不好意思。

「煉丹失敗……」衛家家主問道,「你是幾品煉丹師?」

「我?自學成才,一品左右吧。」煉丹師男子笑著,讓衛家家主心中一陣狂罵,這是什麼人!才區區一品煉丹師就敢來給人療傷,媽的。

「嗖!」

只見此時凌浩趕到,他也是看見了滿地的木屑,以及那個一品煉丹師男子,再看見那煉丹師男子抱著的女子,頓時就清楚了,原來是那個煉丹師不爭氣,煉丹失敗了。

「你能不能治好我女兒的病?」雖然衛家家主心中狂罵那煉丹師,但是臉面上他還是要給這煉丹師男子幾分面子的,。

「這個……不好說,也許她會死。」煉丹師男子輕描淡寫的講,彷彿更本沒有把衛玲的性命當做一回事。

「什麼!你……」衛家家主一下子氣血翻滾,一口鮮血噴出,看樣子他被這煉丹師氣的不輕。

「家主!家主!」

看家家主口噴鮮血,衛家長老上前扶住,然後對著那煉丹師怒目而視。

「你……你……」衛家家主此時已經被氣的說不出話來,然後看見凌浩笑道:「衛家報應啊~~~」

凌浩出言諷刺,衛家家主面色漲得通紅但是卻說不出一句話來。

「你……他媽的!」一衛家長老要出言罵凌浩,但是想到凌浩的恐怖實力,只能是打碎了牙往肚子咽。

看見凌浩如此強勢,那煉丹師的精神力瀰漫到凌浩周身想要探測凌浩的實力,精神力波動在凌浩的周身,如此熟悉的波動他凌浩怎麼可能感受不到。

要知道他本身就是煉丹師,而且是三品煉丹師。

精神力瀰漫,然後凌浩眉頭一皺,目光轉向那煉丹師,一股強橫的精神力湧出直接轟散那煉丹師的精神力探測。

「噗!」

那煉丹師一口鮮血噴出,驚駭的看著凌浩,這一顯目的動作自然引起的衛家眾人的關注。

「煉丹師,你怎麼了?」衛家長老出言問道。

「我……」煉丹師目光此時一直在凌浩身上,他心中驚濤駭浪,他也是煉丹師,但是怎麼看起來像是個武者。

「呵呵,煉丹師?一品小雜魚也敢探測我?」此時凌浩出聲,對這那煉丹師說道。

「我……」煉丹師不敢出言相對,他的確是探測了凌浩,在武煉大陸上沒有經過別人允許就探測別人是不禮貌、不尊重的行為,很顯然這煉丹師探測凌浩乃是對凌浩的蔑視,不尊重。

衛家眾人看著這狀況,也是件匪夷所思。

「算了,限你在十個呼吸間把你的納戒交出來,不然後果自負。」凌浩狠狠的敲詐這煉丹師。

「這……前輩……」煉丹師稱呼凌浩為前輩,因為凌浩的精神力強悍已經震懾了他。

「前輩……」衛家家主心中默念,看著凌浩的身影,他竟然是煉丹師!像凌浩如此年輕的煉丹師武煉大陸上能有幾個?況且看樣子這凌浩的煉丹師品級似乎比那一品煉丹師高。

衛家家主心中極速的思考著。

此時那煉丹師已經不得不交出納戒了,因為凌浩的精神力直接在一點一點的碾壓那煉丹師,要是那煉丹師在十個呼吸間不交出納戒,恐怕凌浩就要痛下殺手了。

「前輩……我……給你……」那煉丹師已經被恐怖的精神力壓得喘不過氣來,雙目凝視著凌浩,將納戒奉上。

「好,既然這樣你可以死了。」凌浩的話如同死神的呼喚,那煉丹師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烈焰噬火燒成虛無。

「呵呵,好了衛家我也就不多留了。」凌浩準備離開衛家,原本準備敲詐衛家的,但是結果發現那一品煉丹師的納戒中有不少好東西,這讓凌浩放棄了這個想法。

凌浩準備要走,斗魂境的氣息展露無遺,慢慢升空,準備向林家掠去,只聽見衛家家主喊:「凌浩少俠請等一等!」

凌浩聞言不準備停下來,但是衛家家主有大喊一聲:「凌浩少俠,你是煉丹師吧!」

這下子凌浩停了下來,他反應過來,看來這老傢伙是從我之前和那小雜魚說話的時候看出來。

「凌浩少俠想必是煉丹師,我想請你救我女兒一命,不管是什麼條件我都答應!」衛家家主此時已經不再氣血翻騰,看著凌浩,懇求道。

「嗯……」凌浩沉默,然後開口道,「什麼條件都答應?」

「嗯。」 長生榜之凡人紀

「好,那麼等我治好你女兒后在說吧!」凌浩看樣子是答應了,他心中在想要是讓衛家臣服於我,我想必定是件好事。

———————————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凌浩轉過身去,將那名叫衛玲的少女抱起,然後陡然一股強大的黑暗風壓出現,一個漆黑色的圓形光罩將凌浩和少女籠罩。

黑暗領域依然是如此恐怖霸道,自從它出現后,凌浩就一直將它視為自己最強的領域神通,只要有這黑暗領域在只要不是太強的敵人凌浩都能應付。

黑暗領域之中,凌浩將少女放下,然後精神力滲入神炎皇戒。

「咚!」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