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說他開掛了?

衆人陷入懷疑人生中。

不過,無論他們是怎麼想的,這一刻是沒人敢再去對陳默動手了。

陳默站在廢墟上,時間一分分過去,十多分鐘後,大部隊匆匆而來。

數千人,甚至是不止,在林龍的帶領下將整個廢墟包圍,林龍臉色難看到極點,滿臉憤恨的看着陳默。

“我林龍自認爲全程以禮相待,從未招惹過閣下,但閣下言語間嘲諷,動手毫不留情,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哦?當真如此?”

陳默眸子冷冽了下來,盯着林龍,指了指腳下的廢墟,說道:“看看我的腳下,這裏埋葬了數百精銳,這些人都是你龍城一脈最強者,我既能一招秒殺他們,難道你以爲你帶了數千上萬人就能攔得住我?我來此,只是告訴你一個道理,強者爲尊,我既擁有了可以無視你這個勢力的實力,那你就得聽我的,若不然,我換個人掌控汴州,亦無不可。”

“……”

林龍渾身一震,有些驚怒不已,但是在他身後,幾個人上前拉住了他,在他耳邊竊竊私語了起來。

“老大,冷靜,冷靜,這個人咱們惹不起。”

“是啊老大,他太強了,我們親眼所見,他一招秒殺了整個護衛隊。”

“咱們的精銳雖然不少,但是他若是這麼來個十幾下,那就真的完了。”

“冷靜,冷靜!”

“……”

手下親信喋喋不休的勸說讓林龍冷靜了下來,林龍前思後想,想明白了整個經過後也不禁驚出一身冷汗。

是了,這人不可力敵,若是衝動,那一切都完了。

自己死一次還能復活,可若是勢力精銳盡數死一次,沒了主力軍穩住局面,那勢力就玩完了。 “陳……陳先生,您請坐!”

龍城勢力總部另一處備用會客廳中,裝飾奢華的房間內已經坐滿了人,這些人全都是龍城勢力的骨幹高層。

此時陳默坐在主坐上,林龍陪笑着坐在旁邊,這種奇怪的氛圍讓林龍邊笑邊嘴角抽搐。

他感覺自己又找回了當初當包工頭的感覺。

沒錯,就是這個樣子。

“還不知陳先生此前所說的那些……!”

林龍遲疑了一下,幫陳默倒好茶水,吩咐侍者去準備酒水飯菜,隨後向陳默問道。

“是真的!”

陳默喝了口水,微微點頭,說道:“我來自於南州,南州早在兩個月前便已經統一,我那勢力名爲星空,繁州也已經被我星空繁州基地掌控,豫州在昨日也徹底宣告完成統一,五大勢力合併,並稱爲星空豫州基地。”

說到這裏,陳默轉而看向林龍,似笑非笑的說道:“現在,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豫省必須完成大一統,而完成這個大一統的勢力必須是我星空一脈,無論你們願意與否,這已經是註定的事實。”

“陳先生雖然說是如此,可我們又怎麼去確定真假?”忽然有人開口發出質疑。

“我需要管你們怎麼去分辨真假麼?”

陳默聞言冷笑,將茶杯一放,淡淡說道:“之所以不找十六俠盟是因爲十六俠盟的發展已經爛到了骨子裏,他們需要一次重生才能重新開始,所以,你們應該很慶幸自己得到了這個機會,我話就放在這裏,要麼,你們歸順於我,成爲星空汴州基地,要麼,我滅了你們,換個人取而代之。至於你們說的驗證真假?呵呵,只要你們實力足夠,自己前往豫州看看就是,想通過邊界光膜也沒有那麼困難,三項屬性過千,或者等級滿級後破境,這兩種,任何一種達成都可穿越邊界光膜。”

沉默!

整個會客廳中陷入沉默中,衆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時間都不敢輕易開口說話。

陳默已經用實力證明了自己,現在陳默的話他們不得不信,但是心中卻又有些不甘心。

憑什麼?

憑什麼大家辛辛苦苦建立的勢力這人來了就要收編?

若是國家勢力來了說一句收編來一個招安,那倒也還能接受,可這人呢?名叫陳默,除此之外他們絲毫不瞭解。

有些話他們想說出口,但是礙於陳默在此,他們又不敢說,一時間氣氛壓抑了起來,衆人都不太想接受陳默說的話,但是又都不敢去第一個反駁陳默。

而陳默,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他不怕這些人造反,但是他懶得去浪費那個時間,他坐在這裏明說這些事情,絲毫不給這些人考慮商量的時間,爲的就是一舉定乾坤。

良久後,林龍忽然苦笑,說道:“我同意了。”

“老大!”

“大哥!”

“城主!”

衆人驚呼出聲。

然而,林龍除了苦笑還是苦笑,他看了看陳默,眸子中閃過一絲憋屈和無奈。

這人,當真是步步算計,從頭到尾都算計好了。

先是讓自己死一次,讓自己從零開始,雖然依然是勢力主,可實力已經變成0級。

然後屠戮了勢力最精銳最傲氣,最不服管最容易反對的一羣人。

如此,震懾全局後,再將衆人拉到一起商議歸順的事情,而這個時候,有了那羣人的死,這些人誰敢當出頭鳥第一個反對?

而這種情況下,自己能不答應麼?

林龍背後出現一層薄薄的冷汗,他知道,自己若是歸順了那還好說,自己依然是勢力主,有這陳默在,他就能相安無事,縱然是0級依然能快速崛起,再次登臨巔峯。

可若是自己反對,這陳默先不說殺不殺得了勢力所有精銳,但這陳默縱然打不過逃跑絕對無人能攔住。

到了那個時候,內憂外患,勢力想發展,想崛起,根本不可能。

外患是陳默,內憂就是自己的等級。

自己落得這步田地,若是沒個撐腰的人,那自己能不能繼續掌控勢力都不好說!

心中暗歎一聲,林龍搖了搖頭。

“都別勸了!”

林龍深吸一口氣,說道:“陳先生既然能來我汴州,那其他幾州的情況估計也和他說的差不多,末世來了,實力爲尊,陳先生既然有實力,那我們只有屈服,再說了,歸順了陳先生也未必是壞事,若陳先生真如他所說的那樣一統豫省,那我們提前歸順倒也能未來發展的更好,不是麼?”

“可是……!”

“沒有可是!”林龍瞪了一眼開口猶豫的那人,說道:“陳先生的到來就證明了邊界光膜可以穿過的可行性,也就是說未來大家都是可以自由穿梭的,到了那個時候,各個區域能不能保持原狀看的就是強者數量,在未來,強者才代表了無限可能,才代表了未來各區域的勢力分佈,若是咱們不歸順陳先生,那未來誰去抵抗外來強者?到了那個時候,咱們的下場可能會更慘,既然如此,何不投靠了陳先生?”

“……”

再一次的沉默。

良久後,以林龍的幾個親信爲首,率先舉手表明瞭態度。

“我同意!”

“我也同意!”

“就和老大說的一樣,歸順了陳先生,未來我們的結果可能會更好。”

“沒錯,就算我們不歸順,那未來周圍都是陳先生的勢力,我們在夾縫中如何生存?”

“哈哈哈,有道理,我也同意了。”

衆人跟隨着選擇了同意,甚至幾個心態較好的人都忍不住開起了玩笑。

片刻後,林龍看向陳默,鄭重的說道:“陳老大,以後咱們就改名星空汴州基地了,未來咱們能發展成什麼樣子,就看您了。”

“多謝各位的信任!”

陳默聞言笑了,站起身,說道:“未來一省之核心在省城,絕不在其他各市,這基地是基礎,未來你等自然可以前往省城發展,身爲星空一脈的管理層,我相信你們未來絕不會後悔今日的選擇。來,幹了!”

“幹了!”

“清杯!”

“暢飲”

…… 一場酒席足足持續了一個半小時,吃飽喝足後,衆多龍城勢力高層起身離開,勢力更名需要準備太多事情,非是一句話就能決定,陳默和林龍定下了基礎,其他的就需要這些高層去操作。

當然,這對於高層成員來說也是一次考驗,誰做的好誰做的壞一眼就能看出來,以此來確定他們未來的職位高低也是陳默和林龍雙方都樂於見到的事情。

待到衆人離開後,會客廳中只剩下了陳默和林龍,還有就是林龍手下幾個真正的親信,擁有足夠強大實力保護林龍的人。

“閣主,現在龍城已經正式開始更改爲星空汴州基地,剩下的唯一問題就是十六俠盟了。”

林龍有些暈暈沉沉的說道,陳默聞言睹了一眼林龍,忍不住露出一絲笑意,他知道,林龍這是藉着酒意提醒自己。

誰都不是傻子,龍城成爲星空一脈的附屬勢力,那以後收益就得拿出三四成來孝敬總部,三四成可不是少數,特別是對於龍城這種一州之地唯二的勢力來說。

這些收益拿出去了,那就代表自己的收益低了,手下人的福利低了,勢力發展更困難了。

而想改變,唯一的辦法就是統一汴州。

一旦統一汴州,兩大勢力的收益統合在一起,刨除上繳的收益之外,剩下的收益也能穩住勢力,也能保證林龍得到的利益不比之前少,甚至操作得當,一個一統了的區域所帶來的收益絕不是簡單的一加一等於二,五倍,甚至十倍,絕不是沒有可能。

這也就是林龍在宣佈同意併入星空一脈後沒有遭遇到太強的反對的原因。

一是陳默的強大讓所有人絕望,二則是陳默如此強大,輕易就可以滅掉十六俠盟,到了那個時候,他們的利益並不會受到損害,甚至會增高。

利益動人心,在末世中,利益可以轉化爲實力,沒人可以無視這些利益。

“你儘管放心,十六俠盟,待會兒我親自走一趟,你準備好所有的紅色材料,待我歸來後我會帶着離開,下一次見面便是破境後,我在未來的豫州總部等你們的到來。”

“紅色材料?”

“沒錯,紅色材料對於現階段的你們來說,使用太過於浪費,但是不使用存着的話也沒有任何意義,它既不會多出來一枚,也不會少那麼一枚,未來豫省都是我們自己的後花園,也沒有市場供你們銷售,所以,紅色材料全部歸我,其他資源我便不要了,無論是你們自己勢力的資源還是十六俠盟的資源,全都歸你們自己。”

“好的閣主,我會安排一下,統一將紅色材料收集過來,等您凱旋歸來!”

林龍眼神變幻片刻,最終點頭說道。

隨後,陳默起身離開。

在林龍身後,幾個親信忍不住了。

“老大,紅色材料多麼稀有您是知道的,那東西雖然現在用處不大但是未來肯定是極爲重要的東西,無論是咱們自己還是十六俠盟,一直以來都在明着暗着收集,難道您真的要這麼輕易就把咱們辛辛苦苦收集來的材料全都給他?”

“是啊老大,三思啊,咱們名義上加入星空一脈沒什麼,但是真要是把紅色材料全給了他,那我們未來怎麼辦?真到了需要的時候,人家有咱們沒有,那咱們憑什麼和別人爭?”

“……”

“閉嘴!”

在幾個親信急迫的開口勸說時,林龍忽然臉色難看起來,死死的盯着幾人。

“你們不想給?難道我就想給?”

林龍酒意全消,亦或者說他從頭到尾都沒有喝醉,對於進化到如今程度的強者來說,只要自己不想喝醉,那就算喝一缸酒都不會有一丁點醉意。

“情勢不由人,我們不得不給!”

林龍深吸一口氣,嘆息一聲,說道:“我們沒的選擇,他太強了,若不給,他強搶,誰能守得住?而且總的來說這未必就是壞事,我們名義上畢竟是併入了星空一脈,以後這些大逆不道的話就不要說了,我之所以拐彎抹角的提醒他去滅了十六俠盟就是我們真正投靠他的考驗,若他真滅了十六俠盟,那我們自然沒的說,他的實力完全可以橫掃全省,以後我們就是星空一脈的人,我們身爲一州之地的高層,以後追隨他,跟隨星空一脈發展,也是前途遠大,若他滅不了十六俠盟,那自然一切作廢!”

“這……”

幾人聞言遲疑了。

“老大,您覺得,他能滅的了十六俠盟麼?”

忽然有人開口問道。

“能!”林龍沒有絲毫猶豫,想起陳默出現後所做的一切,他不禁無奈,說道:“以他的實力,滅了十六俠盟輕而易舉,只是需要些時間罷了,這個時間可能是一週,也可能是半個月,所以你們也不要抱有別的幻想了,抓緊時間趁現在做出點動作,起碼讓他知道你們,這對你們以後來說絕對是好事。”

一週滅了十六俠盟?

別抱有幻想了?

幾人聞言互相對視,一時間啞然。

然而,讓他們根本無法想象的事情發生了。

下午,兩個小時後,一羣人匆匆衝入會客廳中。

此時林龍還在會客廳中皺眉思索以後的自己應該怎麼發展,忽然看到一大羣人衝進來頓時嚇了一跳。

什麼情況?

這些人要趁着自己剛復活等級低的時候造反?

還是說又發生了大事?

幾個負責保護林龍的親信也都嚇了一跳,連忙擋在前面緊緊的護住了林龍。

“老大,出大事了!”

其中一人臉上帶着不知道是驚恐還是驚喜的表情大聲喊道。

“什麼事?”

林龍幾人鬆了口氣,不是造反就好。

嚇老子一跳!

暗自嘀咕了一聲,隨後林龍向衆人詫異的問道。

“十六俠盟,覆滅了!!!”

“什麼?這怎麼可能?”

“不可能,這纔多久?兩個小時?”

“開什麼玩笑,你們是不是瘋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